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保他不死

 热门推荐:
  而云楚月包扎好之后,休息了片刻,等胸口的疼痛逐渐麻木,这才抱着孩子往山下走。

  她艰难的找到了一家农户,想要借宿休息。

  开门的是个黑衣汉子,目测身高起码一米八几,浑身悍肉,一看就不好惹。

  云楚月心下一紧,她跟个残废一样还抱着孩子,怎么就这么命不好,敲开了这样一户人家的门。

  “何事?”

  那人看到云楚月,眼神顿时凶狠了不少。

  云楚月想转身就走,可是一路走来,附近就这么一户人家,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再走了。

  于是,她扯出了一个非常僵硬的笑容,昂着头看向面前的黑衣汉子:“大哥,我跟弟弟进京寻亲,哪里知道在路上遇到了山匪抢劫,好不容易逃出生天,还望大哥行个方便,给我们一碗水喝。”

  她不奢求被收留,只希望这个汉子能够有一点点恻隐之心,给她一点吃的。

  “不方便。”

  黑衣大汉当着云楚月的面直接甩上了门,动作麻利。

  云楚月:……

  有个性。

  她没有办法,正准备走,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从屋内传了出来,云楚月一顿,眯起了眼。

  这个声音,有点不对劲。

  她鼻子一皱,用力闻了闻,随后,扬唇笑了起来。

  “扣扣扣。”

  她再次敲响了门。

  没人理她。

  她又敲。

  “你想死!”

  这一次,那彪形大汉一脸不善的打开门,似乎想要吃人。

  “我能治好你屋内的人,只要你给我一口饭吃,让我在这里睡上一夜。”

  云楚月飞快的说道。

  彪形大汉一顿,随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

  云楚月:“恕我直言,你屋内的人伤的很重,就算你已经去找大夫了,也等不了那么久,一刻钟之后,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好了。”

  “如果你现在让我治一治他,我可以保他不死。”

  黑衣大汉拧着眉,一脸沉重。

  “让她……进来。”

  里面传出来微弱的声音。

  黑衣大汉立刻让开了身子,让云楚月进屋。

  云楚月将孩子小心的放置一旁,提步往屋内走去。

  云楚月进了门,顺着血腥味进了西厢房,然后看到了躺在床榻之上的白衣男子,他身上的衣服被鲜血浸透,整个人苍白到几乎透明,也就剩下一口气吊着了。

  云楚月念头一闪,实验室出现,她拿出了前世研究出来的保命药丸,直接塞了一颗进那人的嘴里,才缓缓的拿起他的胳膊把脉。

  内伤,五脏六腑俱损。

  下一秒就会断气的那种。

  “被打成这个样子还不死,真是奇迹。”

  云楚月感叹了一句,从实验室里拿出银针,对着那人的胸口就是一扎。

  黑色的血丝顺着银针缓缓淌了出来,床榻上的人脸色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

  云楚月也没闲着,拔出了第一颗银针,又迅速往那人的脑袋上扎了好几十根。

  没多久,那男人的头上就扎满了细细密密的银针,只要稍微晃动一下,那些银针就迎风起舞,格外壮观。

  像是个开了屏的刺猬。

  “勉强吊住了他的命,但是要救人,还是得看你们请来的大夫。”

  容明清费力的抬头,看清了面前的人。

  是个女人。

  一身污渍血迹,像是刚从死人坑里爬出来的,她动作麻利的拔下他头顶的银针,原本堵在他胸口的淤血消散,他终于能呼吸了。

  “给她。”

  他张了张嘴,干涩到开裂的嘴里吐出这么两个字。

  旁边的黑衣大汉不放心的看了看他,然后迅速的转身去了厨房,没多时,就端出了两碗大米饭,上面还盖着几块红烧肉。

  云楚月虔诚的接了过来,抱着走到了旁边吃了起来。

  孩子还没醒来,她必须保存力气,才能把他从这片坟场带出去。占了原主的身子,就要对原主负责。

  给她养儿子,报仇。

  刨着米饭的云楚月眼底全是淡淡的杀气。

  黑衣大汉扶着元清躺了下去,期间一次次不放心的探他的鼻息,生怕他断气,元清闭着眼,但是人却没有昏睡过去。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门外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十几个人冲进了农舍,然后直奔元清的厢房,人群中簇拥着一位背着药箱的老头,踩着小碎步飞快的冲到了床前。

  “主子!”

  他放下药箱就给元清把脉,然后,猛地瞪圆了眼:“是谁给主子处理过伤势了?”

  五脏六腑俱损,能够撑到现在,简直是奇迹啊!

  这绝对是位绝世高人出手相救了。

  “她。”

  黑衣大汉指了指躲在旁边刨饭的云楚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