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是他

 热门推荐:
  “咔哒!”

  瓷杯碰击到底盘时发出一声轻响,穆溪从厨房端出来泡好的茶水,搁到了桌子上,然后站到了秦斯旁边。

  叶柒原本伸手准备去拿,但在触及到穆溪似笑非笑的目光时,瞬间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缩了回去。

  “那个,误会,是误会。”叶柒坐在沙发上,局促不安,憋了半天,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秦斯扶额,“他不是抢劫犯,他是我的一个……”

  他措辞了半天,最后并不是很情愿地开口。

  “一个……朋友。”

  “朋友关系?他为什么有你家门的钥匙?”穆溪不乐意了,斜了叶柒一眼,醋意横生地嘟囔道。

  秦斯:“……”

  叶柒:“……”他真是服了,装,继续装,不就是比演技么,跟在穆溪身边这么久,他又不是第一次发现自己老大如此不要脸。

  “你真的误会了。”他诚恳道,“我跟这位先生真的是不是很熟的朋友而已。而且……我不喜欢雄虫。”

  “?”

  “我喜欢的是您这样的雌虫。”

  “……”

  穆溪脸上的表情是明晃晃的震惊,还掺杂着浮夸的同情,“那您的癖好可真是独特呢。”他捂着嘴笑了起来。

  秦斯终于听不下去了。他伸手捞起一杯茶,递给叶柒。

  “喝口水。”他面无表情道,“洗洗脑子。”

  穆溪面露喜色,冷不防拉着秦斯衣摆的手指一空,紧接着秦斯将另一杯茶塞给了他,“你也是。”

  穆溪:“……”

  叶柒:“噗!”

  穆溪起身进了厨房准备晚饭,眼看着他挺拔修长的身影消失在了厨房门口,叶柒才收回视线。

  “你上次让我寻找林同的尸体,我找到了。”叶柒从只虫终端里调出几个页面,然后抬眼,神色有些说不上来的意味。

  “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秦斯:“?”少年眉心皱起,场面该是有多么血腥才会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没事。”秦斯说,“我天生就对这些接受能力很强。”

  “不是这个。”叶柒笑了,“我指的是,我找到他了,但不是找到了他的尸体——他还活着。”

  “怎么可能!”秦斯一下子坐直了身体,蹙着眉,“明明有虫亲眼……等等,会不会是当时挟持他的虫没有真的杀死他?”

  因为害怕刺激到阿穆,他自始至终都没敢详细地询问当时的场景,万一亚雌只是看到了那只红发军雌把刀捅进了林同的身体里,但其实并没有伤到关键部位呢?

  叶柒摇了摇头,又看了眼厨房的位置,神色有些凝重,“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猜我在哪里发现的他?”

  “哪里?”秦斯脑海中隐隐闪现一个不详的预感,联想到最近审判庭发生的众多事情……

  “苏锐的府邸。”叶柒说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想。“不知道他是怎么从那虫手里逃出来的,但他经过这件事之后好像是知道了些什么,一直隐瞒着自己平安无事的消息,自个儿偷偷躲在苏宅的地下室里,所以至今为止警务厅都以为他还在失踪中,最近还在加派警力呢。”

  “……”秦斯弓这背,两只手手指相扣,抵在额头,一边思索一边道,“最近苏锐也出事儿了……他这是想跟他抱团啊。”

  “反正不会是突然想联络夫妻感情了。”叶柒说,“你们最近不是还有个什么有关苏锐的审判么?多注意点,别叫林同跟他联手一起给坑了。”

  秦斯没吭声,这两种虫在如今的他眼里压根算不了什么东西,即便是联手,他也有信心让他们一起覆灭。阴差阳错,如今的局面倒是契合了他最初的设想,将林同苏锐绑一起身败名裂,一网打尽。

  所以他现在是在想另一件事情。

  那只红发军雌,究竟是个什么来历,为什么会忽然挟持林同,最后却又将他毫发无伤地放走?

  秦斯总觉得这背后藏着很多谜团,很多事情间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头绪。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被他给遗漏了……

  秦斯回想起那天他目睹者一身白衣的雌虫背对着他一把把林同拎起,还有在那之前他用窃听器听到的只言片语。

  ……

  “如果我没有听错,刚刚你好像问我,我是谁?”

  “剥夺一个濒死的虫的最后愿望是不厚道的。所以我可以回答你。”

  “我是谁?我就是……你们刚刚还提到的,那名‘S级在逃罪犯’啊!”

  ……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上午刚刚看过的东西怎么会记错——那名“大清洗”的制造者,正是多年来唯一的一名,S级罪犯。

  在逃,尚未归案。

  ……

  秦斯瞳孔微微放大,手指无意识地攥紧,掌心冒出一层冷汗。

  脑海中闪过那惊鸿一瞥,凌厉的眼神,狠辣的动作……

  难道说……但是这怎么可能!一般虫在犯下那么重的罪行之后不是应该有多远跑多远吗?怎么还会回来?难道说是过了两三年才发现自己当初没把虫杀全?这是多大的仇多深的恨?

  秦斯原本就对蒙拉口中的“为了实验体Qin才做出这一切”的说法抱有怀疑,这下更不相信了。

  他没有被虫如此爱过,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爱情。他最真挚的情感便是信任,却在当年的审判前夕被践踏得一文不值。他敏感,自卑,冷心冷肺,重生后更是如此。

  更何况……他这张脸跟前世有七八分相像,那天四目相对,如果真的是暗恋着他甘愿为他复仇的穆溪,为什么不为他停住脚步,连见他一面也不愿。

  再说了,即便说这只虫就是当初屠.戮了大半个科研所的穆溪,那么还是绕不开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林同为什么非但没有死,还在苏锐那儿活的好好的?

  难道这也是那只虫计划的一部分?究竟影响他计划的因素是什么?他这个不定因素会不会成为之后行动的阻碍?

  秦斯手指骨节微微发白,抓着的桌沿边缘已经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纹。但他面上还是保持着基本的冷静,甚至还有些平淡,一切惊涛骇浪都被他掩埋在那双黑眸的最深处。这是多年来养成的已经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但耳朵里其实已经开始嗡嗡作响,听不太清楚外界的声音。

  “喂!喂!你在搞什么啊!”叶柒的声音忽远忽近地传进脑海。

  秦斯一怔,缓缓松开手,吐出一口气。“怎么?”他有些疲倦地看他。

  “我刚才说。”叶柒看着他,双眼发光,“我帮你查清楚了这件事,你打算给我什么报酬啊?”

  秦斯:“……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叶柒张口刚欲提要求,余光却瞟到厨房门忽然打开,穆溪端着一盘水果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登时就卡壳了。

  穆溪把切好的水果放到桌面上,冲他们微微一笑。

  他刚刚去洗了澡,换上了简单的居家服,灰色的条纹睡衣松松垮垮,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跟深凹的锁骨,看上去挺秀色可餐。

  秦斯疑惑地回头,随即明白了什么。他警惕地上下打量了叶柒几眼,忍不住强调,“虽然我无意干涉你的性取向,但是……”

  他咳了咳,有些尴尬道,“但阿穆他……大概率喜欢的还是雄虫。”

  叶柒:“……哦。”

  他干巴巴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穆溪出来晃了一圈,叶柒哪敢再提什么要求?赶紧找了个借口,灰溜溜地溜了。

  秦斯站在门口看着他匆忙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

  刚刚脑子一片混乱,没注意,但现在想起来……他可不记得告诉过叶柒审判庭最近的动向,他是如何得知苏锐要被审判了?

  审判庭里还有虫在跟叶柒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