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牵连

 热门推荐:
  帝都。

  苏宅。

  夜深虫静,偌大的府邸除了门前的路灯还在发出幽幽的荧光,照亮了一小片区域外,其余的一切都隐隐没在黑暗之中,似乎和里面的虫一道陷入了沉沉睡梦。

  但走进那扇门后,就会发现里面灯火通明,宛若白昼。

  所有的窗户都被调节成了防窥探模式,厚重的窗帘也被拉上,遮挡得严严实实。

  几只雌侍模样的虫垂手站在一旁,缄默不语,中间坐着一只雄虫,看模样正是苏锐。

  短短几天,他原本圆润的如同笑面佛一样的脸颊迅速消瘦干瘪了起来,眼眶深陷,颧骨突出,倒是跟他那个名不副实的雌君林同有了几分夫妻相。

  他盯着只虫终端上的时间,一直到数字跳转到十一,才哑声吩咐身边的虫,“去,把他带进来。”

  几只雌虫对视一眼,低声说是,然后悄无声息地退了上去,没过两分钟就又再次出现,中间两只虫正用胳膊驾着一只虚弱的雌虫,几乎是半拖半拽地将他弄到了客厅中央。

  那只雌虫头发又长又乱,遮挡了眉眼,他又全程耷拉着脑袋,假如不是在拖行过程中那微弱得几乎可以直接忽视掉的挣扎,简直跟一具尸体没两样了。

  几只雌虫将他往苏锐跟前一丢,他就像一个破布口袋一样瘫软着,半天不动弹。

  “喂。”苏锐走到他跟前,伸出脚尖踢了踢地上虫的肩膀,“没死就起来,听见没?”

  地上的虫呻.吟了一声,慢慢蠕动了两下,露出一张惨白的脸来,不是别虫,正是“失踪”了多日的前审判庭审判官林同。

  林同一点点支着身体从地上爬起来,中间还踉跄了几次,差点头朝下栽下去。

  “苏锐。”他的喉咙因为长时间没有喝水而撕裂,眼睛里全是血丝。他盯着苏锐,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然后慢慢地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你弄不死我……你信不信,你前脚弄死我,后脚马上就有虫把你那些破事儿的证据连夜送到审判庭……”

  “就算你是个雄虫,那罪名也够你死八百回了……”

  “你威胁我?”苏锐原本被压抑着的怒火蹭地一下就被他的态度给点燃了。他重重一脚踹过去,堪堪踹到林同的膝弯。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跟林同嘶哑的尖叫声同时响起,林同的身体在地上滑了一段距离,紧接着撞到了墙壁。

  “要不是因为你之前干的那些事儿,会有虫盯上我?啊?你还真以为举报我的是立法中心的那帮老混蛋么?我告诉你姓林的,这笔账我会跟你慢慢算的,你当初打着我的名义得罪的那些虫,就拿自己的贱命去赔吧,敢拉上我,我先弄死你!”

  说完,苏锐不再看他,几步走到了桌前,端起一杯水就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林同腿上一阵刺痛,可能是伤到了骨头。他眼底一片阴霾,牙齿死死地咬着。

  活该他倒霉!就知道苏锐是个贪生怕死,外强中干的虫,他当初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在来找他联手。

  想起几天前那只自称S级罪犯的凶狠雌虫,林同至今还忍不住颤栗。

  他在告诉了那虫如何联系小职员拿到资料之后,就被一手刀砍在后脖颈上,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他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但谁知道他居然还能醒来。

  再次睁开眼之后,他发现自己身处于一条偏僻的小巷之中。巷口荒草萋萋,但景色居然有几分莫名的熟悉,他踉踉跄跄的走了段距离,才明白过来那股熟悉感来自于哪里。

  这里居然就在苏锐家附近!

  饱受惊吓的他几乎是立刻就闯了进去,虽然他因为被苏锐嫌弃已经搬出苏府很久,但好歹也算是名义上正儿八经的雌君。

  他狼狈落魄的样子吓坏了府邸里的一帮虫,也包括苏锐。

  近些年两只虫的关系虽然不至于如何亲近,但好歹彼此之间也给对方留了几分薄面。苏锐给他安排了地方休息,并很聪明地封锁了消息。

  而也正是在这时,林同得知了雄虫权益保护协会被立法中心告上了审判庭的事情。

  同样处于水深火热中,一个是被掌握着一手黑料的敌人穷追猛打,一个是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两只虫难得地有了几分患难与共的感觉。

  假如说两只虫能一直保持这样的趋势合作,兴许还真能够多坚持一段时日,但不过是两三天过去,林同就发现了不对劲。

  一天晚上,苏锐回来后一张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一进来二话不说就给了林同一巴掌。

  林同被打懵了,坐在地上,背靠着地下室粗糙的墙面,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句“你发什么神经?”在嘴里来回咀嚼,也终究是没胆量说出口。

  这几天他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回想起之前碰到的那只相貌跟气质都和曾经的实验体Qin七八分相像的少年雄虫,和那只曾经制造了大清洗的雌虫,他已经敏感地察觉到大难临头的气息。

  所以他现在必须依靠苏家的势力来保护,直到那名罪犯落到他们手中。

  “怎,怎么了?”

  一直到苏锐连砸了房间里的所有摆设,喘着粗气坐了下来之后,林同才察言观色地凑过去。

  苏锐的脸色依旧难看得要命,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掐着林同的脖子,问他,“几年前你还在审判庭里的时候,到底做了多少冤案假案?科研所的案子究竟是不是你办的?”

  林同大脑嗡的一声,心说果然如此。

  那名罪犯找上他就是因为他当初为了套取信息不择手段,判了实验体Qin最残酷的死刑。

  而现在难道说苏锐被盯上的理由也是因为这个?

  还是说,其实那虫放他走不是因为他没有了利用价值,而是因为直接杀他太便宜他了,他要让他承受最惨烈的痛苦……

  他们两个,都将是被报复的对象,已经完全暴露在对方的扫描镜中不知多久。

  而那虫为了做到这一切应当处心积虑了很久。收集证据,玩弄权术,上层的所有龌龊心思都成了他计划中的一部分,那些所谓的权贵也不过是他谋略中的一枚小小的棋子,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能想通这一点,苏锐怎么会想不明白?林同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了有关他的这些事情,也无从判断是不是又是背后那虫搞得鬼,他只能想尽办法拖住苏锐,维系住摇摇欲坠的阵营。

  但显然,苏锐并不在乎这个在他看来条件完全不对等的联盟。

  他打算抛弃林同。

  但其实这样说也不准确,因为他还需要林同去做一件事……

  “你做梦吧。”林同喘着气说,“我是不会帮你顶罪的。”

  开玩笑,他是学法出身的,再清楚不过以苏锐的那些个罪名,一旦对方掌握着彻底扳倒他的证据,那么要么死刑要么死缓。要说死缓的话,也只有看在苏锐是个雄虫的份上,要是换成是林同,知法犯法,那估计直接会被注射药剂安乐死了。

  “你还有可拒绝的条件吗?”苏锐冷笑一声,缓缓蹲下来抓着他的头发迫使他抬起浮肿的一张脸来,“你要是不认,我就直接把你送出去,,让你自生自灭去。”

  林同眼皮肿得几乎睁不开眼,闻言讽刺道,“好啊,我出去不一定死,留在你手里跟你狼狈为奸才是死路一条吧。”

  “呦呵,林审判官还挺嘴硬啊。”苏锐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我当初怎么就没发现你还喜欢这么玩?现在话说的硬气,在那姓穆的跟前,还没被吓一下,就跟没了魂一样恨不得去舔鞋?”

  “……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苏锐露出一个高高在上的讽刺的笑。他从终端里抠出一枚芯片丢到地上,一面光屏竖了起来,是一段视频。

  “我说啊,有虫给我发了这个。”他伸出手按了播放键,然后就看见了林同噩梦重演一般惊诧恐惧的表情。

  而林同已经完全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他看到了熟悉的一片草地,背景是市郊的断壁残垣,而镜头正对着的是他跪在地上求饶的场面,一张脸上满是讨好和掩不住的惊恐。

  同时入镜的还有掌控镜头的虫的半截修长的腿,和一只黑色的制式皮靴,鞋头锃亮,鞋底侧边沾染了一点灰尘。

  林同认出来了,正是那天逃逸犯的装束。

  他看着视频里自己被砍晕在地上,紧接着一道熟悉而清冽的声音响起。

  “喏,苏会长,这是你家的东西,对吧?”青年没有入镜,但很显然是在对镜头外的虫说话,语气随意。

  “我已经做好标记啦,你和他,都有在名单上哦。”

  说着,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开玩笑似的,对着镜头里无知无觉的林同比了个开枪的动作。

  砰。

  林同手脚冰凉,大腿上的伤口传来清晰的刺痛。他感受到身旁苏锐投来的寒冷的目光

  “但其实我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虫。”

  只听他青年继续用唱歌一般悠闲的语调道,“接下来我要去度假一段时间,等我回来,我想让他死的那只虫要是还没有死,我可是会不开心的。”

  “我不开心的话,可能就不只是杀一只两只这么简单了。”

  画面戛然而止,光屏破碎,那一瞬间,林同终于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

  他想让苏锐为了自保,亲手杀死他。

  *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洒进室内。

  “阿穆,你有没有见到我放在床上的东西?”卧室里传来秦斯的声音。

  因为穆溪在确定身份之前在这里常住,沙发床摆在客厅里又确实不太像话,于是秦斯在卧室里隔了一张床帘,又支了一张床,两只虫同屋不同床,倒也相安无事。

  “没有……等等,是昨天晚上换下来的衣服吗?”厨房里穆溪擦干净手,朝卧室一边走一边问。

  “是。”秦斯有些不太确定地问,“你看到了?”

  “我拿去洗了,放心,有帮你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穆溪说话间走到了门口,伸手推开虚掩着的门,探进去脑袋,“怎了啦?是在找口袋里装着的芯片吗?替你放在床头柜上面了。”

  他来到出租屋之后就自动自觉地包揽了所有的家务。上一次两只虫一起生活时,他已经习惯了洗衣服时顺带洗掉秦斯的内裤什么的有问题,如今也是这么做的。

  但他却忽视了一个问题。

  现在的他俩,在秦斯眼里,不过是刚刚认识不久的室友而已。

  他的视野中,少年背对着他,弯腰在床上翻找着什么,听到他说“洗掉了”时,似乎身体一僵。

  他昨天洗过澡就随手把裤子和内衣放在了床边,打算今天早上拿去洗,但现在不仅裤子没了,连内裤也消失了。

  裤子肯定是机器洗的,但另一个就只能是……嘶。

  在他身后,穆溪慢慢地眯起眼,眼中精光一闪。他想到的是难道说那芯片里藏着什么秘密?是他失策了,居然没有偷偷去看,也不知道下次有没有机会了。

  “全,全都洗了?”秦斯颤声问。

  “是啊。”穆溪不明就里,这次是真的一脸茫然地回答。

  “……”秦斯深吸了一口气,来压抑自己无处安放的震惊,毕生的演技都用了出来,一句“你变态吗?”差点脱口而出。

  要是换做其他稍微高点情商的虫的话,估计这件事就这么含糊过去了,下次一定好好藏起来自己的内裤。但秦斯呢,直来直去惯了,没有虫教过他含蓄,于是斟酌了一下,还是没忍住。

  “那,你有没有看到……”

  少年偏过头,耳尖微微泛红,一只手虚握成拳抵在唇边,也觉得有些怪怪的,但还是忍不住试探着开口,“我的……咳咳,那个,内裤?”

  “……”

  尴尬的气氛,无声地弥漫着。

  穆溪似乎也终于察觉到了不妥,停在门口不再进去,好像还微微后退了一小步。

  他的声音放的很低,谨慎地小小声回答。

  “我也……洗掉了。”

  秦斯:“……”他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

  你知道吗?这要是放在外面,你这绝对是对雄虫的性骚扰没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