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开局

 热门推荐:
  郁涉走后,秦斯反而静了下来。在等一周,在这一周时间里,他试着找到阿穆身上的一切不合理之处,再将证据摆在他跟前,现在贸然地揭穿他,按照他的性格,指定会装傻充愣地糊弄过去。

  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只见房门动了动,打开一条细小的门缝。

  秦斯:“……”

  他又好气又好笑,走过去一把推开房门,原本正站在门口打算偷听的穆溪一个没留神,差点被门板拍飞。

  “那,那个……郁医生怎么说?”他有点忐忑地绞手指,问。

  秦斯看他表情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于是眉梢一扬,“说你确实失忆了。”

  穆溪心中一喜,但紧接着就听他继续说,“你不仅失忆了,而且可能智商也大有损伤,建议你多吃点补脑子的东西,药也稍微吃点。”

  穆溪:“……”

  “还有……”秦斯一边朝储藏室走,一边装若无意地回头问,“我不记得今天有介绍你们认识,那么——你怎么知道他姓郁?”

  “……”

  “郁医生他比较出名哈哈哈我之前在星网上看到过他的照片……那个,没想到你们认识啊哈真巧”

  穆溪心里咯噔一下,这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怎么最近秦斯对他的怀疑越来越多?要是以后总是这么时不时地来一出,他指定受不了。

  秦斯“哦”了一身,似乎并不怎么关注一般,唇角却微微扬起了一抹弧度。

  之前是他忽视掉了,但其实要是仔细回想的话,阿穆身上的疑点,好像真的还不少呢。

  储藏室里面积不大,大大小小的柜子被钉在墙壁上悬挂着,每一扇柜门都紧紧封闭着,似乎锁着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秦斯扫描打开了最边缘的一个小柜子,拉开一个巴掌大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枚小银片儿,捏在手里借着昏暗的灯光端详了片刻,然后握在掌心走了出去。

  叶柒的通讯器依旧是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来了。自从上次落荒而逃之后,叶柒又是很久没有来找他了,这让他有种“被遗弃”的错觉。

  叶柒的声音透过通讯器传来,含含混混的,“怎么?”

  “我想见他。”他开门见山,“我要见你们老板。”

  叶柒:“……”他一个激灵立刻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开玩笑,见他们的老大,那不是要见穆溪,啊不对,在他眼里那是佐伊,可问题是佐伊就是穆溪啊……

  他该怎么回答?其实你每天见到的那个就是他?这样回答会被掐死的吧?

  上天啊,救救他吧。

  “你找他有什么事儿?”叶柒内心疯狂吐槽,好不容易按捺住自己,谨慎地问。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突然想起了点什么。”秦斯指尖摩挲着口袋里冰凉的小玩意儿,随口道,“证实一下。”

  “?”

  “我之前一直在想,给我留下了一个所谓的‘任务’就跑路,并且在那之后再也没有来见我的虫,一定在平日里非常忙。”

  “这样繁忙,并且有能力在不惊动任何机构的情况下将我的身份信息全部伪造一遍,把我成功地塞进诺克蒂斯法学院……这样的虫,假如说不是地下组织,就只能是军委方面了。”

  “但我拜托郁涉问了,军委里压根就没有这一号虫物。而正当我在猜测你们是属于一个怎样的组织时,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秦斯打开摄像功能,好叫那边能够接收到影像。

  “你那天到这儿来,把这个落下了。”

  他一边慢悠悠地说,一边将一枚小银片丢在桌面上,上面雕刻着的蜘蛛睁着空洞的眼睛盯着天花板。

  叶柒条件反射地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

  他回想起前几天来找穆溪,被中途下班的秦斯碰见,匆忙之中离开的那次……

  “SPIDER,是你们,对吧?”

  “……”叶柒深吸一口气,几乎能够想象到通讯器那段秦斯唇角那抹淡笑。否认已无任何意义,再说了,承认组织身份总比暴露老大要强得多,两相权益,不如将计就计。

  “是。你想干什么?”

  “别紧张,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秦斯说,“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们开门做生意,能不能接我的单子?”

  叶柒:“?”

  “你,你要杀谁?”

  秦斯薄唇微启,吐出两个字。

  “穆,溪。”

  *

  “据报道,明天有关审判庭的第一次审判将于明天上午九点十分准时进行,届时将有本台进行现场直播,同时授权CZTV、虫星娱乐、星际ABC站台等多家媒体进行转播。现在我们进行后台采访。”

  画面一转,媒体虫将镜头对准一只虫的手腕,深蓝色袍袖压着白色的衬衫,上面缀着一颗金色的雕刻有审判庭标志的纽扣,以此来代替受采访虫。

  “请问您作为审判庭审判长的秘书官,如何看待这次苏格先生因避嫌而不得参与此次审判?这次审判的质量与公平性是否会因此与以往众多案件不同?”

  “不会。”那袖口动了动,继续翻开一份案卷,似乎在一边回答问题一边一目十行地浏览着什么。

  媒体虫一愣,忍不住从镜头前抬起头,看向眼前的虫。少年眉眼清晰,目光平和,竟然是一只容貌绝美的雄虫。

  只听他少年继续说道,“苏格先生原本就不是专门负责审判涉黑案件的审判官,审判庭术业有专攻,与其抓着这一点追根究底,不如等候明天的审判结果。”

  “……”媒体虫被怼的哑口无言,只好哈哈地干笑两声,心里对选错了采访对象产生了十万分的悔恨。

  秦斯手腕一抖,继续阅读手中的资料。

  前几天蒙拉托一只跑腿的虫给了他一份新搜集到的证据,内容之详细,覆盖面积之广泛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份苏锐与地下组织TORTOISE的往来记录,原来这一切从十几年前他还是雄虫权益保护协会的一名小会员时就已经开始了。

  截止到今年年初,他操纵的虫口贩卖涉及到的虫数已过百虫,几乎是每个月他们都会搜罗年轻貌美的雌虫献给那些上层虫,有时候中间也会夹杂着一些出身贫寒的幼年雄崽——他们被以高昂的价格卖给那些有钱有权的雌虫,以供玩乐。

  在虫口贩卖中,无论是雌虫还是雄虫,只要无权无势,就会成为被捕猎者。

  这些活动在苏锐当上协会会长之后越来越肆无忌惮,他甚至在许多虫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对雄虫权益保护条例进行了某些修改,刻意淡化了雌虫权益,好为之后自己的行为披上合法的外衣。

  但他只进行到了一半就阴差阳错地被立法中心给举报了。

  他耍的小把戏如今秦斯已经掌握了七八分的证据,但还缺少一条把一切都串起来的链条,也没有证虫。

  那些被拐卖的雌虫的只虫信息早就被谨慎的苏锐给销毁掉了,如今找到他们难如登天。但现在……

  秦斯低头再次浏览起那份名单,以及名单上附带的照片,感觉这一切简直有点玄幻。

  也不知道蒙拉是从哪里拿到的文件,里面分明有一份完整的被拐卖虫口基本信息表!

  虽然部分内容有些缺漏,但依照上面的信息找到被他拐卖的虫还是极其有希望的。

  最后一条证据链也被补全,秦斯马上找虫去寻找证虫,果不其然有一只虫出现了,在他的劝说下表示愿意站上审判庭,公开苏锐的罪行。

  “买下我的虫,如今对我很好,他也成为了我的雄主,但一码归一码,我还是无法原谅苏锐。”

  那只被带到秦斯面前的亚雌看上去身体很弱,走两步路都要咳嗽一阵,但他还这样微笑着说。

  “我的雄主也为之前的行为感到了后悔,所以……他支持我站出来,有什么需要他配合的他也会出面。”

  秦斯理解地点了点头。能做到这样真的已经很超出他的预期了。

  一直到开庭那天,可以说是整个帝都的虫,都暂停了手上的工作,将目光转向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展示给公众的审判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