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洽谈

 热门推荐:
  穆溪打开的光屏上是一些分门别类整理好的有关陈老三的生平记录,就连他是从在哪颗星球哪个城市到哪家医院那个产房诞生的都明明白白。

  “他目前长期居住在风景优美的卡图星默里奇山庄别墅。他的雌君已经去世了十几年,他身边养着几只雌侍,有时候才外面也会去一些风月场所,咳,那个,寻欢作乐。”穆溪说。

  秦斯看的很快,几乎一目十行,最后抬起眼,和穆溪对视。

  穆溪:“发现了吗?”

  秦斯犹豫着,点了点头。

  在虫族的社会环境下,雄虫因为自身基因相比雌虫更具有优越性,常常拥有雌虫难以企及的智慧水平和创造能力,而且数量稀少,因此凌驾于雌虫群体之上。虽然伴随着文明的发展与延续,平权运动日益高涨,但现实中旧有观念依旧根深蒂固。

  比如说一雄多雌制,即一只雄虫可以同时拥有一名雌君和数位雌侍、雌虫嫁入后必须在当天晚上获得雄虫的宠幸,否则就是“灵魂肮脏的”“被舍弃的”虫,并且两虫婚后的雌虫不可持有任何只虫私有财产,所有资产必须划归到雄虫名下等等等等。

  而在这些制度和尊卑观念的载体,正是那些老一辈的雄虫。陈老三也应当是其中之一。

  那档案上记载了他幼虫时期十分落魄,是靠娶了他的雌君才获得了航运生意的启动金。

  他的雌君家里原本就是做有关星际运输方面的生意的,而他在获得了雌君带过来的巨额财富之后,靠着一些见不得虫的手段逐渐挤占了市场,生意越做越大,最后完全涵盖了帝都附近的一百零九条星际航道,如此一来,他和他雌君家的地位就完全颠倒了。

  他雌君家的公司被他搞垮后,他马上迎娶了三五个肤白貌美的雌侍,将当初“一生一世一双虫”的誓言抛诸脑后,成天夜不归宿。

  他的雌君每天帮他打理生意,还要忍受雄主的挑剔和使唤,最后演变成了一个任谁都可以欺负的出气筒,只是空顶着雌君的身份。

  后来他死了之后,陈老三更是变本加厉,生意做的红火,日子过得舒心。他的雌君给他留了个幼虫,雌君死时还没分化,分化后是个小雌虫,眉眼长得削似陈老三。

  由于陈老三自身抽烟喝酒伤了身体,再加上雄虫精.子数量本就有限,一直到现在,他那么多雌侍竟然愣是没再给他生出一颗蛋来。

  于是无奈之下,陈老三对这个宝贝雌崽格外上心,吃的用的都挑最好的来,外出十天半个月还记得每天给宝贝疙瘩发通讯。

  于是虽然这个姓陈的小雌虫将来也是个嫁出去的命,但再陈老三那儿可谓是过的比一些普通虫家的雄虫还要更为金贵。

  正因如此,当陈老三发现自家雌崽因为一直雄虫寻死觅活时,顿时就怒了,找上了SPIDER,于是就有了这一串事情的起源。

  “按照这档案上说的,陈老三虽然不是只好雄主,但担得起一个好雄父。”秦斯说。

  穆溪坐在他对面,微微含笑,用眼神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秦斯犹豫着,忽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这份档案,是咱们的人去取的吗?”

  穆溪:“怎么?”

  秦斯皱了皱眉,又松开,“没什么,可能……是我多虑了。”

  没等穆溪发问,他接着刚才的话推论,“按照这个说法,他这单子是没有问题的。SPIDER也能担得起这个任务,不说蒋阳他们,单凭我也能坐到。但我们又已知他有问题,那么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细节是我们不曾注意到的。”

  穆溪不说话,听自家的小雄主一本正经地分析。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像淙淙溪水淌过耳畔,一些词汇在说出时还带着少年独特的音质,干净又澄澈。

  穆溪简直要爱死这个模样的秦斯了。当初在监狱里他披着佐伊的伪装,听他分析案件,也差不多是现在这种感受。不,那甚至更加刺激,让虫下一秒就想把他扑倒在床上,堵住他的嘴。

  但秦老师并不想自己一只虫乏味地讲下去,他还想互动。

  他歪了歪头,抛出第一个问题,“你相信一只雄虫,身为一名恪守等级制度的大雄虫主义者,在对自己的雌君没有丝毫好感,多次发表尊卑言论,甚至常年殴打雌侍的情况下,会正确地引导自己的雌崽,并在他面前做一名好雄父吗?”

  穆溪:“我不信。”

  秦斯点头,“巧了,我也是。”

  他说:“甚至那段文字的前半段,说在他的雌崽年幼时他是如何如何对他好,尚且还有几分可信度,毕竟只要不是坏到罪大恶极的虫,终归是对其后代有些抚养本能。加之幼年期的雌崽性别特征并不是很突出,陈家的雌崽又天生长得像雄父,因而陈老三对他好也有可能。”

  “但当雌崽慢慢长大,情况应该会发生变化。”穆溪接过他的话,说道,“慢慢的,陈老三看着自己长大的雌崽身上明显的雌虫特征,再也无法自欺欺虫地以为自己有一只长得像自己的雄崽。这个雌崽在他眼中不再是自己的幼虫,而逐渐成为了他所看不起的雌虫群体中的一员。”

  “试问,这样的情况下,陈老三的下单理由,还是否能讲得通?”

  “肯定不行。”秦斯低声说。他伸出手指碰了碰光屏页面,“但是如果按照档案上的来,陈老三可是不曾因为自己固守的观念而对自己的雌崽有过什么亏欠。我们说的这种情况也只是推测。”

  “是。”穆溪说,“不过实在打赌罢了。我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相信一切巧合背后都是蹊跷。”

  他伸手一抓,光屏破碎成尘埃消散在空气中。

  “好了,不说这件事了,反正咱们不接单就是了。只要咱们不接单,他就没办法将SPIDER捅出来。”穆溪冲他眨了眨眼,“放心,你雌君这点底气还是有的。”

  秦斯按了按太阳穴,心说看把你能耐的。

  “对了对了。”穆溪想起一件事,忽然兴奋起来。

  “过两天我得代表SPIDER要去几光年外的WF-78星球进行洽谈,阿秦和我一起去吧?”

  秦斯第一反应是蹙眉,“我去?不太合适吧?”

  怎么说他也是审判庭的虫,就穆溪他们那一帮地下组织□□,他要是真的去了万一再把他们给吓到,那可就是罪过了。即便是没被吓到,看到穆溪跟一个审判员混在一起,也多半觉得他不靠谱,败坏SPIDER的名声。

  秦斯之前也对于这种地下组织有所了解,知道他么之间的关系都像绷紧的钢丝一样细而脆弱,稍不留神就会断裂,历史上无数昌盛一时的地下组织因为火并而两败俱伤,最后被警务司直接取缔。

  “没什么不合适的。”穆溪却大言不惭,“SPIDER是他们里面很多虫的金主爸爸,没虫敢对你的身份说三道四。再说咱们可以伪装一下再去嘛!”

  “就像我之前伪装成相貌相似但并不完全相同的其他虫一样。”

  他一边说一边细细打量着自家雄主的五官,然而越看越觉得每一个弧度和曲折都完美得无懈可击,无论是加什么改动都是破坏神迹。

  “那,那我们到时候就带个面具什么的。”穆溪有点被打击到,但还是兴致勃勃地提出建议。

  秦斯:“其实也不用……”

  他主要是前几天无意中发现居然有虫会像对待偶像一样跟踪他,惊愕之余不由得对星网的信息传达功能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更加不想因为身份问题惹到麻烦,所以这么一说。

  但如果是地下组织的首领们“欢聚一堂”的话,那应该很少有虫会关注审判庭的案件审判直播的吧?他们认出自己的可能性也并不是很大。

  秦斯这样想的,熟不知他心目中定义的组织首领跟真正意义上的那些虫之间的偏差,不止一点两点。

  他在这边思绪万千时,穆溪也在发愁另外的问题。

  他的雄主长得这么好看,私底下性格又这么软,这万一要是有其他组织的虫喜欢上了他,那他是杀了那虫,还是杀了那虫呢?

  要是弄脏了会场的地板砖,清洁费需要交多少呢?

  万一没死透,让他逃走了,那还需要组织SPIDER的虫手去灭了那虫的组织。到时候不知道陈老三会不会在半道作妖,嗯,还是要早做打算……

  真发愁噢。

  早知道就不说那句话了,让雄主好好在家里等他回来就是了。但话已经说出了口再收回,好像也不太好……

  还是想办法让雄主戴上面具吧?他想,但没想到秦斯居然拒绝了。

  “我觉得不用。”秦斯认真道,“我做些伪装,他们大概率认不出我。”

  穆溪谨慎发问:“譬如?”

  秦斯:“像你一样,换个发色?”

  穆溪:“……”

  大概率除了你这种记忆偏差患者外加情商低到感天动地的虫,没有虫会觉得发色是判断虫的最重要标准吧?

  而最根本的,穆溪没说出来的原因则是——换了个发色的秦斯,也依旧好看到炸裂啊!

  这还有什么安全感可言?

  但最后秦斯还是只换了发色。

  他漆黑的发变成了银白,因为有些长而在后脑束了一截挽起来,瞳孔也成了晶莹剔透的银灰,像是纯净的雪原。

  帽檐压下来遮挡了一半深邃忧郁的眉眼,浅色的唇瓣微张,冰雕雪凿出的浑身肌骨,再加上周身萦绕着的天生过分淡漠的气质,使得他整只虫像是从古老传说中走出来的娇矜公子。

  穆溪看到他的瞬间,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停止流动了一瞬,然后一下子冲向头顶,使得他只能僵在原地成了只木偶虫。

  秦斯挑眉,迈开长腿朝他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