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团宠大佬她不讲武德 > 第一百九十四章:真正的宝藏到底身在何方?

第一百九十四章:真正的宝藏到底身在何方?

 热门推荐:
  “你认识我?”陶珊凝压低自己的帽檐,露出一个匪气的下巴,“你是谁?”

  “你母亲,长乐公主是我的旧相识。”陆锦苦笑一下,眉眼露出几分惆怅,“这么多年,你们还好吗?”

  陶珊凝在他的面颊上探出些许不同寻常,一双幼鹿般的圆眼带着些许狡黠,“是吗?那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你过来,是皇帝让你来寻宝的吧。”他没有回应,反而直接点名陶珊凝的目的。

  陶珊凝下巴微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陶儒凌,他还好吗?”陆锦眼底划过些许痛苦,沙哑的声音缓缓而出。

  二哥的名字在对方的口中而出,她紧绷的后背中带着几分忽而的放松,就好像心底隐约知晓两人有什么关系一般。

  “宝藏在西北方向。”陆锦望着她墨瞳下的冰冷,忽而出口这样一句话,“那首诗,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罢了。”

  “是吗?”陶珊凝懒懒挑眉,忽而右手随意的撑着墙面,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可我觉得那首诗才是寻找宝藏的关键。”

  “听我的,你就能更快完成任务。”陆锦没有否认,十指握紧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悲痛。

  她浅浅勾唇,“我并非不懂判断之人,也不会听从一个陌生人的建议,今日不过是好奇才闯入这里罢了。”

  “既然来了,你觉得你能轻而易举出去?”陆锦摇摇头,“你母亲可没有你这么天真。”

  “我多的是办法离开,不然你以为我能在那女人的眼皮底下跟进来?”陶珊凝面无表情,仿佛在思索一般,转瞬往前两步。

  “看在你认识我母亲和二哥的份上,不然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她随意的摸了摸那绑着陆锦的手链,一扯,手链便直接断开。

  “我可以带你离开,但是你要带我去找宝藏。”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跟你走。”陆锦不慌不忙的闭上双眸。

  陶珊凝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右手随意的敲击着桌面,“因为你别无选择。”

  “你不想看看你儿子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缺席了他那么多年的人生,你就不好奇他长得像你,还是你的妻子?”

  “……”

  那一字一句循序渐进的话语让陆锦的心里防线微微崩塌,他十指拽紧,“你就不怕把我救出去后,你会后悔?”

  “我为何要后悔?”陶珊凝冷笑一下,“你没有那个胆子杀我,毕竟你们当年谋划的大计需要我,而且,你也没有那个本事杀我。”

  她眼底晕染出了自信,让陆锦无话可说。

  “既然你有那个本事,那就带我离开吧。”他轻飘飘回应,目光毫不躲闪。

  陶珊凝把玩着自己手中的书,匪气的昂起下巴,“现在我又有点后悔了,我不想救一个对自己毫无帮助的人。”

  “所以。”陆锦眼底散发出了些许自信,笑声爽朗传来之时,地上的长发也跟着飘散而起,甚至化身为武器朝着陶珊凝攻击而去,“你也想知道宝藏……”

  “嗯。”她简单应下,倒是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思,“我想要医毒经。”

  司黎寒的毒她尝试了好几个办法,然而却是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而且江小白那儿没有任何的提示,这让人不免有几分捉急。

  陆锦闻声挑眉而起,看着她淡然的神色,“好,既然你想找,那我就带你去走一趟这真正的宝藏藏身之地。”

  陶珊凝没有抱多大希望,只冷眼扫了他一眼,将他身上的链条打断过后,锋利的灵力化身为剑,将陆锦的长发剪了个一干二净。

  “没想到陆梅那人当真是有点奇怪的癖好,一边说着爱你非你不可,一边任由你变成这般邋里邋遢的模样。”她嗤笑的摇摇头,眼底戏谑。

  陆锦苦笑一下,并未回应,随意的清理了一下面庞后,站在她的面前,“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不是最先爱自己呢?”

  “说的倒也在理。”陶珊凝点点头,小手随意一指,那困着他小半辈子的石门缓缓而开。

  陆锦狐疑的望着她漫不经心的背影,“我们就这样出去?你就不怕陆梅在外面吗?”

  “她不在。”她带着十足的自信出声,“现在她有比处理我们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陆锦以为她安排好了一切,倒也没有多问,眼底划过几分欣赏,很快紧随其后,不远不近的保持着距离。

  两人往西北方向而去,穿过浓雾遍布的深林,那阵法宛若虚设一般,他们一路畅通。

  “西北方向,是这边了吧?”出到路边,陶珊凝勾唇一笑,双手插在裤兜中,“那么现在我们往哪里走?”

  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陆锦昂起头来,一双精明的眸划过四周,很快指了指远方某处高耸入云的山峰,“那里。”

  “嗯?死人山?”陶珊凝听了舍利子的解释,缓缓呢喃出口,“那里的动静,也是你们十几年前弄出来的?”

  “是。”陆锦毫不掩饰,索性耸了耸肩膀,“毕竟那么大一堆东西在那里,总不可能没有什么挑战性吧,那样子轻而易举就被人找到了,还谈什么翻身。”

  他眼尾的讥讽不少,让陶珊凝嗤笑一声,拎着他运起轻功往前,眨眼功夫便落足到了山脚下。

  明明是炎热的五月,但是他们却感受到了一阵迎面而来的凉飕飕之感。

  陶珊凝在空间内捏出几套合时宜的衣服,甩在他的身上道,“穿上吧,别到时候还没走到就给冻死了。”

  她的毒舌让陆锦失笑一下,却没有逞强。

  两人往深山里走去,这一座山笔直得宛若峭壁,好在陶珊凝早有准备,哪怕缓慢,两人还算稳打稳扎的往前。

  半路遇到一个山洞之时,他们休息片刻,可却是迎来了一阵怒吼声。

  陶珊凝警惕的起身,很快对上了一双宛若拳头般的凉眸,在那黑暗之中显得格外渗人。

  “这是什么东西?”她吞吞口水往后退去,很快也看到了那东西的大半个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