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侄子接班

 热门推荐:
  父女俩正僵持之际,机械厂的工会李干事带着粮油上门慰问叶建刚,顺便催他早点去厂里办理接班事宜。

  “你身体不方便,让家里人代办也一样。”年轻的李干事还是很好说话。

  叶建刚警惕地看叶楚楚一眼,怕她自做主张跑去厂里办理接班手续。

  李干事不知道父女俩的纠葛,还以为叶建刚那一眼是想让叶楚楚接班。他笑道:“您想让女儿接班也行,厂长说了优先照顾,一定会安排一个好位置。”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丫头片子接什么班。老二,你几个侄子没工作,从他们中间挑人去接班。”郑冬梅不请自来。她是听说老二家赚钱了才上门,没想到正好遇到厂里干事谈接班的事,这样的好机会可不容错过。

  “妈!”叶建刚看到亲妈有些头疼,两个村子隔着好几里地,也能及时赶到,真怀疑她是千里眼顺风月。

  张秀梅看到婆婆有些畏缩,不过当着孩子们的面还是鼓足勇气打招呼。

  郑冬梅却没有给她留面子的意思,当着孙子和外人的面,直接呸她一口,让她站远点,别让她沾上晦气。

  “妈!”叶建刚无奈地提醒郑冬梅,还有外人在。

  郑冬梅气叶建刚有了媳妇忘记娘,不过她惦记着工作的事,在这当口不想哪怕是亲儿子也不想得罪,朝张秀梅多翻几个白眼也就过去了。

  李干事略带同情地看了叶楚楚一眼,提醒叶建刚:“现在讲究男女平等,接班人选最好是自己的儿女,侄子接班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为了避免以后的纠纷,最好不要,这是厂里的建议。”

  郑冬梅可不乐意听这话,马上怼回去:“侄子接班有什么不可以?都是一家人,能有什么纠纷,谁接班就让他给他们二叔养老。”

  李干事被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郑冬梅吓得赶紧离开,他的任务完成,剩下的事是叶家的家事。他还是少掺合,让谁接班是叶建刚的烦恼,他只是有点可怜叶家的女孩们。

  叶建刚等李干事离开,才认真拒绝郑冬梅的无理要求:“妈,你别喊了,我是不会答应让世杰他们接班。”

  “为什么!”

  叶建刚苦笑,他也想问句为什么。他不提过去的那些陈年旧事,只说他受伤后,叶家人做过什么,几个侄子有谁上门探望过他?凭这一点,他就不可能傻到让侄子接班。

  郑冬梅被叶建刚拒绝,突然指着叶楚楚的鼻子骂:“是不是你蛊惑你爸,让他送你去接班。我告诉你,叶楚楚,你要敢去接班,我就让你堂哥打断你的腿,看你还怎么去上班。”

  叶楚楚被郑冬梅的狠辣惊住,她印象中的奶奶根本不是这样,除了对她妈有些不好,对他们这些孙辈,特别是她这个孙女还是很不错。

  两辈子如此大的变化,这里面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吗?

  她的沉默让郑冬梅误会她是被吓住,更加得意地瞄一眼叶建刚,似乎在告诉他:除了侄子,你还能让谁接班?

  “还有我……儿子……”张德明喝了几两酒,说话都带着酒味,酒糟鼻也更红了。

  “放屁,这是我叶家的事,和你姓张的有什么关系。你给我滚远点!”郑冬梅对亲儿子还有几分顾忌,对张德明可不会客气。

  在她眼里,张德明比张秀梅还让人讨厌。她讨厌张秀梅,嫌她是个晦气的棺材子,让她改掉名字里的梅字也不答应,身体又多病,配不上她家老二……但再讨厌,也不如张德明讨厌。

  张德明就是个只会占便宜的家伙,整天在村里游手好闲,能养活全家,全靠前些年吃大锅饭的政策,家家户户帮他养孩子。他这样的懒汉,还想占她的便宜,想都别想。

  张德明看郑冬梅也没有多顺眼,俩人直接吵起来。

  叶建刚让他们别吵,谁都不听他的。

  叶楚楚也烦他们上门占便宜,不过不针对她,他们想吵多久都行,叶家可以免费提供场地。她可以在旁边看热闹,叶建刚和张秀梅却不行。

  “妈,大舅哥,你们走不走,再不走,我就去找村长。”叶建刚不被逼急,是不会低头去求人。

  “让我走也行,把工作给世杰。”郑冬梅念念不忘工作。

  “给永军,我就走。”张德明也不忘为儿子谋福利。

  他们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张秀梅在一边急得哭,她怕郑冬梅把张德明的账记在她头上。

  叶楚楚本意是想看他们继续争吵,但是张秀梅都哭了,她再坐那看戏也心不安,于是站起来好心告诉他们:“奶奶,大舅,我家的工作要卖掉,你们谁愿意出钱买?价高者得,最低不能低于一千二。”

  “一千二,你怎么不去抢钱!”郑冬梅一分钱都不想出。

  张德明也好不到哪去,不过他见识过叶楚楚的厉害,在收到她的警告眼神后,明智地选择退出。

  “奶奶,你不愿意,有人愿意。我现在就去村里放风声,保证有人抢着买。”叶楚楚吹牛一点都不心虚,管他有没有人买,先把气势造出来。

  偏偏郑冬梅不敢赌,她见张德明一声不响就退了,还以为他是难得转性回家筹钱,也想回家搬救兵。这个工作她抢不到不要紧,但是不能让张家人占便宜。

  叶建刚等郑冬梅走了,才责备叶楚楚:“你怎么能把卖工作的事说出去,你奶真要拿钱买,该怎么办?”

  在叶建刚眼里,机械厂的工作可以子子孙孙传下去,远不止一千二的价格。他就算要卖,也不会卖这么便宜。

  在叶楚楚眼里,这就是个不久后就会下岗的工作,别说子子孙孙,再管十年都难,卖一千二已经是很不错的价格。

  眼看父女俩又要发生分岐和争吵,村长上门了。

  “哟,村长,您可真是稀客,赶紧坐,我去给您倒茶。”

  张秀梅用没有受伤的手端茶倒水,被村长给拦住,他又不是来喝叶家的茶叶枝,他是有正事才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