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绿茶后我靠武力爆红娱乐圈 > 第 2 章 鳄鱼的竖瞳紧紧盯着江然

第 2 章 鳄鱼的竖瞳紧紧盯着江然

 热门推荐:
  江然小心翼翼地扒完蛇皮,便将玉米蛇放回树上。

  这条蛇实在是太弱了,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它摁死了。

  她起身走到迟池面前,才发现自己竟然比他整整矮了不少。

  江然绕着迟池来回走,上下打量,越看越满意,手抵着下巴,眼神兴致勃勃就像是在菜市场挑猪肉。

  不错,真不错,身高腿长,肌肉均匀有度,最主要,这脸长得可是真得劲!

  众人睽睽之下,

  江然踮起脚尖,豪迈地拍拍迟池的肩膀,眼眸闪光:“你要不要当我小弟?”

  弹幕瞬间满屏问号

  ???

  而作为成功被挑选的猪肉小弟——迟池,眉尾微不可查狠狠抽了一下。

  他淡淡地瞥了眼,长腿向后退一步,桃花眼里明明充满冷漠,但江然偏偏看出一丝“你配?”的意味。

  江然见迟池拒绝,耸耸肩,小手一瘫,立刻转身背对迟池,面对镜头笑得无比灿烂,“我开玩笑的,给大家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作为一名剑修,拿得起放得下才是真女人!

  顶多有那么一丝可惜,好不容易冲动想收小弟,竟然被拒绝了。

  啧……

  好吧,她就是不爽了,这还是她人生中头一次被人拒绝。

  要是以前,她肯定打到他跪地求饶,跪着喊大哥。

  唉,时世迫人,不能像以前那样一言不合就拔剑了,她的宝贝媳妇还没了,嘤。

  “我们走吧,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江然压下心中涌起的悲愤,转个话题,抬脚向前方迈去。

  《荒野直播》一共邀请了六位嘉宾,两两分组进行不同的任务。

  江然和迟池的任务是寻找食材。

  按原本剧情,江然因为被蛇吓到,整整哭了整个下午。

  迟池迫于无奈自己去寻找食材,但由于江然耽误了太长时间,他出发时天已经半黑了。

  黑夜的丛林意外横生,迟池和工作人员一起迷路了,节目组发放的定位仪恰巧失灵。

  在这期间又突临大雨,过了整整两天,节目组才找到虚弱发高烧的迟池。

  这也导致了迟池粉丝疯狂攻击江然。

  接下来,江然一改先前的柔弱妹妹风,转型丛林霸王花!

  顶着遮阳帽,手上拿着军.用刀,江然手挥动,路前半个人高的荆棘瞬间如韭菜般倒下。

  拍摄人员看着江然那股生猛,害怕地咽咽唾沫,脑海里关于江然哭唧唧的画面逐渐淡化。

  江然脚踩树干扒果子,徒手拧下拳头粗的枝干,一颗石子击倒山鸡……

  站在后头跟着身为男人的迟池只负责拎东西。

  弹幕从一开始的震惊到逐渐麻木。

  看着江然那熟练地扼住山鸡翅的动作,他们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女明星,而是……

  村口过年拎鸡回家的二姑嫂嫂……

  节目组很配合地放了一首应景的BGM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有个胖娃娃……”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节目组真会玩!”

  “额......江然反差怎么突然这么大,节目效果?”

  “一颗石子就把山鸡打懵了???太假了吧,节目组要捧江然也不用做的这么明显吧......”

  “好恶心,做假就别搞直播!垃圾节目,弃了。”

  一时间,无数恶评如潮水涌现,总机位前的导演狠狠拧眉,不断按压手中的圆珠笔头。

  江然哭唧唧的情形在他的预料中,但如此生猛的表现完全超乎他想象。

  自己这个节目办到第五季,已经是半糊状态,为了力挽狂澜他可是毫了不少人情才将迟池请来。

  又邀了江然,想靠着她黑红炒热度,博一波话题度。

  没想到,江然竟然突然搞反转这一套,看着屏幕上骂做假的话,导演一波火从心里冒出,拿着对讲机大吼道,“谁让你们把山鸡给放出来了?”

  对讲机那头徐强应道,“这鸡太闹了,自个跑了!”

  “那江然怎么扔个石头就抓住它了?我告诉你,必须要让江然出丑!”导演烦躁地转椅子。

  “这...我也没办法呀,谁知道江然一下变得这么厉害,看样子,他们的食材任务要快结束了。”

  导演咬咬牙,目光死盯着直播间下降人数数据,挤出声音:“加任务,让他们去寻找水源。”

  在录制地点的徐强惊了惊,他扫了眼周围,侧过身压低声音,“你疯了?那块地还没有探测过。”

  导演死死按住笔帽:“没事的,那地我查过资料,没什么危险的,只是路上虫蚁比较多,让它们吓吓江然。”

  徐强眉头紧锁,到底还是听了导演的话,到江然面前公布新任务。

  “新任务发布,请两位嘉宾寻找干净水源。”

  徐强假装拿着任务卡胡编乱造,顺带看了眼手上脖子上都挂满了各种食物的迟池,心里啧了一声。

  好好一个影帝成了移动的食物架,难怪导演急着搞事情。

  观众来看这种类型的节目大部分是为了看嘉宾灰头土脸,在极端环境下的情绪爆发。

  而不是这么顺风顺水。

  徐强一边叭叭,江然一边伸手从树上扯下几根藤蔓,两三下编成了一根绳,往鸡脖子那一套,扎紧,将牵的那头丢给迟池。

  “你这样牵着就不会那么累。”

  迟池沉默地接过绳头,头顶的阳光过于炽热,他冷白淡漠的脸泛上薄红,浑身依旧透着那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手中牵着一条咕咕叫的鸡在身后撒欢,整个人就变得有些滑稽搞笑起来。

  江然双手抱臂,满意地点头,她绝对这不承认在报复迟池的拒绝。

  “哈哈哈,哥哥这样,好像冷漠小学生被迫营业。”

  “胡说,哥哥明明是娱乐圈第一冰山大金瓜。”

  “你们没发现迟池好体贴江然吗?要是按以前哥哥的性格,有人爬到他身子,他会直接躲开的,前下江然要摔倒,他也扶了,现在还这么听话当江然的移动食物架,太不可思议了吧。”

  “楼上说的有道理,江然说出当小弟这样的话,他也只是沉默地摇头,我看过一个采访,有个女星当众说迟池的身材很好,他就直接冷笑了,今天的迟池有点怪哦。”

  “胡说八道的滚吧,迟池这是有风度!不要把他跟江然扯在一起!滚!”

  “就是!刚刚迟池也对江然大直男地说蛇要被她弄死了,别乱拉郎!”

  网上吵得天翻地覆,而江然这边却平平静静。

  节目组的计划又落空了,这一路走来,简直是沉默无趣。

  别说什么虫子了,就连着蚂蚁也没见到,导演脸黑成锅底,绝望地拿头砰砰撞桌。

  眼睁睁看着热搜爬上一个tag

  #扒一扒荒野节目组为江然清野外场#

  导演恨不得拿根绳子把自己吊死,他是想要热度,但尼玛不是黑自己的热度啊!

  江然挽起袖子,手里拿着节目组发的水壶,两只脚岔开站在岸边,弯腰舀水。

  被迟池牵着打山鸡突然开始躁动不安,死命地试图挣扎出藤绳,爪子不停在地上划拉,却一声也不叫。

  零散的几个工作人员分散在角落抗着摄像机,四周静谧无声。

  徐强靠着大树,皱着脸甩任务卡扇风,抬头瞥了正毒的太阳,这实在是太热了,估计那些动物因此不想出来了。

  他看着江然已经装完水了,正打算直起身招呼大家走时,就看见江然眼神冰冷地盯着他的脚边。

  其他人同样面露惊恐,有个随行医生腿都在发抖。

  徐强心里生疑,下一秒,一股腥臭恶心的味道漫进他的鼻尖。

  他顿时僵住,脸色惨白,脖子艰难地移动,看向脚边。

  一头五六米身长的鳄鱼竖着冰冷的瞳蛰伏在他脚边。

  徐强死死咬紧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鳄鱼摆着长尾,伸出尖锐的利爪,它好像在忌惮着什么。

  徐强注意到鳄鱼的竖瞳紧紧盯着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