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找麻烦的来了

 热门推荐:
  猛的咳嗽几下,那被酒掏空的身体哪里经得住林枫一脚,半天憋不过气来。林枫懒得搭理,转身离开,没想到那杨大力父亲缓过气来又追了上来,一把扑过来抱住林枫的脚。

  “你,你别走,你有本事你就打死我,不然你就得赔钱。”这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使劲踢了一脚,甩开杨父,然后林枫一脚踩在杨父的胸口,俯身看着他,像这种麻烦,必须一次性解决了,否则以后都会没玩没了的。

  “你儿子把我媳妇卖了,我没打死他就已经很仁慈了,你还有脸来问我要钱,那行吧,你儿子作的孽,就由你来还好了。”

  说完,直接用手卡住杨父的喉咙,稍一用力,杨父就涨的满脸通红,有些喘不过气了,手脚开始不停的扑腾。

  “既然你不怕死,我就成全你。”

  “我,咳咳,我,饶,饶命。”已经鳖的话都说不出口了,说不怕死,那是假的,还不是为了讹点钱,谁都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就在杨父快要断气了时候,林枫松开了手,杨父这才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再有下次,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不再看那个酒鬼,林枫朝着家里跑去,放李文雅一个人走,他终究还是不放心的。

  到了家里,一大半的房屋已经被拆除了,还留了一个房间,老张等人还在清理那些垃圾。

  打过招呼,林枫回了房间,房间被隔开,做成了两间,李文雅睡里面,林枫再外面睡保护她。

  李文雅到家了以后开始在外面做晚饭,林枫则拿出血液样本,开始检测里面的毒素。试了几遍,林枫就能确定,确实是中毒。

  一晚上的时间,林枫都在调试解读药剂,连晚饭也是匆匆吃完了。他要赶紧拿到那十万块钱,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因为钱发愁。

  “林枫哥哥,喝点绿豆汤。”看着林枫不停的忙碌,李文雅又是自责,又是感动,除了爷爷,林枫是第二个对她那么好的人。

  “放这吧,小雅,我一会喝。”

  解读的药剂需要不停的提炼至精纯,才会有明显的效果,一直忙碌到后半夜,林枫的解读药剂才终于完成了一周的量。

  吃过早饭,林枫就带着李文雅出发去县城了。李文雅想守着摊子的,被林枫拒绝了,他怕吴军昊的人来报复。

  结果路过自己的摊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摊子已经被人砸的稀巴烂,桌子什么的已经被砸的修不好了。地上还被喷了油漆。

  “林枫哥哥,这....”

  “没事,咱不用桌子就是。”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肯定是吴军昊的人,看来上次打轻了,没让他长记性。

  到了男孩儿的家里,男孩儿焦急的带着林枫去了自己父亲的房间。他的父亲坐在轮椅上,依旧痴傻的摸样看着窗外。

  “把这个药给他服下。”

  男孩儿看了看那墨绿色的汁液,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服下药,还需要等着药效,一上午的时间,林枫和李文雅都在客厅等着。

  “好了,林枫先生,我父亲手脚都能动了,只是还有些乏力。”惊呼声传来,然后就看到男孩儿推着他父亲出来了。

  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长时间坐轮椅,导致手脚血脉不通,所以还无法站立。

  “嗯。那个药连续服用一周,平时手脚多按摩,就应该没问题了。”

  “多谢林先生救命之恩。”男子是整个市区的富商,生病这些日子,自己家的生意逐渐的开始衰落。

  “我只是拿钱办事罢了。”

  “对对对。”男孩儿一挥手,保姆递过来一个小袋子,里面整整齐齐放了十万块。

  “这是林先生的诊费。”

  一出手就是十万的诊费,李文雅吃惊的望着林枫,她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林枫了。拿上钱,林枫带着李文雅离开了。

  还有一下午的时间,林枫带着李文雅去了摊位面前,将摊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继续摆摊。

  不到一个小时,摊位面前就出现了几个人,穿的流里流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子,保护费交了吗。”之前,从来没有人来收过什么保护费,这下未免显得太过刻意了。

  “什么保护费?”

  将李文雅拉到自己身后,林枫气定神闲的看着那几个混混。

  “哦哟,那哥哥来跟你说下,什么叫保护费,就是要孝敬你哥哥我的钱,就叫保护费,没交保护费,就不能在这里摆摊。”

  “我没听过。”

  “还挺硬骨头啊,兄弟们,给我砸。”

  后面三个男子提起棍子就冲了上来,说是砸摊子,那棍子都是冲着林枫去的。林枫推开李文雅,一手接过中间那人的棍子,另一只抓住他手腕一翻,棍子脱手。

  左右闪避一下,”砰砰砰“三棍子,将那三个混混打倒在地上呻吟。

  “回去告诉吴军昊,想死的话就继续。”

  “去你妈的。”那混混不信邪,捡起同伴手中的棍子,冲向林枫,林枫挡住棍子,一脚踢在他膝盖骨,骨头应声而裂。

  “啊.....”倒在地上,混混抱着腿惨叫不已。

  “来,继续。”林枫勾了勾手,那三个男子立刻抓起那短腿男子后退几步。接着,又想起了一阵脚步生,几个穿着城管制服的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

  虽然是问话,但是那领头的家伙却直愣愣的看着林枫。

  “这,这小子摆摊卖假东西,我们来找他理论,接过他就把我朋友腿给打断了。”那几个小子恶人先告状。

  “他们来砸我摊子,自己把腿摔断了。”

  手里的棍子早就被林枫丢到了一旁。

  “就是他卖假药,你看,那价格还高的离谱,五百块一贴膏药。”说着,那小子拿林枫的牌子说事,那城管果真顺着看牌子的价格。

  “五百一贴膏药,是有点离谱。”

  话一出,林枫就猜到他们是一伙的了,这个世界拿来的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这膏药真的有效果,我买过的。”李文雅站出来傻傻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