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虫星第一司法审判官 > 第69章 行动[二合一]

第69章 行动[二合一]

 热门推荐:
  “怎么了?”秦斯张开五指,在穆溪跟前晃了晃。

  穆溪说不出话,看着眼前的雄虫,第一百次生出把他关在家里不让他出去被虫看到的邪恶念头。

  秦斯倒没想那么多,他不过是看着亚雌一张脸莫名其妙地泛起了红晕,眼神还有些奇奇怪怪,觉得有些好玩,禁不住上前一步慢慢把他抵到墙上。

  穆溪的脸一下子更红了。

  他平时口头上行动上占尽秦斯便宜不带羞涩一下的,但只要秦斯主动一次就会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秦斯俯身轻轻吻了吻他的唇,银色的发有几缕从皮圈里掉了出来,垂在脸颊两侧,占满了穆溪四处乱瞟的余光。

  他忍不住伸手环抱住雄主的背脊,手指微动,缠绕着他的发。

  一吻还没结束,房间外就传来脚步声。

  秦斯只好放松桎梏穆溪的力道,往后退了退,跟他一同看向来虫。来虫是两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是艾罗和艾宾。

  这两只虫分别为实验体005号和006号,是一对被科研重新定义了的双胞胎。

  年纪稍长的是艾罗,他是一名雌虫,而年龄稍小一点的是艾宾,他则是一名雄虫。他们之间天生就拥有着强烈的心灵感应,甚至能够彼此共享对方的任何器官。

  假如说艾罗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场景,引发了强烈的情绪波动,那么不出两秒钟艾宾眼前也会呈现出同样的场景。

  这样的特质比目前最高端的通讯手段都要更为精妙,因为视频可以被加工,说话能够口是心非,只有最真实的感受是不会骗虫的。

  所以一般来说穆溪要去什么地方都会带走其中一虫,让另一只留守基地。

  “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激光枪LK系列只剩下一把了,其他的轻火力军械都已经完备。”艾罗说。

  “现在差不多就可以出发了,路途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艾宾道。

  “行。”穆溪看了看,默默躲到一边,双手插兜,心情貌似不是很好的雄主,忍着笑,一个个扣上外套的纽扣,“再过十分钟就出发。”

  “对了。这次你们俩谁跟我们一起去?”

  艾宾:“我。”

  穆溪看了他一眼,“行,那就艾宾。”

  “我想也是你跟我去。留你在基地里你动不动就要连线你哥,整天大惊小怪,实在是挑战虫的心理承受能力。”

  艾宾不大服气,“我哪有?”

  穆溪转向艾罗,“还跟前几次一样,具体什么事情怎么处理你都知道,不用我再说了了吧?”

  艾罗:“明白。”

  “你刚刚说的那把LK……现在在哪?”

  “在飞船上。”

  “一会给我找出来。”穆溪侧目看了眼秦斯,少年正倚着墙壁,百无聊赖地观察自己的指甲。

  他回头按下最后一个扣子,一指秦斯,“给你们老板娘。”

  “路上要是发生了什么,一切以保护他为最高指令。”

  *

  SPIDER身为帝都数一数二的著名地下组织,生意涉猎黑白两道,再加上穆溪这虫在道上颇有些传奇色彩,所以在确定了他要参加这次谈判之后,很多原本并不打算来的小组织,首领也都纷纷像打了鸡血一般积极。

  无垠的宇宙中,星河灿烂。远处有几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羽划过,像绽开在深蓝色夜幕中的烟花。

  一个小时的旅途比想象中的安稳许多。

  穆溪有挺多不为虫知的小癖好,其中一个就是飞船内部改造的。

  他这只虫虫格分裂的很彻底,邋遢起来就算环境艰苦卓绝如星际监狱,他也能坦然若素地一住就是几年。但情绪稳定时又穷讲究的很,吃穿住行样样都要精致。

  就拿星际飞船来说,普通私虫飞船的格局已经早就容不下他了,就算是只有一个钟头的旅程,他也要乘坐功能齐全的可以在域外星系中航行半年都不用停靠的超性能飞船。

  飞船性能好,还得外表美丽,造型独特,内部空间大,又兼具实用性。要根据他的要求,市面上如今流通者的飞船种类根本无法满足他。

  不过也幸亏有的是虫想要讨好他,他自己闲来无事也算是个实干家,因而才解决了出行问题。

  而SPIDER如今常用的那几架飞船,都差不多已经因为所谓首领的刁钻要求而“面目全非”了。

  这次他们乘坐的这艘,正是穆溪的得意之作。

  他亲切地给他赐名为——“月亮宝宝”。

  “月亮是古地球文明中浪漫的代表,象征着彻夜的守护。”穆溪得意洋洋。

  秦斯:“……”

  他这一路上被迫呆在穆溪身边听了,快一个小时他与各个种类性能的飞船间的爱恨情仇,整只虫都麻了。

  他有心想去继续那个在SPIDER基地里没能好好完成的吻,但艾宾并没有他哥哥那样的好眼色,不停地在大厅里来回穿梭着,东摸摸西看看,不时为自家首领奇葩的审美观念而啧啧称奇。

  他也不好拉着穆溪去休眠是这样私密的空间,只好老老实实坐在这里接受噪音的洗礼。

  到最后他听到“月亮宝宝”这个称谓是终于忍无可忍了。

  “我有些口渴。”他诚恳道,“你觉得呢?”

  “啊?”穆溪茫然。

  秦斯想了想,问,“这里哪里有水吗?”

  穆溪对他的宝贝飞船十分热爱,闻言立刻介绍,“那边,穿过走廊那边是茶水间,里面有各种果汁饮料,也有能量棒什么的,饿的话也可以再吃点东西。”

  秦斯:“好。”

  他起身朝穆溪指的茶水间的方向走去。

  茶水间做的小巧玲珑,里面的空间利用率很大,环境也很典雅。

  秦斯弯腰拿出两个杯子,想了想,又拿出一只,然后转向一旁的机器。

  他给穆溪接了杯果香浓郁的莓汁,然后倒了一杯白水和一杯茶,放进一旁的小托盘里,准备一会儿端出去。

  茶水间的舷窗修得圆圆的,特殊材质将飞船内外分割成截然不同的世界。

  秦斯站在窗边,将目光投向窗外。

  明明是超越光速行驶的飞船,却仿佛完全静止了一般。

  宇宙像是粘稠的海水,温柔地包裹着容纳着它怀中的任何事物。无论是他们飞离,或者即将到达的星球,还是此时此刻正在茫茫星海中按照既定轨线行使着的无数飞船。

  没由来地,秦斯回想起自己当时离开MN—85时在阴暗潮湿的飞船底舱悠悠转醒的场景。

  拥挤的舱室里散发着难闻的气息,而他头痛欲裂,前尘往事破碎成斑驳的迷梦。他从哪里来,该去哪里,该怎么做,前途一片茫茫然,似一场大雾,而他就是在大雾中迷失的旅虫。

  再后来他被送往帝都,途中一次也未曾醒过,之后也未曾离开。

  兜兜转转,他前世一辈子也不曾踏出过帝都,是被囚禁在科研所那一方天地中的囚徒。

  但这辈子才短短几年,就走了那样多的路。

  他把饮料端出去,给了其余两只虫一人一杯,然后又折返了回去。

  他发现自己在放茶包前洗手时摘掉了只虫终端,一不留神竟然落在了茶水间。

  飞船已经十分靠近目标星球,青蓝色的球体在线窗外格外宏伟壮观。

  大气层在与飞船庞大的船体接触时擦出一层耀眼的靛色火花。

  秦斯渐渐离开了会儿,在飞船完全进入大气层之后,转身离开了茶水间。

  大厅里巨大的悬浮屏幕上浮现出清晰的星球地势分布图来,被标出的可供降落点不停闪烁。

  这时一条陌生的通讯请求忽然插入,一连串有数字和字母组成的定位坐标出现在飞船的公用光屏上。

  穆溪原本正在闭目养神,听到滴滴声后,懒洋洋的睁开一只眼,看了一眼,又闭上,最后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点吧。”他冲看过来等他指示的艾宾道,“都到人家家门口了,不打声招呼,这怎么成呢?”

  艾宾看起来活泼好动,但做事也到挺干脆利落。

  他打眼一扫大厅里没有什么不能被看到的机密,然后就点开了那条通讯请求。

  光屏上瞬间浮现出一张雌虫的脸来。

  这虫长的也算相貌端庄,五官周正,但皮肤却是纯正的小麦色,甚至比一般小麦色肤色还要更深一度。

  “穆先生,你好!”他环视四周,然后咧开嘴,露出一口相比肤色来说白的过分耀眼的眼牙齿。

  “久闻大名,今幸得见。请允许我先来个自我介绍。我是XX组织的特派代表虫,特意来迎接您的大驾光临。”

  他说话文邹邹的,咋一听让虫很不适应,中间那个组织名又念得飞快,穆溪压根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身为一名合格的领导,优秀的地下产业链龙头老大之一,穆溪只是抬眼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反倒是一旁的艾宾好奇地反问,“你们头儿是谁?”

  那虫停顿了两三秒钟,像是刚发现大厅里面还有其他虫一般,微微欠了欠身,目光却仍然停留在穆溪身上。

  “我们老板,穆先生应当认识。你们之前的联络都在线上,不过我相信一会儿飞船降落,你们相见时一定能够第一时间认出彼此。”

  “……”

  通讯光屏熄灭,刚才那虫留下来的坐标数据出现在了指挥台的屏幕上。飞船自动地按照其引导路线寻找到了直线距离最近的飞船停靠点,开始徐徐降落。

  在光屏熄灭和的下一秒,秦斯从大厅角落的一根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银发少年眉心微蹙,目光尚且停留在刚刚画面消失的地方,露出一点疑惑和沉思的神色。

  “怎么?”穆溪觉得他有些不对劲,条件反射地就问了出口。

  “刚刚那只虫。”秦斯说,“他给我的感觉,有点说不上来的熟悉。”

  “这种感觉非常、非常、非常强烈。”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

  飞船驶出SPIDER基地大楼没多久,段泽就从外面回来了。

  “他们什么时候出发的?带的虫够吗?”段泽一边上楼一边问。

  “够了。”艾罗说,“老大说出不了差池,叫咱们好好留在SPIDER就行,不用担心。”

  “那就行。”段泽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和苏锐合作过的组织不可能只有他一条线……还是得多留意一下以防万一,别叫他背后阴了咱们。”

  “知道。”

  段泽匆匆忙忙上了楼,没过多久又下来,嘴唇紧抿,神态也有些焦灼。

  跟他弟弟截然相反,一向不喜多管闲事的艾罗却难得地注意到了什么,问,“四世呢?他这几天不是跟着你的吗?好像已经有好几天没再看见他了。”

  “送他去玩了。”段泽淡淡道,“最近基地里也没什么事情,哄小虫崽太累,我就给他订了几张票让他到处逛逛。”

  艾罗顺着想象了一下又胆小又容易害羞的十五岁幼虫独自一虫去游乐场玩的场景都觉得头大。他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四世受了惊吓暴走直接砍了一游乐园的虫吗?

  就这一行为来评价,只能说段泽这个前辈当的可谓是“非常之尽职”了,非褒义的。

  不过艾罗印象里段泽还没干过这么不靠谱的事儿。要知道之前的SPIDER内部投票中段泽可是以“比老大更靠谱”的名声力压众虫成了票数之王。

  他怎么会把四世这么个长着娃娃脸的世间凶器就这么放出去?

  是因为最近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吗?

  好像的确最近经常看到他行迹匆匆地从外面回来,过不了多久又出去。

  也许是穆溪给他安排了什么其他的任务吧。艾罗这样想于是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而他并不知道的是半个小时前刚从SPIDER取了东西后离开的段泽,此时此刻正位于帝都某私虫庄园中。

  晚风依依,他耐心地等在主宅别墅的屋顶,一双向来温和的眼眸中此时却不透一丁点情绪。

  他蛰伏着,等待着,一直等到不远处的停车区域忽然亮起了灯。

  伴随着轻微的嗡鸣,某议会大臣的专属悬浮车静静地悬停在了停车处。

  探照灯扫过,亮如白昼。

  段泽缩在背阴处,看着车门被拉开,里面依次走出来三只虫,。他们都穿着剪裁得体的正装,身材不尽相同,看上去却是一样的板正,像是刚参加过什么高层次政坛宴会后回来。

  段泽的目光自动过滤掉最边缘的那只雌虫。

  他的瞳孔紧紧盯着另外两虫。

  那两只虫一长一幼。老的明显是那天出现在酒店录像中的大臣。他带着传统的旧式帽子,披着厚重的大外套。

  而那个年轻的、走在他身边,满头满脸写着烦躁和不羁的雄虫,应该就是陈老三提出的任务对象,大臣唯一的雄子了吧?

  段泽盯着他,慢慢地从怀里抽出一根卷曲缠绕在一起的鞭子,和右手里的一把薄薄的光刃。

  幽幽的光刃上闪烁着湛蓝的光,映亮了他的眉眼。

  *

  这次洽谈的主办方正是刚才那个引导他们降落的所谓“特派员”的幕后老板。

  他刚才说话也没有刻意糊弄的意思,因为他的老板,穆溪的确认识。

  当初苏锐犯下的一系列案件东窗事发,跟他合作过的一个地下组织也随之暴露在了审判庭的视线之中。

  这个组织早年间靠血腥暴力的虫口贩卖起家,干的主要是拐卖虫口,补充劳力,赚取差价的生意。后来他们参与的其他产业逐渐有了起色,拐卖虫口变得不那么频繁,只是有时候会给一些上层权贵或者富豪免费提供雌奴,作为一些联络渠道的使用报酬。

  苏锐跟他们合作了十来年,其实赚的比他们要多的多。

  SPIDER和这个组织在一些生意上面存在着竞争关系,先前多少属于实力上不相上下,但受苏锐牵连,这个组织元气大伤,被迫暂时离开朵策,屈居在附近的一颗小行星上。

  这个组织目前的首领杨,神秘程度和穆溪不相上下。不,应当说他比穆溪还要更神秘一些。他的身份来历成谜,大家只知道他是这个组织在苏锐倒台等一系列变局后上来的新首领,具体他是怎么上台的谁也说不准。

  但这个首领倒也还算会审时度势。

  当初那份对于打倒苏锐至关重要的证虫名单,就是他主动交给穆溪的,这次洽谈也是他亲自在线上联络穆溪,邀请SPIDER到场。

  此虫有些捉摸不透,穆溪对于和他打交道并不是很有把握。

  穆溪他们到了后才发现,他们这种踩着点到的虫,竟然还算来的早。

  WF-78有自己的运行轨道,天空是浅浅的粉色,霞光尚未退去。

  无数座灰白的基地大楼矗立在地表,围绕着中间一个巨大的圆形建筑。正是目的地所在。

  秦斯跟在穆溪身后一步远,和艾宾并排走着。他的黑风衣时不时被风撩起一角,露出一截窄腰。

  他皮带上方扣着枪套,里面装着的赫然是那柄仅剩一只的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