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同行

 热门推荐:
  “……”秦斯上下打量了穆溪一遍,觉得额角的青筋都欢乐地跳起了舞。

  他真是恨不得将背包里的长袍给取出来裹住他那张脸。这姓穆的不就是仗着自己的照片被他临逃走时销毁了,所以肆无忌惮呗,但保不齐就有虫之前见过他,要是在审判庭门口被抓着了那可就好看了,说不准还能被关进去跟林同交流下感情。

  他磨了磨牙,伸手拉开车门,率先钻进车里。

  悬浮车缓缓升起,绕着审判庭旋转一周朝他们的住处加速前行。

  秦斯坐进去才发现里面没有司机。

  “你会驾驶悬浮车?”秦斯讶然。

  “学过。”穆溪说,“之前在边境的时候随军部队什么都教,不学点东西压根活不下去。我还会开飞船呢,有时间带你看。”

  “可你不是个搞科研的吗?”秦斯自动忽视掉后半句过于胡扯的话,发出质疑的声音。

  “那种时候根本不管你本职时干什么的。最危难的时候兽族军队就在距离我们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埋伏,我的实验样本——那一小队军雌,相当于敢死队,哪里危险往哪儿去,我还偏偏得跟着。”

  沉默了许久,秦斯轻声询问,“所以当时在监狱,你所说的有关战争的事情都是你亲身经历过的?包括你见到过白玖统帅?”

  “是。”穆溪淡淡道,“不过我不是士兵。虽然我也很想加入他们。”

  “佐伊是我认识的一名旧友的名字,他最高的军衔就是少尉,原本已经被安排了回帝都在军校进行文职工作,但最后一场与兽族的歼灭战中,他丧生了。”

  “……”秦斯搜肠刮肚,最后只能道:“节哀。”

  穆溪原本正在弯腰调控驾驶台上的按钮,听见秦斯这么说,忍不住笑了。

  “行了。”他按下自动驾驶的确定键,设置好航程路线,随即长腿一迈,就走到了自家雄主身边,“这些事情我将来慢慢将给你听,先说说你,审判庭发生了什么事儿?”

  秦斯原本一直以为自己属于那种什么事情都能藏在心底很久很久也不会被虫发现的类型,但最近他越来越深刻地领悟到了这一想法的错误,具体表现就在于穆溪总能在看到他的一秒内感知到他的情绪变化,而猜测的引发他情绪波动的原因也十有八九都是准确的。

  而他之前以为自己会很抗拒别虫看透自己,他从没有建立过亲密关系,这会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大街上裸.奔,但被穆溪看透这件事他却很快地坦然接受了。

  现在想起来,这就是亲密的情侣关系下的产物吗?还真是神奇。

  秦斯没说自己去看了林同,只说了他将证据匿名交了上去,有关林同的审判过后,林同曾经参与审判过的案子也要重新进行审判。

  听说已经确定了林同手中的旧案会再度进行审判,穆溪的眼睛明显地亮了,但还是抱着一点狐疑,谨慎道,“审判庭如今还没搜集证据而已,要是搜集到了证据,证明当初你真的是被冤枉的,那会不会为了维护审判庭的‘百年清誉’而不承认。毕竟你已经是只死去的虫了,唯一会为你报仇的实验体也被大量销毁,我也成了上不了台面见不得光的存在,谁会执着地去探究这件事情的本质呢?”

  秦斯完全理解他的不安,他伸手摸了摸亚雌的脸颊,“难道说这不是你复活我,后来又一定要让我进入审判庭的原因吗?”

  “我的冤屈,我可以自己说出,不必再假借别虫之口。我受过的罪行,我可以亲手给予施暴者,不必因为没有资格而被驱逐。”

  “我进审判庭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一是为了查找当年的真相,二就是为了亲眼目睹应受到惩罚的虫被宣判罪行,林同只是第一位而已。”

  “下一步,我就要找出来究竟是谁在陷害我,当初那个杀了虫却栽赃到我身上的虫究竟姓甚名谁。”

  话音刚落,车身一震,然后开始缓缓下降。指示灯牌亮起,显示“目标地已到达”。穆溪刚要起身,然而秦斯却比他更快一步。他大步走到操纵台,伸手按了几个按钮,原本正要降落的悬浮车又再次升起。

  穆溪:“?”

  “不回家吗?要去哪儿?”他问。

  “你知道,在古地球生活的人类,他们有各种各样丰富的节日……而在冬季会有一场花灯会,据说特别美丽。”秦斯答非所问道。

  穆溪有些不敢置信,“可是你不是对这些东西毫无感觉吗?”

  这话说的毫不夸张,毕竟秦斯在艺术鉴赏方面可谓是一窍不通,能把已故的书画大家从坟墓里气活过来的那种。曾经穆溪在晚餐时雕刻了一朵萝卜花摆盘,他的雕工已经很不错了,却愣是被秦斯以花瓣的弧度没有圆锥曲线的弧度优美这一理由进行了无情批判。

  秦斯偏头,以及答非所问,道,“……今年帝都一所主打古地球风格的餐厅就设置了赏灯宴,持续一个月呢,你想不想去看看?”

  穆溪不得不打断他,迟疑问,“你定了位置?”

  秦斯:“……嗯。”

  “你想去?”

  “……”

  “想我去?”

  “嗯。”

  “想和我一起去?”

  “……嗯。”

  那一瞬穆溪说不上来自己心底究竟是个什么感受,只觉得像是有一万多烟花在心底炸开,他的天空绚烂成了一片光的海洋,远比那什么花灯要更美丽。

  他声音有点抖,得寸进尺地继续问,“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去?不是说不喜欢我么?”

  他对之前秦斯的拒绝一直耿耿于怀,时不时就要拎出来鞭尸。

  秦斯深知躲不过,且自持理亏,企图强硬转移话题。少年把目光投到舷窗外,干巴巴道,“你看外面的星子挺好看的。”

  穆溪不依不饶,“所以是我不好看?”

  他低下头,委屈了,“行吧,知道了。”

  秦斯:“……”这也能杠?

  他默了默,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的虫生究竟是从哪里开始一步错步步错的,思考未果后不由得叹了口气,伸手扳着面前雌虫弧度优美的下巴,偏头亲了上去。

  舷窗外夜色沉寂,丝丝凉风撩虫。

  他从不觉得有虫能和自己一路同行,是穆溪的出现让他看到了生命的另外一种可能。或许他也可以不用孤单,不必寂寞,他也或许有虫可以相互依赖……

  穆溪经常说自己生活在阴影之中,见不得光,可他不也是一样的吗?

  就让他们一同在阴影中和和美美地走下去,不去羡慕旁虫的光明,也不会惧怕前方的为之的黑暗,难道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