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赵云柳如心 > 第1014章 灵脉下的诡秘

第1014章 灵脉下的诡秘

 热门推荐:
  赵云出楚家府邸时,已是深夜。

  他亦如一只幽灵,出没于帝都各个角落,是为查看中咒之人,

  查过,他脸色更难看。

  足有三成,已化成诡秘者。

  足有六成,血脉已在流失。

  剩下的不足一成,也只时间问题了,殷昼多半已恢复,已将浩劫的序幕拉开,以他对殷昼的了解,必定会来一场血腥的报复。

  嗯?

  行至一处,他蓦的定身,眸光一瞬闪射,下意识的低眸看脚下。

  地底有人。

  准确说,是大地灵脉有人。

  他很确定,不是羽灵皇妃,也不是皇族的人。

  那股隐晦之气,让他颇感厌恶。

  也便是说,有敌对者潜入大地灵脉。

  未多想,他转身入了街巷,寻到了先前的小园,顺着通道下去了。

  “尸族人?”

  还未到大地灵脉,赵云便认出了对方气息。

  绝对是尸族人,那股子阴冥之气,他再熟悉不过。

  待到入口,他藏匿一番才往里偷看。

  入目,便见一个黑袍人,盘膝在大地灵脉上,正疯狂吞噬大地精元。

  是尸族人无疑。

  准确说,是一个诡秘者尸族人。

  “天武境。”

  赵云喃语,双目一瞬微眯。

  真小看尸族了,除了四大尸祖,竟还有第五尊天武境。

  看过,他才知端倪,这个尸族天武很古老,比四大尸祖还要古老,也便是说,在很久以前,这尊尸祖天武境就已被殷昼暗算了。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此人如今所做之事。

  既是诡秘者,自是遭殷昼控制,明面是尸族天武在吞噬大地精元,实则,是殷昼在通过他在掠夺大地精粹,倒也会选时候,知道鸿渊不在,才敢这般肆无忌惮。

  “谁?”

  黑袍人一瞬开眸,豁的起了身。

  回应他的是一道剑鸣,乃赵云的瞬身绝杀。

  磅!

  金属碰撞声顿起,清脆响亮。

  赵云一剑瞬身,并未斩落对方的头颅,或者说,是哪一瞬间,黑袍人体表蒙了一层白光,妥妥的无量之光,遇绝杀便会自行显化,挡下了瞬身一击。

  “赵云。”

  黑袍人飞身后遁,看清了是谁。

  他受殷昼控制,他的话便是殷昼的话,他的神态,便是殷昼的神态,眸子猩红一片,狰狞如恶鬼,真是冤家路窄,走哪都能撞见这个煞星。

  嗖!

  赵云如影随形,一拳轰翻了黑袍人。

  黑袍人底蕴雄厚,硬抗一拳经纬喋血,自然,蒙着他体魄的无量光,功不可没,赵云的一拳之威,皆是被无量光化解的。

  “今日,吾便毁了大地灵脉。”

  黑袍人狞笑,一剑劈向了灵脉根系。

  赵云速如惊芒,在龙渊上加持了天雷、玄黄之气和冥婚之力,在黑袍人杀剑落下的前一瞬,一剑将其劈翻了。

  让他眸光深邃的是,这一剑竟破开了黑袍人的无量光铠甲,在其胸膛,斩出了一道血壑。

  这让他很意外。

  同样意外的,还有暗中操控的殷昼。

  为了偷大地精粹,他强行给黑袍人加持了无量光,却聚成了无量铠甲,此铠甲无比坚硬,一般的力量根本就破不开,如今,竟被赵云一剑斩裂,哪能不惊异。

  铮!铮!

  黑袍人诧异的一瞬,剑吟声又起。

  是赵云一心分二用,以天雷化剑芒,以玄黄化剑气,一左一右斩来。

  磅!

  当!

  还是金属碰撞声,不分先后响起。

  无论是天雷剑芒,还是玄黄剑气,都只在黑袍人体表,擦出了一撮火花,根本就撼不动无量光铠甲。

  赵云眸光闪射,冥婚之力凝聚的一道惊芒,随后便到。

  别说,冥婚之力好使,一击洞穿了无量铠甲,给黑袍人体魄,戳出了一个血窟窿。

  “果然如此。”赵云心中一语。

  三个攻伐的尝试,已基本确定,冥婚之力克制无量光。

  “一物降一物。”

  在月神来看,也一样没毛病。

  无量光俗称功德之光,乃功德的力量。

  冥婚之力嘛!是阴与阳的契约,唤其爱情的力量最为合适。

  同样是虚幻存在,二者算得上相互克制。

  “怎么可能。”殷昼暗中咬牙切齿。

  他以为,无量光毫无破绽。

  为此,他不知耗费了多少年祭炼这等力量。

  到头来,竟被克制了。

  铮!

  赵云如鬼魅,又一次杀至,举剑便斩。

  黑袍人一掌震退赵云,完了又挥剑劈向灵脉根系。

  他已破罐子破摔,要毁了这个大地灵脉,要破了大夏龙朝的气运。

  “移天换地。”

  赵云一声冷叱,与黑袍人置换了位置。

  黑袍人一步没咋站稳,险些一头栽下去。

  也是这一瞬,赵云提剑斩了回来,剑威摧枯拉朽。

  噗!

  血光登时乍现。

  黑袍人持剑的那条手臂,被赵云一剑卸了下来。

  不等他定身,天雷剑芒和玄黄剑气便到了,瞄准了无量铠甲的裂痕,又将其劈的血骨崩飞,一招不留神,他差点儿被当场生劈。

  “光明身。”

  赵云一语冰冷枯寂,丝毫不给对方喘息机会。

  光明身极为璀璨,如骄阳般光芒万道,不止晃了黑袍人的眼,也晃了殷昼的窥看视线,那一声闷哼有多难受,赵云是清晰可闻的。

  “你拦不住吾。”

  黑袍人一声嘶吼,体魄竟瞬间膨胀。

  很显然,这厮要自爆,殷昼要控制他自爆。

  定!

  赵云拂手一道符,瞄准了黑袍人。

  此乃定身符,高阶的定身符,对天武境无大用,但对天武诡秘者,却是有些束缚力,毕竟,他们没有清醒的意识,与傀儡无异。

  即便是高阶定身符,也定不住多久。

  前前后后,也不过三分之一瞬,完全可忽略不计。

  但就是这三分之一的瞬间,给了赵云机会。

  他一剑风雷贯长虹,洞穿了黑袍人下腹,破了其丹海,也毁了其暗黑魔咒,没有此魔咒,殷昼便无法控制诡秘,当然,此魔咒毁了,诡秘者也会陪葬。

  既是尸族人,那他便不心疼。

  噗!

  殷昼喷血,被干了个措手不及。

  天宗的圣子,貌似不止是煞星,还是他的克星。

  “哪走。”

  赵云踏空而上,一手探向虚无。

  黑袍人虽葬身了,但无量之光还在,想要逃遁。

  “老夫之物,你也敢染指?”

  殷昼冷哼,随之单手掐了印诀。

  飞遁的无量光,当场消弭于无形,乃至赵云一手抓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