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算计

 热门推荐:
  “放心。”那虫说,“我已经找好地方了,现在就能带您走。”

  他右手插在口袋里,弯腰把手里拎着的箱子轻轻搁在脚边,“不过得您先离开,我还有些事儿要办。”

  穆春来听了前半句话,一骨碌爬起来,从沙发下面拖出来自己早已收拾好的小包裹,但一听到那虫不跟自己一起离开,动作不由得一顿,警惕地转过头,“你要做什么?”

  那虫抿了抿嘴唇,脸上终于显现出一点不一样的神情,不再那样木然了。他咬了咬牙,说,“我得回趟……那里。”

  他没说是哪里,但穆春来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一脸惊愕,“你疯了”三个字就差写到脸上。

  他压低声音,嘶哑道,“现在苏家已经倒台了,林同更是自身难保,被虫设计得团团转,你不跑的远远的,这个时候还往里面钻……是嫌自己活得长吗?你不想活,我还不想陪你死!”

  “……”那虫不说话,只是从眼底渐渐地浮现出一点不耐来。

  “我的事儿你别管!”他“呸”了一口,目光阴鸷,短暂地望了眼窗外,又收回来。

  “你好自为之。现在看起来他们貌似是不打算杀了你,但万一哪一天得知了当初的真相,发现你这些年一直是在假装疯子欺骗他们……”

  “就算是穆溪能放过你一次,这次还会饶了你吗?还有那个实验体……Qin……要不是我找虫去了趟MN-93的监狱,还不知道他还活着,不但活着,他还到帝都来了。现如今他就是穆溪的命,就算他不说,穆溪也早在考虑弄死你了,你还不清楚吗?”

  “你这个名义上的雄父,在他心目中,连那个实验体一根手指头也比不过。五年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最后一句话伴随着一声嗤笑出口,穆春来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双手攥握成拳,青灰的面皮微微肿胀,有一点事实被戳穿的恼羞成怒。

  “你闭嘴!”他冲那虫嘶哑吼道,然后烦躁地踱来踱去,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猛地回头,看着那虫道,“你不逃走,又不害怕被抓……你是有其他的后台?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起码跟我说句准话!我可不想一辈子在外面东躲西藏!”

  “不想东躲西藏就继续呆在这里,我一点也不介意,反正装疯卖傻是您的强项,这样一直到老死也没有问题。”那虫讥讽道。

  穆春来被戳到了痛处,不说话了。他想逃离穆溪的掌控已经快要想疯了。

  片刻的安静后,亚雌再次开口。

  “终结一个麻烦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消灭它。”他幽幽道,“那个实验体如今能这么张狂,不就是仗着现在的帝都没有虫认识他,所有他才能被几个老眼昏花的傻逼虫当宝贝似的推到了审判席。等失去了审判庭的庇护,他什么也不是。只要在他的案子里动点手脚,他迟早会被审判庭给踢出去。”

  “至于穆溪,他更不足为惧。”

  “他已经被幸福的假象冲昏了头脑,忘记了自己那上不得台面的身份地位,还真的以为自己能跟那实验体长长久久。甚至用不着我引诱,他自己就会像个愚蠢的飞蛾一样慢慢从安全的黑暗中走出来,而一旦他在光明中现身,就会立刻被灼烧成灰烬。”

  “在这个过程中,我只需要在一旁观望,那些所谓的审判官,那些自认为站在正义一方的虫,自会替我动手。”

  “……”穆春来像是一下子不认识眼前的虫了一般,后退了两步。他的嘴唇失去了颜色,蠕动了几下,瞬间失了言语。

  “怎么?心疼?”那虫斜眼看到他的小动作,特别惊奇道,“没想到你居然会对他有感情?”

  穆春来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脸,层层叠叠的皱纹抖了抖,“我没他这个逆子。”

  反正本来也就没承认过,没有投注于什么情感……

  “你最好是。”那虫懒懒道,转身率先往外走去。“走吧。再不走,就出不去了。”

  “戴尔。”背后,穆春来忽然喊了他一声,声音有点抖。

  戴尔不耐地站在玄关处回头,“又怎么了?”

  只见穆春来的脸色发白,面孔微微扭曲。他拎着手里需要带走的包裹,微微弯下了腰,身体深处时不时传来的痛觉真实又模糊。已经算得上是老年虫身上的老毛病了。

  戴尔只好返回去,一手替他拿过东西,一手扶着他的肩膀,半搀着他往外走。

  期间他脸上的白.粉被蹭掉了一块,在他扯过脖子上的丝巾遮挡住之前,露出了下面古铜色的皮肤,看得出来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年长,最起码皮肤状态还是年轻的,充其量也不过中年。

  穆春来被他扶着,走一步喘三步,还忙里偷闲地伸手帮他掖了掖丝巾,好将那块皮肤给遮挡的更完全。

  两只虫的身影相互搀扶着离开了住宅区,穆春来被戴尔改装了容貌,带着伪造的身份信息被送上了飞船。它将带着他前往一个遥远的星球。

  戴尔转身,压低帽檐,根据只虫终端上的信息,朝旅行团预定好的旅店走去。

  他的身影在旅店大厅的柜台前稍作停留,似乎是在确认信息,而后便沿着楼梯往上走,一直消失在了拐角处。

  晚风静寂,街道安详。

  透过旅店的透明旋转玻璃门看到那身影消失后,一只其貌不扬的虫从暗处走了出来。他穿着件浅棕色衬衫和卡其色背带长裤,个子不高,但身形很清瘦。

  他先是低头操作终端,将拍到的东西传了过去,然后闭上眼睛,背靠墙壁,将右手搁在胸口心脏的位置。

  他的手指生的很漂亮,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他用食指跟中指按在心口处微微施压,片刻后,微微蹙起的眉头才逐渐松开,眼睛也睁开了,那是一双清澈的浅蓝色眸子。

  *

  “艾罗哥哥说送走了穆春来后,那个虫就自己回了宾馆,目前还没有见到他有同伙。”

  006号实验体,双胞胎中较小的那位,小雄虫艾宾也睁开了浅蓝色的眼睛,对面前的虫认真道。

  他也穿着同样的衬衫和背带裤,跟艾罗一模一样的面容上多了一份稚气。

  穆溪拇指和食指摩梭着下巴,思忖着,还没说话,身后一道清凌凌的声音插了进来,不紧不慢道,“继续跟着他。他应该没有同伙,如果碰到有其他的虫,是领导的可能性也更大一些。”

  几虫同时回头,清瘦的少年关上门,走过来极其自然地俯身吻了吻穆溪的额头,然后坐到了他身边。

  “秦……秦斯。”沙发后面探出来一个小脑袋,社恐晚期的卷毛头小朋友,实验体004号,名义上的“前辈”四世怯怯地跟秦斯打了个招呼。

  秦斯扬起唇角,丢给他一袋糖果,被四世准确地抓住,开心地再次缩回了沙发背面。

  艾宾:“我和哥哥会一直关注着他的,一旦他有什么可疑的动作,马上报告给老大。”

  “辛苦了。”

  “哪有。”艾宾鼓了鼓腮帮,双手撑在两条腿间,认真道,“我们是一家虫,想要伤害秦斯哥哥的虫据对不可饶恕!”

  “对……对!”沙发后面四世小小声地接道。

  “再说,我们当初的死也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段泽头也没抬地捯饬着手里的信号传输器,语气一如既往的平和温柔。

  “和你站在一起,是五年前就已经决定的。有些事情,甚至是在我们诞生之初,就已经注定了的。”

  “用不着担心什么!”蒋阳大大咧咧道,似乎压根不把那虫的阴谋诡计放在眼里,“到时候还等着你给咱们一块儿平冤昭雪,结束这种见不得光的日子呢!”

  秦斯听了只觉得心底塌陷出了最柔软的那块。他以前从不知道虫与虫只见无条件的信任和扶持是出自于何种缘由,是何种滋味,现在却接连收获了爱情和亲情,长期以来的孤单寒冷被来自于他们的支持的暖流所取代,他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我会的。他在心里默念,所有的冤屈不会再被掩盖,他将义无反顾地踏上这条共同守护的道路,替五年前以莫须有的罪名被销毁的所有实验体伸冤。

  “再说了,就算出现了什么差池,这不是还有穆教授嘛!”

  蒋阳话音一转,贼笑着用胳膊肘戳了戳他们在一旁静默不语的老大,“到时候只要老大不被抓到,一个阴阳颠倒借尸还魂,咱们不就又能再来一会儿了嘛!怕什么!”

  “你以为复活是菜市场买菜那么简单啊!拜托有点脑子好不好!”

  “就是!你还想再体会一遍重生醒来的痛苦啊!”

  “呸呸呸!说什么丧气话!谁能杀得了咱们几个?”

  几只虫闻言还没等穆溪开口,就立刻出言驳斥。

  蒋阳灰溜溜地捂着被吵得头疼的脑袋,不满地小声嘀咕,“你们就不能对我这个名义上的001号尊重点儿?”

  “不能!”

  这次回答的倒是异口同声。

  他们吵吵闹闹,俨然是想放松一些,不让刚才那种略显紧张的气氛继续蔓延下去。

  房间里铺着厚厚的地毯,地毯上摆放着几只散落的坐垫,秦斯坐一个,穆溪坐一个,挨得很近。

  趁他们打闹,穆溪悄悄握住了秦斯的手。

  秦斯噙着一抹笑意回头,穆溪低声说,“放他走,你会不开心吗?”

  这个“他”指的是谁,两只虫心知肚明。

  秦斯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他敛眉想了想,说,“当务之急是查清楚那个来找他的虫究竟是什么什么,关于穆……他现在活着比死去的利用价值更大。”

  穆溪凝视着他漆黑的眉眼,缓慢而慎重地点了点头。只听秦斯紧接着说道,“我们这边林同刚刚落马,当初的旧案还没提起复审,那边就有了动静,可见这虫还是不一般,说不定跟上面的一些虫还有联系,这也是我猜测他这几天去见的虫一定是他领导的原因。”

  “他是冲着我来的,我怀疑他甚至就是当初那个栽赃我的虫。”

  “那你认识他吗?”穆溪闻言无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杯子,问。

  秦斯的目光再次垂到光屏上的虫身上,盯着看了半晌,摇摇头,“他的伪装术很到位,单凭那些图像我是认不出来的。”

  他思索了片刻后,唇边溢出微许神秘的笑意。

  “我们还得……引蛇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