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流量

 热门推荐:
  “你你你说那虫是谁?”

  “几年前叛逃科研所的S级罪犯,顶尖科研虫。他就在帝都。”秦斯说,“你们能帮我找到他吗?”

  ……

  叶柒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前往公司的路上,脑海中回响着几天前少年冷静的声音。

  几天前秦斯主动联络他,想要通过SPIDER来找到一只虫,不是别虫,正是穆溪。

  他一时弄不清秦斯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单纯地想要通过SPIDER来寻找当初那个在他出事后替他报仇的暗恋者,还是已经对身边的虫产生了怀疑,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验证。

  叶柒一瞬间产生一种“要不把一切都告诉他吧”的想法,但下一秒就被自己掐死在了萌芽状态。这归根到底还是属于穆溪跟他的私事,他能不插手就不插手为好。

  他也不敢直接回绝这个单子,以免秦斯生疑,只好推说最近道上工作实在是过于繁多,这个单子接不接还是要看上面是否同意。

  地下组织也不是好干的,必须统筹笼络好跟各个势力之间的关系,才能在夹缝中生存。

  再给叶柒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瞒着穆溪秦斯私下里跟他提出的“生意”——“生意”

  对象正是五年前犯下重案的科研虫穆溪。

  亚雌听后动作一滞,神情微微有些怔忡。

  这几天秦斯虽然有在极力掩饰,但他身上还是出现了一些变化,在和他说话时穆溪总感觉他好像已经看透了自己,有时他不经意地回头,就会撞上秦斯来不及收回的,带着审视意味的目光,而当他背过身时,那样的目光就又会再次粘到他的后背上。

  长此以来,他也有点坐立不安,时时刻刻都留意着自己是否露出了破绽,两只虫之间的距离肉眼可见地疏远了起来。

  叶柒偷眼看着坐在公司办公桌前,指间夹着一枚银片一上一下抛着玩的穆溪,无力道,“无论他是真的对档案上的‘穆溪’产生了好奇心,还是说怀疑SPIDER跟‘穆溪’有牵连,甚至说是怀疑您就是穆溪,都只是猜测而已。”

  “总之他不会想要穆溪的命,他只是想要逼他出现,这就是他选择SPIDER的原因。”

  “……”穆溪摸了摸下巴,背部向后重重一靠,深深地陷进了宽大的悬浮皮椅里。椅子在空气里流畅地旋转一周。

  “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前些天我通过一些不是那么合法的手段从TORTOISE那儿拿到了一份对苏锐会造成致命打击的资料,代价是将两个星际运输站划给他们。”穆溪缓缓道,语气轻松得仿佛口中那“两个星际运输站”背后没有上亿的资金流入似的。

  “然后我让之前埋伏在审判庭的那个成员把东西给了Qin,虽然自认为手段已经足够隐秘了,但没想到他还是发现了SPIDER的痕迹。”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叶柒说,“那天的审判很精彩,那份详细的资料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穆溪笑笑,不说话了。过了大约半分钟,他忽然开口,声音很轻,几乎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问叶柒,“既然不是深仇大恨,那他为什么想要‘穆溪’出现呢?他明明……压根就不记得有这么一只虫。”

  午后的阳光灿烂浮华,尘埃在投在桌面上的一束光柱里起起伏伏。叶柒从来没有听到过一向无法无天、狠辣果决的老大用这样落寞的语气说话。

  “他前世不记得我,后来也抛弃了我,把有关我的一切都忘得干干净净。”穆溪说,“却忽然对一个已经死在了案卷深处,被过去埋葬了的‘穆溪’有了兴趣。”

  “你说我能怎么办呢?”

  叶柒静了片刻,犹豫着开口,“要不……你把你的身份全都告诉他?包括之前为他做的那些,包括他的复活,他的重生,他的一切一切……他的记忆已经出现了好转的迹象,亲口承认总比被发现要好得多吧!”

  “不行。”穆溪断然决绝,“告诉他,让他为难?”

  “他或许会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复活他的救命恩虫穆溪,喜欢在帝都他孤苦无依时始终陪伴着他的阿穆,甚至喜欢总是跟他针锋相对来吸引他注意力的少尉佐伊,但不会喜欢一名从前世一直纠缠到如今的S级罪犯。即便是因为感激我做过的一切跟我在一起,之后也会一直承受着永无止境的煎熬的吧。”

  “……”叶柒:“可你刚刚提到的那些虫,不都是你吗?”

  “是我,但又不是我。他们之间相隔着厚重的屏障,而真正的我,根本就是一个只会躲在‘他们’背后的软弱的混蛋……再等等吧,现在还不是见他的机会。”他低声说,“我还没有完成目标,还没有……替他复仇。”

  “等到最后,我再陪他走一段路,看着他荣光加身,看着他夙愿得偿,看着他登上最高审判席,为自己辩驳,为自己翻案,彻底拜托前世罪恶的阴影……到了那个时候,我可能会去自首。”穆溪淡淡道。

  “在他的审判下死去,也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呢。”

  *

  有关苏锐的直播庭审已经尘埃落定了好些日子,但相关的热度依旧没有消退。而直播审判的模式首战告捷,是出乎审判庭所有虫的预料的,狠狠打了那帮迂腐守旧的虫的脸。审判庭也顺势推波助澜,极力洗刷之前被泼的脏水,一连在官方账号上公开了几起旧案的复审报告,证明了当年审理案件的真实性。

  一周之内几次登顶热搜,是一般帝国机构难以企及的高度了,简直堪比卡列侬皇室。而那几次位数靠前的热搜词条则分别是#苏锐审判庭庭审#

  #天才雄虫审判员秦斯#

  #苏锐异形#

  #审判官盛世美颜#

  #又A又飒又能打#

  五条热搜有三条都是关于秦斯只虫的,剩下的流传的直播视频剪辑也大多都是秦斯负责的第三天庭审的现场,镜头也总是“不经意”地扫过秦斯,而前两天的内容几乎一点也没占。

  虫的本质都是老色批,帝国民众也是看脸的。试想一下,在无聊乏味的庭审过程中,看到一只垂垂老矣的虫拉长嗓子宣布审判结果,哪里会有看一个年轻俊美,气质矜贵的少年雄虫条理分明地进行审判更带劲?

  更何况,虽然秦斯本虫确实有些面瘫(?),在台上更是不动如山,但看在不熟悉他的观众眼中却是自带冷面颜霸光环。

  【今天依旧不想起床:啊啊啊啊他真的好好看,低头翻看记录时嘴唇的线条也太精致了吧!】

  【最可爱的小Q:求多给一些近镜头啊啊啊!刚我看到的那是他的眼睫毛吗好长好长!】

  【非著名法学虫:有一说一,他真的是刚毕业的虫吗?(非杠,只是他这审判时的气场也太强大了吧,正常虫一年时间根本就锻炼不出来的好吗)】

  【八八四:听说之前是法学院院草,念书时成绩好到逆天,我还有学校论坛里的视频,当初他在课堂上被老师喊起来背法律条文,直接背了大半节课,当时老师下巴都快被惊掉了,他自己都不会背哈哈哈!】

  【Alice:楼上的私我私我!】

  【是丸子呀:让我看看!】

  ……

  【想看+10086】

  “……”什么乱七八糟。

  秦斯洗过澡,一边擦头发,一边点开了一个同事发给他看的链接,结果里面全都是在讨论他那天的审判,甚至还摸到了他之前在学校里的照片。

  本来他听说审判过程中有那么一点关于他的小水花,并没有多么在意,但眼看着各种照片都被传到了网上,也出现了一些在念书时认识的虫的匿名或非匿名爆料,他垂眼思忖了片刻,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林同尚且在第一眼见到他时对他产生了怀疑,觉得他跟实验体Qin之间必定存在着某种联系,那么万一原来科研所里的其他虫也认出来他……后果不堪设想。

  他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提议采用直播的方式来进行审判庭舆论公关的行为了。

  诚然,这次审判可以说是很成功,为他之后在审判庭内部更进一步打下了坚定的基础,但付出的代价是他没考虑到的。

  “笃笃”

  门敲响了两下,秦斯瞥了一眼,“进来。”

  说完他马上快速地低头检查了一下浴衣,然后不自然地将领口往中间扯了扯,活生生将原本松松垮垮的浴衣穿出了衬衫的禁欲感,还是布料最厚重,扣子扣到最顶端的那种。

  自从他总是不自觉地把阿穆当作是自己之前认识的那只虫后,他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但潜意识里总是害怕占他的便宜,因而会尽量地跟他保持距离。

  他刚整理好衣服抬起头,穆溪已经朝他走了过来。

  青年的脸色很不好看,最近可能是因为他口中的“找工作”而烦恼和秦斯的疏远,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倦意。

  “怎么了?”秦斯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有些紧张地开口问。

  穆溪神色凝重。他拽着一头雾水的秦斯从房间里出来,一直走玄关处,然后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一双眼睛盛满了惶惑。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几秒的安静过后后,他转头盯着秦斯,突然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