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法师的宿命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一定能够看到的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一定能够看到的

 热门推荐:
  见到佩格的出现,双眼极其干涩的克尔福内心一阵悸动,不久前,他还在不断地抱怨这个私生子弟弟,因为在重要时刻,他并没有履行承诺,然而现在之所以能够战胜,又是因为他的出现……

  这一切仿佛是命中注定一般,他发现自己从小就无法看穿这位私生子弟弟,现在也依旧如此,仿佛对方总能够将未来看的透彻,而自己却总是局限于眼前所看到的事物。

  而且此时迎面走来的佩格,总给他带来一种莫名其妙的陌生感,但仔细观看,却又找出不究竟是哪里的陌生,与从前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米勒家族的人都有一定的洞察力,因此克尔福坚信自己的直觉没有错。

  “抱歉,是我来晚了。”佩格率先开口说道,“遇到了很多事情,耽搁了一些时间,不过好在并没有完全浪费。”

  “那些城邦的军队,也是你找来的?”代表克尔福参加了那场会议的成员在回来之后将所有事情全部告诉了前者,因此克尔福对于那些顽固的城邦势力加入感到无比的诧异,尤其是他们从传送门当中成群的走出时,那种场面简直让这些经历了许多事情的人难以置信,甚至有士兵说,那时候看着那些穿着异域甲胄的士兵,就仿佛他们是诸神的使者一般,令人感到压抑和震撼。

  “用承诺换的……”佩格苦涩地说道,“本来打算说动所有城邦,但有些顽固不化的依旧没有起到动员的效果,因为传统的原因,他们觉得是我们遭受到了神明的惩戒,因此不应该与神明进行抗衡。”

  “他们管这东西叫做神明?”克尔福踢了一脚身边的怪物尸体,虽然头颅已经被砍下,但依旧令人感到恐惧和害怕,这些天,高墙守卫之战的所有人都受尽了这些怪物的折磨,甚至比噩梦还要令他们感到恐惧,“告诉我是哪些城邦,等战争结束之后,我必然会联合所有军队,让他们付出坐享其成的代价,一群贪生怕死的家伙非要给自己找逃避的借口,还说的那么好听,令人唾弃!”

  佩格无奈地微微摇头,当然,这个动作并非是表示否认但也绝对不是表示赞同。

  从行为举止和说话方式来看,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男孩没有丝毫的相似点,佩格相信,如果当时家族没有产生那些变动,说不定自己真的能够融入这个家庭,以私生子的身份融入,因为父亲真的一直在为这件事情努力。

  可惜的是,现在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融入了这个家庭,只不过他的心再也无法待在那里,他已经不属于那充满回忆的守望堡,因为此时的他有着更重要、更适合他的事情需要处理。

  “不过你说了……承诺?你答应了那些野蛮之人什么要求?”

  “为他们在世界当中寻找一份地位,当然,有些要求我表面上同意,实际上在一切结束后,我并不会履行,因为那已经超出了人道主义的范畴,不过大多数要求我还是能够做到的,我会尽力帮他们争取在所有国家之间的地位,促进后续的发展与外贸,但要看他们是否能够将这个机会把握住了。”

  “你还真有一点像父亲。”克尔福说这句话的时候略有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可惜的是,你是私生子,如果你真是是我的亲兄弟,那我想我们的关系将会更好。”

  “如果你不在乎的话,我觉得还是有血缘关系的,血浓于水,你我都流淌着些许父亲的血液,只不过另一半不同罢了。”佩格苦涩一笑,继续说道,“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如果我们能战胜,那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得到的指令是什么?”

  “全面反攻,多亏了你带来的海上部队,给我们释放了压力,现在该轮到我们去支援弯刀的那群家伙了,说实话,我还挺讨厌那些大部分是海盗的军队,这一点都没有规矩。”

  “现在只要是我们的盟友,就证明心性不坏。我会跟随你的军队,如果有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即可。”

  “我觉得与其听我吩咐,还不如你自己去做应该做的事情,而且我没想错的话,那些法师应该也是听从你的命令的吧?那么你的计划又是什么呢?”克尔福深吸一口气,看了一下一旁木桩上的木酒杯,但里面早已空空如也,他有些后悔在夜晚来临之前,就将自己酒袋里的酒一饮而空。

  佩格见状抬起手,心中默念咒语,在莫尔斯平淡到诧异的目光注视下,酒杯内凭空出现了些许冒着气泡的淡黄色麦酒,并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上升,几个呼吸的功夫其高度就与杯口平行。

  “放心,是从海盗那里借来的,他们每艘船上都有喝不完的酒桶,这可是那些家伙的宝贝,千万别告诉他们这件事情。而且那些法师不会听从我的命令,指挥他们的是别人,我只不过是个独行者罢了,是不是很可笑,身为一个法师,我与术士之间的关系更好。”

  克尔福带着微微上扬且有些诧异的笑容看着木杯,随后舔舐了一下嘴唇,此时此刻,他突然发觉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那谁又能想到,一个被公爵领主家族冠以姓氏的私生子,会有如今这般名声呢。”克尔福拿起酒杯,试探性地喝了一口,吧了吧嘴,随后一口气喝了一半,并舒适地舒了口气。

  “说到计划……我现阶段并没有想到何时的,因为不仅仅是你们,我们也不了解魔族的动机,它们看起来就是想做什么做什么,没有任何的计划,而且它们接受命令更加迅速,总是能在我们反应过来之前作出相应的改变……这是?”

  “是进攻的号角声,诺德家族已经开始进军了,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的话,那一定要在守望堡好好聊一聊,我真想再次跟你切磋一下啊,看看现在究竟是谁厉害,可惜,不论谁获胜都不会得到父亲的赞赏了。”

  “父亲能够看到的,克尔福……相信我,父亲一定能够看到你的进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