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虫星第一司法审判官 > 第65章 操纵[二更]

第65章 操纵[二更]

 热门推荐:
  长长的绳子被放了下来,末端吊着一枚不起眼的圆溜溜的透明玻璃瓶。这个瓶子着实算不得明亮,相比其他的甚至有些浑浊不堪,像是蒙了一层脏东西般暗淡无光。

  秦斯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一边不冷不热地看着,没有丝毫伸手去触碰的意思。

  穆溪反倒是很感兴趣一般,伸手接住了那枚“储魂瓶”,用掌心托着,凑近了端详。只见那瓶身上被熔铸了一串编号,“BTA0019324”,代表着这是BTA这一组别中的第一万九千三百二十四名死者。

  穆溪发出一声短促的嗤笑,随意地将手里的瓶子上下掂了掂,把一旁接替山羊胡主管引导他们的小服务生给吓得脸都白了。

  “别、别、请别那样……小心点别摔了!”他怯怯地出声劝阻。

  “摔了会怎样?”同样是亚雌,穆溪比他高了一头左右,一张俊脸上满是漫不经心,眯起的桃花眼里全是促狭,气场几乎压得他说不出话来。

  他仗着身高腿长,俯视着小服务生,上下打量了他一遍,半真半假地笑问,“要是我故意的,你们会怎么办呢?”

  他声音很好听,又张扬又狂妄。

  “……”服务生惊愕地张大了嘴,一时也不清楚眼前这只气场诡异的虫究竟是来砸场子的还是来挑衅的。

  他平素里这种奇葩客虫也不是没有过,他只好忍气吞声,道,“我们没有办法直接追究您的责任,但我们会尽全力协助葬虫家属替他们的亲虫讨回公道。”

  简言之,别不把储魂瓶不当虫看。

  虽然他们却是早就不是虫了吧。

  但身为一个殡仪馆的服务虫员,他也没有其他什么威胁手段了。他已经差不多看出来了,这个储魂瓶里面装着的压根就不可能是眼前这亚雌的亲朋好友,故交知己什么的,要说是仇人还差不多!哪有看见亲虫的储魂瓶露出那副嫌弃且不屑的表情的?

  “那我可真是太期待了。”穆溪皮笑肉不笑地捏了捏手里的瓶子。这话不作伪,本来他们下一步就是围绕着这只虫搜集当年他身为凶手的证据,要是能联系上家虫那可真算是帮了大忙了。

  不过也只能想想,早在来之前他们就调查过了,这只虫孤寡一生,早就跟所有亲属都断绝了关系,联系他们费事且无用。

  服务生眼看着这虫油盐不进,且变本加厉地来回颠倒着手里那只可怜的储魂瓶,几次都差点把瓶子摔到地上,快急哭了。他的视线几乎是求助一般地挪到一旁的少年身上,然而一看之下就愣住了,目光黏在眼前的雄虫身上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少年穿一件立领黑色丝绸衬衫,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侧脸像是被细细雕刻出来的一样深邃俊美,睫毛很长,阴影覆盖了整个下眼睑。虽然未发一言,但他单单是站在那里,就令虫难以忽视他的存在。

  这种与生俱来的矜贵与冷漠不止来自臻于完美的容貌上,更多的则来自于灵魂深处,叫虫不由得生出想要臣服,想要将一切都捧到他跟前只为博他一瞥的欲望。

  在殡仪馆,这个世间存储了最多灵魂的地方,只有拥有强大魂魄的虫才会愈发地凸显出来自己的独特光芒。

  年轻的服务虫张大的嘴迟迟合拢不上,一直到那少年从思考中抽身,淡淡地看了一眼身旁上下抛着瓶子玩的亚雌,说了句“别闹”后,才找回自己的语言。

  “秦、秦秦秦秦……”他伸出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眼前有些熟悉的少年,但终究还是不敢称呼他的全名,“你是那个……你是那个秦、秦秦……”

  “亲什么亲什么!”穆溪转头黑着脸打掉工作虫的手指,而一旁的秦斯迅速从口袋里摸出口罩戴上。

  “你是审判庭的对不对?我看过您的直播!您的那场公告视频我来来回回看了几十遍!”年轻亚雌完全没听见穆溪的插科打诨,瞬间完成了从服务生到小粉丝的转变。

  “我真的觉得您特别厉害!听说您一个能打过八只虫是真的吧?是吧?还有您最近真的被因为不公平待遇被雪藏了嘛?如果是的话您就眨眨眼……”

  “……”秦斯:这虫,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您来这里是做什么的?难道也是因为审判庭的案子……呀,难道有案子跟这里面的虫有关系……那可怎么办啊?”

  眼看着他的猜测朝着不利的方向发展,为了不使得自己跟穆溪来殡仪馆找证据的事情传出去,秦斯立即截住话头。

  “不是,你认错了。”撒谎从来都面不改色的秦斯隔着口罩淡淡道,干净利落。

  他的视线在那虫稍显茫然的脸上没有丝毫停顿地滑过,落回穆溪手中的瓶子上,盯着看了两三秒,他抬头问,“你们这里,有关丧葬者的身份信息和寄存遗物的储存处,在哪里?”

  *

  “姓名:未知。代号:蘑菇。年龄:八十七周岁。身高:176厘米。体重67公斤。”

  “这是你的档案。从明天起,你要进入科研所进行为期半年的特殊任务,一直到计划成功。”

  六年前,代号为“蘑菇”的清洁工顺利进入科研所。再进入科研所前后,他只有一个唯一的上线在和他保持着联络。

  “科研所里面至少有十个虫是我们的虫,他们大部分都在目标虫周围,名义上是照顾他的科研虫,实际上是在为最后的计划铺路。他们会通过制造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件’来将Qin引导入‘不可挽回’的境地,但不一定能够成功。”

  “你知道的,实验体都很懦弱,真的给他一把刀,哪怕是面对整日欺压自己的虫,也是不敢奋起反抗的,所以关键时刻,还是要你亲自动手。”

  “挑一个跟他有关关联,但关联又不是很深的虫下手,尸体可以随便藏在什么地方,等到有虫‘不小心’发现,再将作案工具留在他那里,一切就都没问题了。”

  “可是……”清洁工装束的特工发出疑问,“谋害实验体这种事情,科研所的所长,穆春来会同意吗?”

  “噗——这可是我这些日子里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你难道不知道,审判庭和穆所长做了交易,而咱们跟穆所长,也同样的有着交易。而内容,就是这个呀。”

  “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杀死实验体?”

  “嘘……这是个秘密。”那声音慢悠悠道,“得知了东家真正心思的虫,往往会死的很早哦。”

  虽然你杀了Qin之后也会死就是了,但能苟活一日是一日嘛。

  ……

  “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以及为什么非要杀死我的原因,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合上“蘑菇”的遗物笔记本,秦斯脑海中隐隐浮现出一条线,将之前的种种异样都给串联到了一起,“但现在还是不确定。”

  “我也是。”出乎意料,穆溪也同样说出了这句话,“一个上层权贵,又是跟科研所合作,又是间接贿赂审判庭,目的仅仅就是弄死你,说实在的,我觉得不值。所以说他背后一定还有什么原因是我们没有发现。”

  “对。”秦斯赞同道,“顺着挖下去,说不定可以找到更多。”

  穆溪用拇指撑着脸颊,拿食指轻轻揉按着太阳穴,一边和秦斯一同往外走,一边缓缓道,“这让我忽然想起来一件旧事……你还记不记得,你当初刚醒来的时候,是在哪里?”

  哪里?还能是哪里?不就是垃圾场吗?

  秦斯话没出口,顿住了。长期以来一直被他忽略的一个问题浮现了出来。

  为什么这具被穆溪制造出来的专门用来承载灵魂的新的肉.体会出现在废弃垃圾场?为什么他不是在实验室里醒来?

  听四世他们描述,他们的复活可都是正常的“再制造”过程啊,中间没出过什么差错。

  “事实上是,你的清醒比我预估的要早了一个星期。”穆溪说,“也可能是有什么东西对你产生了影响,从而刺激你早了一个星期清醒。不过我想说的是……在你醒来前,你现在正在使用的这具身体,其实是个被盗走的……”

  “残次品。”

  秦斯:“?”

  “那一伙盗走这具身体的虫来历不明,很有可能是觊觎我手上的技术,所以盯上了你的身体。后来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不得以离开,却将你的身体抛弃在了垃圾场,导致了你新生后差点直接淋雨给淹死。”

  “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从五年前你被设计,到我学会复活技术使你重生,再到后来有虫刻意在监狱里提起十几年前发生在边境的科研实验,从而引导咱们一路来到帝都……这些事情,背后都有虫在安排。”

  雨已经停了,明明是正午,却没有一丝阳光,穆溪墨绿的瞳孔颜色逐渐转深,酝酿着风暴,像是要把盯着看的虫给吸进去。

  他轻声说,“而那虫的下一步,就是控制咱们其中一虫的行动,然后叫我们替他做事。”

  “制造适合重生的身体、帮他复活什么虫,或者是……让他长生。”

  “无论怎样,被操纵的感觉……真的是让虫,非常、非常、非常地不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