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审讯

 热门推荐:
  第十六章

  林衔蝉/文

  秦斯嗤笑一声,淡淡道,“我不做这个。”

  “我们经常做的是一刀致命,然后将他的心脏丢进垃圾桶,将无用的尸首留给那些愚蠢的警察。”

  他说这话是恰好垂眼看向佐伊,眸光透过长长的鸦羽般的眼睫漏过来,就像是说的每一句话都认真而诚恳,无论注视着谁,目光都永远平静而专注,又带了点仿佛毫不设防的,童稚的天真。

  最是无情者,模样却偏偏最为多情。

  不知为何,佐伊的大脑恍惚间记起久远时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

  大概是最恰当不过了吧。他想。

  .

  头颅被解冻后,模样比之前更为凄惨。皮肤和肌肉组织已经完全被低温损毁,一解冻就立刻呈现出五彩斑斓的模样。

  看模样似乎是在死前遭受过不小的惊吓。检查头颅后面,发现了头骨破碎的迹象,应当是钝器击打所致。

  眼窝处也有很深的淤青,伴随着脸颊上的青紫,很显然,他在死前遭受过“惩罚”。

  “现在有两个问题。”佐伊跟进了临时整理出来的实验室,找了个椅子拖进角落,然后舒舒服服地坐了进去。

  “一是谁杀了他,二是为什么杀了他。”

  秦斯看了他一眼,心想这用得着你说。

  佐伊却像是猜透了他的想法,哈哈大笑。

  “交给你了。”他说。

  秦斯:“不。”

  佐伊:“嗯?”

  他说:“你以为你在拒绝谁?我是你的长官,你的顶头上司我对你有命令的权力,这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秦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

  佐伊收拾了坐姿,端端正正地坐着但还是被秦斯那一眼看得有些发慌。

  少年眼眸清冽,就这么随意地看过去——尤其是因为蹲着而自下而上地看过去时,眼角眉梢就像是藏了一把小钩子。

  但佐伊知道这完全不是他的本意,甚至跟他的内心所思所想背道而驰。

  他叹息了一声,重新将自己放倒在椅子柔软的深处,闭上眼。

  没过多久,就听秦斯说,“其实,我以为比起凶手是谁,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只有一颗头。”

  “嗯?”

  “我不了解过于复杂的杀虫动因,但是单从纯粹的尸体处理手段上来看,割掉头颅并且颇有仪式感地摆放在碉堡门口这一行为一定幼稚什么特殊含义。而且……”

  他顿了顿,才继续说,“我在早晨5:30出了门,我敢肯定在那个时候,门口并没有那样一颗头颅。”

  “而我在冰湖附近见到你的时候已经快7:00了。”佐伊补充,“准确的说是6点五十八分零九秒。”

  秦斯:“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佐伊轻佻地笑了笑,“见到你的每一刻我都记得很清楚。”

  秦斯:“噢。”

  他并没怎么想这句话,一是因为这样的说话方式在佐伊身上已经很常见了,二是因为依照他跟佐伊的关系亦敌亦友,他“监视”并记录自己的生活轨迹是应当的,于是他继续说,“所以尸体出现的时间应该在五点半到七点之间。”

  “起床时间为六点半,所以范围还可以再缩小一些。”佐伊低声说。

  “嗯。”秦斯掰开尸体的嘴巴检查了一下牙齿,然后再合上。僵硬的头骨因为少年虽然经过控制但还是有些过大的力道而发出清脆的一声“咔嚓”。

  “我想你就不可以轻一些?”军雌的抱怨声从角落里传来。

  秦斯对于这明显找事的挑衅不做回应。

  佐伊继续嘀咕,“你总是这样,看上去柔弱,实则一点也不温柔,上次也是。”

  “哦。”秦斯:“您请。”

  只说不做的军雌乖乖闭了嘴,不吭声了。

  冬日的星球格外寒冷,整个碉堡更是因为这件诡异离奇的抛尸案搞得虫心慌慌。

  秦斯在还没来得及找到借口拒绝被奴役的命运时,就无可奈何地被佐伊推进了审讯室。

  “幸亏留下来的是头颅,而不是个没有头的身体。”佐伊这个混蛋的神情里居然真的有些如释重负和愉悦欣喜。

  他拍了拍秦斯的肩膀,“不然我们还要费心思来排查他的身份。”

  秦斯打掉他的手,一言不发地走了进去。

  死的那个只虫在监狱的编号是3104,是跟随着秦斯他们那一批次一同入狱的毒品走私犯,名字叫做艾瑞克。

  艾瑞克早先在飞船上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权威,但来到了太空监狱,跟那些早就在这里称王称霸的虫自然是无法可比。

  虽说如此,但这才短短几天,他即便跟别的虫发生了冲突,结下的梁子也不至于让人家要了他的命。

  所以这背后一定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

  经过了快一周的排查,他们已经初步梳理出了有关艾瑞克的虫际关系网,将之前跟他有过接触的几十名犯虫单独传唤了过来。

  在这样一座鸟不拉屎的偏远星球,他们拥有最大程度的自治权力,长官便是首领,牢伶便是王法。

  “这里。”一名狱卒替秦斯推开栅栏门,请他在桌子对面坐下。

  秦斯一边浏览着光屏上的入狱资料,一边听身边的狱卒说话。

  “他是今天早上第一个发现尸体的虫。”狱卒说。

  秦斯抬眼一看,只见一只戴着眼镜的,斯文瘦小的雌虫正蜷缩在审讯椅上。

  看见秦斯看过来,他的目光瑟缩了一下,似乎因为回想起早晨受到的惊吓而颤栗。

  狱卒看了一眼秦斯,然后喝道,“把你今天早上的经历复述一遍,快!”

  已经讲了好多遍,以至于有些口干舌燥的犯虫敢怒不敢言,只好咽了口唾沫,开口道,“我今天早上一到6点半就出门了,原本想着早起去食堂占座位。那时候天才蒙蒙亮,昨天晚上又刚下了一场大雪,我火急火燎的出门,一不留神就摔了个大马趴。”

  “那一下摔的可实在了,我整个虫都摔得七荤八素,长官,真的,不信你看我胳膊肘,还有小腿那一块,还有蹭破皮的地方呢!”

  狱卒又看了秦斯一眼,没看到他脸上有任何不耐烦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喝道,“讲重点!”

  “这就是重点啊,长官!”

  兴许是发现狱卒每说一句话前都要看一眼秦斯,这名犯虫心里有了点底儿,慌乱减轻了不少,又开始绘声绘色了起来。

  “我不是摔倒了吗?然后我就赶紧爬起来,但是没留神,又滑了一下,然后这一次我的头直接磕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上。”

  “您猜是什么?”

  秦斯:“头。”

  “对咯!我的门牙磕在上面,现在如果冰还没化的话,应该还留着我的牙印。”那虫还有点颇为自得地说,但随即就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自得就变成了恐惧。

  “我的额头正好撞上他的额头,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把我吓得魂飞魄散。”他压低声音说。

  “是么。”秦斯的目光像落在他的脸上,又像是透过他的脸看到灵魂深处,“那你恢复能力挺强的,现在不怕了?”

  对面的虫闻言立刻紧张地挺直了背,“怕啊!怎么不怕,我跟他们又不一样,我进来原本就没犯什么大罪,我还等着出去之后嫁一个雄主,好好过完后半辈子呢。但这虫又不是我杀的,就算他的鬼魂回来报仇也不会报在我头上。”

  秦斯忽然叫了他一声,“阿里木。”

  瘦小的亚雌立刻条件反射地应答,“哎。”

  “你犯了什么罪?”

  “……走私珍贵古代典籍。”他嘟囔。

  “没有偷窃?”秦斯问。

  帝国的法律虽然向来对于此种比较严苛,但单单是走私典籍,还不足以治如此重的罪。

  “……有。”

  “……”秦斯将放在桌面上的手支起,按了按额角,“这样。你来监狱多久了?”

  “快三年了,长官。”

  “那我要求你在这次案件解决前一直跟着我,为我提供部分信息,如果在这一阶段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满意的话,我会向少尉求情,让他帮你减刑。”

  此话一出,整间审讯室里的氛围就变了。

  一直站在秦斯身后的狱卒脸色一阴,满脸都是不赞成。二先比之下,坐在桌子对面的亚雌神色先是震惊,然后是极度的狂喜。

  “那么,希望你能把握好这次机会。”秦斯依旧是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冰块脸,丝毫不顾阿里木一肚子想要倾泻而出的保证和再三的确定,摆了摆手,就让狱卒将他带了出去。

  下一个进来的虫是艾瑞克的室友,也是平时跟他关系比较近的一个小跟班之一。

  而在他被带进前的间隙里,门被推开了,军靴踩踏地板发出的沉闷而有规律的声响彰显了来虫的身份。

  “听说你以我的名义许诺了,那虫什么东西?”佐伊的声音冷冰冰地传来。

  “是。”秦斯头也没回,只是低头翻看着资料,随口答道。狱卒是佐伊的虫,更何况刑讯室里还有监控和监听设备,他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个动作都都在佐伊掌控之内。

  佐伊怒极反笑,“很好。”

  秦斯长眉微蹙,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生气的,更何况他说的是酌情帮他求情,而至于佐伊会不会同意就完全不在他的保证之内了。

  但现在不是跟他起冲突的时候。

  秦斯用自己两辈子的经验,思考了一下这种情况下该如何缓和,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秦斯打断了。

  “我不想跟你吵架。”他说,“所以这件事我之后再给你算账。现在,你的下一位客人已经来了。”

  秦斯心想谁特么才想跟你吵架。

  他不吭声。

  没有被打开了,这次进来的是刚刚那名狱卒和艾瑞克的室友之一。

  秦斯竖起耳朵听,却没有听到军靴离开的声响,但他负气,又不愿意回头看,因此只能判断出军雌这次一直没有离开。

  佐伊确实没有走。

  他对于秦斯擅作主张的行为,有些不满,因而抱臂站在靠墙的位置,冷眼看着下一场审讯。

  一场结束,又是下一场。

  期间秦斯也没有主动挑起话题。当然,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原本就是常态,今天早上主动的搭话,反而才是不正常。

  我当时应该是脑子抽了,竟然觉得这只军雌脸的轮廓有点像穆溪。秦斯这样想。

  两只虫除了同样精致的容貌外,压根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穆溪明明那么温柔,那么甜美,跟他说话时那样细声细气,又乖,又软。

  .

  审讯完全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

  艾瑞克的室友反应说,之前艾瑞克曾经因为不满意餐厅的座位划分,跟监狱里的老大,发生过一点小争执。

  “不过不是什么大事。”小跟班说。他在艾瑞克死后已经迅速地皈依了老大的阵营,现在说话一口一个“我们老大”。

  “别看艾瑞克看起来虫高马大,蛮横不讲理,其实上他就是个欺软怕硬的怂逼货色。”

  秦斯挑眉,“哦?”

  “当时他们拌了几句嘴而已,还没等老大的拳头挥到他脸上,他就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而且这件事一开始就是因为他不遵守规矩。”

  “什么规矩?”秦斯问。

  “但是捍卫自己阵营的规矩啊。艾瑞克那个没有脑子的蠢虫,第一次进餐厅,居然敢坐到了‘王后’的对面。”

  秦斯抬眼,“‘王后’是谁?”

  “迪卡。”小跟班的脸色一时间有些古怪,但随即请示就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因为他下一句话是——

  “他是只雌虫,但也是我们老大的……床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