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疯子

 热门推荐:
  “血压正常,呼吸平缓。”

  “心率九十五次每分,血氧饱和百分之九十七。”

  “身体各项指标正常。”

  “排除特殊并发症。”

  入目是一片雪白,小雄崽睁着懵懂的双眼,手指无意识地蜷缩着,扣在透明的玻璃罩上。他看着外面的穿着白大褂的虫走来走去。实验室的大门被猛地向外拉开,一群虫簇拥着中间那虫走了过来,在他的培育舱前站住了。

  “这就是008号?”

  他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厚重的钢化玻璃壁有效地隔绝了一切音波,但他能读懂他们的唇语。

  才破壳两个星期的他,已经拥有了普通幼崽五六岁的身体和十来岁的智力水平。

  中间的那虫跟周围的虫一样穿着罩住全身的防护服和护目镜,但还是能看出来他里面没有穿统一的制式衬衫。单凭那露出来的一截布料和周围虫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就足以看出来他身份的特殊。

  旁边马上有虫回答,“是的,他是第八个实验体,名字叫做Qin,是目前研制出来的最贴合要求的实验体,已经完成了三次大功率杀伤性战争测试,毫无疑问,他活了下去。无论是对超声波,还是粒子震颤,他都具备难以想象的抵抗能力。面对沙.林、梭曼等大威力神经性毒剂也有一战之力。”

  “而他才刚刚破壳不过半个月。通过之后的锻炼和培育,他一定能在原本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很好。”大腹便便的领导满意地笑了。他背着手俯身隔着玻璃罩跟里面的小雄虫对视,细细打量着他的五官轮廓,感叹道,“真不敢相信,这么个小家伙,身上居然拥有着能够将我们所有虫都毁灭掉的力量。”

  “这都是历代科研虫辛苦钻研的成果。”身材干瘦的实验负责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谦逊地说。

  “科学万岁!”领导大力赞扬。

  “帝国万岁!”

  他们的情绪有些激动,秦斯漠然地歪了歪头,张开五指,隔着玻璃罩,似乎是想要触摸那虫的脸。指尖闪烁着细碎的微光,玻璃罩开始发出轻微的震颤。

  科研虫赶紧一把拉起领导,神色有那么一瞬的不自然,“别,别靠的太近。”

  领导一头雾水,转身又看了一眼玻璃罩里面安静无辜的小雄崽。他把手指头含进嘴里,嫣红的唇瓣像盛开的花朵般美好,整只虫黑发雪肤,宛如懵懂的精灵。

  “怎么了?”

  “……没,没什么。他……该休眠了。”

  科研虫眼底那抹惶恐到底有没有逃过领导的眼睛,谁也不知道。

  Qin被迅速注射了休眠剂,一根粗长的针管从玻璃舱的舱壁上伸出来,直接扎进他藕节般白嫩的手臂中。

  小雄崽眨眨眼,睫毛簌簌,他缓缓躺倒进入休眠时,脸上却依旧是一片空白。

  他注视着科研虫们簇拥着领导离开的背影,最后视野一点点陷入黑暗。

  那由各个科研虫齐心协力隐瞒起来的真相——他们引以为傲的实验体Qin,其实是一个由于基因缺陷而没有情感波动的……

  小怪物。

  *

  夜风簌簌,周围很安静。

  就像是为了验证叶柒的话一般,楼顶再次爆发一声不似正常虫的沙哑嘶喊。

  叶柒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朝外走,“既然你不认识,那么我就去杀了他好了。”

  他一边走,袖口一边抖落一枚折叠光刃,“真的是吵死了。”

  就在他走到门口时,手指刚刚搭到门把手上,身后疾风骤响,叶柒赶紧偏头,一枚仅仅只有柳叶大小的刀片牢牢地钉到了门上,生生扎进了铁做的门板里。

  “我认识。”秦斯朝他走过去,“那又怎么样?”

  两只虫站在门口对视,谁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当初那个大腹便便的领导,地中海,小眼睛,油光满面,高呼着“帝国万岁”的口号,将他的实验报告作为升官发财的垫脚石,之后又在出事之后不问青红皂白,把关系撇得干干净净,斩断了他最后一丝希望。

  阁楼上的疯虫,秦斯记得他是谁。这是当初那个实验的开创者之一。

  姓穆。

  穆春来。

  叶柒走之前拍了拍秦斯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别介意,只是想告诉你,我们知道的东西,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多。”

  他走出门,下楼梯,一直到走出出租屋很远很远,才鬼鬼祟祟地四处看看,然后将手指尖伸进耳朵,勾出一枚小小的耳麦,然后翻开衣领内侧,取下贴在里面的收音器。

  “行啊老大,没想到你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啧啧。”

  耳麦那边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谁让你指望不上?废物……我要是你这个时候就会羞愧得没脸说话,然后屁颠屁颠地滚回去继续调查当初秦斯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了……”

  “别,可别。”叶柒说:“我胸无大志,一点也不想知道他到底是谁。这种事情您自己心里清楚就成,我又对他没兴趣。”

  “不过话说……你怎么知道他一直在关注着阁楼上那个疯子?”

  “呵……”那头带了点嘲讽的笑意隔着电流传来格外扎耳,简直叫虫恨不得飞过去打他一顿。“这个嘛……当然是因为他住在那房子里,原本就是我安排的啊。”

  “……不要脸。”口口声声说不管人家叫人家自己复仇玩,结果呢,敢情搁这儿成天下套呢。

  “更何况……”那边的虫声音忽然低了下来,听不出有什么情绪,“按照生理学角度和基因遗传定律来推,那个疯子……他也算是我名义上的亲爹。”

  “穆教授……”叶柒突然语塞。

  “没事。”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青年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收拾东西。

  “当时没对他动手,已经算是偿还了那一点基因的恩情。现在要是有谁要杀他,我也管不着。”

  “……”

  “你也早点回去吧。最近不用跟他跟的太紧,重点找一下那个芯片里面有关我的一些案例发过来。”他冷笑一声。

  “我倒要看看,那些道貌岸然的审判官,是怎么给我判刑的。”

  “没问题。”

  这边秦斯在房间里呆坐了一会,把刚刚叶柒说的那番话翻来覆去地思考了几遍,心里有隐隐的不安。

  他出门上了顶楼。楼梯间里的灯忽明忽暗,破旧的铁门牢牢地关着,那嘶吼声正是从里面发出的。

  他沉默着站了一会儿,只要他愿意,他完全可以破门而入,将记忆里那个恶行累累的虫给揪出来随便处置。

  然而他只是沉默着站了一会儿,抬手将贴在门缝上的监视器取下来,安上新的电源,又贴了回去。然后转身一步步下了楼。

  眼看着跟蒙拉他们约定的聚餐时间就要到了,秦斯返回出租屋里后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他住的出租屋距离公共悬浮车站有一定的距离,帝都又禁止虫在市区使用飞行器,他得走过去然后再搭乘公共悬浮车前往餐厅。

  他们几个选的餐厅是最近在整个帝都都很出名的古地球情景体验式的空中餐厅。

  餐厅是常见的悬空式设计,但跟其他餐厅不同的是,这个餐厅内的装潢处处体现了古地球文明的特点,无论是悬挂的油画还是柱子雕刻出的细纹,都透出一种与虫族文明截然不同的魅力。

  在餐厅的大厅,对于古地球文明进行了一个简单的介绍。

  古地球文明是在虫族联邦时期于一处太空焚尸场发现的诞生于一颗星球的高级文明。根据还原图可以看出来,地球文明的核心是一颗通体蔚蓝的晶莹剔透的美丽星球。

  而人类正是起源于那里,并创造出了另虫瞩目的社会文明。他们聪慧,勇敢,爱好和平,能够包容异己。

  只可惜任何文明都有发展衰落的历程,就如同每一个生命都会经历死亡一般。

  纵使是死亡,也有“有意义的死亡”和“毫无意义的死亡”之分。从古地球文明的残骸中,虫族的考古学家也发现了很多能够解决如今帝国发展困境的元素。举例来说,虫族目前蒸蒸日上的心理学,便是从古地球文明中汲取的养分。

  秦斯脚下踩着毛茸茸的暗红色织锦地毯,低头拨弄着只虫终端上的信息界面,查看蒙拉给他发过来的房间号码。

  几名年轻的雌虫服务生从他身边经过,小声地交谈着,还忍不住回头看这只俊美的雄虫。

  秦斯只随便在衬衫外面套了件长款风衣,察觉到他们的视线,回头对他们友好地笑了笑。

  服务生被抓包了,顿时脸有些红。

  一个胆大的走上前问,“先生请问您是和朋友聚会吗?”

  秦斯正被这家餐厅里奇奇怪怪的房间号排布搞得头大,闻言立刻回答,“是的。请问‘伍零叁’怎么走?”

  服务员看了一眼他只虫终端上的信息界面,捂着嘴笑意盈盈地带着他七拐八绕,找到了房间。

  “喏。”他抬头指给秦斯看房间上花纹似的门牌,献宝似的给他介绍,“这是古地球的汉字,是不是很漂亮?”

  “……”秦斯搓了搓麻木的脸,抬头盯着那三个在他眼里没有什么差别的字,几秒后,以一名纯粹理性思考者的角度违心道,“是。”

  “很,很漂亮。”

  他道了谢,然后轻轻推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