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滚蛋

 热门推荐:
  从镜头扫到鳄鱼的那一刻,直播间热度直线上升。

  导演头阵阵发昏,身体虚软靠着椅背,他发狠地盯着屏幕,眼皮眨也不眨。

  他心里发怵,怎么也想不通这地怎么会有鳄鱼,要是真有人出事了,别说节目完了,他也玩完了。

  鳄鱼试探地往前移动。

  四只蹼爪牢牢抓地,一米多长的尾巴轻轻摇摆,差一点就要甩到徐强腿上,他整个人紧绷起来。

  尖锐腥臭的长牙暴露在空气中,冷冰竖瞳锐利地盯着江然。

  江然脑中飞快模拟鳄鱼的动向和可造成伤害范围。

  如果鳄鱼猛然发起攻击,以这四周窄小的地形,那么势必有人会受伤。

  一旦受伤,血腥味就会招来更多的野兽。

  鳄鱼每移一步,徐强的腿就如软面条抖下。

  其他工作人员也不敢有太大动静,小心谨慎地向后挪步,生怕它突然发起进攻。

  静谧下,江然忽得勾起嘴角,眉眼嚣张,勾指尖挑衅,“我给你一个选择,立马滚蛋。”

  众人:“!??”

  导演更是要两眼一翻直接晕过去,这大小姐到底有没有脑子啊!现在根本不是给她玩反转人设的时候。

  前面发生的种种都可以归结于她事前做了准备工作,故意想要打观众脸洗白自己,但现在,她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啊!

  鳄鱼受到挑衅,竖瞳紧缩,却不急发起进攻。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死死盯着那庞然大物。

  江然收了脸上的笑意,淡色的眼眸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身体的全部力量已经蓄到腿部。

  她在等待。

  下一秒,鳄鱼后脚骤然起跳,似闪电劈过穹顶,刹那间血盆大口已经跃到她面前,长尾一扫,地上沙尘与石子被激起,直往她面上打。

  江然以极快的速度跳起,鞋尖划过水面,带起巨大的浪花,在半秒的水幕中,带着黄色的巨齿已经接近她的手臂。

  江然手在腰间摸了个空,她有一瞬间的愣怔,立马反应过来。

  腰用力向下压,小腿踢起,整个在半空翻转,黑色鞋跟抓住时机,狠狠往那长嘴上踢。

  一声嘶哑闷声响起,鳄鱼陡然往后退,与江然拉开距离。

  两方调换位置,此时江然背靠树林,鳄鱼面临河流。

  摄像人员踉踉跄跄地躲避,生怕鳄鱼下个攻击对象就是自己,手中的镜头摇摇晃晃,导致直播间只能看到一片模糊。

  江然眼神无比冷静,原本干燥的土地泛起点点水纹,瓷白的脸上一道划痕渗出血。

  她抬手轻擦血痕,眼眸锁定鳄鱼的动向。

  求生的本能告诉鳄鱼,它打不过面前这个女人,它悄悄往后移,但鲜血的味道又激发它按耐不住狂暴的心。

  它想再试一次,刚升起这个想法,江然一脚踩住它的长嘴。

  河岸边的土地顿时凹陷。

  江然小腿半弓踩着长嘴,居高临下地看着脚下无比凶残的生物,鼻尖绕着的铁锈味,让她忍不住烦躁,“滚。”

  随后用力一踹,河面瞬间溅起滔天水花,不一会河面平静,所有人看着倏然出现的猛兽掩进河底消失不见。

  江然看着指腹上的血痕微微皱眉,这具身体的力量还是不够,太脆弱了,她得加强一下。

  江然叹气,头上的呆毛伤心地塌下几分,她竟然被一头没有灵力的兽伤到,要是被修真界的人知道了,她的脸怕是丢到九霄云外了。

  身后突然发出“扑通”的一声,她转身,就见徐强目光呆滞,双膝跪地。

  江然瞪眼:“???”

  这怎么就跪了??

  下一刻,江然沉默了,因为她看到了徐强身下那片可疑的湿迹。

  她轻咳了两声,随后抬眼看天,口中吹起长哨。

  心中不禁感叹,没想到徐强长得黑壮黑壮的,胆子这么小,啧。

  徐强很快回过神,耳边的长哨声令他有些想上厕所,手扒着树皮,借力起身,忽觉得身下有些凉飕飕,疑惑低头一看,整个瞬间脑子空白了。

  他急忙抬头,正正好对上摄像头。

  摄像人员也呆了,他只是凑巧转了身没想拍这一幕呀。

  徐强脸皮一阵烧热,他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事实胜于雄辩。

  徐强觉得周围的人都在有意无意地看他,脚底都感觉烫得烧脚。

  一股酸心泪冒上眼眶,他吸了吸鼻子,红着眼委委屈屈大吼道,“尼玛别拍了!劳资就是吓尿了怎么了!?妈的,一头鳄鱼窜你脚下,我他妈不信你不尿!”

  他只是一个打工人,一个普通又不自信的男人,为什么老天要让他这么丢人啊,呜呜呜。

  摄像人员连忙转镜头对上江然,此刻她慵懒地靠在树边,脸半仰着,医护人员站在一旁给伤口消毒。

  瓷白的小脸在阳光下显得愈发漂亮,长翘的睫毛微颤,乖巧得不像刚刚那个嚣张桀骜的女孩。

  脸上的伤口微微刺痛,江然瞥了眼正在抹眼泪的徐强,好心问道:“我包里有条裙子,你要吗?”

  徐强一愣,不可置信地看着江然,紧接颤着身子埋下头,哭得稀里哗啦,梨花带雨。

  江然无辜地眨眼,那条裤裙真的不错呀,怎么又哭起来了呢,她不懂。

  旁边的迟池皱起眉,手中牵的山鸡却悠闲地开始舔羽毛。

  他微抿唇,手中树枝做的绳头突然变得烫手起来,江然她,好像不一样了……

  由于前下相机的剧烈晃动,观众只看见了江然脚踩鳄鱼,和鳄鱼潜水逃跑的画面,瞬间开始喷麦。

  “真搞笑,为了捧江然大可不必,脚踩鳄鱼?以为这是拍电影呢?无语。。。”

  “这鳄鱼cg做的??还真像,看来是花了大价钱捧江皇。”

  “哈哈哈,真的狗,你妈的看个求生综艺还有皇,哈哈哈。”

  “啧,只能说剧本和金主厉害咯,搞反差剧本,呵呵,当观众没有脑子是吧?”

  热搜榜上秒出现好几个黑话题

  #江然脚踩鳄鱼假拍#

  #荒野直播做假#

  #江然的金主到底是谁#

  导演见危机解除刚松一口气,更大的麻烦就来了。

  手边的手电话疯狂叫嚣,他一个也不敢接。

  他简直欲哭无泪,打开手机,基本都是投资商和电视台的电话,其中还掺着几个江然和迟池经济人的电话。

  点开短信,全是投资商质问的消息,更令他绝望的是迟池经济人说要退出节目录制!

  导演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脸色煞白,颤抖地拿起对讲机,声音都在飘,“让江然和迟池那组回来吧......”

  导演紧紧攥对讲机,指骨发白,他盯着屏幕里江然迟池的动向,下定了决心。

  黑红也是红,有话题度就有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