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发现

 热门推荐:
  飞船在宇宙中继续前行。

  不同于昏暗拥挤的底舱,位于飞船顶舱的餐厅灯火通明。

  红发的军雌手里正端着一杯澄澈的酒液,朝着窗外,目光投向了幽深的星海。

  这个时候餐厅里只有他一只虫,其余的虫要么在不同的舱室看守轮值,要么在房间里倒班。

  狱卒在门口探头探脑地张望,犹豫着能不能进来。

  他们这个军雌长官脾气暴躁,做什么都横得很,作为他手下的小狱卒,他平时可是没少挨训。

  佐伊眼角余光扫到了门口那贼眉鼠眼畏头缩脑的虫,原本舒展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好心情荡然无存。

  “进来!”他没好气地喝道。

  狱卒被他发现了,迈着跟在底舱里截然不同的小碎步挪到了长官跟前,低着头把刚刚发现的事情竹筒里倒豆子一般一口气说完。

  佐伊还没听完,就嗤笑一声打断了,“雄虫除非犯了私通兽族,欺上瞒下,冒犯皇室等大罪,否则压根就不会被处置,是你傻还是我傻?”

  狱卒脸刷地红了,但还是结结巴巴道,“万一……万一他真的是个犯了罪的雄虫呢?万一……万一他是……”

  “万一什么万一!”

  佐伊不耐地将被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空杯子往卡座上随意地一扔。杯子骨碌碌从坐垫上滚落,“啪嗒”一声掉在廉价的合成纤维地毯上,转了两圈,不动了。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雄虫给你看?怎么着,要是他真是只雄虫你还打算帮他偷渡出去,嗯?”

  “不,不敢不敢!”狱卒被吓得一个激灵,只觉得的红发青年脸上暴躁又戏谑的神情宛如魔鬼。

  他之前听说过佐伊做事的风格,因为是在战场上经历过血雨腥风厮杀出来的虫,他骨子里就流淌着不羁与放肆的血液,没什么不敢做的。曾经他身边有很多帝都那边的虫安排的棋子,他们常常将军部的机密轻而易举地传出去,极大地影响作战的威力。佐伊一怒之下抓了一个,连拷问步骤都省略了,直接从军舰的窗口丢到了宇宙里,杀一儆百。

  当然,虽然这件事到底是那些虫理亏,然而奈何佐伊毫无背景与势力,终归是在刻意的操纵下被一贬再贬,最后成了一个小小的监狱长。

  鬼使神差,狱卒突然怯怯懦懦补充,“要是,要是万一是只雄虫,那,那我们能不能……”

  “能什么?”佐伊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转身盯着狱卒,“你觉得什么?”

  狱卒瞬间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佐伊咄咄逼虫,“你觉得只要没虫知道,这只雄虫就能被我们为所欲为?嗯?”

  “我……”

  “你他妈都没想过只要他出了什么事儿,但凡是被虫知道,咱们一个监狱的虫都得死?还是说你以为咱们位置偏,就真的没虫在盯着我们吗?他们有的是理由跟手段叫虫生不如死,你想体验别带着所有虫一起!”

  狱卒脸色煞白,后退两步。

  “滚回去吧。”佐伊挥了挥手,脸色沉郁,看也不看他说。

  狱卒屁都不敢放一个,转身就往外跑。

  佐伊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没有来地觉得有些无趣。

  “算了。”眼看狱卒就要退出去了,他低头看了一眼只虫终端,似乎回了条什么消息,然后抬眼,“今天晚上让他过来,去我房间。”

  看一眼,祈祷他不是雄虫,否则还真的是个烫手山芋。

  .

  时间过得很快。

  秦斯在底舱里,倚靠着舱壁兀自闭目养神,一直到围在他身边的虫群自觉散开,给狱卒让开了一条路。

  脚步声大的像是故意敲在他耳边,秦斯睁开眼,果然看到了去而复返的狱卒。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上去丝毫没了刚刚的嚣张气焰,整只虫看上去都萎缩了一圈似的。

  “跟我走。”他瓮声瓮气地说,一边伸长手臂虚虚地拽了秦斯一把。

  秦斯垂眼,跟在他身后走出底舱。

  飞船并不算大,整体想来应该呈一种大肚子茶壶状,底舱各个房间装满了囚徒,还有一些储物室,走廊狭窄而昏暗。

  秦斯身后跟着两只军雌,前面是狱卒带路,他们一路向上,一直到了位于飞船中上层位置的宿舍。

  军雌住宿条件并不怎么优越,更何况是这种专门负责押运囚犯的“低等军雌”。宿舍条件一般,整齐的牙齿一般的门,透视窗玻璃锃亮。

  四只虫从走廊上经过,能感觉到有些房间里正有虫悄无声息地贴在门后隔着窗户打量他,甚至有胆大的推开门,冲狱卒吆喝,“你们去哪儿呢?”

  秦斯整只虫看上去邋邋遢遢,眉目不辨,低头塌肩,看不出是只雄虫。

  狱卒没搭理后面虫的询问,跟在秦斯后面的军雌更不敢答话,只回头“嘘”了一声,神色也是一派凝重。

  他们以为秦斯只是普通的亚雌,也不清楚头儿找他做什么,不过依照之前的经验来说,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亚雌,估计要凶多吉少了。

  佐伊向来宁可错杀绝不放过,要是他身上有什么疑点,那么一定活不过今晚。

  灯光幽幽,走廊上一片寂静。

  终于,四只虫走到了走廊尽头,拐过拐角,一间特殊的房间出现在了眼前。

  房间门口贴着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写着一个名字。

  姓名:佐伊。

  军衔:少尉。

  看来这应该就是狱卒他们口中的“长官”了。秦斯暗想。他作为雄虫的身份是万万不能暴露的,不然一调查就会发现他之前犯下的案子。

  这件事还是比较好操作的,毕竟他如今现在算是个“无籍”虫,只要咬死自己是只雌虫,除非到达监狱做激素测试,否则没虫能确定自己的身份。

  可是,他以什么罪名“入狱”呢?

  秦斯不动声色地站在狱卒后面,回想了一下刚刚在底舱里跟花臂大哥他们聊天获取的信息,思索了片刻,又从记忆库里调出了帝国法律大全,估摸着量刑水平,有了答案。

  门开了,佐伊懒洋洋的声音传来,“进来。”

  秦斯踏了进去,身材高挑的雌虫正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

  他漫不经心地斜瞥了秦斯一眼,然后挑了挑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