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审判

 热门推荐:
  之前提出要进行直播审判时,审判庭内部就已经爆发了一次不小的争执。

  十一位审判官进行投票,以六比一的微弱优势通过了这一提案。那至关重要的一票,是苏格投的。

  这位代理审判长,非但不因为威尔逊与秦斯关系的日益密切而产生任何的不满,反而尽自己的可能来为第一次负责案件审判的秦斯力所能及地提供帮助。

  “审判庭有这样的惯例,晋级的审判虫必须有一次完整的案件审判经历。而审判庭的案件向来僧多粥少,要不是碰巧这起案子是块‘烫手山芋’,旁虫顾忌着苏格,只敢观望不敢轻易下手,纵使有我支持,你也拿不下来。”

  “我明白的。”秦斯说。

  威尔逊叹了口气,意味深长道,“去吧,好好表现,叫我好好看看,你究竟是不是做‘尺子’的那块料,也让他们看看,你是凭借什么站到了那里。”

  *

  庭审分为四个部分,首先是审判庭展示案件详情,传召原告方和被告方,宣布审判开始。紧接着由原告和被告方各自陈述控诉罪行,庭审员进行记录。然后是审判官进行案件梳理,并允许被告在这一环节进行驳斥,最后由庭审审判官宣布审判结果,完整的过程需要持续整整三天。

  而在第一天和第二天,秦斯是不需要出场的。

  他毕竟还是资历不够,审判庭又是第一次采取直播审判的方式,不同于之前全封闭式的案件庭审,直播就意味着前半部分必须得要一个能镇得住场子的虫。

  苏格找了另一位手中旧案任务比较轻松的审判官,由他来跟进前两天的审判,也让秦斯好好休息,准备应对最后一天里至关重要的驳斥环节和审判环节。

  *

  审判第一天,一片风平浪静,星网上的民众们大多保持观望的态度,很多不知道或者不了解事情原委的虫也开始关注事态发展,最大的论坛里出现了大量的八卦帖,对赌帖,科普贴等。

  到了第二天,立法中心代表列举了有关苏格的九条罪证,并在网上公开发表,引发了大范围讨论,其中两天得到的关注最多,民众的反应也最为激烈。一条是榨雌虫合法权益,二是虫口贩卖。

  对此苏锐的代理虫也做出了相应的回应,先是称所谓“压榨雌虫合法权益”的法案并没有通过,只是普通的提案罢了,并没有真正实施。而关于虫口贩卖……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一派胡言。

  苏锐坚信他们手里不可能有证据,即便有,缺乏证虫的审判也是无法进行下去的。只要他咬死了虫口贩卖的事情他毫不知情,即便是审判庭,也没办法强制将这一点作为他判罪量刑的主要原因。

  经历了这两天,他开始逐渐放松了些,神经不再那么紧绷了。也不过如此嘛,他想,说不定只是关几天意思意思就可以再出来了。虽然公众形象什么的可能全都破碎了,但他攒下的资本,足够他享受到老了。

  但到了第三天,他的美梦彻底地被打碎了。

  第三天。

  审判庭。

  上午九点整。

  直播画面上,已经开始有虫在频繁地发送弹幕。

  【怎么还没出来哇!好揪心啊,我现在都怀疑是不是苏锐真的没干那些事儿?】

  【修改法案原本是真的恶心,但如果是提案的话那也不一定是他做的。】

  【其实我觉得他有的地方做的不对,但也有点无辜的感觉(只虫意见,勿喷)】

  【楼上的醒醒吧别被他欺骗了!现在是他们又将文件改了过来,你去看雄虫权益保护协会七月份的官方账号,什么鬼的“提案”,分明就是正式的,简直离谱!】

  【我还是比较在意有没有贩卖虫口……这个要该怎么证实呢?当年的虫肯定都找不到了……】

  【我看了两天,算是见证了苏某虫的洗白之路[微笑][微笑][微笑]。】

  ……

  秦斯一直到审判开始前都在逛论坛看弹幕,有些意外。

  他原本以为大家相比于案件会更加关注审判庭。毕竟前段时间审判庭被诘难得挺惨,所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起案子,指望从中找到一星半点的差错。但如今对于案子审判的关注度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审判流程本身,看来是他多虑了。

  他从侧门走上审判台时,引发了小小的骚动。

  他生的好看,一双眼睛眸光流转,昳丽非常,偏又冷得很,连下颌骨的线条都是锋利的。

  不少媒体虫见他出来,纷纷将镜头对准了他,其中也包括之前采访过他的那名记者。此时他目瞪口呆,手中控制飞行仪的手柄差点被掰断。

  他是打死也不会想到,那天他随手采访的一只小雄虫,居然是苏锐案子的主要审判官!

  问就是十分后悔,万分后悔,悔得肠子都不仅青了,还完成了托马斯大回旋又打了三百六十个结。

  而在审判庭座位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角落里,有一只虫静静地坐在那儿。

  时不时有虫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一直到审判中途的休息时间结束,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台上。

  穆溪穿着普通的黑色风衣,虽然脸上做了掩饰,但帽檐还是向下压到了最低。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高高的审判席中央那只虫。

  “根据帝国《新刑律》第四百七十二条规定,凡是刻意通过养育虫蛋,或者将居住星球以外的行星中的雌虫带入帝都,为了达到私虫目的而进行明码标价的贩卖的行为,依照受害虫数进行叠加量刑,上不封顶。”

  少年目光如水般清澈寒凉,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整个审判厅的虫都听清。整整一上午,为苏锐作辩护的律师提出的每一条针对审判庭法则跟苏锐罪行的疑议都被驳斥了回去。

  而秦斯说话条理清晰,逻辑也始终在线。

  而直播界面上已经有三分之二都被秦斯相关的内容所占据。

  同时在线虫数飙升到了十六万。

  【这个审判官叫什么名字?他好帅好有气质啊!】

  【刚才惊鸿一瞥,现在能看清楚了,真的好特别,喜欢!】

  【回楼上的,诺克蒂斯法学院刚毕业不到一年的冷面校草,之前学校论坛里还有偷拍他的大量照片哟不用谢!】

  【一时间我竟然有些羡慕对方律师,能跟审判关说这么多的话……】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每当秦审判官背出一条法律条文时,对面都要翻书翻好久才能确定!就这种水平也好意思来审判庭自我审判丢人现眼?】

  【他怼虫也好好看哇啊啊啊啊!就是那种能少说绝不多说一个字的模样……呜呜呜我心动了。】

  【穿着深蓝长袍的样子也太禁欲了吧?】

  【我有预感这次录屏回头会被我反复打开的原因一定是因为舔颜。】

  【想rua审判官看上去就很柔软的头毛。】

  【想摸摸脸+1】

  ……

  穆溪依旧注视着秦斯,看着看着,高高悬起的心一点一点放回了肚子里。

  他之所以跟过来,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担心秦斯会因为站在审判庭上,看到熟悉的场景而不小心失态,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小看了这只虫。

  即便重生了一次,他不再是那只由钢筋铁臂铸就的实验体Qin,但他的内心却依旧强大。

  不但强大,还无所畏惧。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假如说有一天,他也站到了这里,就站在他的对面,接受他的审判……听他用分明毫无起伏却在他耳中宛如天籁的声音宣判他的罪行,看他亲手将镣铐加诸于他的四肢,把带来死亡的毒剂注射进他的心脏……

  这样想来,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至少他是在他的宣判下死去,尽管他至此也不认为他所做的有错……

  只有你,能让我心甘情愿地臣服,沦为阶下囚,哪怕我犯下的所有罪行其实都是为了你,也在所不惜。

  *

  直播还没结束,大量有秦斯的画面已经被截了出来。而在截出的画面上,雄虫审判官自带冷色调滤镜一般,眉眼漆黑,漂亮得如同工笔画走出来的,但一字一句却掷地有声,宛如利剑,将苏锐牢牢地钉进了耻辱柱。

  那是审判的最后一个环节。宣判了审判结果,审判席下一片静寂,随后是雷鸣般的掌声。

  苏锐脸色煞白,浑身僵硬,有那么足足两分钟他什么也听不到,只有最后台上的审判官说的那句“死刑缓期”在耳边久久回荡。

  秦斯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他的五根手指正按在象征着正义与权威的审判庭最高审判席上,暗红色带有木质纹理的桌面倒映着球形穹顶投射下来的幽幽天光。他脚下踏着的是距离席下地面数米高的审判台,足以使他俯视席上所有虫,看透他们每一个细微的神情变化。

  恍惚间他想到了重生前的那场审判,他在下面,林同在上面,宣判了他莫须有的罪行,加诸于他最痛苦的刑罚。

  忆及这些,他一时间满心都是浓浓的倦意,神思有些不稳,而就在这时,席下变故却陡然横生。

  为了保证审判的顺利进行和审判官及参审员的虫身安全,所有虫在进入审判庭大厅时都要进行搜身。

  而原本已经检查过全身,并未携带任何武器的苏锐却在这时忽然浑身一抖,随即全身像是充了气一般迅速膨胀起来,身形在短短几秒间胀大了足足两三倍。

  “噗嗤!”

  接连不断的声音响起,尖刀一般的异肢刺破皮囊,从他的后背,肩膀,大腿等位置捅出,瞬间将他变成了一只异形。

  周围几只负责看守他的审判员猝不及防,身上被刮出大片伤口,痛呼出声,跌下了被告台,“咣当”一声摔进了听审席。

  尖叫声叠起,引发一阵骚动。

  在虫星,有一部分的虫是会因为返祖现象拥有自己的异形状态,例如说皇室卡列侬家族拥有虫翼基因,第一心理治疗师郁涉就是一只有虫翼的虫。一些雌虫会在发情期出现假翅。而有的虫,则继承了祖先血腥的基因,异形时会长出来丑陋而狰狞的异肢。

  帝国法律规定公共场合是绝对不允许有虫体形态的虫——尤其是具备一定攻击性的虫使用异肢,所以有的遗传有异肢的虫一辈子也就出现过一两次异形。

  异形在虫星已经十分少见了,苏锐的档案上也没有提到,是以并没有虫知道苏锐居然有异肢,更没有预料到他居然会在庭上公然发难。

  拥有异肢的虫浑身都是武器。在所有虫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苏锐径直朝着大门口冲去,竟然是想要逃离!

  只要逃出去,只要逃出去,他就能够凭借之前的重买离开这座星球,随便找个什么小地方,隐姓埋名地过完下半辈子!

  他一定要逃出去!他没有错,没有虫有权力惩罚他!

  然而还没跑几步,眼前白光一晃,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最重要的两条锋利的异肢就已经被秦斯干净利落地卸了。

  少年用手撑住桌面,利落翻身,直接从数米的高度跃下,身影在空气中闪了闪,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大厅门口,堪堪挡住了苏锐的去路。

  剧痛传来,苏锐的身体因为惯性止不住地前倾,紧接着又被一脚重重地踹到了腰上,不得不重重地跪了下来。而那跪着的方向,正对着证虫席上的雌虫,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秦斯故意。

  这场意外发生的猝不及防,在场的虫几乎都惊呆了。

  足足有半分钟的功夫,全场一片寂静,尖叫声和嘈杂的喧哗声全部都消失了。

  似乎连穿堂而过的风也静止了。

  周围的安保虫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立刻跑过去用光链将苏锐五花大绑起来,赶过来的医生马上在他的后颈处注射了一针药剂,解除了他的异肢。

  而汇集了在场包括屏幕外所有虫目光的少年却只是轻轻挑了下眉,然后无事发生过一般,转身走出了大厅。

  当天晚上,秦斯干净利落地翻身跃下高高的审判席,以绝对的优势轻而易举地压制住苏锐的一连串动作被制成了动图,在整个帝国星网上传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