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平淡

 热门推荐:
  那夜花灯绚烂,一直蔓延进梦里。

  两只虫牵着手走在熙熙攘攘的虫群里。保险起见,穆溪还是戴上了他那半张面具,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纹路间居然隐藏着Qin这个名字。

  他微微仰头指给秦斯看。秦斯修长的手指顺着面具拂过,抚上他的下半张脸颊,眸色有点深,保持这个动作不知道再想什么,良久才松了手。

  第二天他俩夜晚逛花灯节的照片被虫拍了下来po到了星网上,秦斯的只虫信息其实并未公布出去,因为之前发生过恶行报复相关事件,审判庭对于审判者隐私的保护其实还是很到位的,所以秦斯其实算不上是公众虫物。

  但奈何连续上了几次热搜,跟又跟审判庭牢牢地绑定在一块儿,路上碰见认识的虫,难免会被这样对待。

  这次跟穆溪一同出来的照片被po出来后,明显的雌雄情侣姿态更是惹得星网上一群雌虫酸得不行,只呼心碎。偏偏人家是个有实力有才能,不靠脸跟流量过活的审判官,私生活跟他们八竿子打不着,是以那些虫也只能对着那张侧影图默默流泪。

  苍天啊,为什么虫与虫之间的差别如此之大呢?

  当然,很多虫也都是持祝福态度的,照片里璀璨华美的灯火汇聚成背景中的海洋,跟秦斯执手相握的雌虫眉眼被面具遮挡,但露出的下颌线条十分漂亮,别有一种一般雌虫没有的英丽。

  【对不起了各位秦太太但其实我是想说一句佳偶天成……】

  【有没有那只美雌的信息?是审判官的雌君吗?】

  【原本听说后还很淡定,当不了雌君也能做雌侍,但现在看到美雌的颜值……打扰了!】

  【呜呜呜只有我一只虫觉得这也太浪漫了吧!花灯节的寓意不是一生一世一双虫吗?磕到了磕到了!】

  ……

  审判所里的众虫对于秦斯忽然之间变成了已婚状态并没有感到多么惊讶,只是几只暗地里垂涎着他的小雌虫伤透了心,接连几天工作都失误连连,但也很快就想开了。

  开玩笑,就算没有那只雌虫,秦斯难道就会多看他们一眼吗?再说了,即便是给他们机会和秦斯相处,按照秦大审判官冷冰冰的性格,自己又真的能够hold住吗?

  秦斯对外统一宣称的是自己偶然之间碰到了穆溪,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婚姻,因为合适就在一起了。当然,这是穆溪交给他的说辞,秦斯只是负责面无表情地说出口而已。

  不过他有时候也在想,要是他们之间的相识果真这般简单就好了。那样穆溪就不至于付出那么多,他也不会如今每次想起来都心疼不已。

  在公众和同事们跟前收割了一大批祝福后,两只虫的生活逐渐步入了正轨。实习审判管的薪水高的不可思议,秦斯既然从穆春来手中拿到了林同涉案的证据,穆春来如今又过的那样凄惨,他也没必要再住在那种破旧的出租屋里。

  他在距离审判所不远的地方买了一栋带后院的空中别墅,占地广阔,隐秘性很好。有时候SPIDER里的虫也会来这里找穆溪,秦斯又见到了上次出任务的005跟006,一对性格很好的双胞胎。他也才知道原来蒋阳居然是传说中的001。

  “他虽然看上去是个憨憨,但其实挺强的。”穆溪刚泡好一壶花茶,正小心地倒进杯子里。冬日里阳光比夏日寡淡,今天的却很灿烂。

  “当时科研所从没制造成功过类似的实验体,他是第一个活下去的。毫不夸张地说,他生命的价值对于他自己,远远没有对于当时的整个科研所的意义大。”

  “也正是因为解决了实验体‘醒来’的难题,后续的科研虫体实验才会接二连三地展开。”

  “那他的能力是……?”秦斯忍不住问。明明一样都是从科研所里出来的虫,他感觉自己像个小白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可能这也跟当时他所处于的封闭环境有关。

  “不死。”穆溪说,“普通的施加于是□□上的伤害,他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进行细胞分裂骨骼重建,迅速地恢复。所以当初科研所为了销毁他可是耗费了很大的心思呢。”

  “……”是挺强的。秦斯想。这样的虫在战斗中相当于一台永动机,只要不是一招毙命,就有获胜的可能。

  他对着一束阳光张开五指,又合拢。他忽然觉得他们的能力好像都比自己要实用的多。

  前世的Qin被称为“最强实验体”,被誉为“战争机器”,但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强大,如今重生后更是如此,落了一身的毛病,心为形役,还偏偏执拗得不像话。

  像是猜透了秦斯内心在想什么,穆溪不轻不重地扣了扣茶盏,“你觉得你跟他们相比,弱在哪里?”

  秦斯张口便道,“我移动的速度虽快,但绝对赶不上段泽的‘分子重组’。我的愈合能力也很惊虫,但应该也赶不上蒋阳的‘不死’,更别说我压根就没有四世的‘预知未来’和双胞胎的‘读取心理’相关能力了。”

  他顿了顿,自嘲地笑了笑,“我现在的身体,也就脑子好用一些,还一停药就失忆断片。”

  “已经够了。”穆溪温柔道,“还记得当初在监狱初见时你我交手吗?我当时刚服过药,身体机能已经被调节至巅峰,跟当时从科研所里逃出来时的状态差不多——我是指战斗力方面,但你依旧很轻松地就控制住了我的行动。”

  “你或许每一侧面都有不及他们的地方,但你得知道,相比于他们,你拥有无数个侧面。可以说是有了制造他们的经历,才有了你。你汲取了他们的优点,规避掉了缺陷,到头来还觉得不如他们……他们听到了一定惊掉下巴。”

  秦斯眨眨眼,回忆里涌现出穆溪说的那一幕。狭小的飞船房间里,他指间的光刃抵到红发青年的脖颈上,从浴衣里露出的皮肤白皙如玉,锁骨深深地凹陷下去,盛了一半灯光一半阴影。

  他心头忽地涌上一股莫名的悸动。

  这边穆溪看他敛眉沉思,还以为他又会想起当时在科研所里压抑的经历,有心哄他,干脆站了起来,把他从沙发上拉起。

  “这样啊,你跟我打一架。”穆溪说,“看看你的实力到底有没有衰退,顺便也让我检查一下我的实验成果——毕竟你这身体调理到如今,可是花费了我不少精力呢!”说完就抬脚去勾秦斯的脚踝。

  秦斯皱眉,“别闹。”

  穆溪不依不饶,“看我快看我!”

  他的发色在阳关下一点点发生变化,瞳孔也旋转起碧色的风暴。秦斯心知他玩真的,无奈极了。

  两虫相互格挡了几下,秦斯顺势从沙发上站起来,旋身避开他的一击攻击,在攻势老去后抽手的瞬间反拧住他的手腕,往身前一拉。

  他的力道把握的恰到好处,不轻不重却不容拒绝。

  穆溪心知自己铁定不是自家雄主的对手,跟他过招也不过是打闹,于是干脆利落地软了胳膊,提前结束。

  但秦斯没有防备,猝不及防怀里的虫从战斗状态抽身,他有点愣神,脚下一绊,两只虫就滚倒在了地上。

  秦斯担心自己会压到亚雌,于是敏捷地伸手一撑,然而却好巧不巧按到了铺在地毯上的柔顺的红发上。

  穆溪头发被压着,不由得倒抽一口气。

  秦斯一边忙不迭收回手,一边低头去看,穆溪则因着头发得以解放,于是挣扎着抬头。

  柔软的唇瓣擦过,额头再次碰到了一起。但由于力道不大,竟然像是在亲密依偎。

  一时间两只虫都静止住了。

  斑驳光影在厚厚的毛绒地毯上跳跃,花茶清淡的香味儿充斥着整个房间,两只虫身影交叠,彼此温热的气息交缠,鼻尖相抵,对方的睫毛擦过眼皮,带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心也柔软的一塌糊涂。

  私密的房间,一对失而复得的情侣,亲密的肢体接触……

  暧昧的气氛无声地蔓延着,似乎连血液里也开始流淌起了情.欲。对方熟悉又甜美的气息笼罩在身侧,摩梭着却并不深入的唇舌,挑.逗着,刺激着每一根神经。

  他们不但深爱着对方,也曾经拥有过彼此,他们在科研所擦肩而过无数个瞬间,才换得了这一世的心意相通。永不分离,永不相弃,这是那天他们写在花灯上的话。那花灯顺流而下,承诺却永远地刻在了心底。

  穆溪的后颈有些发酸,他终于支撑不住持续仰头的动作。他的嘴唇慢慢离开少年的唇,然而后脑勺却在重新落在地毯上的前一秒,被一只手握住了。

  白皙修长的五指没入蓬松柔软的发间,秦斯一只手托着眼前虫的后颈,另一只手托着他的膝弯,将不知所措的青年给整个抱了起来,亲了亲他的额头,朝浴室走去。

  午后的阳光依旧明媚,沙发前却再没有虫影。卧室门紧闭,一直到晚上才重新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