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虫星第一司法审判官 > 第70章 野心[二合一]

第70章 野心[二合一]

 热门推荐:
  穿过长长的透明的走廊,大约走了十分钟左右,迎面走来几只虫。

  秦斯视力很好,一眼就看见走在最前面的,俨然是刚刚那个发来通讯请求的“特派员”同志。

  亚雌看到穆溪,立刻走上前迎了过来,“穆先生。”

  穆溪不冷不热:“你好。”

  刚刚在飞船上秦斯跟他说他觉得这虫有些眼熟,此时穆溪带着有色眼镜一看,果真是有那么几分别扭。

  “刚刚见到您太激动了,忘记了自我介绍。”这虫说,“我叫大卫,因为我们的首领最近身体不适无法外出,所以这次就由我来负责接待诸位。到最后一天,我们的首领一定会到场和您见面。”

  穆溪心说其实大可不必,又不是什么偶像明星,他也不是很想见到这个所谓的首领杨。

  几只虫一同往里走。

  穿过圆形的硕大拱门,吊顶升高,四周黑铁般厚重的墙壁上是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圆形孔洞,像是被蛀过的一样。

  沿着墙壁一直走,空间终于再度开阔了起来,墙壁也换成了透明轻薄的材质。

  穿过一个拐角,豁然开朗,眼前居然是一个圆形的大厅,穹顶上悬浮着大大小小的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大厅的面积完全可以媲美审判庭的审判大厅,只不过大厅下层并未设置座椅,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直径约为一米的陈列台。台面上铺着深红色的布,上面罩着圆形的透明玻璃罩。

  因为灯并没有亮全,大厅的一半都沉浸在阴影当中,而且距离实在是太远,因此并不能看清楚里面放着的是什么东西。

  他们进来的地方并不是正门,而是二楼的观景台。沿着楼梯下去,才到达大厅底端。

  秦斯跟在穆溪身后。

  楼梯间里的光线并不是很强,穆溪放慢脚步,来到秦斯身边,没有回头,向后伸手准确地捉到了他的手。

  拇指和食指捏着一节纤长的手指,轻轻摩挲了两下。

  穆溪低声说,“看的怎么样?”

  秦斯抬手压了压帽檐,不太确定的,又看了眼前面虫的背影,犹豫道,“无论是给虫的感觉,还是身形都有八.九分的相似度……是同一虫的可能性还是蛮高的。”

  穆溪点点头,不再言语。

  刚才在飞船上秦斯告诉他,他觉得这个所谓的特派员跟之前放走了穆春来的戴尔有些相像。

  他当时没还没有觉得,但听了秦斯的话再来看,不由得也有些狐疑。

  干他们这一行的,首先要学会的就是用最平常的心态接受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跟着秦斯风里雨里一路走来,大的转折已经见过了那么多,这跟之前的比起来完全算不了什么。

  不过也挺好,原本还在发愁没有线索,没想到他居然乖乖的自己送上了门。

  他倒要看看他们这些虫葫芦里卖的都是些什么药。

  大卫:“我们VIPER虽然比不了SPIDER的规模之大,业务之娴熟,但前些年积攒起来的资本还算勉强够用。”言语间不乏对自家产业的夸耀。

  穆溪戏瘾上来了,从一开始的爱搭不理变成了连声附和。

  他们这个小队伍里还有三两只来自其他星球地下组织的小首领,最会的就是察言观色溜须吹马,也跟着不着痕迹得夸了VIPER一番。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历经磨难后才能更上一层楼”啊都出来了。

  穆溪听得只想笑。

  但他得保持形象。

  他随性惯了,但今时不同往日,SPIDER的前景也不甚乐观,他得严肃郑重起来,表现一下自己的“诚意”。不过话说回来了,该怎么正经呢?

  他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自家雄主平时斯文禁欲的样子。

  眼见他们一伙儿从楼上下到大厅,对面的楼梯上也下来一群虫,看模样是另外一批刚到没多久的其他组织负责虫。

  穆溪撩起眼皮打眼一扫,除了有个脸上长疤的黄毛中年虫还值得多看一眼,其他的都是不入流的玩意儿。

  秦斯再度抬手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将小半张脸都完全笼罩在了帽檐打下的阴影中。

  不同的虫待在一起,终究还是会有不同的气场,更别提这群虫在通缉单上的罪名连一起能绕星球一个圈,因此彼此谁都看谁不顺眼,周围的气氛一度凝滞。

  “哎,我说。”一只虫蓦然发声,他浑身的痞气,一双吊梢眼。

  “虫都到齐了吗?没到齐我们难道就这样一直干等着?”

  大卫转向他,咧开嘴露出个歉意的笑,“再等等,还有几位客虫尚未赶到。”

  “等所有虫都到齐了,我再来向大家宣布这次洽谈的主题,我们的会议也将从明天正式开始。今天晚上大家可以好好休息,在星球上转转逛逛。”

  虫群里发出不满的嘘声,但并没有虫提出异议,毕竟接受邀请函来到这儿的虫都是还抱着自己特殊的目地的。

  “到处逛逛?行。”刚刚说话的那个年轻虫“啧”了一声,当真环视了一圈大厅内的布置,朝大厅深处走去。

  看他走过去的方向,俨然是那一排排一列列摆放整齐的展示台。

  可能是因为那边的光打的不是很好。就这么看过去,竟然有几分诡异。

  其余几只虫有的相互打量,继而攀谈起来,有的也跟着那只高个儿的种往角落里走去。

  秦斯的目光也远远地落到那些奇怪的展览台上。

  身后突然传来试探的声音,“你好,你也是SPIDER的虫?是跟随穆先生来的吗?”

  秦斯回头,大卫对上他的目光,有些微微怔愣。

  秦斯按了按口罩,微微点头。

  大卫饶有兴致地盯着他过分漂亮又过分冷淡的眉眼打转,半晌,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伸手指了指那边的众多展览台,“看起来您似乎对那边比较感兴趣,需要我向您好好介绍一下吗?”

  “这可是其他虫都没有的待遇。”

  秦斯很想说不用,但停顿了两秒,他点了点头。

  穆溪正在和一个黄色头发的年轻虫攀谈,余光却时时刻刻都停留在秦斯身上,在看到大卫朝他走过去时,眉心立刻微微蹙起。在看到他和秦斯一起朝着展览台那边走去,几乎下一秒就要抬脚跟过去。

  秦斯回头看了他一眼,眼尾一弯,目光澄澈而平静。

  穆溪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刚才在楼上,因为距离和灯光的缘故,秦斯和其他所有虫一样,都没有看清楚那些展览台到底在发挥着什么作用,而此时走近了一看,心下由的骇然一惊。

  原来那一个个一尺见方的台上被用透明玻璃罩隔绝出了一块封闭的空间,里面灌满了浑浊的营养液。无数或大或小,或粗或细的管道来回缠绕,如同水中的海藻。

  而那些管道最终都插在了一个椭圆形的东西上。

  那东西大概有一个成虫的巴掌大小,在液体中悬浮着,而它的外壳竟然是透明的,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影影绰绰有一小块虫形的胚胎。

  这分明是一颗尚未长成的虫蛋!

  正常的虫族孕育后代的过程是这样的。雌虫在与雄虫交合并受孕之后体内会产生虫卵,虫卵在进行充分发育之后,慢慢形成一颗虫蛋。

  在雌虫体内发育到一定的阶段后,虫蛋会从雌虫体内分娩出来。而在虫蛋离体后还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孵化期。这段时间有长有短,因虫而异。

  最终经过孵化期的幼虫破壳而出,以婴儿的形态,由雄父和雌父共同扶养长大。

  在看眼前这个培养皿中的虫蛋,按照大小和形状来看,绝对不会是处在孵化时期。能够脱离母体而生长发育的虫蛋,分明是科研实验的产物!

  秦斯只感觉耳朵里嗡嗡的,所有声音都被屏蔽在外,眼前事物的色彩也渐渐褪去,只剩下面前这个单薄而简陋的培养皿。

  画面一转,场景也发生了变化,他不再是站在一间空旷的大厅里,周围摆着许许多多的培养皿展览台。

  雪白的实验室,白帜灯光耀眼如初。足足有一面墙那样大的培养舱里,无数虫蛋正在里面进行初步检测。只有基因检测合格,具备良好的改造基础的虫蛋,才能够通过筛选进入下一个环节。

  而在那其中,雄虫基因占比高的又可以得到优先的权利。

  他站在那里仰望着无数拳头般大小的胚胎在营养液中沉沉浮浮,无法想象他们将会成为和自己一样平等的生命。

  身后门上轻响,有人进来了,看到他的背影似乎是脚步一顿,“008号,你为什么从你的房间里出来了?”

  他回头,淡漠的视线扫过,是负责他这一实验小组的一名科研员。

  “赶快回去吧!”他说,“不要乱跑,会吓到别虫的。”

  “……”

  那科研虫又往前走了两步,似乎是才发现他在看什么,神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复杂,但那复杂中又夹杂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兴奋。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他问秦斯。

  秦斯当然知道。他看了他一眼。

  “那你觉得他们中哪个能够留下?”

  秦斯心想:关我屁事。

  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挪到墙壁上,观察起了那一个个悬浮跳跃着的胚胎,为他们寻找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他依旧不说话。但科研员的双眼牢牢地锁定他的面部,企图通过他的反应观察到他的想法。发现他真的有在认真思考后,像是计谋得逞一样,笑得乐不可支。

  “我来告诉你呀。”他指着那一墙壁的胚胎,说,“他们中间没有一个能够成为你这样的虫。”

  “这些都是次品中的次品,将来只会成为培养优等品的养料。”

  “你要知道,不是每一种生命都配得到灵魂。”最后的最后,他意味深长地拍了拍秦斯的肩膀,如此总结道。

  是么。秦斯冷漠的想。

  那么他又何尝知道这些胚胎也许也并不想拥有这样短暂又虚无的生命?

  有些东西对于一些虫来说是奢求,对于其他虫也许是折磨呢。

  永远别拿自己的价值观去衡量别的虫,因为这是种最残忍的侮辱。

  ……

  回忆终止,秦斯涣散的目光重新聚焦在眼前的培养皿上。

  虫蛋依旧在静静悬浮着。

  大卫侧脸,果真看到少年苍白的脸色和雾灰蒙蒙的一双眼睛,像是笼罩城市的雾霭。

  是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因此被吓到了吧?他想。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这也许就是SPIDER里一个因为性别和容貌而被穆溪青睐的虫而已。

  秦斯缓过来后,抬眼扫过周围的所有展览台,果不其然,每一个里面都是这样的东西,有的大,有的小,但无一例外,都由透明的外壳和尚未完全长成的胚胎构成。

  其余跟着过来观看的虫也都认出来了这些是什么东西,尽管一个个都是在地下世界耀武扬威有头有脸的人物,但见到这样匪夷所思的一幕时,还是有虫忍不住干呕起来。

  也有虫低骂,“艹,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大卫拍了拍手,大厅里的灯光全部亮起,将所有展览台都给照的亮如白昼。

  一些沉睡中的虫蛋受到了强光刺激,微微躁动起来。

  大卫却并不理会这些。

  他看见差不多所有虫都已经聚拢了过来,于是一挑眉,向其他虫介绍起了这些东西。

  穆溪一只虫慢慢的往这边走了过来,和秦斯站在了一起。

  大卫:“大家应该都有了解前段时间审判庭重新审理的案子吧?”

  虫群里微微骚动了一下,有的知晓穆溪身份或听过相关传言的虫忍不住偷眼看他。然而青年依旧眸光冷冽,面容不动声色。

  大卫像是完全不知道穆溪出身于科研所这一传言一般,继续道,“那起案子里被冤枉的那只虫是实验体,也就是先前科研所培养的,所谓的最强实验体。如今审判庭不惜推翻之前的结论,证明了他的无罪,知道是为什么吗?”

  有虫问:“为什么?”

  秦斯倒也挺想知道为什么的。难道不是因为林同倒台,然后他检举揭发了吗?

  大卫言之凿凿:“那是因为在这之后,科研实验体事业或许会迎来第二个高潮。”

  众虫沉默不语,并不是很能get到大卫兴奋的点在哪里。又不是军火运输合法化了。

  “类虫事业在虫族文明发展的千百年间从未停歇,机械恐怖的出现终止了机械虫的研发与制造,而五年前的最强实验体杀虫事件,又为那段时期的科研实验画上了终止符。如今这个休止符被擦掉了,也就是官方在为接下来继续开展科研实验体的制造活动奠定基础。”

  “可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问得好!”大卫说。

  他伸手一指,旁边阴森的培养皿说,“各位同仁也许也曾了解过VIPER的发家史,知道咱们也做过些贩卖虫口的生意。虽然这条路日后肯定是走不长远的,但却并不妨碍咱们使用替代品继续盈利。”

  他的目光意有所指的落在培养皿里面的胚胎上,除了少数脑子不灵光的,几乎是所有虫都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

  “培养高品质基因优良的实验体,进行虫口贩卖……也亏他想的出来。”秦斯低声和穆溪说。

  “不一定是他想的。”穆溪看着站在虫群中央的大卫,淡淡道,“这还倒让我真的对他们那个首领杨产生了点兴趣。这野心不是一般的大啊。”

  “目前这个社会,基因技术才是王道……”大卫还在滔滔不绝,周围的人也慢慢的被他的设想所吸引,议论声越来越大,不少虫表现出了兴趣。

  粗略一看,竟然只有秦斯和穆溪,以及站在他俩身后百无聊赖的艾宾没有加入他们的交谈当中,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

  大卫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味。

  “怎么?看来是穆先生你们都有更好的赚钱方法和更宏伟的蓝图,所以才对此毫不感兴趣吧?”

  他有些冷淡地道,“不过这样也好,反正咱们来洽谈的目的就是为了筹措基金共同合作来形成产业链,要是有更好的方法,不妨分享出来和大家一起讨论讨论。”

  他的目光在秦斯和穆溪两只虫之间来回打转。

  秦斯倚着墙壁闭目养神,像是完全没听到一般。

  穆溪挑眉,语气毫无波澜地反问道,“要是我有好的赚钱办法,为什么要跟你们说?让你们跟我分一杯羹吗?”

  “我又不是在座诸位的雌父。你即使是你想替大家应承一声,也得我同意啊。”

  大卫脸上的表情差点没绷住。

  他原本就有点指望这个震撼住SPIDER的意思,但没想到来的三个虫都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要不是其他组织的首领都给出了他预想中的反应,他真的要怀疑这样的构思和计划已经在地下世界十分常见了。

  他盯着穆溪,神色古怪了一瞬,随即又恢复成了笑面虎的模样。

  他抬手冲身后的虫摆了摆,灯光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有一半的展览台重新陷入黑暗当中。

  一些因为强光刺激而有些躁动的胚胎也重新恢复了正常。

  “不急。”大卫说,“我们首领杨的意思本来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商量商量,顺便在这个星球上好好游玩一番。”

  “说实话,也不怕你们笑话,要是咱们VIPER有SPIDER一半有钱有实力,光凭我们自己也能够把这个产业链给顺下去,也就不用劳烦大家在这里跟我们一起面对这项实验体制造计划了。”

  穆溪不屑地轻嗤一声,算是对他内涵SPIDER的反击,然后懒洋洋的重新退回到墙壁边,和秦斯靠在一起。

  “这几天大家都好好休息。在座各位也都算是地下世界里有头有脸有身份的虫物,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好好考虑一下。要么合作,要么把你们的基因留下。”

  “二选一,如何?”

  他是带着笑意说的这句话,其他虫并没有什么反应,穆溪眉目间却瞬间凝了一层冰霜。

  其他虫可能不了解这门技术,但他只需看一眼培养皿就知道,因为缺乏基因人才,这里面的每一颗虫蛋都不是通过正常的基因测培手段培育出来的。

  他们使用的方法是一种原始而野蛮的基因吞噬。

  也就是说,每一颗存活下来的虫蛋,都是用上一批实验体的鲜活血肉喂养出来的。

  这种类似于古地球喂养蛊虫的方法,才是大卫口中的提取基因。

  *

  每个组织都被分配了一幢独立的小型别墅以供居住。

  晚上艾宾早早的钻进屋里打游戏去了,秦斯和穆溪对视一眼回到房间锁上了门。

  两只虫默契地谁也没有先说话,而是一个从这头一个从那头地翻检了整个房间,将找到的窃听装备封闭在塑料薄膜里销毁掉。

  “咔哒。”穆溪将最后一个设备残渣丢进空间钮,抬头为问秦斯,“什么感想?”

  秦斯有些疲倦的倚在床头上。

  他的帽子和口罩已经摘掉了,微长的银发披散在肩头,口罩在挺直的鼻梁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因为他皮肤白皙娇嫩,所以衬得格外红。

  “没什么感想。”少年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眼睛半阖,有些慵懒,“就,忽然记起古地球有那么一句话。”

  “嗯?”

  “虫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

  穆溪:“噗……咳咳咳!”

  他含在嘴里的半口水,没忍住,差点喷出来。

  “你可悠着点,别叫虫听见了。”穆溪说,“万一惹恼了VIPER那位雄心壮志的大卫先生,咱俩都得成为基因肥料。”

  他话是这么说,脸上的神色却跟语气违和得要命,压根没有丁点害怕的意思。

  开玩笑,他们之前做的那些准备难道都是吃素的吗?

  不过提到这个疑点重重的大卫……

  秦斯:“我们先假定说他就是戴尔,那么他既然和VIPER有掺和,

  那么也就是说那个内阁大臣,很有可能正是通过他来跟VIPER联络。”

  “这样一来就说的通了,为什么VIPER再换了新的首领之后,开始涉足于基因研究。因为这个新首领杨根本就是那个大臣的虫。”

  穆溪:“果然什么制造新的实验体进行虫口买卖,谋取利益就是糊弄外面那些没见识的人的。”

  他们的根本目的,是通过大量的实验造出像秦斯这样的重生者!

  所以说他们邀请穆溪,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他的技术,同时利用其他地下组织的手段和虫脉来获取实验中所耗费掉的大量物资。

  真可谓是一举两得。

  也不知道VIPER和大臣之间的合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会不会其实在苏锐东窗事发之前,这两方就已经联系上了呢?

  两虫相对无言。

  忽然,门被虫敲了两下,随即力道越来越大。

  穆溪起身去开门,看见艾宾一脸惊疑不定地站在门口。

  “你干什么?捉奸啊?”穆溪没好气道。

  艾宾掌心捂着心脏的位置,闭着眼睛接收信息,没理会老大的话,一字一顿道,“朵策传来的消息,那个议会大臣就在几个小时前,遇刺了。”

  “具体情况应该会在明天早上传过来,行凶者是帝都某地下组织成员,警务厅已经掌握了来自现场的确切证据,并已经移交审判庭,声称会从严处置,听意思好像还挺严重。”

  “老大。”艾宾睁开眼,望着穆溪,目光里满是不确定,“这个真的,不是咱们的虫干的吗?”

  穆溪一顿,罕见地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