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博弈

 热门推荐:
  “你干什么?”

  “你犯什么病了?”

  “你你你现在杀我算谋害上司,就算那个医生也保不了你!”

  “嘶——”

  “砰”地一声,佐伊被秦斯一路拖到了卫生间,甩上了门。

  佐伊揉了揉胳膊,秦斯抱臂站在他对面。

  “我之前确实杀过虫,躲到这里也是因为被缉拿,所以你应该明白,这种事情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

  少年音质清冽,说话语气很轻。

  “你也没必要这样怀疑我做了什么。真的。”

  佐伊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

  这个模样的秦斯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以至于他在听到这个不算解释的解释是整只虫都想是踩到了云朵上,软飘飘的。

  “你,你什么意思?”他努力了半晌,才说出口。

  “没什么意思。”秦斯歪了歪头,说,“难道你刚刚说的话的意思,不是怀疑我跟这件事有牵扯吗?”

  这话说完,他没等佐伊条件反射地反驳,就紧接着自言自语一般道,“不过没关系,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会怀疑。”

  “本来嘛,这里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都是在我来之后才发生的。我的身份可疑,来历成谜,还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之前的职业也……不怎么能摆到台面上说。”

  秦斯一条一条掰着手指头,松散地说,“跟你第一次见面就差点把你脖子给拧断,之后又威胁你送我回帝都,怎么看都不是好虫对吧?”

  “其实有时候我也挺奇怪的,为什么你后来没有直接杀了我,反而还一直留我留到阿涉他们来接我走。你别告诉我你没发现我跟阿涉认识。”

  “我要是你,早在那天我说完交易要求之后,就找机会把我给杀了。”秦斯眯起眼,轻声说。

  “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到,你不愿意杀我。”

  秦斯黑色的额发落下,遮住一半眉眼,眸色在阴影中微微闪烁,这让他此时挑眉看过来,仿佛洞悉一切的的神情有了几分荒唐的魅惑。

  “是怕没有得到我的口供就杀了我,将来会被惩罚吗?”

  “不是。”佐伊脱口而出。那一刻他其实是有些话害怕秦斯反问他那究竟是因为什么,但所幸秦斯并没有。因为什么对于他来说也不重要。

  或者说,没那么重要。

  “我猜也不是,你应该是没有什么不敢做的。”秦斯点了点头,神色依旧是平静的,没有丝毫因为猜测得到了证实而变化的倾向。

  他的心脏“咚咚”地撞击着胸腔。难道他发现了自己的心思?

  “你不仅不杀我,还真的答应了我的要求,一直到今天,你都对我表现出对待别的虫异乎寻常的耐心与毅力。”

  秦斯和佐伊对视,看着后者渐渐深沉的眸色,毫不留情地继续说下去。

  “在发现并根据自己的评判标准认定我在撒谎之后,你没有在所有虫面前说出来,但却在单独面对我时表现出异常的偏执和愤怒,这让我有所不解。”

  “……”

  佐伊仓皇地闭了闭眼。

  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内心的秘密就要被掀开了,所有防线就要被攻破,他可笑的尊严将在这只雄虫面前彻底粉碎。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就解脱了。他一边提心吊胆,一边却又忍不住祈祷秦斯快些结束这一场单方面的“行刑”。

  至此,他早已将对眼前虫的所有怀疑抛抛诸于脑后。满心满脑都是——

  他会是什么反应,他会说什么?他会……怎样看待这份感情?

  自己如此低贱,他会有那么一丁点,特殊的情感留给自己么?

  所谓爱恋,便是从卑微的尘土中生出最洁净的花。

  佐伊的手指握成拳,准备迎接最后的宣判。然而等了半晌,秦斯却没了动静。

  他睁开眼,看到少年若有所思地垂头盯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就听他说,“所以我觉得这样对你不公。”

  佐伊:“……”

  正常虫不是应该在这时候察觉到自己的特殊性从而洞悉对方的情感吗?即便是完全没有那方面的经验,也应该顺带问一句“为什么”么?

  这种替对方抱不平,决定用坦白来补偿的说法是从哪里来的啊喂!

  “所以你想知道什么尽可以问我,我会告诉你。你不信也没关系,只是这件事就快要结束了,我不想在走之前再让你花费不必要的精力在一条压根就走不通的道路上。”

  压根就走不通的……道路吗?

  他是在暗示什么?

  佐伊心脏漏跳了一拍,然后才迟钝地抓住重点,提高声音,“你要走了?”

  秦斯毫不避讳,“是。”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时隔多年后他们才开始灭口,他又为什么会重生在这里,究竟是巧合还是被什么虫设计着一步步踏在陷阱之上?

  最近这件事让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虚空之中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巨大齿轮在缓缓挪动,在他重生之后睁开眼的那瞬间,启动了。

  而目前他的线索实在有限,那伙杀手最大可能是来源于帝都。无论怎样,他都得去帝都一趟。

  “……”佐伊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笑了笑,只是这个笑莫名有些古怪,又带了点锋利的意味,“什么时候?”

  秦斯想了想,“等到卢比最后的结果出现吧,是死是活,能不能抓到,我都得有个数。”

  “好。”佐伊点头,“我跟你一起。”

  “……”这下换成秦斯惊奇了,他回看佐伊,目光里是满满的疑惑,“你也要去?”

  少尉神色一僵,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抬头定定地看着秦斯,“你打算自己去。”

  秦斯有些头疼,“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情。”

  “你自己的事情……”佐伊苦笑了一声,“你觉得这件牵扯到首都科研实验的恶性杀虫事件是你自己的事情?还是说,你指的是另外的事情?”

  明明刚刚还说一切都会告诉他……

  秦斯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太好,他想了想,伸出手掌摊开在佐伊面前,道,“我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我的手指是怎么回事。”

  佐伊:“是。”

  秦斯:“你现在还想知道吗?”

  佐伊盯着他的手指,默认了。

  秦斯勾了勾唇角,五指握拳,又张开,然后五道寒芒一闪,从他每一根手指的第二关节处,赫然生长出森白的骨刺,在眨眼间就化为了幽幽光刃!

  即便是第二次见到,即便内心深处知道面前的少年不会轻易伤害自己,但佐伊还是因为眼前的景象心中一凛。

  虫族早就在千百年的进化史中逐渐舍弃了异肢,同时也相对地舍弃了力量。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过往的厌弃,相反,许多虫族都对象征着虫族身份的某些特征有着部分执念。

  比如说虫族百年一见的虫翼,再比如说眼前少年五指上如同雕琢出的锋利的花朵一般,兼具美感和杀伤力的光刃,都同样是是堪称圣洁的存在。

  “这是虫体实验改造的产物。”秦斯静静地端详着自己手指间的光刃,似乎在观察和评估着他的锋利程度,“你知道它代表着什么么?”

  “什么?”

  秦斯似乎笑了笑,又似乎没有。

  他说,“代表着我其实跟迪卡,跟那些被杀死的,割掉头颅的虫一样,是不正当的科研实验遗留下来的产物,也是应该被消灭的东西。”

  “他们或许不知道我的存在,又或许是短暂的遗忘,总之,既然察觉到了他们有着这样的念头,又没有办法完全搞清楚他们的目的,只有主动暴露在他们的视野里,才能博得一线生机。”

  佐伊蹙了蹙眉,看神色应该是在判断秦斯说的话的真伪和可信程度,但是鉴于秦斯从一开始就撒谎像喝水一样淡定,他的眼睛里很明显不相信的成分更多一些。

  他默了默,这沉默仿佛一个世纪之久,无声得近乎诡异,过了许久才忽然开口。

  “可是,我不相信你了。”

  军雌的音调平稳冷静,“你说要我相信你,承诺回答我的所以问题,但却总是用一些听起来可信度并不是那么高的事情来搪塞我……”

  “我没有!”秦斯打断他。

  然而下一秒,佐伊并没有停,他像是憋了很久一般,继续一股脑说下去。

  “你擅长推理,喜欢分析,所以说你这样撒谎……”

  “是因为知道我一直以来对你的心思,所以肆无忌惮……是吗?”

  “……”

  什,什么?

  佐伊的话没有任何起伏,平淡的就像是在说“啊今天的天气真是难得的好哇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一样,好像是在真真正正地疑惑着,只是寻求一个答案。然而背后的意思却远不止如此。

  秦斯的脑子噼里啪啦断了电,神情出现了一丝难得的茫然。

  等等,这道题,似乎有些超纲了。

  然而就在秦斯茫然呆滞的片刻,佐伊还没有罢休。军雌靠了过来,狭长的具有混血异域质感的眼眸一眨不眨地逼近。

  “不过……撒谎和自欺欺虫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

  “我来帮您……改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