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章 卖掉铁饭碗

 热门推荐: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叶楚楚就准备出发了。

  叶兴胜和叶玲玲还没睡醒,被她硬从床上拉起来的。兄妹俩是龙凤胎,平时不见得心有灵犀,闹起床气却一模一样。

  叶楚楚可不惯着兄妹俩,眼看姐弟俩要吵架,叶建刚发声了。他让叶兴胜听话,龙凤胎不得不安静下来。

  拖拉机开动后,龙凤胎坐在前面,叶楚楚坐在后面的粮食堆里。下车的时候,一身全是谷灰,和汗水混合在一起,全身的皮肤都发痒。

  她盼着早点交完公粮,早点回家洗澡,结果两个小时过去,队伍还在缓慢挪动中。好不容易轮到她们,工作人员又要下班吃饭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叶楚楚急也没用。

  下午轮到她们时,工作人员不紧不慢地拿出工具挑毛病。一会是粮食不够干,一会挑剔里面的细小的石子太多。

  叶楚楚敢保证,她上交的粮食质量是最好的,所有人都比不过。她可是特意换的空间粮食,质量要有问题才怪。

  边上有懂行的老人劝她:“细妹子,你别倔!咱们犟不过他们,你说两句好话,买包烟送他们,再做个样子把粮食摊开晒一会,包你过关。”

  叶楚楚暗骂自己越活越回去,居然没想到这一层。她谢过老人,跑去买了一包带过滤嘴的香烟,送出去后果然很快过关了。

  “行了,合格。”工作人员挥手让她赶紧把粮食入库,不要挡住后面的人。

  交完粮,叶楚楚带着龙凤胎往回走。叶玲玲扯着她的手,不敢相信她真的什么都不买就回家。

  “我要吃糖。”叶玲玲想要供销社花花绿绿的糖果。

  叶兴胜又想吃糖,又想吃肉,反正是看着叶楚楚,舍不得走。

  叶楚楚把交公粮的白条给他们看,有本事他们自己赚钱买糖和肉,没本事就赶紧回家。

  龙凤胎委屈地不行,远远跟在叶楚楚后面。他们赵走越慢,越吊越远。

  张秀梅见她一个人回家,吓得赶紧问:“老三和老四在哪?”

  “后面。”叶楚楚嗓子在冒烟,不想多说一个字。

  叶建刚也惊讶地问:“这么快回来?粮交完?”

  叶楚楚正在喝水,来不及回答。刚冲进屋的叶兴胜正好想显摆,故意大声回答:“交完了,这是条子。”

  叶建刚半信半疑地接过条子,他以前交粮很少这么早交完,等到第二天都是常有的事。这次居然收早工,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叶楚楚不想细说其中的猫腻,偏偏叶兴胜要告状。

  “大姐乱花钱,她不给我买糖吃,还买烟送人。”叶玲玲比叶兴胜还要气愤。

  叶建刚心梗了一下,他不知道不知道收粮的套路,只是他平时自诩为城里人,并不太看得上粮站的工作人员,自然也不愿意低头弯腰送香烟。

  “你们俩给我闭嘴!”

  龙凤胎不知道自己说错话,被叶建刚骂,他们还觉得委屈。张秀梅看出叶建刚脸色不对,怕他控制不住脾气往兄妹俩身上砸东西,赶紧把惹事的兄妹俩拉走。

  交完公粮,叶楚楚又忙着卖米。她想在开学前多攒一点钱,开学后肯定没有那么多时间赚钱。为了避开村里人眼红的目光,她连刘寡妇家的粮食都不收,卖米也去到更远的地方。

  开学前几天,她才停掉手里的生意。

  张秀梅看她天天在外面跑,想问她赚多少钱,也被叶建刚拦住了。

  “你问着干什么?她能告诉你?”叶建刚比张秀梅看得明白,眼下是他们需要笼络叶楚楚的时候,管太多,只会让她生心厌烦。

  张秀梅不乐意,她怎么就是管太多。当妈的,问一声都不行?老大再能赚钱,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叶建刚讽刺道:“那你问,尽管问,把老大逼急,又离家出走,你是不是就高兴了?”

  “我不问了。”

  张秀梅摸着受伤的右手,默默垂泪。她的手才去复查过,医生说还要一个星期才能拆石膏。夏天吊着手,石膏又不能沾水,洗澡都不敢洗,简单用水擦一下身体就算洗过,右手都臭了。

  她再没记性,也不想叶楚楚又闹离家出走,上次能找回来,这次万一跑不见,她都不想后面的事……

  叶楚楚不知道父母为她发生过争执。她找到叶建刚,想和他商量接班的事。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次?”叶建刚气得口不择言。

  叶楚楚平静地重复一次刚才的话:“我不想接班,想卖掉工作。”

  叶建刚浑身发抖:“卖工作?你知道找个铁饭碗多难?厂里招工都是家属优先,卖掉工作,以后兴胜他们怎么办?”他还想着把工作给儿子留着,让叶楚楚接班只是权宜之计,等叶兴胜大了,再把工作转给他。

  “好好学习,努力考大学。”叶楚楚不软不硬地回一句。她是不知道叶建刚的想法,要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不是这个态度。

  叶建刚被气倒:“城里多少学生都考不上大学,一个农村娃还想考大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命。”

  张秀梅也认为叶楚楚异想天开,别说村里人,就是城里来的那些知青也没见有人考上大学,最后还是招工才离开农村。

  “楚楚,咱农村人,读几年书,不当睁眼瞎就行了,考大学那不是你能想的事。考大学最后也是分配工作,工厂也是铁饭碗,都一样。”张秀梅苦口婆心的劝说,自家几个孩子没有那份聪明劲,还是进厂上班更保险。

  叶建刚倒是知道不一样,不过这话就不用说出来了。

  叶楚楚不知道话题为什么变成她想考大学,不过难得表明态度的机会,她也不想糊弄过去:“农村人怎么啦?我偏要考大学,反正我不接班,你们也别逼我。”

  她对自己考大学很有信心,有空间在手,里面的时间流速和外面都不一样,她比别人多出好多倍的学习时间,要是这样还考不上大学,那真该找块豆腐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