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2 章 鬼神之章十五

 热门推荐:
  小妖怪蹦蹦跳跳的绕过满地的妖怪尸体,仰望着坐在尸体堆的上的妖怪。

  “恶罗王大人,前方就是鞍马山了,等我们夷平那座山之后,就没有可以阻碍吾等前进的存在啦!唔哈哈~”

  恶罗王又如何,等到两边战至力竭,它就吃掉所有大妖,到时候它区区一个没人记得的存在就能一越立于所有妖怪之上,妖界也唾手可得......小妖怪的眼睛诡异的弯成月牙,毕竟,现在的恶罗王已经和以前不能比了。

  恶罗王现在用的是人类的身体,只能以半妖的身份抵达妖界。

  “呵。”

  头顶传来一声低沉的笑声,随后,小妖怪的身体突然感到了被挤压的痛苦,四肢被捏成薄薄的一片,眼球也被外力挤压的爆出。

  “既然说完了,那你也不必再活着了。”头顶飘来残忍冷酷的话语。

  “为......为、什么......”小妖怪的用力挤出一句话。

  不可能!他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在恶罗王的手上?

  美好的幻想全部被打破,让它不得不面对自己如此弱小的事实,这比即将死亡还要可怕。

  “嗯?这还需要理由吗?”

  日光驱散乌云,坐在众妖的尸体上的身影也渐渐清晰起来,颀长的身姿隐含着锐利,一张纤细柔和的脸出现在阳光下,泛着不健康的白。他清冽的眼眸垂下,看向碎成一团的妖怪尸体,牵起一抹讥讽的笑意,透着薄冰一般的危险和美丽。

  很快,他的注意力就放在了远处的鞍马山,俊秀的脸上终于多出了几分兴致,但这份兴致也不是给鞍马山的。以名为毛利雾仁的人类之躯出现在这里的恶罗王,第一想做的是从黄泉取回自己的身体,但在知道某人仍然活在世上之后,这个第一就变成了杀死某个玩弄了他的人。

  只要想到黄泉曾经被那人搅的天翻地覆,要是说他需要费尽心力才能下到黄泉,总感觉就要输给那人了。

  从那人手里夺取妖界,再用他一手建立的妖界去祸害人世,应该能把那副纤弱的身体气到吐血。

  一个单薄的身影出现在脑海里,恶罗王唇角的弧度不断上扬,带出些许血腥杀戮的气息。

  “你是我的。”

  ......

  翠郎的弟弟鞍马,和这坐山一个名字,一头红发的天狗,画着十分杀马特的妆容的小青年,瞪着京野言的目光恨不得生吃了他。

  “要说几遍你才信呢,我真的没有欺负你哥哥。”京野言隐有几分无奈。

  鞍马抱着手臂,面无表情的瞪着他:“我也说过很多遍了,这个不是妆,你没看见天狗都长这样吗?”

  闻言,京野言扭头看了眼翠郎,沉默了一会,转回头对鞍马微笑:“你说的对。”

  鞍马的眼皮跳了一下,忍不住倾下身体:“我说的是真的!大哥他是不一样的!”他伸手把牡丹丸提了过来,把牡丹丸举到京野言面前:“不信你看!”

  “嗯......”

  鞍马闭了下眼睛,忽而冷冷一笑,抬起的指尖变得长而锋锐,泛着不详的黑光,“你还是去死吧。”

  “好啊,你可以试试。”京野言温和且包容的看着鞍马。

  “等等!”眼看着俩人要打起来了,翠郎赶紧制止。他想起了一个传闻。稍稍严厉了一些的呵斥弟弟:“鞍马,不要对言一大人不敬!”

  传说言一的身上带着毒,近者即死。虽然不知道五百年后,离开了那个风口浪尖的位置,死过一次,他还会不会这么做......翠郎觉得还是不要试图挑战言一的下线,从他当初翻脸杀尽了在他年少时支持他上位的一众城主大名之后,继国言一这个人,就没有下线了。

  翠郎试图转移话题道:“据说恶罗王很快就要到了,我们需不需要做什么准备?”

  没有了鞍马可以逗弄,京野言瞬间失去了兴趣,无聊的说:“有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在,你觉得还需要做什么准备?”

  和战国时代名声大噪的恶罗王还有狐妖巴卫不同,那两位大妖都是活了近千年的,光年龄就翻了一倍。在妖怪的世界,年纪有的时候和实力是成正比的,因为太弱的早就被吃掉了,或者被阴阳师消灭,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如果恶罗王带了很多妖怪来......”翠郎紧紧蹙着眉,到时候难免会有死伤,可这正是他要避免的。

  京野言再次新奇的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恶罗王会带妖怪来?”

  那目光让翠郎觉得自己好像说了蠢话,他僵硬的扯着嘴角笑了一下,讷讷的说:“不然他收服那么多妖怪干什么?”

  “看来你是真的不了解恶罗王,”京野言慢慢摇了摇头,这些天狗在情报收集上真的丝毫不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实力至上的天性,“那个妖怪完全不是能和其他人好好相处的性格。”他掰着指头数,“那些能被他轻易就碾碎的妖怪根本就不可能被他看在眼里,带着这些累赘一起来......”

  “你是瞧不起他,还是瞧不起你自己?”

  翠郎和鞍马都沉默下来,京野言对他们的反应毫不意外,如果妖怪真的一个个“智多近妖”,人类早就灭绝了,这点愚蠢的地方,正是他最喜欢的地方,当然也愿意包容一下。

  就像如果恶罗王真的学会了统领所有的妖怪,那他可就有大麻烦了。

  翠郎声音滞涩,艰难的说:“你好像很了解恶罗王。”

  “看你这话说的,”京野言接住了一片飘落的树叶,似笑非笑的说,“我了解所有的妖怪。”

  两只天狗同时被那语气中的遗憾吓的心脏骤然乱了一拍,翠郎嘴边泛起一丝苦笑,“您不要再吓我们了,之前已经说了,鞍马山属于您。”

  这次,鞍马没有反驳。

  ......

  正如京野言所说,恶罗王是独自来的。

  迎接他的没有任何一只天狗,山里安静的连虫鸣都没有,畅通无阻的山路仿佛在诉说着某种邀请。

  披着羽织的黑发男人唇边勾起一抹笑,本来准备直接打过去,这会也耐心的踏上山路。

  就看看有什么有趣的吧。

  “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山路不长,不是正常的长度,但一路的风平浪静足够让恶罗王心生不耐。

  正想出手平了天狗们的山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了鸟居。

  “哦?”他挑了下眉,饶有意味的端详着这个红色的建筑。

  神之居所。

  再往前会有什么,恶罗王已经可以预想到了,奇怪的不是鸟居,而是一座出现在妖界的鸟居。

  哪个神明敢待在这里,妖怪聚集的瘴气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再说,神明可到不了妖界,只有堕落的神明才能进入、

  他脚步不停,倒是多少提起了点兴趣。神明......他也杀了不少了。

  再走不远,果然看到了神社,一个过于朴素的神社。

  他站在神社门口,感受着里面的某个存在的气息,露出一个笑来,“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怎么,要帮这些天狗出头?”

  “不进来吗?”

  隔着神社的门,飘渺悠远的声音传来,恶罗王感到了一丝熟悉,他走过去推开门。

  “既然你要找死......”

  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因为他看清了坐在神社里的神明。

  “呦,好久不见,恶罗王,”神明秀丽的脸上缓缓露出了有些恶劣的微笑,“你还活着啊。”

  血液瞬间凝固,又在大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沸腾起来,恶罗王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件事,恐惧和兴奋交织在一起刺的他头皮发麻,仿佛身体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恶罗王止不住的笑了起来。

  “五百年前,令神明都束手无策的妖怪恶罗王,最后却突然死了,杀死恶罗王的......”

  他收敛了唇边的笑意,眼睛死死的盯着坐在对面的神明,沉沉的说:“是你。”

  “恶罗王,是被继国言一亲手杀死的。”

  明明在说自己的死亡,但恶罗王的声音却很平静,里面涌动着压抑而危险的东西。

  但是京野言不如想象中那样有敌意,神情复杂的细细的看了会恶罗王,“你......变成人类了?”

  这个壳子无需置疑,是个真正的人类,但人类的外表下的灵魂却是妖怪,这也是恶罗王现在还能进入妖界的原因。

  “不,还是妖怪,你不用对自己的立场动摇。”恶罗王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大,不知道怎么回事,京野言觉得他不如看起来那样畅快。

  停顿了一下,京野言理直气壮的反驳道:“我没在想这个。”

  “那正好,”恶罗王的脸上落下一片阴影,眼里浮现出一种难言的复杂,声音缓慢又阴狠的说,“因为我也不会因此而留手。”

  尾音忽然加重,强大的气流铺面而来。

  京野言微微皱起眉,没有让酒吞童子他们过来。情况有变,这个人类的身躯,要怎么办......才好?

  他不是没对人类出手过,对妖怪杀的就更多了,利用过的无辜的人不知凡几。

  执行任务期间不计手段,不计代价,有所牺牲是无可避免的,为了星盟的利益而死是光荣的——与认同与否无关,那时候他奉行的是这样的行事准则。

  但那只是任务期间。

  京野言从原地离开,游刃有余的躲过了恶罗王甩过来的布满刺的狼牙棒,还能分神想一想目前的问题。

  恶罗王现在是个人类,唯一做过的事就是杀了很多妖怪,可是人类杀妖怪,那不仅正常,还是好事。即使内里是妖怪,放在五百年前,他也不至于追杀一个妖怪几世轮回,变成人了还要杀对方。

  满大街的人,抓过来对一对,不知道多少人几辈子之前是个妖怪。

  恶罗王已经转阵营了,现在——他们是同一个阵营。

  沉重的狼牙棒贴着京野言的脸砸在柱子上,飞溅的木屑擦过耳边。

  “怎么了?竟然会对我手下留情?”恶罗王咧开嘴,气势凌厉逼人,“你看起来比以前强多了,不需要用那种手段也能和我战斗,不过想从我手中活下来,你还不够!”

  恶罗王手臂发力,用力的轮起狼牙棒,京野言先一步低下了头,一丝凉飕飕的风擦着他后脖颈,他顺势往一侧转过,还抽空说了一句:“兵不厌诈。”

  恶罗王脸色阴沉的可怕,怒气从眼中一闪而过,“死吧!!”

  瞬间,攻击速度提升了不只一个档次,

  京野言迷茫的摸了摸鼻子,他记得当初不就是看到恶罗王在花街准备屠了整个集落,就想点办法把他给引开了那个地方,然后找机会捅刀吗?事后他才发现那是个妖怪的集落。

  这不是作为敌方的在正常操作吗?

  这家伙......干嘛一副被他骗身骗心的样子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