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返八十年代 > 第88章:竟然是亲戚

第88章:竟然是亲戚

 热门推荐:
  梁胖子特意从车里探头出来,看了看天上的烟花,就一很平常的火箭烟花,除了一声响之外,连个绚丽点的图案都没有。

  “这时候放烟花,有什么说法?”他问。

  赵忠说纯属为了装逼,压根就没啥说法。

  “……”林大强。

  “……”梁胖子心里狂骂:次奥啊,特么的你搞那么严肃那么有期待感的样子,结果就是为了装笔,你是没被人打过吧?

  两分钟不到,五六辆巡捕车开了过来,为首那个姓谢的,已经晋升到县衙门去了,地位不一样了出场都威风很多。

  以前都是一辆,最多两辆巡捕车,现在都好几辆跟着呢!

  按理跨县抓人是不太道德的,因为这有点不给本地巡捕面子,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十万块钱赞助柏罗县所有巡捕房的桌椅等等费,人家非但不觉得不会没面子,还说要多来。

  “你叫来的?”梁胖子问。

  赵忠点头。

  “什么时候叫的?”梁胖子再问。

  “刚才,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真闲着蛋疼,放个烟花庆祝一下我被人讹?”赵忠很风轻云淡的口吻,“胖子,记住今天我给你上的这一课。以后仕途路上必然会遇到很多牛鬼神蛇,处理的办法不一定只有没办法和有办法。就算没办法,你也要多渲染一会气氛,让别人看到你尽力了实在没辙。有办法也不一定非得一下子就解决,过程要周旋,要迂回,要被别人看到。”

  我擦,这都能扯到胖爷身上?梁胖子仔细的回味赵老二的这些话,似乎,还真是,结果一样,但过程丰富多了。

  “赵老板,你呀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龙门县不够你霍霍了吗?跑到这边来折腾。”谢铭一下车,很自然的伸手去跟赵忠握手。

  说白了,没有赵忠在背后推动,他这辈子也就是个队长等退休的份。

  他知道赵老二是什么样的人,说感谢什么的话,见外。

  用行动来表达自己心中的谢意,比几大箩筐的感谢话更实在。

  赵忠开始打心理战以及扣屎盆子了,“谢巡捕你来得正好,这些刁民拦路打劫被我的人制服了。还有几个带着钱逃跑了,金额不下百万。哦还有,听说这些人在夜里没少干杀人越活的事情,昨晚我的员工带着我的秘书从香岛过来,被抢了几十万,男的回来了,秘书却不见终于,刚才无意套出一些话,好像我的秘书被这个村的所有男人先强后灭口。

  如此丧心病狂的村子,我认为咱们炎夏不应该允许这样的村子继续存在,会影响我们炎夏的名声。打靶的子弹不是要家属花钱买的吗?这钱我出了,这里有三百万,全买子弹,让我来开枪,不把这些人打成筛子难以泄去我心中的那满腔怒火。”

  “……“谢铭。

  他们拦路强行收过路费是不对,你这样给他们扣屎盆子也可以理解,但扬言买三百万子弹,这就演过头了哈老弟。

  “巡捕官,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晚上拦路抢劫都不是我们干的,是林雄家的那二流子聚集一些孩子干的,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可是老实本分的农民。”一个村民扛不住了,立即出卖村里的那些后生仔。他才三十来岁,还有几十年活头,可不想替那十几个后生仔背锅。

  “林三虎,我次奥你祖宗。”中妇破口大骂。

  赵忠示意安保去把这些村民脱臼的手脚骨节接回去,“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们,把三百万一分不少捡回来,另外,把昨晚国道拦路杀人越货的那些人逮过来。我赵老二保证,绝对不会为难你们。”

  他叫赵老二?

  中妇一脸讨好的样子,“老板,你是赵家村的赵老二吗?”

  “有问题吗?”赵忠退了几步,很嫌弃。

  中妇突然换了个人似的,不再是那么的卑恭。伸手拍打了一下空气,“嗐,真是瞎了眼啊我,连自家外甥都没认不出来。老二,我是你小舅妈啊!”

  “……”赵忠。

  特么的真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难怪以前赵老二会那么混蛋,敢情是外甥像舅。小舅一家都是这种货色,外甥能好到哪里去。

  不过,这也说明一件事,连外甥都认不出来,可见两家以前压根就没有走动过。不用想,多半是这老女人的原因,导致当弟弟没去赵家村看望过姐姐。

  赵忠冷哼哼的道:“以前我没见过你,别乱认亲戚关系。都别愣着,杀人偿命,你们要是不想挨枪子,马上去把昨晚的人押过来。”

  “不是,大外甥……”

  中妇还想蹭亲戚关系,结果赵忠一个眼神过去,吓得她立即闭嘴。

  太可怕了这眼神。

  自己男人的姐姐不是嫁给一个穷光蛋吗,还有之前没少听儿子说这赵老二就是个超级祸害,谁摊上谁倒血霉。

  怎么今天看来,这大外甥混得实在太可以,随便出门都带几百万现金,身家肯定上千万,简直跟儿子口中说的判若两人。

  不行,得把男人从香岛叫回来,这样的亲戚,傻子才不认呢!

  哪怕从这里跪着去赵家村,这个亲戚也要认回来,那样以后就可以吃香喝辣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中妇邓雪芬心里开始打着算盘。

  大半个小时过后,昨晚的那十几个拦路抢劫的人全被村民押了过来。

  为首的那个混子头林兴财看到赵忠时,两眼放光。“表哥,是你吗?”

  “去把他的下巴卸了,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来认亲戚关系。”赵忠示意安保。

  “大外甥,可不敢啊,兴财真的是你表弟,如果有半句假话,我全家被雷劈。”邓雪芬吓坏了,上前要跟赵忠求情。

  赵忠道:“把她的下巴也卸了,我赵老二是谁,怎么可能有你们这种穷鬼亲戚。以前怎么不见得你们认亲戚?”

  “表哥,你说这种话就没良心了,我爸每个月都有偷偷的寄钱给姑妈。都是我妈的错,她让我们不准去见你们的。”情急之下,林兴财说出了个发过毒誓的秘密。

  邓雪芬悍妇本质又显了出来,“好啊这个林雄,竟然敢背着老娘偷偷接济他姐。我就说嘛,在香岛做生意也有好些年了,没理由一个月才寄一两百回来,敢情是把所有的钱都给了他姐。赵老二,你的钱都是我男人给的,是不是该还钱了?”

  赵忠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