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把柄

 热门推荐:
  秦斯屏息凝神了片刻,一声嘶哑的尖叫再次从楼顶传来,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响,还有乒乒乓乓丢东西的声音,尽管隔着一层墙壁还是清晰地传来,看样子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一想到楼上的虫,秦斯眉心轻微地蹙了蹙。

  穆春来,当初最强实验体改造的发起者,醉心于名利的科研虫,如今的疯子。

  他沿着楼梯上去,只见不知为何一向紧闭的大门此时正敞开着,里面黑咕隆咚的,摔砸东西的声音和鬼哭狼嚎声正从里面传来,走近时还听到了来自陌生虫的咒骂声。

  秦斯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下,就看见一只染着黄头发的雌虫骂骂咧咧地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秦斯,神色微微缓和了一些,点头示意。

  秦斯认出来他是住在楼下隔壁的虫,于是也点了点头。

  “我雄主他雌君正在孕育虫蛋,楼上这个疯子成天嗷嗷乱叫,迟早有一天被虫打死!”那只亚雌愤愤地跟秦斯解释,然后扭头“呸”地一声吐了口唾沫,掐着腰,提高声音冲里面道。

  “真惹急了信不信我把你从窗户口扔出去?别成天装疯卖傻!”

  秦斯:“……”他,替他雄主,的雌君?这关系对社恐的他来说有点复杂。

  眼看这只亚雌一扭一扭地下了楼,秦斯收回视线,踏进了那扇门。

  屋子里的尖叫戛然而止,门也被轻轻地带上了。

  “你喊什么?”秦斯打开灯,然后一步步走过去,心平气和地看着眼前的虫,眉眼间没有一丝戾气,似乎是在瞧着邻居家不懂事的小孩。

  少年白皙如玉的侧脸与之前穆溪照片上一模一样,瞬间跟记忆里实验体Qin的身影重合到了一起。

  恐惧如同海啸一般铺天盖地而来。

  “别,别杀我……我有你想要的东西,你别杀我……只要你不杀我,我保证把那东西给你……”穆春来蜷缩在墙边,用长长的沾满灰尘的窗帘把自己的身体给裹住,只露出一双苍老恐惧的眼睛。

  “你不是想恢复身份吗?我帮你……帮你,我有林同的把柄,要多少有多少,我全都给你……”

  乍听到他提到这个名字,秦斯眸中冷光一闪。他捡了沙发上还算干净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静静的打量着穆春来,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穆春来马上顺杆爬,哆哆嗦嗦,口齿不清地说,“他他他他贪污受贿,每一场审判他都收钱,谁给的钱多他就帮谁!当时还找我要钱,非得我给钱才办那案子……”

  说到一半,他猛然想起来对面的虫不是别虫,正是他设计的虫,于是声音又哑了下去。对面的秦斯反而笑了。

  “都说你是疯子,但疯子也有自保的能力吗?”

  穆春来一怔,随即刚要说什么,秦斯就揉了揉耳朵,“别叫了。没劲。”

  他换了个姿势,歪了歪头,“其实我比较好奇,这是我第一次在你清醒的时候出现在你面前,但你好像并没有很惊讶?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是穆所长这些年见过了大风大浪,所以比较镇定,还是说……”他的目光盯到了穆春来脸上,密切地观察着他的反应,看到他脸色灰败,顷刻间肯定了自己的第二个想法,然后才缓缓吐出几个字,声音含着冰。

  “是谁告诉你——我还活着的?”

  *

  “根据此次庭审考察结果,秦斯完全具备成为候选审判官的资格。”

  审判庭的审判官会议室中,苏格说。

  审判庭上有审判官十一虫,分管着十一个审判小组,每个小组大约有五人,负责审判各种各样不同类型的案件。他们所有虫,便是审判庭的主体。

  一片静寂。

  第六组的组长犹豫着说,“但距离下一届审判官还有一年多,现在定下来会不会太早。”

  旁边一只资历较老的虫冷哼一声,阴阳怪气,“这种案子还真的有虫会把它当回事儿?但凡是只虫都能把他办好吧?真搞不懂你们在想什么!当初这案子本来就轮不到他来接。”

  不是别虫,正是负责苏锐审判前两天的那位。他是第七组的负责虫,主管涉黑案件的审判,在这方面资历可以说是无虫能及,所以他一直觉得虽然这起案子是秦斯挑的大梁,但他才是稳住场面的虫。

  然而无论是媒体虫铺天盖地的报道,还是星网上的直播宣传,他的身影完全被隐没了,几乎成了整场审判的背景板,心中自然十分不爽。

  虽然他的确前期工作什么也没做,只是单单走了下流程罢了。

  他这话说说也就算了,苏格本来就就是不会跟他们计较的虫,顶多当作没听见,但事不凑巧,威尔逊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也不知道站在门口听了多久,听见这句后直接踏了进来。

  “看来我老头子做的决定,叫你们为难了。”威尔逊声音沉沉,从背后传来。

  所有虫都立刻全体肃立。

  苏格伸手扶住他,“庭长,您来了。”

  威尔逊没搭理他,目光炯炯地盯着刚才发声的那虫。那虫面红耳赤,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不说话了。

  在场的审判官大部分都是威尔逊之前在法学院代课时教过的学生,后辈,有那么一两只不是的,后来也大多是受他的教诲,被他手把手带上岗位的,因而对这位年老的审判长格外尊敬。

  更何况终身制的审判庭庭长制度也就意味着只要威尔逊先生一天不驾鹤西游,他就对审判庭仍然享有最高决定权,不受任何虫的限制,不说普通审判官了,就连代理审判长苏格的权力,相比于他也也是不值一提。

  “是有虫觉得自己的审判水平已经完全达到了巅峰,自认为假如说那天的审判者是自己,在无数的媒体镜头和审判庭首次直播的压力下,能够表现的比秦斯要好上几倍对吗?”

  大家都不吭声了,头垂的更低。

  这些天他们也看了星网上热帖,不得不承认,秦斯的颜值始终在线,但最重要的还是审判的气场,而气场则源于毕生所学与天生缜密的思维方式。这些都是别虫努力来的,没什么好说三道四的,也只有那个资历老点儿的审判官估计是害怕自己在下一任审判官选拔中会被淘汰掉,故而发了两句牢骚。

  “都当了这么久的审判官了,还把自己放到跟审判员同等的高度上,不觉得害臊吗?作为前辈,想想我当初是如何带你们的,别太掉档次了。”

  威尔逊话说的轻描淡写,却像是挥出去了一巴掌,打醒了好几只虫。古地球有句谚语,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有虫不是希望审判庭越来越好,但倘若后继无人,这一代再怎么优秀也只是绝响。

  再说了……他们大部分还是对秦斯抱有很强烈的好感的。

  审判庭雄虫比例不比帝国整体雌雄比好到哪里去,秦斯这样又好看又有实力的雄虫,要不是他性格内敛,外表也给虫一种清冷不易亲近的感觉,否则早就成团宠了。前几天还有胆子大的年轻雌虫跑到秦斯他们小组去要电子签名顺便合照呢。

  威尔逊这话的意思,便是暗示他们好好帮忙培养一下秦斯,这是个好苗子。十一位审判官谁也不愿被认为是个嫉妒后辈的没风度的虫,纷纷称是,而给起带来的最显著的影响,便是……

  这两天,秦斯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工作量增加了。

  从前不属于他们小组内容的案件是不会被分给他们的,而如今各种类型的案件都会被分派到他手中。要说多倒也不多,没到需要加班来完成的地步,很多案件审判分析都是半成品,只需要捋一遍审判思路,简单设计一下就可以。

  而看的案子越来越多,到了最后,秦斯甚至只要别的虫提到案子中的关键词,脑海中就立刻浮现出那起案子的时间,地点,虫名,相关法律条文等等等等,感觉自己像是成为了一种什么虫型智脑存储仪。

  他起初觉得是有虫在整他,但后来却发现不是这么简单。

  谁整虫还会把他交上去的审判意见进行批改,又再送到他手里?

  他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他在整个审判庭地位的变化,从一开始的无虫关注到现在提出的每一条意见都会被放在重要位置进行参考,他在暗中的支持者,好像越来越多了。

  真好,一切都在朝着他所设想的方向发展。他的唇角缓缓勾起。

  下午,快要下班前,他的面前只剩下了一份案卷,翻开后就会发现里面是一连串收款数字日期。

  这是那天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疯的穆春来手中拿到的所谓的“小辫子”,看着既居然还真有点意思。

  林同真是跟他的雄主苏锐像到了一定的程度,都对于积累财富抱有谜之执着。苏锐贩卖虫口,林同篡改案件审判。

  秦斯翻了几页就翻到了最后,那是他离职审判庭之前做的最后一个案子,结案报告是五年前,科研所案子,收款9687万星币。

  交易虫:林同、穆春来。

  交易对象:实验体008号Qin

  要求:受审判者——死无葬身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