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劫持

 热门推荐:
  随着最后一个字说出口,林同的瞳孔骤然放大,青紫涨红的面皮不住地痉挛着。

  秦斯大脑深处隐隐作痛。这虫绝对他跟他有联系,不能让他走!

  他当机立断一脚踹开了卫生间的门。

  眼前的场景跟他想象的差不多。林同被一只穿着白色大衣的虫单手掐着脖子按在了墙上,脚已经离地了,两条腿无力地踢腾着。

  他的身高其实在雌虫里不算低,但跟眼前这只仅从背影就可以看出其身材之修长挺拔的雌虫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

  “砰”地一声和门板碎裂的声音使得卫生间里的两只虫都惊愕地回过头来。

  下一秒,秦斯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白影从他眼前,几乎是擦着他的眼睫冲到了窗边。那只自称“S级罪犯”的雌虫单手拎着林同,从窗口一跃而下!

  秦斯:“!”

  他几乎是瞬间就移动到了窗边,然而预想中的惨烈场面并没有出现。

  只见那只神秘虫依旧是单手拎着林同,脚下踩着飞行器,在灯火闪烁,纵横交错的悬浮车道间左突右突。

  几辆措手不及的悬浮车碰撞在一块,一时间紧急刹车声跟咒骂声、警报声响成一片。而那小小的飞行器却已然载着两只虫迅速消失在远处的车流中。

  “喂!你们这些小崽子有什么毛病?想死吗?”

  几辆找不到发泄口的悬浮车司机顺着刚刚两只虫冲出来的方向,将充满愤怒和谴责目光投到了站在窗口的秦斯身上。

  “……”

  秦斯觉得脑壳更疼了。

  他走出卫生间,抿了抿唇,快速回了包间,找到蒙拉让他报警。

  .

  做完笔录走出警局时,已经快要凌晨了。

  秦斯挑着能说的说了,但当警察问他有没有听清楚里面的两只虫在说什么时,他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听不清。”他说,“门关着,我以为里面有虫,所以在门口等,但里面在说什么完全听不到。”

  警察点了点头,记了下来,合上终端,伸出手,“感谢配合,后续工作可能还要麻烦您。”

  秦斯跟他握了握手,“不客气,应该的。毕竟他也是我多年未见的学长,看到他出事我也非常、非常难过。”

  他连用了两个“非常”,加上那目光中真挚的悲痛和残留的惊恐,成功地打消了办案警员的最后一点疑虑。

  要是他知道秦斯的“非常难过”,是因为不能亲手解决林同而感到遗憾的话,恐怕就不会那么轻易把他放走了。

  蒙拉还在门口等他,夜里有点冷,他裹紧了身上的大衣。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动手把那群警察给打一顿呢。”蒙拉迎上去笑着说。

  他们任职于审判庭的虫其实并不怎么看得起这些普通警务厅的虫,明明碌碌无为,却还总是一边奉承上面,一边想着从下面捞钱。

  秦斯看向他,“我是那种会随便动手的虫吗?”

  蒙拉挠了挠头,“不知道为什么,我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脑子里总会闪过你杀虫的画面,就是站在宴会厅里拿着光刃剜虫心脏的场景……你别笑啊,我是说真的!”

  秦斯收敛了笑意,低下头,“我也感觉你挺熟悉的……可能是缘分。但你说的那也太扯了。”

  “是哦。”蒙拉也忍不住笑,“刚开始还还有点怕你,但跟你接触之后发现你虫还挺好,才跟你说的,你别介意。”

  “没什么好介意的。”毕竟,就连我自己也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做出过那种事情呢。

  跟蒙拉分开后,秦斯回到了出租屋。

  开门进去时他习惯性地停顿了几秒,却发现顶楼难得地安静,没有发出什么吵得虫无法安眠的声响,想来那个疯子应该是睡了。

  秦斯醒来时,只虫终端正在不停闪烁,间或发出细小的提示音。

  秦斯伸了个懒腰,点开。光屏上一个红色的小点一明一灭,坐标定位显示依旧在帝都,只不过已经到了郊区。

  不是别虫,正是林同。

  当时在窗边跟他交谈时秦斯就已经做了两手打算,即便是放他离开,也不会让他逃离自己的掌控范围。但没想到中途杀出来个程咬金,直接在他之前把虫劫走了,因而这个能监视生命体征的定位器倒是发挥了其他的作用。

  起码目前看来,那虫并没有直接解决掉林同的意图,不然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么长时间,依照那虫的身手,十个林同恐怕都不够杀。

  今天是休息日,不用去审判庭处理杂事。秦斯站在镜子前抽出光刃,仔细端详了片刻,然后刷地折叠了起来,滑进了袖口。

  他按了按心脏,不知为何,一想到要去见那只凭一个飞行器打劫走了林同的红发雌虫,他居然有些奇异的激动与期待。简直是迫不及待地出发了。

  *

  “喂……我我我我是林同啊,那个,我昨天不是找你查了档案吗?不是……我还有个事情没搞清楚……”

  林同强行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对通讯器那端的虫颤颤巍巍说,“现在你再帮我找个东西……当时实验体Qin的那份结案报告……你找到后发给我。”

  那边的小职员可能刚睡醒,有点懵,“不是,大哥,这种审判记录不是由审判庭保管的吗?”

  林同的脖颈再次感受到清晰的寒意,那把锃亮的光刃再度朝他逼了逼。

  他吓得一个哆嗦,“别别别!”

  “啊?大哥你在说什么?”小职员一头雾水,“即便是我从科研所给你找档案,肯定要花点时间,哪有你托审判庭里的虫找方便?”

  “少,少废话!快给我找!”……

  结束了通话,林同刚要说什么,就被青年一脚给踹倒,后背重重地撞到了墙上。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折磨,林同早就对眼前的形势有了判断。昨天晚上他被突然之间破窗而入的雌虫从卫生间劫持走,直接飞了快两个小时到了市郊。

  在他被劫持走之前他看到了有虫破门而入,假如说报警了的话,也不知道那帮废物警察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他的下落。目前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只能问什么说什么,否则这个变态罪犯杀了他完全不在话下。

  等着,要是他能逃出去,一定把这个胆大妄为的“S级罪犯”给碎尸万段!

  想归想,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面上流露出半分。

  眼前的青年雌虫带着半只面具,头发是罕见的红色,衬得露出来的半张脸艳丽又冷漠,还带了点玩世不恭。从林同的角度仰视着,下颌骨的线条十分锋利。

  “我,我已经吩咐他去查了,很快就能有结果的。”他讨好地撅着屁股往青年站着的位置蹭过去。眼镜被踩碎在地上,原本一丝不苟的头发已经乱得不像样了。

  青年丝毫不掩饰嫌弃地微微后退了一步,“离我远点。”

  林同赶紧停止挪动,不吭声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开口,“那个,我这么长时间不在,他们肯定都报警了……最后你也看到了,已经有虫发现我被你带走了,要不一会儿我把档案发给你,你把我放在这里,成不?我绝对不会跟他们透露任何有关你的信息的!我发誓!”

  青年原本正蹲在他旁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闻言目光转到他脸上,慢慢露出个有点微妙的神色。他说:“你觉得,我大费周章把你给弄过来,就是为了找那个档案?”

  林同后背一阵阴寒,他额头冒出汗珠,“还,还因为什么?”

  其实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答案,只不过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脑海里闪过昨天在被劫持前小职员在通讯器里说的那番话。

  “后来那个罪魁祸首,变态杀虫犯还是被找到了……你猜是谁?”

  “谁?”

  “那虫姓穆,单名一个溪。是当时科研所里最被寄予厚望,顶尖的一个,都说是要子承父业,接任科研所的虫。”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听到当时的自己一边扯领带,一边随口一问。

  小职员神秘一笑“据说是因为——私情。”

  “可笑吧?喜欢上了一个没有感情的雄虫,还是实验体,说到底,他自己难道不比那个008号更可怜?”

  ……

  现在看着人眼前这个“可怜”的虫阴狠冷戾的眼睛,林同一下子清醒了,恨不得穿越到半分钟前把自己的嘴给撕烂。他在跟一个走火入魔的疯子讨价还价?

  回想起自己之前对Qin的所作所为,欺骗,利用,毫不犹豫的背叛和冤枉……难道说这虫其实是知道的?并在时隔几年后,终于跳出科研所的范围,开始朝昔日的审判庭复仇了?

  听到他白痴一样的问话,穆溪打了个哈欠,抓了抓头发,眯着眼反问道,“你连自己有什么利用价值都不清楚,这可怎么活下去呢?”

  他说话倒是有些懒洋洋的,似乎真心实意在替他苦恼。但每个字都像是一把重锤在敲击着林同脆弱的心脏。

  “实话告诉你,当年那个案子的相关证据其实对我也不重要,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当初那个犯了罪,却把罪名栽赃嫁祸到Qin身上的虫是谁。”

  “如果找不到真凶的话,大不了就拿你定罪——只要能证明当初的Qin是无辜的,你也算是死得其所,这样的话到地狱里去忏悔过错也会更安心一点吧?”

  “‘昔日旧案被侦破,原审判庭审判官才是罪魁祸首’——你觉得这个标题够不够爆炸?会不会在星网上引起轩然大波?”青年唇边挂着淡淡的笑,说道。

  “可是我我我也是无辜的!你你你不能没有证据就诬陷我!”

  “你无辜?”青年原本因为提到秦斯而稍稍柔软下来的眼神瞬间变得狰狞,“你难道不知道当初他是被虫联合起来冤枉的吗?凭什么科研所死了个虫就说是他杀的?就因为他强吗?”

  “证据?你说没有证据?就你们制造伪证的那些手段,真的以为我不会吗?”

  他两步走到林同跟前,揪起林同的衣领,愤怒得姣好的面容都开始扭曲。他一字一顿地开口,“睁眼瞎,罔顾情谊,口口声声说要捍卫正义,却对现场的任何迹象都视而不见,扭曲事实,歪曲真理,这就是你的无辜?”

  林同被吓的说什么也不敢说,只觉得下一秒眼前虫就要将拳头捣进他的大脑,真的让他下地狱去。

  而就在这时,一阵“滴滴”声响起,是通讯器发出的请求指令。

  林同放在不远处地上的通讯器正在一明一灭地闪烁。

  穆溪松了手,林同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青年睥睨着他,冷着脸说,“去接,别说不该说的话,不然就让他们等着来给你收尸吧。”

  林同赶紧跌跌撞撞地滚过去接通了通讯。

  而另一边,青年拍了拍手上粘的灰,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下。

  “啪嗒”一声,原本被他随手丢在石头上的通讯器滚落在地上。

  穆溪情绪起伏有些大,因而他没有注意到,属于他的那个通讯器,此时也在不停地闪烁。

  上面没有备注,号码来源于“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