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章 军中没有

 热门推荐:
  话罢,那城口也开开了,从里面而来的,正是方才守楼的那些守卫们。

  慕朝烟也是许久不曾亲自上阵,此刻手握长剑竟也是起了热血之心。

  见状,踢了踢马肚后,马儿吃力立马冲了上去。

  有了慕朝烟打头阵,身后的将士们自然也是立马跟了上去,很快,两方的人马全部厮杀在了一起。

  约莫两柱香后,慕朝烟刚侧身夺过一守卫的攻击时,余光瞥见原先和她说话的那个将领不小心被刺伤,顿时皱起了眉头。

  “护住将军!”慕朝烟大喊一声,随即便有将士上前来将这受伤的将领抬了下去,慕朝烟见状也跟了下去。

  而后她便站在安全范围之内仔细观察了一番那些守卫的情况。

  她的这些将士们都是收来的兵,虽然这段时间一直在加强操练,但到底也不是这块料,再者他们使用的兵器都是残缺破口的,实在难以和这些守卫手中的精品武器比较。

  就好似他们的武器劈西瓜,需要砍上两三刀,而守卫们的精品武器,只需要一刀便能。

  如此一来,她的将士们急剧占了下风。

  “去让将士们撤退吧,再拼下去,只怕我们的损失会很严重。”慕朝烟对着另外一个将领道。

  将领闻言有些不解,也没有慕朝烟看的仔细,不禁没有忍住问出声:“这是为何,属下看我军将士目前的死伤还不是很严重。”

  性命在前,慕朝烟不可能用这些将士们的性命做赌注,草草解释一番后,便再次上马叫停了击鼓手,随后准备收兵。

  就在这时,突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群马匪,这些马匪个个面上都还带着伤疤,身上也是一股浓厚的粗俗之意。

  慕朝烟本以为是来对付他们的,直到一个好似马匪头子的人给她丢了把大刀,她这才明白过来,这些马匪是来相助的。

  而这些马匪,也是打乱了那些守卫们原先定好的计划。

  从前两座败了的战争看来,有高等贵族特地说了一番慕朝烟军队的情况,而他们手中的这些精品武器,乃至守卫都是贵族们家中的精兵扮的。

  目的就是让慕朝烟起到松懈之心,也正因为有了几个计划,方才慕朝烟他们也果真攻不下他们,甚至都不敢强行攻打,谁知大胜在即,突然会冒出一群马匪来呢。

  这些马匪个个都是狠角色,与慕朝烟军中收来的将士不同,只见马匪三两下,便又杀死几个守卫。

  而这里的情况,也很快传入了城中的高等贵族耳中,听到慕朝烟军队有马匪相助时,高等贵族们也是吓得不轻。

  假设是被慕朝烟掳去,只要他们态度中肯,留下一条性命是绝对的事情。

  可突然换成是马匪,马匪们又心狠手辣,他们这些贵族大多数都是看不上马匪的,也有的还打压过,便就这个落到马匪手中,不把他们千刀万剐才怪!

  守卫再顶会还可以,但若是说抵挡住慕朝烟的攻击,定然是不可能的了,想到这里,这些贵族也纷纷开始收拾细软跑路。

  慕朝烟其实心中也懵逼的很,不过看着马匪们的目标不是他们,而是守卫时,也是极力配合拿下守卫们的人头。

  “王妃这些马匪……怎的会突然相助我们?”说话的正是那个受伤的将领,将领名叫李默然,名字看起来像个文人,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武将出身。

  慕朝烟听他问这个,自己也不太清楚,见已经攻下第三座城后,犹豫上前道:“诸位帮了我等,慕朝烟在此谢过诸位了”

  马匪头子闻言大手一挥,一副不怎么在意样子,大咧咧道:“王妃若是要谢,不如请我们吃些饭菜可好?我们这些兄弟马不停蹄的赶来可以一顿饱饭都未曾吃过。”

  话罢,就见他身后的几个马匪摸了摸饥饿的肚子。

  自然这个要求慕朝烟是会同意的,别说吃饭,就凭借方才马匪们与他们一同攻城,不用马匪头子自己提,她也理应会请他们吃饱喝足一顿。

  “这边请!”慕朝烟神色庄重,请着马匪一等人进了攻下的城。

  而一些受伤的将士也已经抬进了城中,此刻慕朝烟留在三百将士守在此处,就为了一个那些贵族万一又回来好有个通报之人。

  两方人进了城中后,慕朝烟便率先进了一家酒楼,酒楼里面空无一人,只剩下一个缩在门口的店掌柜。

  店掌柜见这么多人进来,大张旗鼓的样子吓得不轻,连忙抱头求饶:“各位兄弟别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

  “没说要你性命,借你厨房与食材一用。”话毕,慕朝烟拿出了一个金镯子递给了店掌柜。

  店掌柜听她这么说,虽然害怕的心还没有下去,但好歹自个儿好受了些。

  “大人别客气,小店也就这些有。”随即店掌柜也不敢伸手去拿金镯子,只给几个将士带路。

  这几个将士便就是一直负责军中伙食的伙夫,虽然这城是攻下了,可保不准城中有些是爱国者,这个防备是不得不防。

  且她本意是想回到之前驻扎的地方去,不过后来听了马匪说要吃的,这才提前进了城。

  吃饱喝足后,马匪头子这才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姬老大呢?”

  闻言,慕朝烟暗中惊讶,原先这马匪不禁一口道出她王妃的身份,现在这么说显然这军中是有他认识的人。

  不然为什么先前马匪头子会说一路马不停蹄的赶来。

  军中根本没有姓姬的……

  不对有一人倒是和这马匪头子是同一个出身,想到这里,慕朝烟试探性说出了这个名字,“你说的可是姬脩?”

  “正是。”马匪头子点了点头,“先前听了他来了王妃军中的消息,我还根本不信,后来他写信于我,我也想着投奔他,这才来了此处,也恰好今日碰上了你们对上守卫一事。”

  “原来如此,姬脩此刻还留在我攻下的第一座城,既如此明日我便派人加快去给他送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