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毕业

 热门推荐: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有很多你所熟知的东西,其实都游走在灰色地带。

  你以为你做的是正确的,其实结果却不尽然。

  ……

  “你到底是谁?”

  许久,秦斯沙哑着嗓音问。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应该是处在某种微型结界当中,除了身下的一张床,其余什么都感受不到。

  空气流动、万物声响……全都被屏蔽掉了。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曾经在科研所的培养器里一样。

  “你不是知道我是谁吗?为什么还要问出口?”青年悠悠道。

  秦斯摇头,“我认识的你未必是真实的你,说到底我们也不过是认识了两个月而已……不如我直接问你,你是受谁指使的,来要我的命?”

  “不,我想你误会了。”青年说,“我不是来要你的命的,相反,我是来跟你合作的。”

  “合作?”

  “合作。”穆溪垂下眼睫,平铺直述,“还记得之前我们谈过,你问我为什么要在边境当一个小小的监狱长,对吗?”

  “是。”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不甘心。”

  “同样是从战场厮杀拼搏争取前途的虫,凭什么因为不同的出身而得到不同的待遇?我杀的那几只虫一是因为他们是帝都一些虫的眼线,二是因为我单纯地看他们不顺眼。”

  “你听到的传言应该是我因此被发配到边地,但其实并不是。”

  “我撒了个弥天大谎。”青年冷笑一声,说,“现实中法律对于雌虫的严苛要远比想象中的更为严重。”

  “所以你……”

  “所以我——”穆溪幽幽一笑,“其实在星网上,已经是个注定要死的在逃犯了。”

  “……”

  静止。

  秦斯没想到,原来星球监狱的监狱长,才是最大的死刑犯。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原本没什么善恶观念,这是失去情感基因带来的附加缺憾。但重生以后长期以来跟着蒙拉他们“劫富济贫”、“行侠仗义”都让他有着自己的一套准则。

  “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到诺克蒂斯军事学院,你要做到的就是隐藏身份,在毕业之后进入第一司法审判庭,帮我查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到时候我会再告诉你。”

  “……”秦斯沉默了半晌,“如果我不答应呢?”

  穆溪笑了笑,吊儿郎当地伸手戳了戳秦斯的额头,温柔道,“乖,别说傻话。”

  “你现在落到我的手上,有拒绝的权利吗?”

  秦斯:“……”

  他的四肢酸软无力,应该是在昏过去的时候被注射了什么药剂,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用不上。

  虎落平阳被犬欺。

  秦斯的眼睛因为被黑布蒙着,不适地动了动,洇出些生理泪水,他眨了眨,泪水顺着眼角流出来。

  青年一脸惊奇,“这就哭啦?”

  “我也没欺负你吧?”

  他“啧啧”两声,低头看着自己的掌纹,“之前我给了你机会,你要是同意跟我在一块儿,那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秦斯冷静,“所以什么‘喜欢我’也都是假的吧。”

  这话出口,那边却迟迟没有声音。

  秦斯看不到,只能偏了偏头,朝着之前声音发出的位置“看”去。

  黑色绸缎衬得皮肤格外白皙,他的脸生的小,鼻梁高挺,一道湿漉漉的泪痕闪烁着细碎的微光,逐渐隐没。

  这个模样看上去,哪怕说话的语气跟之前毫无差别,但也会给虫一种类似于“他在伤心”的错觉吧。

  穆溪瞳孔一点点变深,深处折射幽幽的碧色。

  他忽地站起来,转身朝外走,然而走了两步却又顿住。

  没回头,“我给了你两次机会。”他说。

  他的声音很轻,似曾相识一般。

  秦斯皱了皱眉,还想再问什么,却在下一秒困意袭来,他挣扎不过,再次陷入沉沉的睡梦之中。

  *

  日光澄澈。

  朵策第一军事学校毕业典礼。

  “哎你听说了吗?这次跟我们一起毕业的还有一个天才雄虫!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学完了三年的东西,还成功毕业了!”

  “我听说了,真的假的?”

  “千真万确!我跟那个雄虫一起上过课,他真的是太强了,虽然话很少,但逻辑和辩力完全不输老手!”

  “他不是从小地方来的吗?小地方能有这样高水平的教育水准?”

  “要不就说人家是天才么?所以法典条文都跟刻在脑子里一样,你说怪不怪?”

  “别不是真是个机械虫吧?”

  几只雌虫嘻嘻哈哈穿过校园的林荫道,朝大礼堂走去。

  “不过其实相比‘天才’的称号,我倒是觉得他那张脸才更吸引虫……”一只小雌虫小声说。

  其余几只虫立即赞同。

  “冷面雄虫什么的完全就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虽然如此,但还是好想看到他笑啊……话说今天毕业典礼能在他离校前看到他笑吗……”

  圆穹顶的礼堂上方被设计成了星空的造型,长长短短的“星子”被灌注了特殊的荧光材料,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毕业典礼进行到末尾,是优秀毕业代表发言,台下原本因为院长冗杂的讲话而昏昏欲睡的虫群中一下子爆发出小小的骚动。

  只见打光灯从台侧缓缓挪移,跟随着那虫的步子一直到台中央。

  少年一年的时间里身形抽长,锋利的五官被一副窄窄的金丝边眼镜遮挡,不禁没有丝毫岁损害他的俊美,反而更增添了一种斯文儒雅。

  他今天穿着所有毕业生都要穿的象征着公平审判的深蓝色长袍状礼服,胸前银色徽章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他垂下眼睛调整扩音器的高度,修长白皙的手指扣在黑色的机器上,动作完美的挑不出一丝错。

  叶柒坐在大礼堂的角落,目光在台上的长身玉立的雄虫和屏幕上他被放大的脸上来回切换,不由得生出了些许的感叹。

  如果说秦斯有改变的话,那么最大的改变大概就是他变得更加封闭了。

  之前穆溪给他提出了要求之后,在他的身体内下了一种□□,只要一个月内不服用解药,就会暴毙而亡。

  而这个联系他给他解药的任务,就交到了叶柒身上。

  叶柒监视了他一年时间,见证了他超乎寻常的学习能力和堪称百科全书的知识储备量。如今他要毕业了,下一步大概就是想办法进去司法审判庭了。

  说实话,他也挺好奇,这个少年,传说中的实验体008号,能做到什么地步。

  台下爆发热烈的掌声,秦斯鞠躬致礼,然后走下台。从始至终他的唇角都习惯性地抿成平直的一条线,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台下的雌虫们有些遗憾地翻看着只虫终端拍摄到的照片,但遗憾仅仅是片刻,片刻之后他们便开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开始在星网上学校论坛的各个角落疯狂上传,激动得随时要昏厥过去一样。

  【卧槽这种雄虫是真实存在的吗?!简直刷新了我的三观啊啊啊[疯狂尖叫]】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是个学霸】

  【那些自以为是整天不学无术,仗着有个好的性别就为所欲为的雄虫们真应该好好看看人家[鄙视]】

  【这只美雄我见到过!!!他是不是还在校外一所法律机构兼职司法顾问?】

  【我竟能与此等完美的雄虫享受同样的教学资源,呼吸同一所学校的空气,简直是此生荣幸!】

  【楼上的,同为司法虫,为何我如此废柴?[大哭]不说了,背法典去了。】

  ……

  叶柒饶有兴致地翻了几页,眼前一暗,那些帖子中blingbling的主角就站在了他跟前。

  叶柒现在看见秦斯就自动给他加上了各种滤镜,整只虫在他眼里都是光芒万丈。虽然知道秦斯在他跟前停留只是为了象征性地向他汇报一下自己的行踪,叶柒还是觉得很欣慰。

  “结束了?”他问。

  “嗯。”秦斯单肩背包,语气淡淡,转身朝门外走去。

  他请了假,可以不参与毕业典礼剩下的繁杂环节,所以虽然还有漫长的颁奖环节没有进行,但对于他来说一切已经结束了。

  这世上任何的程序,仪式对于他来说都没有意义,除了死亡。

  只有死亡才是真正值得被重视的,唯一真实的事情。虫活在世间总是要忍受各种各样的欺骗,有的是被迫的,有的是自愿的。

  就像他答应那个神秘虫进入审判庭,看似是迫不得已,谁又能窥破他心底已经在这一年的时光中被反复打磨过的,属于他自己的计划呢?

  秦斯扣紧刚刚松开的袖扣,抬手按了按镜框旁边的按钮,将镜片的颜色调深,像是两片乌云覆盖过来,遮盖住了漂亮冷冽的双眼。

  叶柒跟在他身后,也溜出了大礼堂。

  外面阳光晴好,秦斯站在校门口拦了一辆悬浮车,径直赶往帝都第一审判庭。

  审判庭作为帝都最高审判机构,接受审理的一般都是涉及到帝国科研和军事机密的高级案件。在这些案件中很多都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对错,因而需要审判官将自己变成一把严苛的尺子,对被公诉者的所作所为进行衡量,越界量刑,未越界则宽大处理。

  简言之,只要是被审判庭提起公诉,无论怎样都是要遭受惩罚的,只不过是程度轻重之分罢了。

  审判庭掌管着整个帝都最重要,同时又最机密的裁决。即便是被誉为司法天才的秦斯,如今也只能在毕业之后做一名实习审判员,距离那虫所说的审判官的位置,还差得远呢。

  但虽然如此,作为曾经的最强实验体,短短一周的时间,也足够他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