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参观

 热门推荐:
  SPIDER是穆溪在脱离科研所之后,而秦斯醒来前诞生的。在那段日子里,穆溪不得不东躲西藏,过的昼夜颠倒。他消耗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来完成两件事情,一件是替Qin寻找一具合适的躯壳,一件就是组织成立SPIDER。

  SPIDER的诞生并不是那样简单的,对于一个原本所有天赋都在科研方面,在帝都可以说是无权无势的雌虫来说更是如此,别提他此时还正处于科研所跟审判庭的双重追捕当中。但命运往往会在不经意间给予你转变的契机,而穆溪等到了这一天。

  在他还在科研所工作时,有时候经常前往一些距离帝都极其遥远的星球。他到那里调查族群基因,采集生物样本,有段时间他甚至还前往了虫族和兽族大战的星际战场,随军生活过一段时间,目的是考察有关“虫族军队基因改良”的计划是否可行,而所谓“虫族军队基因改良”正是后来的038计划。

  穆溪曾经无数次后悔过,假如说当初他没有中规中矩地递交那一份考察表,从而使得这个计划开始萌芽,那么是不是最强实验体Qin就不会被制造出来,后续的一切悲剧也不会发生。

  不过正是因为他在边境军队中待过一段时间,因而在那里留有自己的虫脉,在那里的某些地方他甚至比帝都还要熟悉,其中就包括MN-85星球。

  那些年他在帝都和边境来回奔波,SPIDER也从一开始的只有那几个实验体变得有了其他正常虫的加入。

  再后来,他在MN-85定居了。原因无他,Qin苏醒了。

  他想让他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虫就是他,从此之后看到的也只有他一只。

  *

  秦斯踏进大门时,电梯刚好降落到一楼,门“叮”地一声打开,一胖一瘦两只虫走了出来。

  秦斯盯着他们的脸,蹙了蹙眉,有一只长的似乎格外熟悉。

  他扯了扯穆溪的衣袖,偏头问他,“他们……也是实验体?”

  穆溪:“是。在你死了之后,他们被怀疑有‘替你报仇’的隐患,所以被一并秘密处死了。”

  “……”秦斯问:“那事实是?”

  “事实是他们兔死狐悲,打算一把火烧了科研所,但还没来得及行动而已。也没那么严重。”

  “……”

  “不关你的事,不必感到愧疚或者其他什么奇怪的情绪。”穆溪抬手懒洋洋地揉乱秦斯柔软的黑发。

  “就算没有你的事情,他们也迟早会走上这条路。科研所跟实验体之间的矛盾早在他们被制造出来的那瞬间就已经深埋,说到底……”

  “虫性当中以己度虫的劣根性,和对未知的恐惧才是导致这一切的根本吧。”他声音放低,像是在注视着走过来的几只虫,又像是什么也没看,悠悠道。

  “……”

  “去吧。”穆溪轻轻推了一把秦斯的后背,“去认识一下你的‘前辈’。”

  少年猝不及防,小小地踉跄了一下,动作有些僵硬,有史以来第一次连背影都透出茫然无措来。他的表情也是一片空白。他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场景,因而脑海中压根就没有该如何应对面前情景的措施。

  反倒是迎面走来的几只虫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更自然一些。

  “Qin对吗?”蒋阳“嘿嘿”笑了两声,摸了摸光秃秃的后脑勺,笨嘴拙舌说不出什么话,只好看着他傻笑。

  “别喊人家Qin。”一旁一只虫纠正他。他温和地看了眼少年,询问道,“你是秦斯对吗?你好,我叫段泽,编号003。”

  他友好地朝秦斯伸出了右手,秦斯迟疑了一下,缓缓地,郑重地将手递了过去。

  段泽正是他先前看着觉得眼熟的那位。他握着秦斯的手掌干燥有力,秦斯有一瞬间甚至不易察觉地想到了林同。那个当时在他身边靠伪装来欺骗他信任的林同——一样的给虫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但他能感觉出不同来,林同是伪装的,他本身就是活在虚假当中的虫,周围的一切都玻璃纸一样只是维护他虚荣的道具,但眼前这虫不一样,他的眼神一样的眼神明亮而真诚,带着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让秦斯在第一眼看到他时就感受到了信任,就连他自己也感到奇怪。

  是因为他对于自己来说属于“前辈”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秦斯想了想,低声问,“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他指的是前世在科研所。虽然那段日子浑浑噩噩,但他俩同为实验体,如果说有过交集,那么也应该就是在这一时期。

  此话一出,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穆溪。他原本正抱臂倚着大厅的柱子,唇角噙着一抹浅笑看着秦斯的背影,此时听到这话马上警觉了,收起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朝他们走过来。

  嗯?他俩认识?穆教授大脑里那根弦蹭地一声就绷紧了,这事儿他怎么从来没听段泽说过?

  但走到旁边后他把手搭在秦斯肩膀上,却发现段泽比他的表情更惊讶。

  他讶然地睁大了眼注视着秦斯,似乎在努力地思考,但片刻后还是遗憾地摇了摇头,然后有些抱歉地指了指自己的头,毫不留情地推锅。

  “实在是不好意思,穆先生复活我时技术还不是那么成熟,我有很多之前的记忆都丢失了。”

  穆溪闻言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忍不住插嘴,“不怪我!是你自己非要在还没完全好完全的时候就停止吃药所以才脑残!”

  段泽额角青筋直跳,已经看出来在强忍。或许是为了在老大雄主跟前保持对自家老大最后一丝恭敬,好给他留一点面子,所以并不搭腔。

  但穆溪对于证明自己的科研实力这一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执着,尤其是在某虫面前,于是他转头看秦斯,“本来就是。你问Qin,当时他醒来是不是也要一直吃药?”

  秦斯冷静地把他一直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给扒拉下来,微笑地反问,“是,我一直吃到了你说可以不用吃。”

  穆溪露出一点得意洋洋来,但秦斯下一句就是,“既然你主动说,那么我也想问一下。”

  他看着穆溪,抛出了致命一击,“为什么一直吃药的我也会出现记忆缺陷?”

  穆溪:“……”

  几只虫都是强忍着不笑出声,但段泽已经不想给老大面子,嘲笑得丝毫不留情面。

  “我们可能是无意的。”他冲秦斯眨了眨眼,“但你的复活可是当时他最重要的任务,所以出偏差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秦斯:“啊?”

  段泽说:“所以你就得考虑一下,究竟你的记忆问题是失误呢,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毕竟老大这只虫劣迹斑斑,有些时候可是会有点奇怪的恶趣味,比如说在你的药里动手脚什么的……”

  话还没说完,段泽整只虫忽然在原地消失了,下一秒,不远处走廊口空气扭曲,一个虫形凭空出现,正是刚刚的段泽!

  他的右手挡在嘴巴前,手指间还夹着一枚锋利的小银片。

  “老大,你不讲武德啊。”他一步步走回几虫身边,挑眉道。

  穆溪掸掸袖子,回敬道,“那不是也没把你舌头给绞断么。”

  刚才太快,但秦斯还是捕捉到了那抹划过空气的银光,正是从他袖口中抖落的,而且很显然是已经触碰到了段泽的,但他为什么会忽然消失,又能忽然间出现在其他地方?

  段泽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那是他的能力。”虽然并没有开口发问,但穆溪并没有忽视他眼底的惊愕,开口解释道。

  “我在复活每一只虫的时候就发现了,有些能力会随着灵魂而转移,并不像是我们之前一直以为着的只能局局限在固定的身体当中实现。当然假如说能力大部分是依赖于身体而非精神力的话,这个发现就不奏效。”

  “比如说你。”他轻轻牵起小雄主白皙修长的手,五指分开,露出每一根手指中央关节处那枚月牙形状象牙白的疤痕,那是植入的光刃收回肉.体的地方。

  “这种,就属于依赖于身体的能力。”他用右手食指指肚在疤痕处轻轻摩挲了几下。

  “没了之前的身体,附在身体上的能力就会消失,除非再进行重新的改造,就像你醒来后对我要求的那样。”

  “……”

  秦斯只感觉温热的触感在关节处徘徊,打着转儿,有点像撒娇,又像是调情,偏偏还在别的虫的注视下……惹得他心底一颤,像是有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一下一下不轻不重地踩着心脏似的,内里柔软得几乎化成春水。

  “而依附于精神力的能力改造就要广泛得多了。比如说记忆力,思辩力,包括机甲操控的精神阈值……比如说分子重组的瞬间空间移动能力等等等等。”

  穆溪又说了些什么,秦斯已经听不下去了。他领悟能力一向高得出奇,穆溪直说了开头他就大约明白了。跟别提他的手指还在他的指间徘徊不去。

  最后秦斯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反手朝上一抬,跟穆溪十指相扣,不让他再乱动。

  穆溪一楞,瞬间安静了下来,像是被安抚住了的某种生物。

  秦斯耳根微红,但面容还是雪白。

  他对段泽说,“你能带我去看看你们楼上吗?”

  段泽含笑说,“当然可以。”

  “毕竟不久之后,说不定咱们的工资都得靠你来发了。”

  秦斯:“……”

  他一边跟着段泽走着,一边思考这话是什么意思,就只觉得手背忽地一热。

  他偏头一看,怔住了。

  原本和他十指相扣后就不吭声了的穆溪,正把交缠着的那只手带到了唇边,轻轻落下一个吻。

  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垂落。正好他们走到了走廊旁,落日的余晖照射进来,灿金灿金地落到他栗棕色的头发和眼睫上,镀上一层光芒,像极了古地球时候凤凰华丽的翎羽。

  神圣又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