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千年

 热门推荐:
  “死废物,你跑来我们学校干嘛?”

  江城大学门口,时尚俏丽的傅语儿一脸嫌弃的对一名男子斥道。

  因为那名男子是她的上门姐夫,但对方太寒碜了,她从来没有喊声姐夫。

  “赶紧滚,要是让我同学看见,我都没脸见人了。”

  傅语儿不耐烦的甩下一句,就急匆匆向远处走去,生怕被同学看到她有一个这么寒碜的姐夫。

  “语儿!”

  李言突然一把拉住傅语儿。

  傅语儿脸色一变,愤怒的甩开李言的手,“你听不懂人话是吗?叫你滚,你还敢碰我,信不信我让人剁了你的手!”

  李言暗暗叹了口气,但还是提醒道:“你今天别跟同学去KTV……”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傅语儿就柳眉一竖,狠狠踢了李言一脚。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KTV?你不会一直在偷窥我吧,你这个死变态!”

  李言并没有在意,只是接着道:“今晚你会有危险,有人会对你不利,跟我回家吧!”

  “我看,要对我不利的是你这个变态吧!说,到底偷窥了我多久?”

  “语儿,你听我说,我没有偷窥你,但我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我已经救你不下三十多万次了!”

  傅语儿瞪了一下眼,然后直接飚了脏话出来,“你特么的有病是吧,救我不下三十多万次,本小姐有那么衰吗?再说,就算本小姐遇到什么事,需要你这个废物来救?”

  李言苦笑道:“是真的,准确的说,是三十六万五千多次!今天刚好一千年!”

  “一千年?”傅语儿更是两眼一翻,“你的意思是,我们都已经活了一千年?”

  “不,是我轮回了一千年,这一千年除了我的记忆不会消失外,所有一切都会在第二天重置!不过,你们在我眼里也算是活了一千年吧。”

  傅语儿这时倒也没急着赶李言走,抱起膀子冷冷一笑,“编,继续编,以前倒是没看出来,你这个废物还挺会编故事,能再离谱点吗?”

  “我没有编故事,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告诉你这件事已经不下十万次。”

  李言甚至有些苦恼。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困在这一天轮回千年。

  说起来就像天方夜谭,但事实确实如此。

  他的人生定格在了这一天,也就是4月13号。

  永远没有4月14号,每天一觉醒来,依然还是4月13号,除了他的记忆,所有的一切都会重置。

  当然,他也不止一次告诉过别人,但是根本没人相信。

  “哼,也就是说,你在这一天可以干任何事而不必担心后果?”傅语儿抱着膀子冷哼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

  “那你说,你到底干过多少坏事?”

  “语儿,别把你姐夫想得那么坏,在这千年的轮回里,我虽然犯过不少错,但我从来没有干过任何违背天地良心的事。”李言认真道。

  虽然在这千年的轮回里他确实可以随心所欲干任何事,但他始终没有违背过自己的良心,这是他为人底线。

  “哼,你说的这些谁信。”傅语儿撇着嘴冷哼道。

  然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眯了一下眼问道:“那你说,在这千年轮回里,有没有睡到我姐?”

  李言一愣,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当初入赘到傅家,到现在都没有跟傅语儿的姐姐傅勤雪有过夫妻之实。

  见他这副表情,傅语儿一脸鄙夷,“哼,废物果然就是废物!按照你的说法,你都入赘我们傅家一千年了,居然还没能拿下我姐,编个故事也是这么废物!”

  李言脸颊涨红,有些无言以对。

  其实在这千年的轮回里,只要他愿意,攻陷任何女人都不在话下。

  但是对傅勤雪总是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在其中,所以这千年来,他一直非常尊重傅勤雪。

  甚至这个小姨子不下数万次主动投怀送抱,他都没有任何越矩的行为。

  “语儿,我知道我说的这些你很难相信,但我真的没有编故事……”

  “够了,本小姐已经没兴趣再听你废话,滚!”

  傅语儿不耐烦的斥道,然后转身就要走,至于李言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今晚9点18分32秒你的同学陈凯会在你的酒里下药,你要小心!”

  李言在身后提醒道。

  傅语儿脚步顿了一下,然后一脸不屑的回了一下头,“哟,还精确到了秒,还真能编。”

  接着,她朝李言竖了一下中指,“看来你没少花心思打听我的事,陈凯是我的同学不错,他一直想泡我也不错,但是,昨天他因车祸还躺在医院里!”

  李言猛地脸色一变,“你说他躺在医院里?”

  在这千年的轮回里,他救傅语儿每一次所用的方式各不相同。

  他已经记不清提前解决掉那个陈凯多少次了。

  甚至让那家KTV消失都有不下数千次。

  最直接的一次,扛起傅语儿就回家。

  但是他今天,他还什么都没有做过,怎么陈凯就躺在了医院里。

  他记得昨天确实制造了一起车祸,让陈凯进了医院,但那已经是昨天的事。

  难道……

  “怎么,谎言被戳穿,编不下去了?”傅语儿冷笑道。

  李言猛地抬起头,盯着傅语儿问道:“你确定他真的躺在医院里?”

  那眼神让傅语儿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恼怒,“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你编这些故事打的什么主意,无非就是我姐不让你睡,你想泡本小姐罢了!”

  “本小姐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癞蛤蟆吃天鹅肉,休想!”

  然后一脸嫌弃恶心的转身就走,似乎一刻也不想再见到李言。

  李言有些无语,这哪跟哪啊。

  但他也没有再去喊住傅语儿。

  而朝身边经过的一名女生,甚至有些紧张问道:“这位同学,请问一下,今天是几月几号?”

  那女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今天是4月14号啊!”

  “4月14号!”

  李言呆滞了五秒,然后又朝另外几个经过的人问了一下。

  得到了统一的答复,4月14号。

  然后他近乎颠狂的仰天一笑。

  吓得周围不少人把他当成神经病,纷纷避走。

  而李言眼角都已经流出了眼泪。

  因为对时间的麻木,他早已没有看时间的习惯了。

  今天竟然是4月14号!

  而不是4月13号!

  接着,他急匆匆的回到了家里。

  翻出手机,日期显示,4月14号。

  而且自从他陷入轮回后消失的一枚古铜钱也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再次仰天大笑。

  一千年了,4月13号终于过去了!

  他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没人能明白,这一千年他是如何熬过来的。

  他感觉自己就像游离在三界之外,困在一个牢笼足足一千年。

  因为每天都在重置,不管他做任何事,都得不到延续,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任何意义。

  但现在,这个轮回终于打破了!

  他的人生终于回归到了正轨!

  “李言,你这个混球,家里来客人了,还不滚出来倒茶!”

  他刚刚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就听到丈母娘方兰的吼声。

  他无奈一笑。

  入赘千年,他早已习惯了丈母娘的大呼小叫,把他当佣人使。

  当然,他也曾改变过这个丈母娘对自己的态度。

  一口一个好女婿不知叫过了多少遍,比亲儿子还亲。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这些。

  此时在大厅,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坐在沙发上,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阿姨,听说勤雪一直想加入四海商盟,正好,我替她弄到了一张邀请函。”

  说着,男子把一张邀请函摆在茶几上。

  四海商盟,是全国联合性的商盟,一般加入的条件非常苛刻,但只要加入,就能享受意想不到的便利。

  所以不少商家都希望能加入四海商盟。

  方兰一脸笑意,称赞道:“还是泽涛有能耐,我们家勤雪为了加入这个什么劳子商盟确实操了不少心,想不到你一下子就能拿到邀请函。”

  “阿姨客气了,我跟勤雪从小一起长大,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林泽涛翩翩笑道,同时带点惋惜,“要不是我当年出国深造,勤雪也不会嫁给一个废物。”

  提到这点,方兰也有些郁闷,当年女儿那桩婚事她是一百个不同意的,但女儿偏偏就嫁给了李言,为此,母女俩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过话。

  现在再拿林泽涛跟那个废物一比较,两个人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啊。

  也在这时,李言从楼上下来了。

  见到林泽涛,他玩味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