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9章 救命

 热门推荐:
  慕朝烟了然点点头,经过马匪头子这么一说,一切倒也说的过去。

  几日后,姬脩收到了慕朝烟派人送来的书信,随即动身快马加鞭来到了第三座城。

  “大哥!”

  马匪头子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馒头,余光瞥见人影从门外进来,定睛一看是姬脩后,顿时起身,神色看起来还有些激动之意。

  姬脩上前抱了抱马匪头子,道了声五弟。

  慕朝烟在一旁听二人言语,这才得知这马匪头子名叫文泰一,是姬脩早年间结拜的兄弟。

  姬脩与文泰一聊了一会后,便驱走了房内的将士,将士倒是警惕的很,见慕朝烟点头后这才走出去。

  “当日王妃将我们收入摩下,我却有一事一直未与王妃言明,前几日得知王妃攻下这城,实在是憋不住了,想请助我一臂之力!”姬脩说话的同时,单漆抱拳跪地,一副苦笑的模样。

  姬脩身为文泰一的大哥,文泰一猝不及防见自己一直敬佩的大哥下跪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却被姬脩拂开了手。

  姬脩虽然现在是在军中,可到底以前是个马匪,从前之事她不清楚,可若是姬脩说的这个忙,是什么杀人放火,她自然也不会同意想到这里,慕朝烟没直接回绝,而是周旋道:“若是能帮的上忙的,我自然会帮,你不妨说说看。”

  姬脩见状,又苦笑了一声,道出了一切。

  “王妃有所不知,您当日见我虽是在东华,我是武将家夫子出身也不错,可我却是地地道道的南苑祖籍……”

  姬脩深呼吸了口气,接着道:“我上面三辈人才辈出祖上的一位太爷更是与曾经的南苑皇帝出生入死,后来太爷的女儿嫁入皇室。太爷的另一个儿子娶了王室女,自那以后我姬氏一族,也得了个王室旁支的称号,本以为凭借这个以后的子孙辈的日子也不会难过,岂料……”

  “岂料如今的南苑帝看似看淡权利,实际上狼子野心,为了夺得实权,不禁陷害我那为他征战沙场的兄长,兄长去时可伶我那侄子才周岁未到,便被南苑帝以通敌卖国之罪名给做成了人彘!我姬氏一族上下全被处世,只留了我一个苟且偷生之辈……”

  说到这里,只听见姬脩话音一转,“来到东华后本以为就那样苟且偷生,不过好在后来遇见了您,我知晓您的目的是南苑,我的目的是要南苑帝死!”

  姬脩说这番话时,咬牙切齿的模样,也让慕朝烟不疑有他。

  只是她也清楚,姬脩一直没有说出这段往事,便就是一直在观察她是否有那个能力知晓这些,如今他说出,不过也是为了把她当枪使罢了。

  姬脩是个聪明人,也好似看出了慕朝烟的犹豫,随即补充:“王妃且放心,自然我不会让王妃白做,我虽然离开南苑的时候早,但南苑这些年来都没修缮,对各个地方也熟悉,且我在各国各地都有些认识的马匪,若是组建起来也是个强大的兵力,您看如何?”

  听到这里,慕朝烟面色有了一丝动容。

  马匪的能力绝对是比她收来的将士强,这一点她早在见识姬脩的那些兄弟便知道了。

  这些马匪若真的能组建起来,那也是真的如姬脩说的那样,是个强大的后盾,若是马匪们性子好动,届时自然也有办法去整治。

  “那边预祝我们成功!”慕朝烟大笑出声,唤来了一将士备酒,几人便在屋中喝了起来。

  二人一拍即合,有意要把南苑搅得天翻地覆。

  酒是个好东西,将士将酒抱进来后便出去了,里面的三人把酒言欢。

  慕朝烟身为女子,自然是不胜酒力,几杯下肚就有些恍惚了,姬脩直抱着小坛子喝,见慕朝烟双颊泛红趴下时,他还一直笑着慕朝烟酒量不行,不过没一会儿,他便和文泰一双双醉倒。

  “放开我,你们快点放开我。”一直被绑在旁边的傅莹哭着大喊着,声音嘈杂的令人烦躁。

  北帝的将士们被这声音吵得实在难以忍受,一个将士看了看大哭大闹的傅莹,而后在自己的身上撕下一块布,忍着傅莹哭闹的噪音上前,掐住傅莹的下巴,迫使后者张开口后,便将破布塞进傅莹的口中。

  瞬间便没有了哭闹声,将士们皱着的眉头一松,只觉得安静不少。

  哭闹中的傅莹,被强行在口中塞入破布后,眼睛中满是怒气的瞪着在自己口中塞入破布的将士,双脚也是一顿乱蹬。

  她看见将士走开后,用力的挣扎起来,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哽咽声,将士们转身看了一眼还在挣扎中的傅莹后,便转过头去做自己的事情。

  被绑在旁边的傅莹看见将士们的视线不在放到自己身上,便开始小动作,暗中解着自己手腕上的绳子。

  只可惜这绳子绑的太紧,她挣扎半天也没有解开,最后反倒弄得自己满头大汗。

  她停下来休息一会后,倒是不在去挣扎的解开自己身上的绳子,而是慢慢用舌头推着自己口中的布块。

  这布块塞在口中,又累又难受,傅莹无奈只能一点一点的推着。

  终于,最后一点被推出口外,傅莹累的大口呼吸一下后,闭上嘴巴。

  傅莹看着旁边的将士,又开始扯着嗓子吼起来。

  将士们被傅莹哭的有些受不了,将士中站起来一个较为虎背熊腰的大汉,拿起放在一边的一条红色鞭子,便走到了傅莹面前,看着哭闹的傅莹,顿时便是一鞭子抽在她细嫩的皮肤上。

  傅莹顿时抽出一个鞭子印,她哭闹的声音一顿,看着拿着鞭子的将士,更加用力的哭嚎起来。

  拿着鞭子的大汉看着还在哭闹的傅莹,扬起鞭子再次一鞭,“小娘们倒是精力好得很,那哥哥这便满足你!”

  话罢,又是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傅莹的手臂上。

  “救命……公子救救莹儿……”

  傅莹被抽得惨叫一声,口中已经开始模糊的乱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