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0 章 沙海篇

 热门推荐:
  吴邪在殿内转了一圈,说了几句话,就转身出去了,出去前对吴染道:“小七,看着点儿黎簇。”

  吴染点头,摄制组在拍摄,苏难一伙人在撬锁敲玉,黎簇觉得很不对劲儿,想要出去,却没人在意他说的话。他走到像是长满藤壶的墙跟前,见落了一地红珠子,登时要喊人,被吴染阻止了。

  吴染摸了摸那面墙,见红珠子越滚越多,拉着黎簇走回了中央,老麦那伙人抢箱子里的美玉珠宝。吴染一句话泼了他们一盆冷水,“不想死的话,把东西放回去,赶紧离开这里。”

  “说什么呢!”老麦刚仰头瞅了吴染一眼,目光里带着贪欲。话音还没落,宫殿就摇晃起来,吴邪、苏难先后跑了回来,吴染冷冷瞅了这帮亡命之徒一眼,直接夺了人手里的东西扔到箱子里。

  其他人见状,都拿出扔了回去,所有东西都放了回去,但石门已经关上,周围的地面也开始塌陷。所有的立主之地,只余一个跷跷板样的机关。

  老麦那伙有个人没站稳,拽着黎簇掉下去,幸亏吴邪拉住他手,又拿锄头勾住木板才没掉下去。吴染蹲下身,朝吴邪伸出手,道:“抓紧。”

  后边苏难拽着她身子,才没让她掉下去。吴染苏难两个把吴邪黎簇两个救了上来,那被喊做“老秤”的却惨叫一声,跌落下去,苏难扔了个信号弹往下一照,人已然被利刃刺穿了胸腹。

  吴染没心思同情他,稳着身子环视四周,发现一幅壁画,她伸手,感受到气流的流动,指着木板挡住的地方道:“出口就在壁画下方。”

  吴邪听了,指挥着慢慢挪动脚步,使木板往前倾斜,刚露出了一半出口,一男的就快跑几步窜了出去,摄制组的徐磊一时不慎,掉了下去。

  吴染抿抿唇,开口看向安慰调度众人的吴邪。吴邪一边稳着脚步,一边道:“这个机关并没有那么复杂,我需要一个人来保持平衡,但前提是,这个人不能抛下我们。”

  急于求生的众人纷纷自荐,对上吴邪的目光,吴染了然,对身侧的黎簇道:“小孩,你来。”

  “我不去。”黎簇转头,语气冷漠。摄制组的人见状,忙道:“关老师,这么艰难的任务,别让孩子去,我来吧。”

  “他可以的。”吴邪拿手电,照向歪着头的黎簇,开口劝他。黎簇正首,“你就不怕我跑了,你死了,我可就自由了。”

  吴邪晃晃手电,沉吟了一秒后道:“你可以试试,不过我只能相信你了。”

  黎簇起身,和吴邪配合着一个个把人送出去,等最后余了兄妹俩和苏难,吴染看她哥,“你先走,相信我。”

  吴邪点了点头,小七的身手,他还是知道的,小七的顽固,他更知道。吴邪跳下,木板转眼失去平衡,吴染以惊人的速度跑过去跳了下去,平安落地后,拍了拍没来得及紧张就放松的哥哥。

  上了地面,老麦和一叫十一的女孩先后揍了跑了那男的一通。吴染走过,眼中浮现一丝可怜,他只是害怕,却害了另一条命。

  她走回帐篷,拧开瓶矿泉水,递给黎簇,“做的不错,”

  黎簇咕嘟咕嘟喝了半瓶,看向微仰脖子喝水的吴染,脖颈弧度优美,标准的天鹅颈,皮肤白嫩,很美很漂亮。他目光放远,吴邪在和马老板说话。

  收回目光,吴染已经喝完,拧起了瓶盖。黎簇看着她娇艳的脸庞,忽然问了句,“楚遥,你和吴邪是什么关系?恋人?”

  吴染把矿泉水放到桌上,勾起撩人的笑意,“怎么,你也关心我?”黎簇面薄,被女人含情似水的眼眸一瞅,脸就红了,往后退了步,磕磕巴巴道:“我,我就是看你们关系不寻常,问问而已。”

  “他是我哥,亲的,唯一的。”吴染不再逗他,极认真地解释,望了望遥远的沙丘又转回头来道:“前男友倒是有一个,在北京,回头介绍你认识。”

  “……”

  黎簇无言,略显尴尬,但很快就化解了。

  吴邪回来,拿湿毛巾擦了擦脸,坐在王盟身边接他递的平板,看恢复的照片,黎簇在一旁瞄着看。

  吴染问:“怎么说?”

  “还要下去。”吴邪回答,手里还翻着照片,提醒,“小七,这回你就别下去了。”

  “嗯,”吴染乖巧答应声,看了眼萌哒哒的王盟,转身回帐篷里去了。

  第二天,在马茂年的胁迫下,除了王盟、吴染、苏难的三个手下,以及摄制组的三个女孩外,其他都下去了。

  帐篷里,吴染安静坐在桌前,看一本关于蒙古族文化的著作,王盟靠着包袱在玩消消乐。

  两人正悠闲时,外边传来女声,“王盟哥哥,王盟哥哥。”

  “估计要出事,你还不英雄救美去?”吴染翻页书,听见外边女孩没了声音,头也不抬地与王盟道。

  这摄制组里的女孩,都单纯的很,在这里没达到目的,估计要去马茂年那边,那边的一群人,可都不是善茬儿。

  王盟睁开眼,坐了起来,摘了耳机,朝吴大小姐看了眼,无奈地关了手机,拉开帐篷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他就回来了,看了眼比那些女孩还小的吴染,心说,还是老板一家可靠,唯一不好的,就是工资太低。

  转眼间,四十二个小时过去了,王盟看了眼表,望向吴染。吴染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王盟开始收拾包袱,昨天那女的又过来套近乎道:“王盟哥哥,你要走?你带我一起走,好不好?”

  王盟一语不发,直接把帐篷拉链拉上了。外边女生气得跺脚,又叫了几声,见没反应就走了。

  又过了几个小时,天已经黑了,吴染看了看表,心态也有些不稳了,虽然哥的本事她是挺放心的,但碍不身后一堆拖后腿,还有黎簇那个正在青春期的小子,极其不稳定。

  穿上外套,吴染背起了包,往地宫的入口走去。王盟收拾了背包开车去找黑瞎子,那女的又缠上了他,但王盟没带她,她索性喊了起来。

  “多事!”吴染看着黑黢黢的洞口,听见喊声,不耐烦地骂了一声,朝老麦的帐篷走去。

  苏难手下的两个男的看着摄制组的两个女孩,老麦把那个女孩逼近了帐篷里。吴染心情正不爽,他们正好送上来,丢下背包,上去一拳就揍翻了一个,另一个一脚踹到了胸口。

  吴染从他俩手下搜出了匕首和弩机,递给那两个,“看着他俩。”

  那两个女孩胆怯的,战战兢兢地把弩机和匕首对准了那两个男的。

  吴染把帽子摘了,走进了帐篷里,军靴一脚蹬在了老麦的屁股上,老麦翻滚了两圈,爬起来一看是吴染,就笑了。

  笑还没展开,吴染一脚又踹到后背脊骨上,卸掉了他一条胳膊,笑得很温柔,“我现在很不爽,所以你最好不要再给我找事。”

  老麦疼的呲牙咧嘴,不敢相信自己栽到了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手上,这一路看来,这女的也没什么表现,看着就一花瓶,没想到身手比苏难还要好。

  果子躲在吴染身后,拽着她衣服。老麦看着吴染出手利落的模样,扶着自己被卸掉的胳膊踉踉跄跄出了帐篷,看见自己两个手下,骂了声,“废物。”

  两个女生看见吴染出来,也赶紧躲在了她身后。

  “你们等着!”丢下这么一句话,老麦就带着两个手下逃回自己帐篷去了。

  看老麦他们离去,三个女生才松了口气,道:“谢谢你呀,楚遥妹妹。”

  吴染一句话都没说,抬头看了眼又开车拐回来的王盟,上前对他道:“你先别找黑眼镜了,再等两个小时,哥如果再没出来,我亲自下去。”

  王盟点了点头,几个女生凑过来,七嘴八舌地问,吴染道:“你们最好闭紧嘴巴,乖乖回帐篷呆着。”

  她们回去了,吴染搬了个椅子露天坐着。天渐渐亮了,入口没有什么反应,吴染闭了眼旋即又睁开,刚起身,不远处的沙丘就垄起来,半晌,从里面出现一个雕像。

  吴染上前看,打雕像口里爬出来一人,是苏难,后边又紧跟着爬出数人,但吴邪和黎簇都不见踪影。

  “我老板呢?”王盟不见吴邪的踪影,忙问。杨红露也四处问:“老马呢?”

  苏难爬了出来,就去拿炸药,王盟一把抢过了遥控器,说:“不行,这得经过精确计算,不然会出事的。”

  老麦安好了胳膊,把刀对准了王盟,吴染把遥控器从他手里拿了过来,直接按了下去。王盟转身,吴染嘴角的笑意不见,“这宫殿很快就会沉下去,还不如赌一把,我相信哥的运气。”

  苏难见状,又去拿了炸药,进行定点爆破,吴染凑近,闭上眼睛仔细听流沙陷落的声音,最后指了地方道:“安在这里。”

  苏难看她一眼,没有丝毫犹豫就安了上去。

  两分钟后又进行爆破,吴邪、黎簇和马老板,以及叫叶枭的家伙都回来了。

  不过,黎簇背上的地图,已经被马茂年那伙人看到了。

  马老板一伙看了黎簇身上的地图,威逼利诱了一番后就走了,吴染拍了拍黎簇的背,笑意柔和,“你小子能活着出来啊,运道不错。”

  这么一回,苏难她部下全是杀人逃犯的身份彻底揭开了。大半夜,马日拉和黎簇从睡袋里钻了出来,钻出了帐篷要逃跑,不过一会儿就灰溜溜回来了。

  吴染听她哥叹句“月光如水”,轻笑声,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