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能动手,就少哔哔

 热门推荐:
  回到营地的时候,天半黑。

  沙地上搭得简陋的篝火升起,江然半眯眼,看见另外两组嘉宾已经到了。

  其中一个漂亮女人向她热情地挥手,“然然!快来!”

  江然回想了一下,这个应该是原主的好朋友苏枝,而站在她旁边的是当红流量小生徐焕,另外对黏糊在一起的是导演请来的网红情侣。

  苏枝小跑到江然面前,手挽着她胳膊,小声埋怨,“你没事吧?我前下听说了,你被一条蛇吓到迟影帝身上了,你这下肯定要被骂死了!早就劝你别来这个节目。”

  “对了,”苏枝皱起眉,将江然扯到角落,扫了眼四周,踮起脚尖附在她的耳边,“我前下不小心听到工作人员那边说话,好像那条玉米蛇是他们专门放那吓你的,为了炒话题度。”

  江然有一米七几,苏枝一米六出头,她微弯着腰听苏枝讲话,笑着伸手摸苏枝的头,安抚,“没事,我知道。”

  苏枝见江然一脸淡定,眼神飘忽,垂在身旁的手指不自觉扣起裤子口袋。

  “你……你不生气吗?不去找节目理论吗?”

  江然不动声色地推开被挽住的手臂,笑道,“生气能有什么用呢,被拍下来,然后被放到网上被骂耍大牌吗?”

  她看着苏枝倏然变得慌乱的脸觉得有些好玩,小姑娘演技有点差,没按心理预期走就慌了神。

  江然身为修真界第一剑,向来靠武力解决一切问题,可是偶尔也有武力解决不了的事,这时候就要动脑子了。

  剑修可不是傻白甜,只是懒,用武力能解决,干嘛跟你浪费口水?

  江然垂眸,往篝火处走,真当以为她没看见藏在树缝里的摄影机吗?

  《荒野直播》虽然以直播为噱头,但录制的时间太长,并不是每一个观众都有那个时间来实时盯着。

  所以它也会在直播后的两三天出剪辑版,剪辑版才是观众看的主要途径。

  想让她摔黑脸再拼接剪辑一下黑她,想得真美。

  苏枝看江然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些慌乱,前下导演来找她,希望让江然去找节目组发脾气,制造爆点。

  如果成功的话,他会向黄玲推荐自己演《问道》这电视剧的。

  这部电视剧她曾经打听过,由业界知名导演黄玲导演,她特别擅长拍女性,尤其注重突出女性身上光芒,拍什么火什么。

  苏枝已经不温不火很久了,她早早盯上了这部电视剧,却被告知黄玲竟然属意江然那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废物演这部大女主戏。

  她深吸一口气,指尖掐着掌心扬起笑脸向其他人走去。

  徐焕看着迟池手中牵着山鸡,满头黑线,无奈道,“哥,你别跟我说这玩是你在这丛林里抓到的?”

  江然站在一旁,嘴里叼了根草,懒洋洋道,“不是他抓的,是我抓的。”

  迟池点头。

  徐焕听江然搭话有些意外,他跟迟池有过合作,还能搭几句话,今儿开始录节目时,他跟江然打招呼,她可是温温柔柔回答,没现在这么……酷?

  转念一想,猜到可能是节目组给了人设剧本,那这鸡的由来也有解释了。

  徐焕没再继续问,他笑得灿烂,一双狗狗眼发着光,凑到江然身边好奇地问,“姐,你嘴里叼得是什么呀?”

  江然见徐焕笑得弯起的狗狗眼,忽然想起每天蹲守在洞府等她归家的那头灵兽。

  她心下一动,随口问道,“你要不要做我小弟?”

  徐焕笑容僵住,“啊?”

  迟池眉头再次狠狠地跳动,江然这是什么毛病,见个人就想收小弟。

  此刻,由于江然黑话题冲得太快了,直播间吸引来了不少路人,甚至一些黑粉的发言也被压下去了。

  “哈哈哈,江然太搞笑了吧,是不是今天上午也说要收迟影帝做小弟来着。”

  “江皇真不要脸,想从小白花人设转变成霸王花了?节目组还跟着捧,恶心!”

  “不会吧不会吧,这年头还有人不知道节目都是有剧本的,看得开心不就完事了?”

  “江然脸真大,竟然想收我家哥哥当小弟?这剧本也太明显了?”

  “脚踩鳄鱼的假事件好想笑哈哈哈哈,艹人设也太过了。”

  导演看着直播间上涨的人数,他心里知道,真正喜欢这档节目的老粉已经离开了,现在都是来看热闹的路人。

  如果一旦没了热闹,这群人就会立马离开,他扫了眼苏枝,见她微微摇头,就知道让江然跟节目组扯头花的计划失败了。

  导演招手唤来工作人员,低声说了些什么。

  徐焕还僵着脸,他看了看迟池企图寻找寻求帮助。

  迟池别过脸。

  徐焕艰难应道,“姐,我堂堂一个男子汉不想做小弟,我想做你大哥。”

  江然挑眉,腿叠在一起,双手交叉撑着下巴,“想做我大哥?”

  她的脸突然凑近,脸上的创口贴格外明显,鼻尖被一股淡淡的奶香萦绕,徐焕有些不自在地退后几步,转了个话题,“姐,你脸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刮到了,你想做我大哥?”江然再次重复了一遍。

  天已经全黑了,璀璨的星河在黑夜下闪闪发光,轻柔的风吹起江然耳边的碎发,徐焕感觉淡淡的奶香味越发明显了。

  看着江然白白小小的坐成一团,徐焕耳根悄悄红了,声音不自觉温柔,“你想做大哥,我也可以让你的。”

  江然眨眼,这小男孩这样越看越像她养的那只灵兽了,又好哄又好骗。

  “给你。”江然从挎包里抽了根草丢给徐焕,“你咬开它,里面是甜甜的。”

  徐焕接过,用手搓了搓,一口咬下去,清甜的汁水在口腔里漫开,他眼眸瞬间亮了。

  “大哥,这真不错!”徐焕立马上杆子往上爬,一扫前下不情愿,一声又一声甜甜地唤着江然大哥。

  一旁腻腻歪歪的网红情侣翻了个白眼,“喂,大家伙,别在那黏黏糊糊了,今晚的晚饭怎么解决?”

  这对网红情侣是靠作精大胆人设出名的。

  林欢欢撅起嘴,小拳拳锤她男朋友林文,撒娇道,“老公,人家不会做饭。”

  林文迅速抱住林欢欢,低头哄道,“我老婆就负责貌美如花就行。”

  丝毫不提谁来做晚饭。

  当了许久背景板的苏枝也开口,“我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做吧!”

  林欢欢掀起眼皮,有些不屑,苏枝这个糊糊,还没她红,在这装什么知心好姐姐呀。

  她眼睛一转,悄然笑道,“那就麻烦苏姐来掌厨了,我和我老公今天在这搭了一天帐篷,我手都磨破了呢。”

  话锋一转,她又无辜地看向江然,她讨厌死江然了,那一张柔柔弱弱漂亮脸蛋,看着她就想给撕烂。

  “江姐姐今日应该没做什么事吧,应该也不累,但妹妹我也不敢叫你做什么,生怕你,看见了什么血呀,虫呀就吓哭了。”

  江然抬眼,对林欢欢话里的讥讽充耳不闻,她起身,从迟池手中接过山鸡。

  她一手掐着鸡的翅膀,一手捏住它的脖子。

  山鸡感受到了生命的危险,开始挣扎,“咕咕咕!!!”

  羽毛散落一地,下一秒,“咔嚓”一声,山鸡没了声音,长长的脖子软软地塌下去。

  徐焕笑脸僵住,林欢欢呆了。

  众人:……

  “卧槽!江然这手法这么成熟的吗?我感觉我脖子有点疼……”

  “这力气……我突然开始相信江然脚踩鳄鱼是真的了……”

  “别开玩笑了!鳄鱼咬合力知道多少吗??不会想借着这一幕洗白?”

  “感觉江然形象有大变化呀,先不要说她被节目捧什么的,有一说一,让你给蛇蜕皮你敢?那个鳄鱼的事不知全貌不予评价,虽然确实有点天方夜谈的感觉。”

  有时候人们只会相信自己想相信的,所谓的眼见为实,大部分也是取决人们想不想相信,而不是真假。

  江然弯起眼,笑盈盈地看林欢欢,直接把山鸡往她怀里丢。

  林欢欢吓得不轻,唰得一下丢出去,朝着江怒吼,“你干嘛!”

  江然眨巴着眼,声音甜美又无辜,“让你去收拾呀,林妹妹。”

  江然顿了顿,“哦,不对,我今年22,你28,好像你还改过年龄什么,那我更应该叫你姐姐,姐姐不是体贴我怕血怕虫吗?”

  “我是好害怕呀,看,我已经替姐姐处理好了第一步,剩下就交给姐姐了,多谢姐姐体谅我。”

  恶心人,她可不比任何人差。

  林欢欢脸涨成猪肝色,牙齿咬得哆嗦,她可不在乎什么镜头前的友好。

  她的人设就是大胆杠精,直白做作。

  林欢欢冷笑,“叫声姐姐你想让帮你干着干那,你也想太美了吧,我又不是你的保姆,还有,姐姐难道天经地义就要帮妹妹做事吗?”

  江然:“没有什么人是天经地义应该付出的,但,你这个试图道德绑架我,有点生硬。”

  林欢欢扬唇,眼里闪过不屑,生硬又怎么样,你还是没法跟我扯。

  她抬头准备继续讥讽江然时,身体突然僵住,眼睛瞪得浑圆。

  沙地上粗壮的树干成了两半,江然的脚踩在断裂的中间,神色纠结地看着她说道,“怎么呢,可是我就是想看姐姐做饭怎么办。”

  一边说着,江然叹着气,弯腰接起地上散落足有成人手腕那样粗的树枝,她轻轻一折,瞬间成了两段。

  江然对上林欢欢的眼睛,语气满是苦恼,“怎么办,姐姐做还不做呢?”