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江湖偷个香 > 第二十八章 夜顾驿站

第二十八章 夜顾驿站

 热门推荐:
  夜色静谧,夜风沙沙作响,耳边偶尔可以听到一声声犬的狂吠传来。那是驿站里的一条看门犬,黄毛黑耳。更准确来说那就是一条成年大狗,江风云那会进来时那条大狗啃着大骨头正香,加上他的轻功一绝,所以大狗也没有察觉到有贼光顾驿站。

  也就这会,大狗狂吠的声音一下接一下,声音中还带着急躁,像是问得什么风吹草动,对此,那库房两名侍卫在彼此对视一眼后,又相继无视般守好岗位。只是在那腰间佩戴的武器上,两名侍卫则握的更紧了。

  “那洋人进贡的珍宝不会就放在这库房里头吧?”

  此刻,江风云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鬼鬼祟祟的从花丛中探出脑袋。就在江风云思索着如何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引开侍卫,从而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库房时,这时,他只听得一旁传来异动,声音悉悉索索,一道黑衣蒙面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不远处。

  江风云见此一惊,连忙缩回了头。

  不过因为视线的原因,加之他是蹲着的有花花草草遮掩,所以那蒙面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但见蒙面人一身黑衣打扮,只露出一双眼睛,可在那婀娜多姿凸凹有致的身形来看,江风云不难看出这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有极大本钱的女人。

  咦。怎么回事?

  江风云大感疑惑了,心想难道现在的女人都走投无路跑来干他这一行了嘛?还是说今夜光顾驿站的不止他一个?

  江风云很疑惑,同时他心里还想着这人是不是也是来打洋人进贡宝物的主意。毕竟能摸到这库房的位置的,若只是单纯路过说什么江风云都不会相信。而且最让他好奇的,是这个女人到底想干嘛?

  江风云打算一探究竟,他一动不动的,如同老僧入定一样,眼观鼻鼻观心,就连呼吸声也用功法控制了起来,仿佛细纹无声。很快的,再过了差不多半时辰的功夫,江风云就见那黑衣女人似乎按捺不住,随后从身下抄起几块碎石头朝远处扔了出来。

  石头弹跳了几下,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僻静的库房处仿佛炸开了来!一时间,江风云就见那黑衣女人紧忙埋下身子,而两名侍卫一下板起身板,利剑“卡啦”一下从剑鞘中抽了出来双眼警惕的扫视着周围,其中一名侍卫大喝!

  “谁人!”

  没有回答,四周冷冷清清,就连江风云也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只剩侍卫的声音回荡在这空旷的院子里。

  感觉腿脚有些发麻,这会江风云有些难受的扭了一下身子,也不知是不是眼下的花儿太香有点刺鼻,还是因为憋气憋得太久有些不畅快。这一刻,江风云只觉得鼻子一痒,一种鼻腔刺激让他有了一种打喷嚏得念头,只是这个念头刚起,江风云不禁吓了一跳,死死得捂住了嘴巴。

  与此同时,一阵清风突然从花丛拂过,似乎还带着一阵女人得芬芳,好死不死的吹在了江风云的脸上。一瞬间,江风云只感觉鼻腔更痒了,再也忍不住打出了喷嚏,同一时间,一股浑浊的气体突然从江风云体内排了出去,“噗”的一声,一下让人分不清他是打了喷嚏还是放了个屁。

  “糟糕。”

  江风云脸上一抽,死死的捂着嘴,然而在这月下花前的一刻,他就见那黑衣女人惊愕的朝他这个方向望来,嘴巴也微微张开,似乎很是吃惊。在面对此刻这种掩耳盗铃的模样,江风云很是尴尬的放下的手,讪讪的朝黑衣女人一笑。

  没人知道,此刻的江风云是有多么无地自容,老脸败光,可如果说身下有一条地缝的话,相信江风云也定会毫不犹豫的钻下去!

  “谁人!”

  这一次,侍卫的高喝再次传来,声音也提高了几分。一时间,江风云和黑衣女人明显一怔,两人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也就是这个时候,其中一名侍卫持着利剑慢慢朝着江风云的位置上来,满是防备之色!

  要被发现了?

  江风云瞪大着眼睛,却还是保持着一动不动的样子。在侍卫离得越来越近的时候,江风云突然鬼主意上头,心里起了坏坏的心思。就在黑衣女人还在惊愕着花丛里怎么还有他人时,这时江风云忽然咧起嘴角,随后从地上抄起了几块小碎石随手朝黑衣女人的方向扔去。

  一瞬间,黑衣女人瞳孔一缩,似乎也没料想到江风云有这大胆举动。眼见侍卫在前,黑衣女人又不敢轻举妄动,这就导致了一堆小碎石全落下了她的身旁,沙沙作响。而最要命的是有几块打在了她的翘臀上,又相续滚落地上发出响动,这让黑衣女人的脸又羞又红!

  江风云没有注意到黑衣女人的异常,他自然也不会想到他随手一扔的小碎石会落在女人翘臀上,甚至还因丰满而弹跳了几下,因为他此刻的目光都在紧随着侍卫的举动。好在他此时这一出,一下又转移了侍卫的注意力,当下江风云便见侍卫直径的朝着黑衣女人的位置走去,手中的利剑挥斩着花丛。江风云估计不出一时半刻,黑衣女人肯定会暴露位置,只是这结果会是怎样,那就不是江风云的事了。

  江风云就这样坏笑着,为自己的小机智打了满分。而江风云坏,黑衣女人似乎也不笨,在侍卫即将要挥斩到自己的位置时,黑衣女人竟学起了猫叫声,奶声奶气,惟妙惟肖,就连一旁见此的江风云也不禁暗暗咂舌了起来。

  “哪来的野猫?”

  侍卫一听四处张望,脸上倒也松了下来。余下两人见此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明白算是逃过一劫,而就在这时,院外突然响起一道声音,一下惊醒了驿站里美梦的众人,同一时间,东边处一阵浓烟四起,烟雾一下飘向半空。

  “着火啦!着火啦!”

  这外院人的声音很大,带着惊恐和紧张的情绪,说出的话一下就引起了轰动。一时间,各处厢房的嘈杂声与谩骂声源源不断,似乎都被声音的人惊动了,从而出了厢房一探究竟。而这个时候,眼前的侍卫也停下的脚步,疑惑的朝大烟的方向看去,心中郁闷。

  “好端端的怎么找火了?”

  侍卫的嘀咕声刚落下,院门口突然来了慌慌张张的跑来一人。

  来人正是白天江风云见到的与洋人一起进城的节使大人,那两名侍卫一见来人连忙向他鞠躬问好。却被节使大人不耐烦的挥挥手。

  要说今夜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节使大人只觉得自己眼皮跳动的很是厉害,仿佛随时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尤其是当他在睡梦中听到下人喊着火时,那一刻一下就触动了他的神经,人也跟着滚下了床。

  就是此刻,他第一时间不是赶到着火的地方,而是来到了库房重地。要知道,库房里的东西可是外邦友人存放的地点,关系到当今朝廷的面子。而里头物品的贵重自然不用多说,要是这些东西在他眼下有个什么闪失,摘掉乌纱帽还是小事,怕的就是这辈子牢狱坐穿,牵累九族啊!

  随着节使大人环视了院子一圈,他赶忙让两名看守的侍卫赶去东边处帮忙救火。待到侍卫离开后,节使大人则来到库房门前,他在左右环顾了一圈确认无人后,接着便从身上掏出了一串钥匙打开了石门,在他人进去后他再次东张西望了下,石门也自动的合了上来!

  眼见节使大人进了库房,四下无人,那躲藏在花丛中的两人终于如释负重,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这会江风云刚站起身,脚腿更是发麻,险些没站稳,只是下一秒,一双脚猛然的踹向江风云的屁股,好悬没让他当场摔成狗吃屎。

  “我淦。不讲武德啊!”

  江风云回过头怒视着黑衣女人,要不是他是个正人君子从不欺压女人,他一定会以同样的手段还给对方!

  黑衣女人哼哼道:“你这该死的小毛贼竟然陷害本小姐,活的不耐烦了嘛!”

  女人一开口便自爆身份,带着一种地方口音,说的话也不是很标准,一听就不是中原人。

  江风云闻言揉着屁股的手也放了下来,诧异道!

  “你是洋人?”

  “那又怎么样,对付你这愚昧的中原人,本姑娘一个人就能让你吃一番苦头!”

  黑衣女人的话有些傲人,江风云不难想象女人平日里给人的高高在上,但想来女人也是个有点权势的人才对,否则也不会说出这种话。

  难道会是今日骑马的潘西女人?

  江风云可没有忘记白天女人一身洋装下的饱满,那是江风云对那潘西女人最大的印象。只是对上此刻黑衣女人的一身遮掩,就连头发也用黑巾包裹了起来,所有江风云并不能看出什么,只能下意识的在心里猜测。

  不过相比于黑衣女人是谁,此刻江风云更好奇黑衣女人的目的。他见黑衣女人怒气腾腾的看着他,似乎在还为他刚刚坏心思而感到气愤,一时间,江风云不禁讪讪一笑,向黑衣女人解释他当时没有注意到她在那,扔石头也只是想转移侍卫的注意力,同时还真挚的向黑衣女人表示歉意。

  这一刻,也不知黑衣女人是不是傻,还是真相信了江风云说的话,竟也大度的点点头,没有跟他在计较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