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 64 章

 热门推荐:
  那么妙妙在跟随皇上多年的太监总管眼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

  答曰:不知道。

  小德子已然想要哭了,从霍成屹还是一个太子的时候,小德子就跟在他的身边。

  他并非是那种聪明绝顶的好手下,但是细心周到、得了志也不猖狂,反倒得了陛下的青眼。在陛下登基后,成了他身边的一等大太监。

  霍成屹交代给他的事情,小德子自认虽说是做不到十全十美,却也是从无差错的。只一个瑞王殿下,常常叫他有力也使不出。

  不过这倒也不妨碍,毕竟是圣上也无可奈何的宝贝弟弟不是?

  但是今日!圣上竟然让他关注一个女子——多稀奇啊!从来不在女色上多费心思的陛下,竟然对一个女子上了心!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霍成舟失忆的事情,还只有皇上和太皇太后知道。小德子只隐隐知晓,瑞王殿下在来岭南的路上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自然也就不知道许妙跟瑞王的瓜葛。

  鉴于其弟比其兄还不开窍的性子,外加先入为主的思想的影响,小德子一直以为许妙是董家献上的美人。

  各地大臣在为太皇太后贺寿的时候,借机皇上的事情,小德子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虽然这里面从来没有过董家,但正是因为是心腹的第一次献礼,皇上才不会不给面子对不对?

  自宫里来人以后,许妙全程没出过马车。

  董昌珉知她心意,自然是全力配合。当他真的体贴起来的时候,显然不是霍成舟这个半路出家的小魔头可以比的。

  一路上,霍成舟除了看着周全万分的董昌珉无能狂怒以外,就是对着宫里派来的人龇牙咧嘴,不准他们靠近。

  这下好了,误会更大了。

  小德子一直在宫里陪着皇上和王爷,自然是知道霍成舟对董昌珉的在意和别扭的,再加上董昌珉对许妙那热络而又不过分亲近的态度,他对许妙的身份的误判一直维持到他们的马车行到董府,许妙第一次从马车上出来为止——那叫一个惊为天人!

  这些日子吃好喝好,虽然在马车上的日子不如地面上的好过,但是被敬为半个主子,许妙是一个苦头也没有吃,经过洗礼和调养的身体终于绽放出了惊人的华光。

  她虽然没有装扮,但是许妙本身便是浓颜系的长相,不用上妆也足够出彩。

  身上没有绫罗,头上没有珠翠——霍成舟倒是讨人欢心地送了,可许妙一件也没有收——反倒更加突出了其五官的华美——光彩夺目、耀目不已。

  许妙当然没有要出风头的意思,也没有故意在小德子面前保持神秘感,最后再来一个惊艳众人的完美展开。

  事实上,董昌珉早就暗示众人进府。只霍成舟当然不可能将许妙一个人留下,董昌珉还在后面料理杂事,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他不走,几个下人当然也不敢动身。

  这么一磨蹭,就算董昌珉最后成功地说服了众人,霍成舟又跟着不耐烦地发了话,也依旧是耽误了一小段时间。

  所以许妙收到董昌珉的暗示,从马车里走出来的时候,故意磨蹭着落到最后的小德子到底还是在转身之前窥见了一丝端倪。

  只有这一眼既惊艳又短促,他被这玫瑰一样娇妍的容貌所迷,竟然没有注意到,他们从不为女色所迷的瑞王殿下甚至等不及他们走远,便又黏又软地贴到那个“美人”身边去了。

  当然,最后他还是被无情地撕开了。不过小德子已经看不见这一幕了,毕竟他连两人贴贴都没有看到!

  不然也不会闹出后来那么大的一个乌龙了。

  这厢,小德子带着兴奋的心情回去汇报工作了!

  于是霍成屹又听到了一个与于侍卫长的汇报、跟董昌珉的来信中,完全不同的许妙的形象。

  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虽然够不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一路上也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马车上,从不显于人前。

  是不是大家闺秀无所谓,反正就是一个印象嘛。

  容貌艳绝,比一众宫女尤有甚之——怎么说也是皇上这棵铁树的催化剂,怎么都不能被宫女们比下去吧!何况他这说法,也并不算夸张。

  小德子知道圣上不重女色,甚至可以说是过于不重了,没少因为子嗣的事情被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念叨。连带他这个太监总管,也跟着吃了不少挂落。

  小德子当然不敢安排霍成屹什么,但是有些事情要是真的能成了,他也跟着受益。因此这会儿,他将许妙好一顿夸,恨不得夸成一朵花,让圣上在欣赏的时候,也能怜惜一二。

  霍成屹不知小德子的小心思,在他看来,既然失忆以后的霍成舟将自己对许妙的偏爱表现得那般明显,应该没人会看不出他俩之间的关系才对。

  他怎么会知道?许妙之前同霍成舟的相处方式?自然也就不会知道许妙对瑞王殿下唯恐避之不及的变化。

  只是御前侍卫就还好,毕竟严格来说,他们现在算是瑞王殿下的人。皇上的耳目都来了,她还能任霍成舟胡来吗?

  再有一个不知为什么、愿意帮衬她的董昌珉,就算是在宫里泡了十数年的总管太监,也不能在短短半天的时间内瞧出端倪来啊!

  于是霍成屹就觉得稀奇了,就算是瑞王的心上人,有他的嘱咐在前,小德子也不敢这样把人往死里夸啊。

  可世上难道真有这样十全十美、贴个每个人的审美和喜好而生的人?霍成屹不信。

  他来了兴致,就打算会一会这个小姑娘。

  原本把人喊来,走个流程、赏点银子的事儿,因为他的兴致略略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没把人一口气喊上来,只把自己最关心的弟弟召来了。

  怎么说呢?一看他这没了记忆还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霍成屹就觉得这肯定是自己的亲弟弟没跑了。

  不过为了以策万全,霍成屹还是稍稍试探了一下,谁让他们的娘亲老喜欢跟他们说一些夺魂重生的故事呢?

  天知道霍成屹是用什么法子试探没了记忆的霍成舟的,也没人知道没了记忆的霍成舟是怎么看出个中的种种玄机的。

  他露出了一个鄙夷的表情,霍成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他这不也是被震惊到了吗?

  “你都想起来了?”霍成屹相信嫡亲的兄弟俩之间可能存在心灵感应,但也肯定不存在于他们两个之间。

  弟弟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儿,不像是一点儿也不记得他的样子。这种状态对于“陌生人”来说,未免有些熟稔过头了。

  “没有,”霍成舟用大拇指头戳了戳小拇指尖,“大概记起了这么一点点吧。”

  早在泗水县的时候,霍成舟其实就已经回忆起了一些画面。只是浮现出的画面都是事或物,所有人的脸都是空白的。

  现在倒是面部贴合,能够想起更多了,但是遗忘的感情,却还是没能回来。

  不过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心里涌现出的亲近感和熟悉感不是假的,虽然没办法做到兄弟情深,但也确实不陌生。

  而对于熟悉的人,霍成舟一向明白要如何得寸进尺。

  “你应该已经知道妙妙是谁了吧?我喜欢她,你帮我把她娶回来。”

  这理直气壮的口吻,可把霍成屹气乐了。

  失忆之前,还记得求人的时候要放下身段。这失忆以后,别说不安窘迫了,这是胆子见长啊!

  霍成屹正准备教育教育失去记忆的弟弟,好让他尽快想起兄长对他的“关怀”。

  就见霍成舟无师自通地在要求的结尾附上了一个称呼,“她要是实在不愿意,你把我嫁了也行。拜托你了哦……哥。”

  咳咳,既然你都已经说(喊)了拜(哥)托了——某个弟控底(没)线(有)极(底)低(线)地暗忖:那我也不是不能帮你想想办法,助你得偿所愿。

  不过……“你现在会对那个救了你的女子有好感,说不定是受了前事皆忘的影响。你就不怕将来恢复记忆以后,会为自己今天做下的决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