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公关

 热门推荐:
  “?”什么可以不可以?

  是说讲故事,还是亲亲?

  穆溪足足愣了两三秒,耳根微微发红,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得晕头转向。他偏过头,小声说,“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可以的。”

  ……

  睁开眼时已经天色大亮,拨开迷雾的感觉如同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被搬开,轻松无比,无论是秦斯还是穆溪,都有着同样的感觉。

  然而有得必有失,后果就是这天因为起来太晚,秦斯有史以来第一次翘了班。然而罕见地,没有虫催他。

  他不知道的是,审判庭正在因为林同突然刺杀苏锐的事情而焦头烂额。

  这样的事情其实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比如说同伙中的一虫锒铛入狱,而另一虫未免自己受到牵连,从而出手解决昔日的同伴。可问题是在这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发现林同跟苏锐犯下的这些案子有关,更何况,根据从公安处调出来的信息显示,林同这只虫,分明是处在被劫持的失踪状态啊。

  难道说他是为了谋害自己的雄主而蓄谋已久,刻意制造出“被劫持”的假象?

  所有虫都忍不住这样猜测。

  他们在苏锐被杀死的308房间里还发现了一枚小银片,根据比对很有可能是凶器,并且从形状和我材质上来看,应当属于已经消沉了很长时间的地下组织SPIDER。倘若不是他们当场逮捕了林同,相比一定会以为是SPIDER做的案。

  既利用失踪一事为自己做了无关证明,又制造了虚假证据,林同在看守员眼中已经是不可辩驳的罪犯,被直接扣押到看守所中,等待流程。

  虽然苏锐按照之前的审判结果是死罪,但毕竟有缓刑,再加上法律对于雄虫的偏袒,林同刺杀他这一行为直接把他送到了与之前苏锐同等的境地。

  着实是悲哀。

  消息被审判庭封锁了,当天下午,秦斯从悬浮车上下来,走进审判庭时才感觉到气氛不对。

  在开会时,秦斯先是因为之前的审判考核结果,被破格提升到了实习审判官的位置,跟他一同到这个位置的还有两只雌虫。

  实习审判官其实和普通的审判员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差别,只不过是会提前接触一些审判官的日常事务,为之后顺利通过审判官测试积累经验,但相应的也会格外繁忙。

  秦斯前几天就已经感受到了这种“爱的锻炼”,所有并没有多么惊讶。

  这次开会,参与的除了十一位审判官和老审判长外,就是他们三只实习审判官了。

  不知道为什么,秦斯总感觉其他审判官似乎在回避着他的眼神,哪怕是无意中触碰到了,也会迅速地低头避转开。是他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很少在意形象的秦斯破例摸了摸脸,也没感觉摸到了什么。还是说他们中间有虫认识他?

  不应该啊。他明明记得当初审判Qin时出于保密需要,不允许摄像录像,对外也声称他五大三粗,相貌可怖。而且当时的审判官中只有林同一只到场,审判庭其余到场的虫总共不到二十只。这五年里这二十虫走的走,散的散,没有一个是留下来并且当上审判官的。

  想到这,秦斯稍稍安心了些。

  “昨天深夜看守所的事情大致内容大家都已经了解了吧。”苏格说,“当天走廊及室内室外的监控仪清晰地记录了林同潜入审判庭看守所,替换掉其中一名看守员,并进入308杀死苏锐的全过程。”

  听到“林同”两个字,秦斯的眸光闪了闪。

  “目前那名看守员的身份已经得到了核实,是曾经林同还留在审判庭时替他跑腿的组员之一,所以情况应当是苏锐想要借助之前从林同手中得来的虫脉,也就是这名看守员逃出去,但显然,他错误地看待了自己如今的身份,所有并没有等到看守员进来。”

  “而在当天下午林同也联系了看守员,他曾经的组员。或许是对这名组员有足够的了解,因而他并未透露自己计划的一丝一毫,只是在通讯过程中不知使用什么操作,获悉了其如今在看守所的位置信息,并在深夜潜入实行替换,冒充他前去了308,杀死了苏锐,并扔下有关地下组织SPIDER的杀虫工具,企图混淆视线。”

  苏格双手交叠,嗓音低沉,“这是根据审讯结果和一切证据而得出的解释。”

  没有审判官说话。

  一切听上去简单又合理,逻辑无懈可击。

  秦斯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

  不对……

  首先,既然是林同跟看守员联系,那当时林同的身份是“失踪虫口”,作为接到通讯的昔日下属,那名看守员为什么不报警?从下午被联系到晚上案件发生,中间还有那么长的时间。

  假如说是林同隐瞒了身份,或者是不让他报警,也算能说得通,可他还是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林同一定要联系这个看守员,他难道不知道这名看守员并不打算在当天去帮苏锐逃跑吗?为什么一定要先去一趟他的房间,再去杀了苏锐?

  还有,SPIDER。

  他盯着光屏上的东西看,只一眼他就发现这枚蜘蛛银片跟真的SPIDER标志性武器并不一样。

  他曾经用这个作为武器在MN-85生活过那么久,早已对这个玩意儿了如指掌。那么林同既然想做伪证,为什么还会用假的东西?秦斯了解他,他是个谨慎到极点的虫,因为不清楚而贸然使用假的银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在那之前有虫无比确信地告诉过他,这个就是真的SPIDER武器。

  而能够给他如此肯定答复并且让他信任的虫,要么是SPIDER的死对头,要么本身就属于SPIDER。

  再结合之前林同一定要跟看守员联络的行为……秦斯心中有了个不确定的猜测。

  其实林同杀死苏锐这件事,原本就是被虫操纵着的结果。

  那只虫对林同说,杀了你的雄主,提着他的头颅来献表你的忠诚。我会把SPIDER的标志放在那名看守的房间里,你可以拿着它为自己脱身。

  那么,看守到底是谁的虫?是SPIDER吗?

  脑海中忽然有一道白光闪过,秦斯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结合他的记忆跟穆溪昨晚的讲述,穆溪是那个S级罪犯穆溪。

  但那个后来挟持他控制他的佐伊,站在叶柒背后的虫,又是谁?

  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秦斯想起以前他列下来的,有关穆溪跟SPIDER之间的种种牵扯,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天他进门后看到的场景,叶柒毕恭毕敬地站在穆溪跟前说着什么……

  那姿态,俨然是向上级汇报工作的姿态啊!

  难道说……

  秦斯不由得磨了磨牙。

  很好。

  他的心脏因为一瞬间的通透而剧烈跳动。嘴唇紧抿,刚才有关SPIDER的不好的猜测顿时被压回到内心深处。

  不能说。

  万一真的是穆溪干的呢?那他岂不是在把穆溪往嫌疑犯的位置上推?

  不能说……反正目前除了他之外,也似乎没有虫发现任何异样,一切都是原本就注定的,是林同想杀苏锐,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秦斯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捏捏鼻梁,感觉自己真是心力俱悴。养媳妇太难了,还得对他的那些小把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他回家后,再跟他算这笔账。

  秦斯想起昨天晚上他正在和穆溪说话时,穆溪收到的那个短信,想来就是事情成功后的报喜短信。

  “虽然这起案子中还有一些漏洞,但根据林同的交代应该很容易补全。”苏格说,“另外,因为审判庭审判小组有很多虫曾经跟随过林同,所以为了避险,之后的事宜就继续交给看守所负责。”

  他说完,余光却瞟到一旁的少年在罕见地出神,脸色有些古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可真稀奇,居然有事情能够分了秦斯的心?

  “秦斯?”苏格温和的声音在会议室响起,“你在听吗?”

  秦斯:“……”

  他打了个激灵,抬头才发现全会议室里的虫都在用一种奇异而莫名慈祥的目光注视着他。

  审判官A笑眯眯,拗出一脸的和蔼可亲,道,“是不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呀?怎么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审判官B翘着兰花指,娇滴滴道,“虽然说能者多劳!不过太辛苦我们也是会心疼的!”

  审判官C扶了扶眼镜儿,一板一眼道,“事先声明,在审判庭内部违背《劳动虫保护法》是不允许提起诉讼的。”

  审判官D皱着眉头,“别搭理他们!最近给你的案子是不是有点多?多了你得说,做不了地分给那两只虫也是可以的。”

  他说的另外两只是指跟他同样晋升为实习审判官的雌虫。只不过那两只虫最近也正在经受秦斯同款的磨练,闻言脸都吓白了。

  秦斯瞄了他们一眼,于心不忍,“没有。”

  “有什么要说!”一只形容粗犷的雌虫伸手越过座椅间隔,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豪迈道,“我们大家不都是想好好培养你……们嘛!都是好苗子,为了审判庭的明天!”

  “为了……审判庭…的明天。”秦斯扯了扯嘴角,麻木地点了点头,务必诚恳道,“我明白的。”

  他明白了……个鬼!这伙虫应该是被威尔逊给传染了,把他当做了什么审判庭救星。

  他终于隐约明白了为什么他刚进来时就觉得其他虫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中二病真是要不得。

  “好了,言归正传。”苏格拍了拍手,对于眼前的局面十分满意,嘴边的笑简直让虫如沐春风。他看着秦斯,认真问,“虽然交给了看守所去办,但看守所毕竟是属于审判庭的下辖机构,关于这件事,我们也得给出看法。”

  秦斯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苏格说,“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鉴于你上次直播审判对于审判庭的名誉公关起到了扭转乾坤的作用,这次,我们大家都想听听你的想法。”

  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秦斯,显然是对上次审判庭直播的盛况印象深刻。

  秦斯:“……”

  其实……

  大可不必。

  别看了!

  再看我也不会出面去解释这件事的!

  ……

  一个小时后,有关审判庭实习审判长的一条解释审判庭突发事件的视频迅速冲上了星网主页的热搜排行榜。

  封面的少年面容冷漠俊秀,黑眸清澈,审判庭标志的徽章在胸前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