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猎天争锋 > 第1117章 吞九州,割四域(续)

第1117章 吞九州,割四域(续)

 热门推荐:
  类似的场景重现,不少修为达到了五重天以上的灵孚界高手纷纷色变,大声呼喝着周围的同伴向后退却,有多远便退开多远。

  而就在这些人拼命向后遁逃的途中,一道凛冽的寒光从他们身后的虚空当中一闪而逝。

  尽管那一抹寒光短暂到不少武者稍加疏忽都可能意识不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但只有真正的武道高手才明白,他们所有人都几乎在生死的边缘走了一圈。

  那一抹寒光是一道剑气,也是一缕足以破灭虚空,斩碎世界,湮灭神魂意志的剑意!

  一些已然感知到危险已经过去的灵孚界五阶高手纷纷驻足回头望去时,却正见到了整个灵孚界天地的再次动荡。

  灵孚界的大地再次被撕裂!

  寇冲雪出了两剑,而黄景汉则出了一剑,二人合力便完成了将四州之地从灵孚界主体大陆上撕裂的过程。

  “这四州之地需要尽快脱离灵孚界,至于守护这四州之地的虚空壁障便只能辛苦陆真人了!”商夏笑道。

  陆戊子面色稍稍有些发苦,道:“这可是灵界四州之地,纵使有所削割,其精华汇聚也要胜过苍炎界的一座部洲,单凭陆某一个人倒也带得动,可速度必然不快,一旦有人出手阻截,必然顾此失彼。”

  商夏想了想,直接将手中的圣器石棍向下一抛,那石棍在降落过程当中化作其本体撑天玉柱,直接落在了古原宗原宗门驻地之上。

  古原宗的宗门驻地原本就位于古原四州的中心,此时撑天玉柱直接化作一座接天立地的巨柱石峰,撑起了原本破烂不堪的穹顶天幕。

  如此一来,陆戊子坐镇这片被分割出来的洲陆之后,便无需再顾及穹顶天幕对于洲陆的保护,而只需加快洲陆从灵孚界的分离,并向着星兽巢穴方向回归便是了。

  纵使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人从中作梗,陆戊子也并非全然没有还手之力。

  然而见得商夏直接舍弃了手中的圣器石棍,陆戊子迟疑道:“然则没有了趁手兵器,一旦对方发难,你该如何抵挡对方的四品洞天真人?”

  商夏笑道:“陆真人,你说我现在便潜伏在天羽宗宗门驻地之外,那颜画衣还敢不敢现身阻止你们撤离?”

  商夏在说话的时候,甚至有意将自己的声音向着虚空当中播撒出去,音浪透过天幕屏障,不仅仅是灵孚界的六阶真人们听得到,便是苍游、苍慧两界的六阶真人同样也能听得到。

  古诚武与古原洞天殷鉴未远,商夏毫不掩饰的威胁之语,又让所有人都想起了这位可以骗过灵孚界天地意志的压制和排斥,可以在灵孚界内外自行出没的外域高手的恐怖。

  商夏是这般说的,却也是这般做的。

  在与陆戊子说完之后,他便朝着寇冲雪和黄景汉点了点头,随即身形便消失在了天幕之上。

  可就在商夏的身形消失在天幕之上的刹那,颜画衣赫然已经出现在天幕之上,根本无视了商夏刚刚的威胁,画笔一圈,便要将正欲脱离灵孚界的古原宗四州之地定在了半空当中。

  寇冲雪神色阴沉,直接一剑横斩,就如同在颜画衣的画卷之上切开了一道口子,但这一道口子显然还不能够令四州之地从他的封镇当中挣脱出来。

  黄景汉紧随其后,元辰重剑剑势如渊,然而针对的却并非是封镇了虚空的画笔,而是手握画笔的四品真人颜画衣。

  “阁下当真

  不怕自家洞天被攻破吗?”

  黄景汉一剑斩落之际,声音犹如滚滚落雷在天幕之上涌动,便是大半个灵孚界都能够听到他的声音,就更不提已然潜入灵孚界内部的商夏了。

  颜画衣虽然不惧黄景汉这样一个区区一品真人,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够坐视对方一剑斩落在他身上而无动于衷。

  灵孚界的天地之力被其借用,黄景汉一剑斩落下来,双方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拉越远,以至于他那一剑连颜画衣的衣角都不曾够着。

  远处的天幕之下忽然传来一连窜沉闷的轰鸣,颜画衣的脸色微变,可他却依旧不退,而是直接将手中画笔再次一点,将古原宗四州州域封镇的更为严实了一些。

  “先破封禁!”

  寇冲雪招呼了一声,随即幽雪剑接连斩落两缕剑芒,再次斩破了眼前的虚空,破坏着颜画衣对于四州之地的封镇。

  黄景汉明白寇冲雪的意思,如若不能让四州之地尽快脱离险境,恐怕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可就不止是一个颜画衣,苍慧、苍游两界的人恐怕也会紧跟着出手趁火打劫。

  黄景汉的剑势虽然远不如寇冲雪那般犀利,但此时他却不惜以自身虚境本源之力,挟剑势直接撞入到颜画衣封镇的虚空当中。

  黄景汉自身虚境本源动摇,直接一口逆血便从口中喷了出来。

  然而颜画衣所封镇的虚空也终于在这个时候被彻底动摇了根基,在虚空一阵阵的如同波浪一般的起伏当中,古原四州之地终于从颜画衣的“画卷”当中挣脱了出来。

  这当然不可能是黄景汉一个人就能够做到的,其中尚有坐镇四州之地的陆戊子真人,一直都在内部削弱着周围虚空的封镇力量。

  至于四州州域本身,因为有着撑天玉柱这等圣器的支撑,整体上并未在刚刚的冲击当中受到波及。

  黄景汉轻咳一声,嗓音略带沙哑道:“他的战力被削弱了,他受伤了!”

  不用黄景汉提醒,寇冲雪也已经察觉到了颜画衣对于虚空的封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厉害,否则纵使黄景汉不惜以自身虚境本源领域冲击,恐怕也不可能直接将封镇之力全然破除。

  寇冲雪身形在虚空之中接连闪烁,再次出现之际已然拉近了与颜画衣的距离,幽雪剑凌空一指,一缕剑气如同丝线一般在虚空之中拉开,却又在瞬息之间消失在所有人的目光当中。

  “好剑术!”

  天幕之上的颜画衣见状也忍不住低呼一声,神情却是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

  只见他将手中画笔朝着身前虚空直接一点,一缕直接切割着虚空的剑气在他的笔下被击散,然而一瞬间所迸发出来的散碎剑意,却将他周围的虚空切割的支离破碎,而脚下的天幕更是被撕扯的七零八落。

  然则寇冲雪这倾尽全力的一剑却终究还是被对方给轻而易举的挡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暂时摆脱封镇的四州州域当中,忽然便有数十艘规格样式趋同的星舟从临时撑起的穹顶天幕之下涌出,而且每一艘星舟的后面都拖曳着一根长索,长索深入古原四州之地。

  古原四州何等庞大?

  即便是有穹顶天幕笼罩,在空间之力作用下,四州之地看上去小了很多。

  但与那数十艘每一艘不过几百丈长短的星舟来比较的话,乍一看上去也如同几十只蝼蚁在联合拖曳一块巨石一般。

  可偏偏在那数十艘星舟冲向虚空深处之际,被它们拖曳在身后的四州之地也的确出现了几位明显的加速。

  如果说一开始古原四州之地从灵孚界分裂之后,脱离的速度还与苍游、苍慧两界相差仿佛的话,那么在数十艘星舟的拖曳力量加入之后,四州脱离的速度已经明显超过其他两界了。

  “苍游、苍慧两界的诸位老朋友,尔等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颜画衣高手呼喝着,同时再次出手意图阻截四州之地的脱离。

  寇冲雪与黄景汉齐齐扑向颜画衣,两柄神兵级别的长剑,一道剑光轻灵机巧,却锋锐难当,一道沉浑厚重,却也大巧不工,剑气横空之际,虽不至于就一定能够抵挡得住颜画衣,却也有足够的能力给对方制造麻烦。

  而就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注意到灵丰界的四位六阶战力,要么被灵孚界和颜画衣羁绊,要么就在四州州域的穹顶天幕之下坐镇,此时已经根本没有了多余的力量抽调,虚空当中同样在与灵孚界拉开距离的苍慧、苍游两界觑得了便宜,顿时便分别有一道遁光冲了出来,每一道遁光当中透露出来的气机均在六重天之上。

  然而不等这两位六阶真人靠近四州州域之地,前方拖曳着四州之地前行的数十艘星舟当中,顿时便有一前一后两艘星舟当中升腾起了同为武虚境的气机波动,并遥遥与接近的洪淼真人与罗真人进行气机争锋对峙。

  原本正从虚空当中急冲而至的两位苍慧、苍游界六阶真人的遁光顿时戛然而止。

  灵丰界居然在星舟当中还隐藏了两位六重天!

  这一刻无论是苍慧、苍游两界,还是灵孚界的颜画衣,一时间都被这等骤然发生的变化给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们却又觉得这似乎也很是合理。

  毕竟之前灵丰界刚刚现身的时候,四位灵界真人着实给了本土与飞升两派极大的心理落差。

  而今骤然多出两名隐藏的六阶高手,反倒让两方三界的高层武者有了一种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

  “这异域之人果真阴险狡诈,居然还藏了两个武虚境,很显然对方是抱着阴人的目的!”

  无论是颜画衣还是洪淼、罗真人,此时心头泛起的念头却是出乎意料的一致。

  同时三人也庆幸,幸好此番三方同时约定动手且还都算守约,否则一旦有一方鲁莽行事率先出手,说不定便要落入对方彀中。

  在灵孚界本土派和飞升派均因为位面世界分裂造成反噬而受伤之后,自身战力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纵使颜画衣面对四位六阶真人围攻也未必能够讨得了好去,更何况还有一个在灵孚界内部捣乱的商夏!

  想到商夏,颜画衣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不太好的念头。

  因为距离之前商夏示威性的对天羽宗宗门驻地出手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可灵孚界内部却突然安静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商夏怎么可能放任寇冲雪等人在天幕之外被人围攻而无动于衷?

  就仿佛在印证颜画衣的这一预感一般,灵孚界东南方向的天幕忽然如同一个气泡一般向上鼓起,紧跟着便又急速落下,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连天幕都难以遮掩的轰鸣声,天幕屏障顿时如同被重锤擂中的鼓面一般,剧烈的震颤起来。

  颜画衣的身形随之消失在了天幕之上。

  天羽宗的护山大阵,被强行攻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