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0章 前奏

 热门推荐:
  血刃和光剑当空相击,猛烈爆炸,强大的冲击波四面乱射,直震得载着教团和黑暗种族的两朵巨大云团一阵乱晃。

  下一刻,加斯惨叫一声,倒飞而出。

  格里奥一惊,长袖一卷,一道圣光将冲击波消散,另一道圣光则柔和地将加斯托住,放到了身前。

  “加斯……”骑士们围了上来,一脸的关切,“你怎么样?”

  加斯挣扎着起身,脸色苍白如纸,一脸羞愧地看着格里奥:“陛下,臣没有打败敌人,玷污了主的荣光,请惩罚我吧。”

  “亲爱的加斯,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去后面疗伤吧,战斗才刚刚开始。”

  首战失利,格里奥虽然心中郁闷,但在这么多部下面前,不得不展示自己宽厚仁慈的一面。

  “感谢陛下。”加斯一脸的感动,踉踉跄跄地退到阵后。

  “陛下,我虔诚地请求……”一名浓眉大眼的高大骑士走上前,脸色肃穆而圣然,“请允许我为骑士的荣誉而战。”

  “亲爱的勃勒,朕赐福于你,希望你英勇做战,为家族和教廷赢得荣光。”

  格里奥伸出右手,在这名高大骑士的头顶轻轻摸了摸。

  骑士兴奋起来,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遵命,陛下!”

  高大骑士勃勒傲然地看向邓肯亲王:“我是圣殿骑士团首席骑士勃勒,卑劣的吸血鬼,敢和我交战吗?”

  首席圣殿骑士,也就是骑士中的王牌。

  邓肯亲王虽然打败了加斯,但此时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连背后的血翼都被打了回去,实是胜得并不轻松。

  眼见对方叫阵,邓肯有点头皮发麻,正要硬着头皮迎战,背后却有人冷笑道:“勃勒,趁人之危赢了也不光彩,还是咱们两个决个胜负吧。”

  话音落处,黑暗种族中闪出一位来,向着叶锋恭敬地施了一礼:“盟主大人,请允许我与他交战,他可是我的老朋友了。”

  出来的吸血鬼正是吸血鬼一族中的最强者,弗雷德亲王。

  叶锋点头道:“去吧,我期待着你的表现,黑暗世界也期待着你的荣誉。”

  弗雷德亲王拍了拍邓肯亲王的肩膀,说道:“邓肯兄弟,你已经获得了属于自己的荣耀,退下休息吧,勃勒就交给我了。”

  邓肯亲王松了口气,不失体面的退了下去。

  弗雷德亲王看向勃勒,冷冷地道:“几年前,记得我们交过一次手。”

  “是的,当时不分胜负。”勃勒冷笑,“今天,有陛下的赐福,我一定可以打败你。”

  弗雷德亲王不屑笑道:“老朋友,你太自信了,我的实力和几年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且看吸血鬼无上圣器,该隐的左手!”

  一蓬血色的光华在弗雷德头顶炸开,仿佛是一朵血莲花正在层层绽开,而血莲花的正中,便是一只血色的巨手!

  该隐的左手,又名尸手!

  尸手的出现,让勃勒的脸色凝重起来:“我的实力这几年也突飞猛进,即使你有尸手,胜利依然会属于我。”

  “既然如此,那就用实力说话吧。”弗雷德身形一振,双臂张开,万道血光夺射而出。

  六只骨感十足、狰狞恐怖的血色巨翼出现在身后。

  与此同时,在勃勒的身后,出现了教团整齐而庄严的祈祷声,像是净化世界的梵音一般传播开来。

  勃勒脸上的凝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振奋。

  “看我的第一击!神圣裁决!”勃勒一挥十字剑,没有召唤吟唱,直接发出了强大的神圣裁决。

  一道凌厉光剑如矫龙在天,翔空而起,咆哮嘶吼中,向着弗雷德猛劈而来。

  这一剑的威力,恐怕能将一座小山生生劈开。

  弗雷德亲王脸色一变,他不是没有见过神圣裁决,但能将神圣裁决使得这样纯熟而威力无穷的,勃勒是第一个。

  光剑强大的余辉照耀在弗雷德身上,顿时引发大股的白烟。

  弗雷德的双目变得赤红起来,似乎全身都在强大的圣光中猛烈燃烧。

  弗雷德牙齿一咬,催动尸手发起攻击。

  空中的尸手,突然血光爆射,层层绽放,仿若一朵巨大的血莲花一般迎向了光剑。

  眨眼间,光剑重重轰斩在血莲花上,锐利无比的剑锋瞬间刺入花芯,引发了一声巨大的轰鸣。

  可怕的冲击波凝聚为了恐怖的飓风,瞬间摧毁了光剑和血莲花,转而扑向勃勒和弗雷德亲王。

  勃勒大惊,圣十字剑在身前凝成一道光墙。

  弗雷德亲王也不敢怠慢,六只血翼一展,冲天的血光化为一只血罩,护住全身。

  飓风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只轻轻一击,便将勃勒和弗雷德的护身力量撕得粉碎。

  两声巨响后,弗雷德和勃勒不约而同地惨叫一声,像失控的风筝一般吐血倒飞出去。

  这一幕,让云朵上对峙的双方不禁色变。

  叶锋和格里奥同时出手,一道金光、一道圣光电射而出,将肆虐的飓风强力击散,护住了各自栖身的云团。

  飓风消失后,勃勒和弗雷德便踉跄地在众人头顶勉强站稳,怒目相视。

  勃勒脸色发白,弗雷德一脸赤红,两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

  显然,这一回交锋,不分胜负。

  “果然厉害。”勃勒狠狠地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不过,还不足以打倒我。”

  “真看不出,你竟能接住尸手,我倒也小瞧你了。”弗雷德冷冷道。

  “那么就让我用绝招把你消灭吧。”勃勒嘴角浮现出一丝冷酷的笑意。

  弗雷德亲王狞笑一声:“笑话,难道你能使用神灭不成?”

  要知道,西摩尔三人如此资质,也要苦修良久才能联手勉强发动神灭,勃勒绝不可能比他们三个更强。

  “不是神灭,是我自己悟出来的战技。”

  勃勒说完,平息静气,将圣十字剑贴在胸前,脸色肃穆得像天使一般。

  弗雷德眉头一紧,不敢大意。

  就听勃勒叽里咕噜的念叨了几句什么,然后他手中的十字剑圣光大作,迸射出一个凌厉的十字形封印。

  弗雷德亲王大惊,刚要使用尸手进行反击,十字封印已然闪电般轰击在他的胸膛上,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