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 重回十六岁

 热门推荐:
  雨一直下,枉水河的水已经涨到警戒线。枫叶村随时有被淹没的危险,全村都在紧张撤退中。

  村尾的叶家在一片慌乱中却显得有点安静。破旧不堪的土砖屋里,夫妻俩坐在堂屋发愁。

  叶建刚叹气:“都怪我,是我拖累这个家,秀梅你带着孩子们先走。别管我,我死了也好,一了百了,免得害你和孩子们一辈子。”

  张秀梅哇地一声哭出来:“当家的,你这是要我的命。你死了,我怎么活。”

  叶建刚后悔了,当初建房的时候就不该远离村里其他人家。清静倒是清静,但是紧要关头也找不到邻居帮忙。

  张秀梅一直哭。

  叶楚楚被哭声吵醒,她盯着发黄的蚊帐看,顶上的补丁,和小时候家里那顶蚊帐的补丁一模一样。

  听着外面父母的说话声,她用力掐大腿,很痛,她不是在做梦。

  断腿?百年一遇的洪水?

  她重生了?!回到十六岁那年?!

  叶楚楚的脑子里嗡了一下,这一年,是她人生最大的转折——

  父亲在厂里摔伤,下半身瘫痪,为了这个家,她不得不放弃学业去厂里接班。

  可她的学徒工工资对十口之家来说是杯水车薪,为了养家糊口,下班后她想尽办法赚钱。捡废品,摘棉花,挖草药,只要能赚钱,她什么活都干。

  她费心费力把弟妹养大,逼他们读书,跳出农门。原以为一家人能过上好日子,结果是她太天真。

  弟妹们开始对她还有几分感激,可这点感激抵不过利益诱惑。

  在各自有小家后,都不想给父母养老,所有人都说父亲的工作是她顶替,按理该她给父母养老,偏心的父母默认弟妹们的安排,说跟着她最好。

  他们忘记她一直没结婚,带着年迈的父母,她更不好找对象。

  十年苦熬,先后送走父母,以为能轻松几天,却不想弟妹们再次找到她。他们给她介绍对象,把男方夸得天花乱坠,婚后她才知道李家是狼窟。

  李家有钱有势,李成明前面三任老婆早逝,只有第一任留下一个儿子。婆婆打听到她把七个弟妹培养成才,想让她帮忙带孙子。

  新婚夜,叶楚楚连李成明的面都没见,就开始学习如何当好后母。

  她恨,她闹,李成明却对她拳打脚踢。一次两次三次,直到她带着一身伤逃跑。

  她找弟妹们,可这群白眼狼不仅不借钱,还把她的下落透露给李成明,再次被他拳打脚踢,直至晕死过去……

  然后,再醒来,她就回到了十六岁的夏天。

  叶楚楚摸着手腕的银镯子,发誓一定要改变上辈子的悲惨命运。

  雨水从床顶滴落,吓得她马上起身找工具把床顶挂着防水的薄膜内的水舀走。

  张秀梅听到动静,忙喊道:“楚楚,去请大舅过来帮忙,不能扔下你爸不管。”

  “我不去,大舅不会帮忙。”叶楚楚在心里翻个白眼。哪怕事隔多年,她也记得上辈子请大舅帮忙,连门都没进,就被大舅妈放狗赶走。

  张秀梅眼里闪过一丝怒气,她没办法才低头求娘家大哥才这么说的,没想到叶楚楚会不听话。

  “妈,咱们把大门拆下来当担架用,抬着我爸去大队部的临时安置点,不比求大舅强?”叶楚楚不想再次送上门受辱,她准备动手自救。

  张秀梅不同意:“把大门拆掉,家里东西怎么办?再说了,家里有谁能抬得动你爸?”

  叶楚楚无语,就家里这一堆破烂,白送都没人要,谁会惦记。

  “妈,伞在哪?”叶楚楚准备求村干部帮忙,他们家跟村里关系一般,但人命关天的事,村干部不会拒绝。

  叶楚楚话音刚落,就见张秀梅的眼神开始游离。家里唯一的好伞,前几天被娘家大哥顺走。

  叶楚楚好气!算了,她穿蓑衣也一样。

  “蓑衣也被你舅穿走。”张秀梅弱弱地补充。

  叶楚楚很想大声质问,家里还有什么好东西没被大舅带走,不过明显时机不对,只能算了。

  她在家里找了一块破薄膜顶头上冲进了雨里。也许是跑太快,也许是雨水遮挡视线,叶楚楚半路狠狠摔一跤。她爬起来准备继续跑,却发现手上有擦伤,都破皮流血了。

  血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她想用衣服擦一下,却发现手上的银镯子闪起了银色光芒,渐渐亮到刺痛了双眼。

  她吓得赶紧闭上眼,再次眼开眼却发现周围景色全变了。

  她站在一片长满杂草的荒地上,远处是绿绿郁郁的树林,从林子里流出的清泉汇入一口一亩地大小的池塘,池塘边还有一间小木屋。

  这是什么地方?她在哪?

  叶楚楚用力掐大腿,很痛,不是梦!不是梦怎么会突然跑到陌生的地方?她在心里纳闷,想到手腕上的银手镯,低头一看,没了!

  原本戴银手镯的位置出现在一圈浅粉红色的印记,花纹图案和消失的手镯一模一样,难道……

  叶楚楚升起不可思议的想法,她的手镯难道是什么宝物不成。镯子是她在坟山附近捡的,张秀梅嫌晦气不要,她舍不得扔才留下。

  “太扯了!”叶楚楚用力拍打脑袋,还是不相信镯子会变成空间。她对着空间大喊:“我要出去。”

  叶楚楚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她从那个奇怪的地方出来了。她不敢相信地眨眼,确定周围的景色不会消失后,再小心翼翼喊道:“我要进去。”

  她又回到空间里。

  叶楚楚小心打量着空间的景色,一眼可见的荒地和池塘,树林深处被浓雾笼罩,看不清全部的景物。

  她推开小木屋的门,在桌子发现几种不同的种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拿起墙角的农具,准备开荒种地。

  叶楚楚一锄头挖起来全是黑土,太肥沃,难怪杂草长得比她还高。也不知道空间前任主是什么人,居然让如此肥沃土地白白浪费着。

  她想把杂草全部除掉,干到腰酸背痛才发现离目标还完着。这片荒地看着不大,但是干活的时候才知道不小。

  叶楚楚决定休息一会,今天先干到这,剩下的活明天再说。她坐在池塘边休息,在思考该池塘该养鱼还是种莲藕,或者两样都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