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救我

 热门推荐:
  嘿,还是老熟人。

  对这个林泽涛他自然再熟悉不过。

  是丈母娘老姐妹家的一个儿子,家里颇有些资产。

  说是去国外深造了几年,实则是去鬼混了几年。

  回来后一直不甘心傅勤雪嫁给了他,想方设法打着傅勤雪的主意。

  在千年轮回里,他曾不止一次教训过林泽涛,甚至最恶搞的一次,把林泽涛送去非洲挖煤。

  “你笑什么笑?跟个傻子似的,赶紧去倒杯茶来!”方兰见李言不去倒茶,反而还在那傻笑,气不打一处来。

  而林泽涛则是满脸鄙夷与讥讽的看着李言,丝毫不客气道:“我真为勤雪不值,竟然嫁给了这么个货色。”

  李言笑容一敛,“非洲好玩吗?”

  “非洲?”林泽涛一愣,尔后冷哼道:“本少爷去的可是米国,没见识的东西!”

  “哦,对了,差点忘了,非洲你现在还没有去了。”李言挠了挠头,有些在考虑,要不要再把这小子送去非洲。

  听他说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林泽涛眉头沉了一下,“阿姨,我觉得勤雪的婚事您是不是该重新考虑一下,勤雪那么优秀的一个女人,可千万不能让一个傻不拉几的废物拖累!”

  方兰略显尴尬道:“勤雪要是听我的就好了,你还是有时间多跟勤雪聊聊吧。”

  然后她把李言一瞪,“让你倒杯茶怎么这么难,你是不是想造反?”

  “阿姨不用麻烦了。”林泽涛这时站了起来,朝李言走来。

  “这里有二十万,只要你离开勤雪,它就是你的,我相信你这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他掏出一张支票,居高临下望着李言道。

  李言只是静静的看着林泽涛,犹如看傻子一样。

  “怎么,嫌少?”林泽涛眉头一挑,更为李言那副表情气得有些脸色发青。

  方兰此时抱着膀子没吭声,要是真能让这个废物主动离开女儿,她是求之不得。

  “少倒不算少,拿去做慈善足够了,但我怕是张空头支票。”李言歪着头道。

  “什么空头支票?”林泽涛眉间猛地一跳。

  “你呀,在国外早就把家产败光了,还欠了一屁股赌债,真拿得出来二十万吗?”李言笑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林泽涛脸色一变,大声斥道。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有数。”李言甚至还朝林泽涛眨巴了一下眼,一副我懂你的样子。

  林泽涛有些心虚起来,因为李言说的都是真的,他确实在国外把家产败光,还欠下一屁股赌债,他搞不懂一个上门废物怎么会知道他的事。

  但绝不能让傅家知道他破产的事。

  “阿姨,您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我的人品怎么样,您应该最清楚,我怎么会破产,千万别听这个废物胡扯。”

  他转而对方兰解释道。

  方兰点了点头,当即一拍桌子,“李言,你越来越放肆了,竟满口胡言乱语起来。”

  “泽涛要是破产,我还能不知道吗?再说,泽涛可是为勤雪弄到了四海商盟的邀请函,你狗屁本事没有,在这里乱嚼什么舌根!”

  “四海商盟的邀请函?”

  李言望了一眼茶几上那张邀请函,轻轻一笑,当即走过去拿了起来。

  “你快给我放下,那是你能动的东西吗?”方兰见状吼道。

  “妈,您看清楚,这并不是四海商盟的邀请函,而是四海商盟旗下一个小型酒会的请柬,像这种酒会,是个人就能参加!”李言举着请柬道。

  “酒会的请柬?”方兰一愣。

  “阿姨,您别听他胡说,他懂什么,四海商盟每年都会举办几次酒会,但凡能参加酒会自然也有机会加入四海商盟。”

  林泽涛一边辩解,一边想抢回请柬,却被李言侧身闪过去了,不由有些恼羞成怒,但碍于方兰又不好发作。

  方兰一听,觉得好像是这个理。

  当即斥道:“李言,给我把请柬放下!”

  “妈,像这种请柬,我随便就能弄个几十张,勤雪想加入四海商盟,我也完全可以办到,根本不需要外人来操心!”

  李言的话让方兰和林泽涛同时一愣。

  “我呸,你有这本事,还能入赘到我们家,成天吃我们喝我们的!”马上,方兰怒道。

  李言脸微微红了一下,“妈,那是以前,从现在起,我可以让傅家成为顶级豪门!”

  千年的轮回,最多的就是时间,使他掌握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和练就一身常人无法想像的本领。

  靠这些,他足以能让傅家成为顶级豪门,甚至成为世界级的顶尖豪门都不在话下。

  “哈哈哈……”

  林泽涛这时捧腹大笑,“李言,你今天是不是吃错了药,这么傻逼的话都说得出来。”

  方兰也是一脸看傻逼的样子。

  但更多的是气得脸都绿了。

  “我傻不傻逼不知道,但你是个傻逼,再敢打我老婆的主意,我不介意再把你送去非洲!”

  李言冷冷看着林泽涛道,然后把手中请柬一撕,扔进了垃圾桶。

  空气有些凝固。

  方兰气得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你这个废物,反了,反了!你这么有本事,咋不上天!”

  而林泽涛肺都快气炸了,青筋暴跳,“臭小子,敢撕我的请柬,找死!”

  他提着拳头就要去揍李言。

  结果还没有靠近就被李言一脚踹翻在了地上。

  方兰更是气急败坏,大声吼道:“你还敢打人,你给我滚,滚出傅家,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婿!”

  “什么事?”

  也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正是李言的老婆,傅勤雪回来了。

  不得不说,傅勤雪是真的很美,五官精致,皮肤雪白。

  一身黑色职业套裙,晃动着一双裹着丝袜的长腿,加上清冷的气质,能把人迷到骨子里。

  “勤雪,你回来了。”林泽涛偷偷擦了把口水,赶紧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形象。

  “勤雪,你回来得正好,今天你要是不把这个废物赶走,这个家我也不用待了!”

  方兰马上指着李言,陈述着李言的不是。

  林泽涛也故意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添油加醋。

  而李言只是一句话都没说。

  “给泽涛道歉!”听完两人的陈述,傅勤雪望着李言道。

  “我为什么要跟他道歉?”李言微微蹙了一下眉。

  “不管那是不是四海商盟的邀请函,都是泽涛的一番心意,你不能去撕了它,况且也不该动手打人!”傅勤雪道。

  她的性子一向清冷,所以不管面对什么事,都没有过多的情绪。

  “是他先要对我动手的。”

  “但被打的是他。”

  李言有些语噎。

  “勤雪,算了,我也不指望他跟我道歉,但是他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过份了,打我是小,你不知道他刚才吹多大的牛,他居然说能让傅家成为顶级豪门,他以为他是谁!”

  林泽涛这时凑上来故意表现得很大度,但也不忘踩上李言一脚。

  “就是,勤雪,他还说能让你加入四海商盟了,简直把牛都快吹死了。”方兰也在一旁冷笑道。

  傅勤雪看向李言。

  “勤雪,你相信我吗?我真的能让你加入四海商盟,也能让傅家成为顶级豪门!”李言当即道。

  “做人要脚踏实地,就算你有这个心,万丈高楼也不是一日能建成的。”傅勤雪审视了李言半天,才如是说道。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丈夫今天有点不同。

  李言一阵沉默,知道他们都不相信他的话,看来自己今天刚脱困,有些心急了,以后还是注意下为好。

  也在这时,傅勤雪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是语儿的。

  “姐,救我……”

  李言听到了电话里傅语儿的求救声,脸色猛地一变。

  他不是已经跳脱了那个轮回吗,怎么语儿还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