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打工

 热门推荐:
  穆溪发誓,他绝对绝对不是故意的。

  尴尬的气氛并没有因为沉默而消退。

  穆溪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退出了房间,秦斯飞速地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临出门时穆溪忽然又探出头,踌躇着说,“那个,我今天下午出去一趟,晚上可能会回来晚一些。”

  “好。注意安全。”秦斯心乱如麻,随口一说,但刚说完就反应过来。出去?他去哪儿?不是失忆了吗?还乱跑什么?

  他这么想着,就问出了口。

  穆溪挣扎着,咬了咬下唇,说,“我想……去找个地方,打工。”

  秦斯:“?”

  只听穆溪接着说,“我总是这么白吃白住在你这儿,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没钱付你房租,就想着,找个地方打工。”

  他说话时碧色的眼珠不停乱瞟,颇有几分鬼鬼祟祟的模样。

  “可你连只虫终端也没有。”秦斯站在玄关处,直起腰看他,缓缓道,“公安处的临时终端审批下来也还得一周左右,要不再等等?”

  他是不太想阿穆出去,他总觉得那天捡回他的过程有点蹊跷,让他有种隐隐的被监控着的感觉——他前脚刚往郊区赶过去,这边后脚林同就被处理了,虫也消失得没有留一丝踪迹,不太对劲。

  他再次久违地察觉到了那种被虫在暗地里控制着的感受。可问题在于他第一次产生这种感受应该是在他被叶柒安排进入学校学习前……难道说给叶柒传达命令的那虫,跟S级罪犯穆溪之间也有关系?

  当然,现在他想着的这些都没有证据,完全是他的猜测。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别虫在暗处他在明处,一着不慎就可能会跌入陷阱。在这种时候,还是尽量别露出弱点比较好。

  “没事的。”阿穆露出一个柔软的笑,“我就去看看,大不了等到只虫终端到了再签合同……再说了,很多地方也不需要身份信息的。”

  秦斯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不管。

  穆溪看着秦斯轻轻带上门,走了出去,他的肩膀一塌,吐出一口气,整只虫放松了下来。

  他出了门,沿着七拐八弯的小巷轻车熟路地走了半个钟头。

  因为秦斯住的地方并不是属于闹市区,这个时间点也还算早,是以路上并没有多少虫。

  他最后停住脚步的地方是一幢隐蔽在众多高低起伏建筑间的小楼。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值班的前台虫头发长得挡住了脸,一边那着一枚小小的银片磨指甲,一边抬眼扫了门口一眼,习惯性地说道。但话说到一半,张大的嘴就合不上了,手里捏着的小玩意儿也“啪嗒”一声掉到了玻璃柜台上。

  “老,老大?”他不确定地问,脸上的表情显然是震惊过度,都有点扭曲了。

  “嗯。”穆溪无比高冷地抬了抬下巴,径直朝楼梯口走过去,“其他虫呢?”

  “都在上面……”

  穆溪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勾唇一笑,“见我回来这么开心?”

  接待虫一脸的欲哭无泪愣是被错认成了喜极而泣,也不敢说啥,只好装模作样地揩了揩眼角,站在一旁行注目礼,见他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处,立马连滚带爬地跑回接待台,想也没想地就拨打起了一个号码。

  “您呼叫的对象正在忙碌中请稍候再拨……”

  接待员焦急万分地挂了通讯器,一刻没停地再次拨了出去。

  “输了输了!喝!快点听见没!”

  “哎哎哎说你呢!”

  “继续,继续!”

  楼上偌大的会客厅里乌烟瘴气,几只虫正赤着膀子翘着脚,围坐在一块儿玩飞行棋,旁边还放着一堆卡牌跟空瓶子,各种速食品和肉罐头的包装盒堆积在四周,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唯一还算整洁的角落里似乎有几个大木箱子叠在一起,一张巨大的毛毯囫囵地搭在上面,露出的一脚上还有“SPIDER”几个字母和一只银色蜘蛛的标志。

  “干啥呢干啥呢?”其中一只虫的通讯器不停地响着,他正因为连输了几把而暴躁无比,眼睛都被气红了,接起通讯器大着舌头就开骂,“你你你你活的不耐烦了?不知道爷爷们正干啥呢?啊?”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原本正凶神恶煞一般的纹身虫顿时僵住了,活像被按了暂停键,嘴里叼着的棒棒糖棍子毫无预兆地掉了出来,简直是刚才楼下接待虫的反应2.0版。

  其他几只醉醺醺的虫见他这样,不由得凑过来,“怎么了蒋哥这是?”

  “啥事儿啊吓成这样?”

  “……”被叫做蒋哥的虫原本正一脸呆滞,听到周围虫的说话,就像是被按开了开关,弹簧一样蹦了起来,一米九的大块头雌虫面如土色,一脸绝望地咽了口口水,“兄弟们……老大过来了。”

  “……”

  “已经进电梯了。”

  “……”

  顷刻之间,原本杂乱一片的大厅里全是几只虫的哀嚎,卡牌被收拾起来,垃圾被推到箱子后面,窗户被打开散气……

  “砰!”地一声,门被暴力打开,还没来得及套上上衣的几只虫顿时暴露在了门口青年的视线之中。

  穆溪扫了一眼室内,扶着门扇的手背上蹦出了几根青筋。

  “有谁能跟我解释一下。”他慢条斯理地反手关上门,一边往里走,一边微笑着卷起袖子。

  “我才走了几个月,为什么我们一个正儿八经的杀手组织,变得跟个淫.秽色.情洗浴中心似的?”

  话音还没落,一脚就踹了出去。

  “啊啊啊啊别打脸!”

  “老大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啊!”

  “老大我们错了!下次一定不会了!”

  “嘤嘤嘤老大我错了饶了我这一次……啊!”

  一阵比刚才更猛烈的哀嚎跟惨叫声响起,穆溪一脚把那个膀大腰圆的虫给踹飞了出去,拍了拍手,“我没听清?下次一定不会干什么了?”

  那虫捂着自己的下半身,像只委屈巴巴的小鸡仔,泪眼婆娑,抽抽搭搭道,“一定!嗝!一定好好干活……一定,一定不趁老大不在的时候……嗝!为所欲为!呜呜呜呜……”

  其他几只虫也不比蒋阳好到哪里去,刚才都被穆溪打的鬼哭狼嚎,抱头鼠窜,这个时候缩着脖子老老实实地站在他面前一字排开,一点也看不出来刚才在牌桌上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豪迈气概。

  穆溪大清早地就活动了手脚,有点口渴,就随手从地上捡起瓶果酒,喀拉一声拉开易拉罐,灌了几口。

  几只虫年龄都不是很大,刚才被穆溪打的毫无招架之力,一是反应不过来,二是理亏,但倘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们身上都有种杀手特有的痞气跟灵敏,甚至有两张脸至今还在警务厅的通缉名单上挂着呢。

  “其,其实吧,老大,咱们这些天里也不是每天都这么闲的,这次是个例外例外……嘿嘿嘿嘿嘿!”

  “对对对对对,我们前几天还出去干了件大事呢!蒋哥说的都是真的!”

  穆溪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们一眼。

  “什么大事?说来听听。”

  “前段时间——就是您去Qin那里之后,一直跟咱们的死对头有联系的那位姓苏的雄虫权益协会会长,出事了。”蒋阳用普大喜奔的语气说道。

  “这我知道。”穆溪说,手指曲起用指关节轻敲了敲易拉罐的瓶身,“说点其他的。”

  “这事情还没完。”旁边一只看起来最年轻的小雄虫怯生生地补充,“关键是苏锐好像知道了您的身份,最近一直频繁的往这跑,想要通过背叛那家公司获得我们的庇护。”

  “包括但不限于,将它从审判庭的审判下,解救出来。”

  “事成之后,他能够提供给我们的有……”

  “行了,不用说了。”还没说完,穆溪就打断了他的话,“无非是我把那段视频发给他之后,他觉得害怕了,甚至联想到他被告上审判庭也是我做的手脚,不然他这种时候就应该给黑色组织断开联系,断的越干净越好,才能明哲保身。”

  “是这样的。”

  “但是凭什么要放过他呢?”

  “……”

  “即使这次他没有被审判入狱,也会元气大伤,与其跟他合作还不如选个其他别的什么组织或虫。”

  “……可是您不怕他狗急跳墙之后将您的身份公布出来吗?”

  “怕啊。”穆溪的声音里却没有一丝担忧的意味,依旧冷静透彻。“但仔细想想,公布出来又能算得了什么?无非是让那些上层权贵们知道……他们通缉了几年的杀虫犯,非但没有死,还就躲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等着他们来抓,仅此而已。”

  青年眼皮很薄,晨光敷在上面,显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质感,目光很冷。

  他意味深长道,“这样也挺好,我已经能够想象到那些虫们气急败坏,却又无计可施的表情了。”

  几只虫身形一震,不再说话。

  他们是一个松散的地下组织,最一开始在边境成立,后来辗转到了帝都,里面的虫数始终保持在几十只左右,但却始终有着巅峰的地位。

  就去根本原因并牵扯到了“SPIDER”最深的秘密。

  他们,都不算是真正的虫。

  他们,是在穆溪手中死而复生的实验体。

  他们残破的虫生,因他而得救,而在那之后,也会以他的目标为目标,以他的信仰为信仰,矢志不渝。

  “我们明白了。”蒋阳说,“下次苏锐再来,我们知道怎么做了。”

  穆溪闭了闭眼,“好。”

  “不过我这次来,是因为另一件事。”他复又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你们之间有谁,曾经去过星球MN-85吗?”

  “位于帝国边缘的一颗……小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