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辞职

 热门推荐:
  “你的身体——”

  佐伊的惊呼尚未出口,秦斯已经朝着他的脖颈出手。

  军雌闭上眼。

  脖颈的肌肤已经感受到了光刃逼近的阴冷。

  然而……

  仿佛一根羽毛轻轻掠过,尖利的光刃恰到好处地停留在了脖颈前。

  秦斯冷冰冰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从后上方传来,由于贴的很近,他甚至能感受到那温热的吐息。

  “现在轮到您告诉我一些事情了。”

  “可以吗?”

  他的语气依旧彬彬有礼,带着不合时宜的绅士般的疏离。然而手腕施加的力道却没有丝毫饿的松懈。

  佐伊睁开眼睛,目光所及只有钳制住他要害处的那只手,修长白皙。

  半晌,他笑了笑。

  “行吧。”他说,“尊敬的杀虫犯先生,您想知道些什么呢?”

  .

  艾克旦最近觉得自己的教授有些不太对劲。

  他不仅变得行踪诡异,来去成谜,而且还常常陷入莫名的沉思中,脸上的倦容不但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失,反而越来越深。

  他在学校里也听说了一些传言,据说穆溪教授之前有一只关系亲密的雄虫爱侣,即将成为他的雄主的那种,然而就在两个月前,这只倒霉的雄虫出了意外,失踪了。

  原本低调的雌虫教授一夜之间成了“弃妇”,那滋味想必是不好受的。

  艾克旦想了想,觉得勉强能够理解,只是……有些对于那只雄主的莫名愤懑。

  他知道那些非本地的雄虫都自认高贵,可以同时拥有一个雌君和好几个雌侍,雌奴,那么像穆溪教授这么优秀的雌虫,难道还不配留在他身边吗?

  “所以说,在机械统治的时代,所有的虫都被恐怖所笼罩着。我们高速发展的科技为我们的发明创造提供了最大的保障,然而却也使得我们轻而易举地忽视了对未来的构想。”

  耳边柔和却坚定的声音逐渐逼近,艾克旦一个激灵,收起支着下巴的手,抬眼,果不其然看到了从讲台上走下来巡视的雌虫。

  穆溪今天穿着他典型的白衬衫,栗棕色的头发可能是用了发胶之类的东西,颜色相比往常以来有些深,背脊挺拔,眸光晶莹,身边萦绕着一种安宁的气息。

  他在教室里走了一圈,继续道。

  “自从我开设了这门名叫‘虫族基因的遗传与变异’这门课之后,常常会有虫来问我这样一个问题。”

  班级里的虫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骚动,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一部分虫见他好像不再讲那些难以计算的枯燥理论,于是表现出点兴趣。

  “众所周知,我们的帝国来源于破碎的联邦,而昔日联邦的荣光则终结于机械恐怖。这也是为什么目前我们的科技如此发达,机械产业却始终无法取得长足发展的原因。”

  “我们害怕历史重演,因此抗拒着机械时代的到来。那么问题来了,我想请你们每一只虫思考,我们——作为碳基生物,对于那些没有情感,从来不受情绪控制,一切能力都能时刻保持着巅峰水平的机械虫,是否存在优势?”

  穆溪将光屏熄灭,转身俯视着课堂下的虫,声音不大,却能够清晰地传入每一只虫的耳中。

  “假如三百多年前的机械战争重演,你们每一只虫面对着的都是最强的作战机器,你们有把握维护虫族的尊严和辉煌吗?”

  教室里一片死寂。

  “可,可是这样的情况根本不会发生……”

  一道微弱的反驳声从角落里响起。

  紧接着,有虫附和,“是啊,这个问题没有任何价值,只要我们不再制造这样危险的,拥有智慧的超强机械虫,就不会陷入这样的境地。”

  穆溪看着他们稚嫩的脸,无声叹息。

  艾克旦看着他的脸,想起那些暗夜里的种种秘密。一股莫名的烦躁让他冲动地站了起来。

  “我知道。”他直视着穆溪,说,“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是作为虫族的优越性,对吗?”

  “……”

  “我认为,无论是雄虫还是雌虫,身为一个独特的生命体,我们最珍贵而值得骄傲的东西就是灵魂。这是那些机械虫或者是其他任何假想敌没有的东西。我们有最充沛的情感,我们有生机勃勃的体魄,我们有无限的创造力和生命力,这些难道还不够吗?”

  “我了解过机械恐怖时代的历史,机械虫或许能够拥有与我们同等的智慧,比我们更甚的战斗力,但他们不会有我们的情感,所有他们没有灵魂。”

  冲动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忐忑。

  艾克旦看着自己教授若有所思的脸,不知道是那一句话出了差错,只觉得他的神情似乎比之前更加恍惚了。

  他有说错什么吗?没有情感不就是机械虫的典型特征吗?没有情感不就是没有灵魂吗?

  ……

  “我们注定是高贵的,我们拥有那些‘小白鼠’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身份!”

  “嘿!阿穆,干嘛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的实验失败了呢?即便是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啊,再造一个就是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你是不是下不了手?让开!让我来!”

  “我们知道你在他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可是,可是你看嘛!事实就摆在这,你就不要再倔强了好么……”

  “走就走!还真以为咱们缺他一个?”

  “嘘!你小点声!”

  “居然对实验体有情感,该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

  “实验体就是没有灵魂的空壳!除了有一副好看的皮囊,其他的跟冷冰冰的机械虫又有什么区别?”

  ……

  穆溪垂眸掩住情绪,手指不由自主地捏了捏额角,那些在他脑海里不断嘈嘈切切叫嚷着的声音才消失。

  他对艾克旦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艾克旦狐疑地坐了下去。

  “其实我要谈的是另一方面。”穆溪想了想,换了个方向,道,“与其作为一名被害妄想症者,惶惶不可终日,始终盯着别的虫的一举一动,倒不如学会改变自己。”

  “我们在进步中一点点蜕变,肢体变的软弱,身上原始的基因越来越少,我们甚至失去了虫翼,变成了纯粹的陆生生物。我们的社会越来越畸形,却没有虫敢于揭开这样一块遮羞布。同学们。”

  穆溪深吸了一口气,平静道,“所以相比于你们学到了多少知识,将来会取得多少科研成果,我更在乎你们有没有成为一只完整的,拥有独立虫格的虫。”

  “既然有这样的优越性,那么就发挥到极致,不要让它白白浪费,好吗?”

  下面的虫似懂非懂,但还是齐声道:“好。”

  穆溪没有继续说下去,“今天的课就到这里。”

  他低头,开始收拾自己的设备,同时头也不抬道,“从下节课起,会有新的讲师来带你们的课,一直到我回来。”

  虫们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您要去哪儿?”

  “……”穆溪唇角极其浅淡地勾了勾,随即很快地抿成了一条平直的线。他似乎是想要表现的轻松一些,但却没有成功。这让他自带柔光滤镜的脸显得更加温和无害。

  “我修了一段时间的假。”他的目光投向悠远的窗外,将讲台上的东西拿起来搁在臂弯里,贴在胸前,轻轻开口。

  “可能回来,也可能……就不回来了。”

  .

  穆溪从主任办公室里走出来,一刻也没停留地回了家。

  路上,他再次接到了警方的通讯。

  “听说您打算离开这座星球?”负责询问他的警员还很年轻,声音透过通讯器传来,夹杂着电流声。

  “没有。”穆溪一点也不好奇他们是怎么得到的消息,但还是和和气气地开口解释,“只是最近身体状态不是很好,上周在医院检查,医生建议休息一段时间。”

  “是这样吗?”

  “不然呢?”穆溪反问,“难道是我打算偷偷潜逃出去,寻找杀虫犯吗?”

  “……”这话让小警员一下子噎住了,偏偏穆溪的话里还带着笑,他又不能说什么。

  要说这穆教授还真是一个怪胎。

  自从那次他们差点抓到那只名叫秦斯的雄虫后两星期,他们偶然间查到了一家杀手公司。原本以为秦斯会跟这件公司有什么牵连,这样的话他的轻易逃脱就有了合理解释,他们也能够沿着这条线索搜寻下去。

  然而就在他们搜查那家公司基地时,却发现那里早已虫去楼空,压根就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秦斯是那家公司的员工。

  这样的消息一旦爆出来,民众舆论想必会有一个巨大的翻转。毕竟之前他们一直宣扬的是秦斯不过是只拿钱杀虫的杀手,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财而已,如今要是在推翻之前的说辞,那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

  消息原本是要封锁的,然而这个秦斯的“姘头”,一名一问三不知的傻白甜大学教授,穆溪,却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他们证实秦斯是杀手这件事情的失败,每次接受调查的时候都要在最后拉着负责虫问有没有可能一切都是误会,还说什么秦斯那么乖巧柔弱的虫怎么可能会杀虫?

  问的次数多了,再加上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见到秦斯的影子,就连办案的警员都开始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比如说受到胁迫被当做替身之类的。

  白白净净的斯文教授诚恳地握住警官的手,眼里全是信任,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懵懂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