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章 空间

 热门推荐:
  叶楚楚看着清澈的泉水,忍不住捧起来喝了一大口,入口甘甜,忍不住想第二口。一直到肚子里灌满泉水,才摸着肚子停下来。

  休息够了,她拿起锄头再干活,发现身体变轻盈了,肌肉酸痛感也减少很多。这是什么宝贝泉水,再看着泉水生生不息流进池塘,用来养鱼、种莲藕也太浪费了。

  叶楚楚边干活边思考该怎么利用池塘。她把小木屋的种子都撒进地里,只认出小麦、玉米和水稻,其他种子等长出叶才知道是什么。

  她浇完地,从空间出来才想起来出门是为去大队部求救的。完了,完了,刚才在空间耽误太长时间。她已经能想到可怕的结果……

  叶楚楚用最快的速度奔跑,找到村干部后才发现时间才过去几分钟,所以她在空间内的时间都是静止的?

  她带着这个大大的疑问,和民兵连的人一起往家里赶。

  经过一番兵慌马乱的折腾,全家人总算带着粮食和衣物转移到大队部的安置点。

  “大姐,你衣服全湿了。”老二叶思思扯着嗓子尖叫。

  “没事。”叶楚楚不在意地抹去脸上的雨水,想烧点开水给家里人驱寒。屋外倒是有柴火,但是被雨水淋湿后很不好点燃。

  好不容易把火点燃,水还没烧开,其他村民也陆续到达了安置点,原本空荡荡的屋子一下了变得拥挤起来。

  叶家来得早,挑到一个好位置,其他村民为抢一块睡觉的地方,只差没有打起来。

  叶建刚躺在墙角,也不敢再抱怨安置点不如家里舒服。

  大舅张德明没找到合适的地方,一眼看中叶家的风水宝地,指着张秀梅要她让地方。

  “大哥,让给你,我们睡哪。”张秀梅不想让,可她软惯了,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张德明眼睛一瞪,蛮不讲理:“你敢不让?是不是欠揍?”他的语气不像亲人,倒像仇人一样,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张秀梅害怕地往叶建刚身后躲,下一秒反应过来叶建刚现在半瘫痪了,哪里能帮她抵挡张德明。

  张德明轻蔑地瞄叶建刚一眼,以前就打不过他,现在变成残废,更不是对手。他挥舞着拳头,一步步逼近。

  叶建刚坐在苦笑,他一个大男人,连妻儿都护不住,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叶楚楚站在一边,轻扯嘴角,屋子这么大,大舅偏偏找上叶家,是认定叶家好欺负吧。有她在,谁也别想欺负叶家。

  她从带来的行李里抽出一把菜刀,走到了叶建刚面前挡住:“大舅,我认识你,我的刀可不认识你。”

  张德明还不至于把一个孩子放在眼里,他继续逼近,却没想到叶楚楚真的拿着刀冲他挥了过来。

  “臭丫头,你干什么,张秀梅,你是死人啊,还管不管你家死丫头。”张德明吓出一身冷汗,幸亏他躲得快,差一点就中刀。

  叶楚楚冷冷一笑:“大舅,我提醒过菜刀不认人,我还没满十八岁,伤人也不会有多重的罪名,你要不要赌一赌。”

  她也就是欺负张德明不懂法律,不过真被逼急了,她肯定得找大队干部帮忙,她才不会傻得为了个人渣赔上自己。

  张德明第一次正视这个从来没被他放在眼里的外甥女,小小年纪就敢冲大人挥菜刀,简直就是个不要命的疯子。

  他摸不准叶楚楚的性子,也不敢和疯子比狠,把目光投向张秀梅,指望她管孩子:“张秀梅,你家死丫头疯了!”。

  张秀梅永远不会让人失望,她面红耳赤地站出来训斥叶楚楚:“楚楚,你疯啦!怎么敢对大舅动刀子。”

  叶楚楚冷笑,都欺负到她头上,还要她尊敬长辈,难怪经常被欺负。

  张德明见张秀梅出面也没用,自己找台阶下:“算了,大舅让着你。”他往自己脸上贴金,装出好长辈的样子。

  叶楚楚嗤之以鼻,她等着张家人离开,才回到家人中间,谁知道面对的是张秀梅的指责。

  “叶楚楚,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妈!你马上去向大舅认错道歉。”

  叶楚楚成功被这句话引爆情绪,气愤加委屈让她不管不顾吼起来:“我没错!我不认错!你要不想认我这个女儿,我随时可以走。”

  张秀梅被叶楚楚凶狠的样子吓到,反应过来又觉得委屈,谁家当妈的被孩子吼。

  叶建刚皱着眉头怒喝:“怎么和你妈说话!”

  叶楚楚用怨恨的眼神看着父母,想到上辈子的种种不公,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来。如果可以,她真想立即逃离这个家。

  叶建刚也没想到一向倔犟的叶楚楚会哭,他脾气爆,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得推一把还在哭的张秀梅,让她想办法劝劝。

  “你爸的户口不在村里,他和你奶奶他们关系也不好,要是再和你大舅闹翻,村里人只会越发欺负我们。你怪我逼你认错,难道我就想认错?”张秀梅带说出的话并不好听,却也算大实话。

  叶楚楚明白外来户在村里的艰难,所以自己一向来能忍则忍。但那是以前了,现在的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自己。

  最小的小八叶兰兰悄悄拉着叶楚楚的手:“大姐,你别哭。”

  叶建刚有些后悔刚才的态度太凶,缓和语气道:“女孩子要文静,你这样传出去名声不好听。”

  张秀梅硬梆梆附和:“太强势,结婚以后怎么和婆家人相处。。”

  “那就一辈子不嫁人。”叶楚楚冷笑。她上辈子够听话,也够孝顺,所有人都夸她,也没能嫁个好对象。

  重来一回,她还要什么好名声,只求活个飒意。

  叶建刚没想到劝一句就有这么多怨气,是翅膀硬了,嫌弃他拖后腿吧。

  生病的人容易胡思乱想,加上他本身就不是脾气多好的人,说话也就更冲:“不嫁人?想都别想,这个家以后是你弟弟他们的。”

  叶楚楚简直气笑了,她的好父亲,家里穷得叮当响,也要想着把一堆破烂留给儿子:“行,那你留,我现在就走,出去随便找人个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