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侮辱

 热门推荐:
  底舱暗潮涌动,气氛如同弓弦一点点拉紧了。

  “啪!”

  就在狱卒的手在落到秦斯的肩膀上的前一秒,他的动作被少年硬生生截断在了空中。随即是一个利落的反拧,狱卒的手臂被秦斯一把攥住,然后用力一扯——

  “咔嚓”!

  狱卒脸上的神经混合着惊愕与迷惑,剧痛袭击了他的大脑,让他发出一声惊呼,随即就被秦斯的力道带着,眼看要向一旁的虫群跌去。

  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反应不可谓不快,在秦斯松开他的下一瞬间,他稳住了身形,然后另一只手朝自己手臂脱臼的地方重重一拍一拧,只听又是一声“咔嚓”声和一声闷哼,整条手臂就又被狱卒自己给安了回去。

  “怎么样?现在还觉得我是雄虫了吗?”

  秦斯随手拨了拨脏乱的头发,它们又长又乱,在秦斯刻意的拨弄下显得不羁又粗犷,这让他压根就不像是一只雄虫,就好像刚刚的柔弱精致只是错觉而已。

  他刚刚下手又快又狠,手臂爆发的力道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只受训多年的军雌,同时一点也没有因为狱卒身份的原因而对他手下留情。

  狱卒咬着牙活动着手臂,脸痛到扭曲,抬起下巴一指秦斯,“行!你有种!”

  秦斯镜片后眸光一闪,言简意赅,“废物。”

  他刚吐出这两个字,就已经做好了狱卒会冲过来的准备,然而等了两三秒,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抬眼对上狱卒上下打量他的视线,面无表情地扯了扯稍显宽松的衣服,“幸亏我不是雄虫,不然一定告到你把牢底坐穿。”

  依照帝国雄虫权益保护协会参与制定的法律条文规定,任何雄虫在受到不应有的侮辱虐待之后都有权利向施害方要求提供补偿,并有权要求对主要施害者进行审判,最高达死刑,无论对方是来自政府还是军方。

  秦斯前世作为各方面基因都是最优越的实验体,每一条帝国法律条文都牢牢地镌刻在他如同存储器一般的大脑里,直至重生后,这样的记忆虽然有所损伤,但绝大部分都得以继承。

  狱卒此刻也有些自我怀疑。

  现在是高科技的虫星帝国时期,发育到了高阶段的虫族从外表上其实是没有很鲜明的性别特征的。虫们一般用来判断性别的方式都是外表和直觉。而且雄虫们往往有着跟雌虫截然不同的气质,这让他们在虫群里会格外地显眼。

  就如同刚刚那惊鸿一瞥,少年身处一群邋遢的罪犯虫群之中,虽然面容不清,但却有着跟周围的虫格格不入的淡然与冷漠。

  高贵,矜持,傲气,娇弱……这些都是珍稀的雄虫所具备的典型特征,也是很多虫眼里雄虫的模样。

  然而走近来看……

  狱卒看着秦斯虽然纤瘦但力量感十足的胳膊,脸上被蹭上了一团灰,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站着的姿势也是弓腰塌背,邋邋遢遢,不拘小节,跟周围的虫没有任何不一样……

  而且手臂上的痛楚还鲜明无比,一只娇弱的雄虫,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这不是瞎扯淡吗?自己要是被一只雄虫给单招制服了,这话说出去不得被虫笑掉大牙?

  狱卒的脸色阴晴不定,目光像蛇一般缠绕着秦斯。

  难道说,自己刚刚那瞬间的感觉真的出了错?或许是值班时间太长了,产生了幻觉?

  他皱了皱眉,厉声问,“你的编号是多少?叫什么名字?”

  “097。”秦斯顿了顿,胡诌,“秦慕。”

  狱卒狐疑地盯着他看了半晌,但又奈何手边没有档案,更何况在那样混乱匆忙的情况下,很多新送来的犯虫压根就没来得及登记。

  再说了,谁会闲的没事冒充犯虫服劳役啊,莫不是脑残?

  狱卒不说话了,然而脸上疑虑并未消散。

  他一指秦斯,道,“你,收拾收拾,跟我过去。”

  秦斯“啊?”了一声,无辜道,“怎么了?长官?”

  兴许是那声“长官”让这位小小的狱卒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承认,他的态度稍微好了些,但还是冷冰冰,“我去通知我们领导,核查你的身份。”

  秦斯垂下眼睫,眼梢余光向左右扫了扫,“现在吗?”

  狱卒却误会了他的意思,趾高气昂道,“当然不——你在这儿等着。”

  秦斯:“好。”

  他找了个稍微空着的地方,盘腿坐下,大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

  狱卒见他肯听话,也就不在废话,匆匆地朝来时的方向走去,三两步就爬上了楼梯,然后传来了底舱门的落锁声。

  底舱再次恢复了静寂。

  秦斯却敏感地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同。

  如果说之前的气氛是死水一般的麻木沉闷,那么如今就是被搅浑了之后再度恢复平静的水面,看上去已经风平浪静,然而水底已经是一片浑浊。

  无数的目光若有若无地落在秦斯的身上,带着猜疑与估量,终于,有只虫开了口。

  “兄弟,你是新来的吧?”一只膀大腰圆的雌虫粗着嗓子开了口。

  秦斯看了他一眼,有印象。

  这虫体型实在是过于庞大,监狱的囚服压根就遮挡不住他健硕的身躯,大片大片的肌肉裸露着,显现出黝黑的皮肤上青色的古怪花纹,看上去像是什么神秘宗教的祭祀图腾。

  他刚刚一直独自一虫占领着一个角落,不允许其他虫瓜分他的领地,身边还有两只挨得很近的雌虫,像跟班一样镇着场子,看起来应该是个小头头儿。

  在这种情况下,跟他们闹僵实在是划不来。这飞船还不知道要继续航行多久,做最坏的打算,假如说秦斯中途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顺利逃出去,那么就很有可能得跟这位兄弟同处一室很久。

  这种虫,直接打死,太麻烦,天天应付,更麻烦,所有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虫不犯我,我不犯虫。

  秦斯不卑不亢地答道,“是。我是新来的,不懂什么规矩。”

  他适时地露出一个带着歉意和惶恐的神情,配合着他那单单看起来的确是没有什么攻击力的身形,再次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其具备的欺骗性。

  花臂大哥原本就没怎么看清楚刚刚秦斯是怎么单手把狱卒的胳膊给弄脱臼的,这下更是完全不觉得这个新来的有什么突兀之处了。

  但是虽然秦斯一没跟他们抢营养餐,二没占他们多少睡觉空间,之前也一直存在感极低,但对于新加入他们的虫,规矩还是得立的。

  花臂大哥清了清嗓子,迈着公鸭步走到秦斯身边,弯腰打量他。

  秦斯被吓到了一般瑟缩了一下,差点跌倒,周围立刻有虫发出低声嘲笑。

  敢情刚刚那么横都是装出来的?

  他们不屑地想。

  花臂大哥围着秦斯转了一圈,把他仔仔细细地看了又看,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双眼发亮,却又故作漫不经心地问,“你真的不是雄虫?”

  这话一出,秦斯立刻愤怒地挺直了背。

  他说,“我是不是雄虫我自己最清楚!我没有雄虫犄角,身上也没有雄虫的气息!为什么还要这样侮辱我?”

  此话一出,全场静默。

  花臂大哥尤甚,神情一时间精彩纷呈。

  小跟班鼓起勇气颤颤巍巍问,“你说什么?”

  大哥只是觉得你长的像雄虫而已,您管这叫侮辱?

  .

  “穆教授?穆教授!”

  “哎!在!”

  穆溪站起身,对一旁的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有点走神了。”

  他笑的时候梨涡浅浅,一侧露出半颗尖尖的小虎牙,温柔又好看。只不过这几天不知道他是怎么了,眼底总是挂着一片青黑,似乎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穆教授,您要是身体不舒服就请假回去休息吧,这边的课我来帮您代!”

  说话的虫是穆溪一直带着的课题组研究生,算他半个徒弟,为虫聪明伶俐,有眼力,处事灵活,这一点在他们这个研究领域格外难的,因此穆溪也对他十分器重。

  穆溪摇头,揉了揉眼睛,柔声婉拒,“我没事,就是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梦,没睡好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你已经连着好几天都这么心不在焉了。小徒弟的控诉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穆溪打断。

  他站起身,道,“你的那个问题我今天下午汇总成一个资料包,你先看着,还看不懂再来问我。”

  小徒弟欲言又止,穆教授视若无睹。他说完,就在小徒弟忧虑的目光里站起身,收拾好东西,打开只虫终端翻了翻讲义,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金灿灿的阳光毫不吝啬地铺洒下来,给来来往往的虫身上镀上一层毛茸茸的华光,连带着看什么都自带一层柔和的滤镜。

  时不时有虫对穆溪行礼问好,穆溪浅笑着点头致意,然而当他们走过去后,穆溪脸上的神情就如同潮水一般全然退去,只剩下深深的疲倦。

  他所教学的大学在这座星球上充其量算是中等,虫数不多,条件一般,一周的薪酬不够他一顿晚饭。但没办法,在这里隐姓埋名,他能找到这样的工作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他在这里教了三年学,原本的打算是一直待到去世,但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这种生活会被如此猝不及防地打破。

  穆溪叹了口气,不紧不慢,优雅地走过长廊,钻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水珠沿着侧脸细腻的皮肤滑落,沾湿了衬衫的立领。穆溪用纸巾一点点擦拭着脸上的水迹,眉眼一点点显现出来。

  轮廓还是清爽明媚的,但眼底却有着显而易见的沉重。

  刚刚说的什么昨天晚上没睡好,不过是拿来唬虫的。真正的的事实是,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

  而他最后一次进入酣甜的梦乡,是在那只虫离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