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异兽天灾 > 第161章 神秘客

第161章 神秘客

 热门推荐:
  之前大伙都在关注宋子遥,因此没人注意这一场,不知道这个神秘客到底是何门何派,来这里又有何目的?

  第二轮淘汰赛就要开始了,小九正吃着包子,她的猫拳消耗很大,因此得多吃一点才有力气。

  辰翔摸了摸她头,鼓励道:“下一轮也要加油啊,你的对手是……神秘客,什么玩意吗,总之别再吸血就行。”

  “喵呜”小九猫叫了一声,算是让他放心。

  她上场还早,辰翔又去关注了一下约修亚,这个师弟果然没让人失望,第一轮成功晋级,现在已经在比第二轮了。

  第二轮需要炼制的是「培元丹」,这东西比之「回元丹」功效更强,但成功率也更低。

  辰翔看这个场面,还是有些担忧的,丹修多会控火之术,用真力催动火焰,从而调节火候。

  而师弟没有灵根,无法控火,这样可非常不妙。

  但他还是太小看人了,只见约修亚拿出一台小型鼓风机,在那边扇呀扇,他虽然不会真气控火,但很擅长观察火焰颜色,从而判断火候。

  还有别人加工材料,用的都是些擀啊磨啊之类的,他就是两把菜刀,哒哒哒切得飞快,就好像在做料理一般,真是被炼丹耽误的厨师。

  辰翔心想,这下师弟可稳了,必须是这组妥妥的第一啊。

  果然,约修亚飞将加工好的药材放入炼炉,然后拿起三个小鼓风机开始吹,很快就炉火纯青。

  当他自信满满要去揭开炉盖的时候,却听到了铃声,这是炼制完毕的信号。

  他有些难以置信,居然有人比他快!

  他不由转过头,只见是一个梳着包子头的女修,年龄不大,还一脸稚气。

  “当当当!”她揭开炉盖,只见一阵光芒闪耀,一炉「培元丹」完美排列着,三十六颗无一破损。

  考官吃了一颗,不由点头赞许,宣布道:“紫绘晋级!”

  约修亚不由震惊,这是他第一次输给别人,想不到丹修界还是有高手的。

  紧接着,他也交了卷,成功晋级。

  紫绘与他对视了一眼,空气中激起电光石火,想来谁也不服谁。

  辰翔不由暗笑,看来师弟还是涉世太浅,给他点挑战也好。

  他回到武试会场,正好赶上小九上阵。

  对小九的实力,他是信心十足的,但有时候她太过拼命容易失控,因此自己要准备好收拾烂摊子,不能让她伤人。

  这次她的对手是神秘客,果然,只见一个穿着斗篷的人走了上来,戴着兜帽与面具,完全看不清样貌。

  裁判宣读道:“昆仑派小九,对阵……”

  他后半句还没念出来,自己先笑喷了,“对阵m78星云神秘客,对战开始!”

  一听这个门派,全场皆惊,m78星云什么鬼?

  向来敏感的小九这次感受不到对手一丝气息,仿佛这就不是活物。

  她飞起一爪攻上去,但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神秘客形如鬼魅,无论她如何进攻,每次总和她保持安全距离。

  由于神秘客打败了金长老的得意弟子苏棋,因此他的战斗大伙格外关注,仅看了几秒便震惊不已。

  “是「翔龙绝影」!”

  “没错。”金长老眼睛眯成一条线,“这招身法正是「翔龙绝影」中的「龙影随行」,这家伙,一定是某个弟子假扮的!”

  大伙都表示赞同,因为玄龙门只给出十六个参赛名额,远远不够需求,许多优秀弟子因此落选,想来是某个人为了证实自己而乔装化名参赛吧。

  长老们对这种行为皆不可容忍,于是,他们开始商量起了对策。

  小九久攻不下,不由惊呆了,这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动作如此诡异?她想要解放力量,但又克制住了,如果让在场的人发现自己是个半人半兽的异徒,那势必会影响昆仑的声誉。

  辰翔也感到诧异,这让他想起了裕美,她是被人操控着的,难道这个神秘客也是?

  但想想又觉得不对,如今的他感官何其灵敏,丝毫没感觉到对方有精神波动或者邪恶气息,并且这个神秘客是有心跳和呼吸的,也不是死物,看来纯粹是修为高强罢了。

  下面的看客坐不住了,他们纷纷喊道:“和女孩子打也要躲躲掩掩吗?有本事别跑啊,出招啊!”

  神秘客点了点头,似乎在回应大伙请求,他忽然一个加速,消失在空气中,紧接着出现在小九背后。

  “喵呀!”她回身一肘子打来,但被稳稳接下,还想再打,却感觉手臂一痛,紧接着膝盖被踢了一脚,无力跪倒。

  尽管受制于人,她还想挣扎,体内的能量不由溢出,眼看就要失控,辰翔忙飞出一针想要操控她。

  万万没想到的是,金针在半空中却被神秘客一脚踢飞。

  “不好!”他大吃一惊,这样下去小九的身份要暴露!

  情急之下,他心念一动,那根金针居然又飞了回来,绕过神秘客扎入小九身上。

  这下她可安静了,晕倒在地。裁判即刻宣布,神秘客获胜。

  辰翔抱回小九,发现神秘客还在注视他,似乎对刚才那一手十分震惊。

  由于气恼对方欺负小九,他说道:“我会在决赛圈等你,在这之前可别输啊!”

  神秘客点了点头,算是应战。

  辰翔也十分惊叹自己的实力,居然可以以念控针,看来这全是裕美灵魂的功劳,她强大的神识自己多少继承了一点。

  想到于此,他便离开了会场,找个安静的地方研究新的战术去了。

  第二轮淘汰赛结束,这次人少了一半,因此时间也缩短一半。

  玄龙门众长老又开始了商议。

  “那个神秘客的身份查明了吗?”

  “门下各弟子似乎都在场,除了个别后勤人员,应该不是我派中人。”

  “那这一手「翔龙绝影」怎么回事?这可是我派辛谜,概不外传。”

  木长老说道:“其实,得我派真传的外人有许多,比如多年前被逐出师门的陈骁,以及他的弟子濮婀。”

  金长老叹道:“如果是陈骁派人前来,那还说得过去,始终他对我们有所芥蒂,想给我们上些眼药。”

  大伙决定将这个问题放一放,接着讨论一个现实问题,“如今才第二轮,我派弟子仅剩八人,淘汰了一半。”

  “是何人所为?”

  木长老回答道:“茅山长老苍炎星君击败了我派张泽之,嵩山寺的法尘禅师击败了我派的刘荣明。”

  听到这个噩耗,火长老震怒,自己的两个嫡传弟子居然都败下阵来,他们这一系被一锅端。

  “茅山居然派长老来欺负小辈,真是恬不知耻!”

  水长老劝道:“这也无奈,要知此次比试事关生死,没人肯放水。”

  刘心语则觉得神秘客的动作很眼熟,便悄悄离开位置,来到后场。

  这里是选手休息吃饭的地方,她扫了一眼,没发现神秘客身影。

  刚想离开,就感觉背后多了道目光,连忙回头,与一张戴面具的脸对视在一起。

  “你是谁?”她平静地问道。

  神秘客揭下面具,一张清秀绝尘的容颜露了出来,“师父,好久不见了。”

  “小夕……”刘心语抑制不住冲动,上前将她一把抱住,“你还活着……太好了……”

  小夕万年冰封的感情,也在此刻融化了,不禁流下久别的热泪,“师父,弟子不肖,没能陪伴您,让您受苦了。”

  “傻孩子,长那么大了还说傻话。”刘心语掠起她的鬓发,眼中充满了爱抚,“不过活着就好,我一直在幻想你长大后的样子,真的,比我想象得还水灵得多。女大十八变啊,当初你走的时候还不到十岁。”

  小夕拉着师父的手坐下,师徒十多年不见,有很多话想说。

  她述说着离别后的经历,四处执行最危险的任务,几番面临生死危机。

  刘心语感慨道:“难怪,你的修为又长进了,原来一直在历尽艰辛,但现在你终于完成心愿,那之后是不是就留下不走了呢?”

  “抱歉。”小夕低下头说道,“我还得找一个人,他叫张伯伦,是害死慕白的凶手。”

  刘心语劝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有时候你不去找他,他自己会出现的,与其苦苦寻觅,不如守株待兔。”

  “嗯,我是在等他出现,我是他心头大患,他非除掉我不可。”

  刘心语接着问道:“这次你为何参与武试?”

  “我想会会新的天命之子。”

  “宋子遥吗?既然你还活得好好的,自然你才是天命之子。”

  小夕摇了摇头,“我不喜欢这种强加于人的宿命,我正为打破它而来。”

  刘心语不置可否,只是说道:“修道之人虽然迷信,但优先考虑的还是生存,其实我也不信什么天命之子,当年殷掌门鼓吹这套,不过是想统一修者界罢了,始终灾害客观存在,没强大的力量将大伙整合,如何应对?”

  “你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小夕忧伤道,“如果当初你是掌门的话,秀儿她也不会……”

  “别想了,逝者已矣,生下双胞胎也不是殷掌门所愿,天命之子是唯一性的,始终要对外交代,你可以不赞成他的做法,但不能不理解他。”

  “我无法赞成,也不愿理解你。”

  刘心语知道再劝也无用,便换了个话题,“小夕,既然你回来了,不如重拾这根重担吧,我已是掌门人,可以帮你一起统领修者界,带领人类逃亡。”

  “我会考虑的。”小夕没有给出明确答复,“那也要我先赢下冠军才行。”

  “我的弟子怎么会不行?”刘心语自信道,“我可就你这一个徒弟啊,这个你拿着。”

  她将自己的佩剑给了对方。

  小夕接过,发现这是一把透露着紫色妖气的剑。

  “妖刀「七煞」,生性妨主,它的历代主人都死了,我的命勾硬才带到现在。”

  听过这个介绍,一般人恐怕不敢接手,但小夕却笑了,“不错,那就先借我用一下。”

  这时,李南来了,一看到刘心语又乱跑,气得一把抓向她头发。

  但还没靠近,就看到喉咙上抵着一把剑尖,幽寒的气息让人汗毛倒竖,肝胆俱裂。

  “小夕,不可!”刘心语连忙说道,“这个是我的书使小李。”

  “哦,”小夕忙收起剑,帮对方拍了拍灰,“师兄,没伤着你吧?”

  李南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只感觉自己刚刚离鬼门关仅一步之遥。

  “有事吗?”小夕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还活着吗?”

  “没……没事。”李南吓得转头就跑,心中震惊不已,这里什么时候来了个煞神?

  第三轮比赛要开始了,刘心语说道:“我会在别处观摩你的比赛,好好加油吧。”

  “嗯,我会的。”小夕戴上面具,手持「七煞」,准备上台。

  …………

  方才休息时,叶泊舟便听师父说过自己的对手,是一个疑似玄龙门弟子的神秘人。

  他全然不惧,极乐门作为蜀山第二大门派,大有与玄龙门分庭对抗的趋势,因此对于他们的武功,自己早就了然于胸。

  作为极乐门大弟子,他现在感兴趣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宋子遥。

  这是自己的一生之敌,江湖上都称他们为南宋北叶,这让自己非常不爽,凭什么排名不倒过来?

  这一路,他都在关注宋子遥,发现这人果然深不可测,但自己未必没有一战之力,现在他有了新的感悟,又有个玄龙门弟子先试试招,这真是天助我也!

  等这名玄龙门弟子上场,他才发现不对劲,怎么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

  他手里还拿着一把散发着不祥气息的剑,这家伙真的是名门正派吗?

  一般借助宝刀宝剑的剑修,往往是「御剑」境的,达到「御气」境后就不怎么在乎武器,甚至可以空手发出剑气,看来对方修为不高,但不能因此认定为实力不强。

  为了这次武试,师父还给了他「真武剑」,不算什么神兵利器,却是身份的象征。

  他拔剑出鞘,整个人顿时锐气四射,就连玄龙门几名长老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是叶泊舟!极乐门的叶泊舟!”

  “居然是他们对决,这下神秘客输定了。”

  异兽天灾https:zjsw.book10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