81中文 > 官场桃花运 > 第685章 亡命之徒
  摩托车一溜烟直奔市郊而去。

  红光机械厂在玉葱山市的远郊,当年是作为备战备荒的准军工企业建设的,现在已经荒废多年,工厂铁门紧闭,锈迹斑斑的铁门上还挂着一把同样锈迹斑斑的大锁,围墙却多处破损,杂草丛生,一看就知道这里人迹罕至。

  摩托车主把楚天舒送到,收了钱立即掉头就回去了。

  楚天舒从院墙的破洞中穿了进去。

  院子里野草茂盛,几乎有半人多高,几栋厂房早已破烂不堪,四面透风,灰色的墙壁上有的地方已长满了青苔,只有墙上“抓革命,促生产”的几个大字还依稀可辨。

  楚天舒穿过杂草丛,站在几座厂房包围的空地上,大声地喊道:“孔二狗,我來了!”

  话音刚落,手机响了。

  “楚天舒,你果然來了。”孔二狗用的还是冷雪的手机,“我们在你右边的车间里,你进來吧!”

  楚天舒按照孔二狗的指引,走进了右边的车间。

  车间里也是杂草丛生,原有的各种设备已拆卸一空,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到处露出來被凿开的混凝土基础,砸碎的水泥块几乎遍地都是,地脚螺栓和钢筋头竖立在外面。

  好在车间早已四面透风,外面的光线透进來,使得楚天舒可以找得到下脚的地方,可即便如此,一不小心还是会被水泥块绊一下,有几次差点被外露的地脚螺栓或钢筋头扎伤了脚。

  “哈哈,楚天舒,你的女人和孩子在这里呢。”喊声从头顶上传下來,听声音,应该是秦立峰。

  空旷的车间里,喊声在回荡。

  楚天舒抬起了头,很容易就找到了发出声音的人。

  他们在一台废弃的天车上距离地面足足有二十米高。

  孔二狗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握着一把军刺,站在了天车的一头,襁褓里的孩子似乎睡着了,沒有哭,也沒有闹。

  秦立峰用一个皮带勒着冷雪的脖子,站在了天车的另一头,冷雪的手上还带着手铐。

  在墙壁和天车轨道之间,是一条窄窄的通道。

  楚天舒舔了舔嘴唇,手心冒出了汗,心脏在咚咚的跳,他在飞机和长途汽车上设想过很多种与冷雪和孩子见面的场景,唯独沒想到会是这么一个阴森森的地方,更沒有想到还会有两个虎视眈眈的恶魔。

  此时,孔二狗站在天车的一端,默默地打量着站在地上的楚天舒,心里的怒火和羞辱在翻腾。

  冷雪嘴上被贴上透明胶,嘴角还在渗着鲜血,时不时充满悲哀地望一望孩子,又充满渴望地看了看楚天舒。

  秦立峰抓着套在冷雪脖子上的皮带,紧贴在她的身旁。

  “臭娘们,你要怪就去怪楚天舒,如果不是他,我可以在城投公司升官,也可以在擎天置业发财,我们井水永远犯不上河水,只可惜,你做了他的女人,还为他生了孩子,我当着他的面把你折磨死,再杀死他。”秦立峰咬牙说着,伸手撕开了冷雪嘴上贴着的透明胶。

  冷雪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眶里含满泪水。

  “畜生,禽兽。”冷雪嘴里发出一声怒吼,愤怒地盯着秦立峰。

  “妈的,你找死。”秦立峰恶狠狠地骂道,对着冷雪的脸猛地抽了一巴掌。

  冷雪嘴角惨着鲜血,死死地瞪着他。

  秦立峰还要动手,被楚天舒喝止了。

  “住手。”楚天舒厉声怒喝道。

  “去你妈的。”秦立峰咬牙切齿地说:“姓楚的,你心疼了,嘿嘿,你要不來,我和二哥就把她奸了!”

  “孔二狗,亏你还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还讲不讲一点江湖道义,竟然对女人和孩子下手。”楚天舒尽量不去看秦立峰,直盯着孔二狗,“我按你的要求來了,有什么要求你们冲我提,别为难女人和孩子!”

  楚天舒抓住孔二狗死要面子的特点,尽量不去刺激他做出过激的行动,他们如果把孩子或冷雪推下來,自己在下面无论如何也只有机会接住一个,只有先稳住他才能找到机会救出冷雪和孩子。

  孔二狗阴冷地看了楚天舒一会儿,用手里的军刺在襁褓上擦了擦,阴沉着脸说:“楚天舒,你少废话,先把身上的家伙掏出來!”

  “我沒带家伙。”楚天舒甩掉了身上的外衣,不屑地说。

  孔二狗眼睛死死地盯着楚天舒,他丑陋不堪的脸上弥漫着一种恼怒与震惊,两眼微微发红,眼神中夹杂着愤怒与屈辱。

  楚天舒伸开双手,拍了拍腰和裤腿,又扯开衬衣抖了一抖,笑着说:“孔二狗,你也太小瞧我了吧,我就一个人,什么也沒带,不信,你让秦立峰下來搜!”

  “楚天舒,我别无选择,只能相信你。”孔二狗逼视着楚天舒,威胁说:“你女人和孩子的小命都握在我手里,谅你也不敢耍花招!”

  楚天舒用手朝天车两头一指,说:“孔二狗,我也别无选择,就算我有天大的本事,也顾不了两头!”

  “楚天舒,你的确是一个聪明人。”孔二狗冷冷地一笑,说:“既然你來了,我给你两个选择!”

  楚天舒仰着头,等着孔二狗划出道來。

  孔二狗说:“一,你就等在下面,我们把女人和孩子一起推下去,你可以考虑好你要哪一个,是女人,还是孩子!”

  “女人和孩子我都要,无论我放弃哪一个,我后半辈子都会活得良心不安,如果活着是一种煎熬,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楚天舒背着双手,站在天车下面一动沒动,他冷静地说:“这个我不选,你说第二个吧!”

  “好,你有种,我佩服。”孔二狗恶狠狠地说:“既然你不选一,那你就上來,拿你的命來换吧!”

  “沒问題,但是你必须放了我的女人和孩子。”楚天舒笑了笑,说:“孔二狗,我知道,你是要为你的恩人秦达明报仇,我敢一个人孤身前來,就是敬重你是一条重情重义响当当的汉子!”

  孔二狗一时无语,他被楚天舒的镇定吓住了,他甚至怀疑周围会不会有埋伏,他警惕地四下看看,却沒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楚天舒顺着一个锈蚀的爬梯,爬上了窄窄的通道,为了避免刺激孔二狗,他选择了朝秦立峰这一端走过去。

  天车上的零部件几乎也被拆光了,只留下了焊接在通道上几块支垫板。

  秦立峰满头是汗,微微摇着头,疑惑地问道:“楚天舒,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來送死!”

  “因为我不能失去我的女人和孩子。”楚天舒一步步走过去,淡然道:“秦立峰,你也有女人和孩子,他们也在眼巴巴地等着你回去!”

  楚天舒的话仿佛击中了秦立峰的要害,他沉吟了起來。

  虽然这只是一瞬间的变化,但是,楚天舒看出了秦立峰心里的犹疑和矛盾,只是仇恨和激愤让他失去了理智。

  在死亡的黑暗边缘,重压只会令人精神崩溃而做出疯狂的举动,如果能提供一丝光亮,任何人都会本能地寄予希望。

  一个人陷入茫茫的无边海洋中,哪怕只是一根小小的稻草也会想要紧紧地抓住。

  “秦立峰,你不要做别人的帮凶,你完全有机会回头。”看秦立峰有些动心了,他趁热打铁,大声质问道:“难道你不愿意和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好好过几天安安稳稳的日子吗,难道你就甘心为了给别人当帮凶而将牢底坐穿吗!”

  “你闭嘴。”孔二狗大叫:“秦立峰,你不要听信他的花言巧语……”

  楚天舒沒有理会孔二狗的怒吼。

  “楚天舒,你再胡说八道,老子先把孩子扔下去。”孔二狗疯了一般挥舞着手里的军刺,像是一头跌入陷阱的恶狼,发出了狼一般的嚎叫,眼眸里混含着火焰般的怨恨、愤怒和不甘。

  他拎着襁褓,伸出了天车外,大叫道:“秦立峰,孩子一下去,你永远回不了头!”

  孩子受到了惊吓,哇哇地哭了起來。

  秦立峰被孔二狗的叫嚣惊醒,他从腰里拔出了匕首,架在了冷雪的脖子上,“楚天舒,我要为我的大哥报仇!”

  冷雪发出了一声惊叫,她的眼睛根本沒有看脖子上的匕首,而是盯着孔二狗手里的孩子。

  楚天舒一点点逼近了秦立峰,他已经能够看清楚冷雪的面容,她的嘴角在流血,头发上沾满了灰尘和汗水,戴着手铐的双手握在了一起。

  秦立峰被楚天舒咄咄逼人的气势给震慑住了,他知道楚天舒的厉害,害怕楚天舒走过去会对他形成威胁,他色厉内荏地叫道:“楚天舒,你,你不要过來啊,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杀了她!”

  楚天舒锐利的目光直射秦立峰:这家伙胆怯了,他不是孔二狗,他做不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

  “楚天舒,你站住。”孔二狗也看出了这一点,高声叫道:“你要再往前一步,我就松手了!”

  楚天舒只能站住,为了麻痹孔二狗,还举着手后退了一小步。

  尽管楚天舒表面上很震惊,但是后背上已经起了层冷汗,脑子里迅速做着判断,从站的地方动手,不仅沒有把握一击击退秦立峰,更來不及阻拦孔二狗对孩子下毒手。

  怎么办。

  楚天舒脑子飞快地转动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