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村长上门

 热门推荐:
  村长组织一下语言,才对叶建刚开口:“老叶,我听说你想把工作卖掉?”

  叶建刚和张秀梅面面相窥,村长哪收到的消息,他们没说过这话,也就叶楚楚刚才话赶话说了一下,不会这么快就传开了吧!

  村长从他们的脸色,猜到他们想什么,马上交待:“张德明亲口和我说的,说你想卖工作。”

  村长还有一句话没说,张德明还告诉他,叶家也想要这份工作,他要是晚了,叶建刚就要把工作卖给自家人。

  叶建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换成其他人,他早就拒绝了,可以把事情推到张德明头上,说他听错了。

  问题是村长不是一般人,他在村里当了十几年的村长,威信不是一般的高,村里大小事也都要找他解决。他一个外来户,能在枫叶村安静生活,也多亏村长平时处事公正,但是再公正,他也不敢得罪。

  万一村长记恨他的拒绝,他不敢赌……

  “村长,是的。”叶建刚赶鸭子上架被迫承认要卖掉工作。他说完恨恨地瞪了叶楚楚一眼,都怪这个不孝女乱说话。

  村长听到叶建刚亲口承认,大大松口气,只要承认就好,他就怕叶建刚后悔,才急着上门打听情况。尽管他已经从张德明嘴里知道底价,还是要问一句:“多少钱?”

  叶建刚又瞪了一眼叶楚楚,犹豫着对村长该说多少钱。

  叶楚楚怕叶建刚喊个低价,抢着开口:“村长,外面的人要买,至少要一千八,咱们村里人就便宜点一千五。我奶和大舅要买,最低也要一千二。您要真心买,也给一千二怎么样?这可是真正的亲情价!”

  村长可是见识过叶楚楚的能干和厉害,并没有因为她年纪小就轻视她,更别说叶建刚没有开口反驳,也看出来她说话的份量。

  他摇头:“一千二太贵,便宜点,一千块!”

  “一千块太便宜,我做不了主。”叶楚楚心里对一千块这个价格还算满意,却把做主的权利留给叶建刚。

  叶建刚一千二都舍不得卖,又哪会看上一千块。他眼里的抗拒非常明显,明显到村长更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叶楚楚小声提醒叶建刚:“爸,把工作卖给村长,他能解决奶奶和大舅,换成其他人可不一定行。我奶可是放过狠话,谁要敢接班,就打断谁的腿,万一……”

  叶建刚不敢想这个万一,大哥家的几个侄子都不太聪明的样子,一个冲动真动手打人,那事情就麻烦了。

  村长听到叶楚楚并小声的提醒,主动承诺:“你们放心,不管是张家还是叶家,他们都别想在枫叶村闹事。我敢买工作,就不怕麻烦,倒要看看谁敢动手打人。”

  叶楚楚并不怕叶家的几个堂哥,不过她的提醒让叶建刚意识到,老大再厉害,也是个女孩子,论打架肯定不是几个侄子的对手。这个工作还真是不卖不行,他逼着老大接班,万一出事,后悔的人是他。

  叶建刚天天在厂里上班,对村长在村里的威望没有太大感受,张秀梅天天在村里,比他知道的多,几乎是催着他答应村长算了。

  村长意识到火候差不多,站出来做出要走的架势:“老叶,你要舍不得卖工作,就算了。”

  叶建刚叫住村长:“村长,我卖。”

  俩人在价格上纠结一会,最后达成协议,以一千一的价格成交。

  “村长,一千一已经很便宜,要不是我出事,肯定不会卖。”叶建刚几乎是刚点头就后悔了。他是真舍不得,一千一百块钱看着多,用起来也很快,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办。

  村长知道他舍不得,不过越是这样,越让村长相信,他占到大便宜。算了,以后他在村里多照顾叶家一点。

  叶楚楚心里对成交价格很满意,嘴里还要说:“村长,这是打骨折了,我奶和我舅要是知道这个价,肯定会闹事,您可千万要帮忙保密。”

  “好!”村长达到目的,一切都好说。

  张德明透露消息给村长是喝多酒管不住嘴,他根本没想到村长会迅速买下叶建刚的工作。

  第二天,他酒醒后带着几个儿子上门找麻烦。

  “张秀梅,你给我出来。”张德明站在叶家门外大喊大叫。

  张秀梅不开门,他就强行推门进入:“叶建刚,你不让我儿子接班,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舅哥。”

  张秀梅解释:“大哥,我们……”

  “你们是个屁,今天要不给我个说法,我就不走。”张德明说完就坐着不动了。

  也是巧了,他刚坐下,郑冬梅也带着叶家的人上门。

  叶楚楚看叶家人脸色不好看,知道今天的事难善了,悄悄打发叶兰兰去喊村长。昨天和村长约好的,张家和叶家要上门找麻烦,他会帮忙。

  村长赶到时,张德明正在耍酒疯打人。

  “张德明,你在干什么!”村长命令张德明放下手里的棍子,在他面前还敢随便动手打人,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村长,你怎么来了。”张德明老实放下手里的武器。他把昨天告诉村长的事给忘记到脑后。

  村长没有理他,警告旁边的叶家人:“叶老大,你想干什么?在我眼皮子底下欺负人?这可不是你们红星村。”

  叶建军嘿嘿一笑:“张村长,我到亲弟弟家走亲戚都不行?”

  村长看一眼叶建刚,没说话。他只帮忙,不管叶家的家务事。

  “大哥,您看也看过,没事就早点回去,我还要去医院复检。”叶建刚这话还真不是推托,这是昨天就定好的事。

  他和张冬梅一起去医院复检,检查完再去厂里办理接班手续,早点办好也让村长安心,毕竟钱都收了。

  郑冬梅骂他:“我把钱都带来了,你却赶我们走?你是想把工作留给张家?想得美!”

  张德明在旁边恼火地解释:“老太婆,别乱说话!他要把工作卖给我,我还用得着动手打人。”

  郑冬梅信了,瞪着叶楚楚:“死丫头片子,要什么工作,让她接班,最后还不知道便宜谁家。”

  叶楚楚不接茬,转而对张德明说:“大舅,你不用挑拨离间,我爸的工作已经卖了,不信你可以问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